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威势无双,英明圣主

第五百一十七章 威势无双,英明圣主

        见皇帝,还是要见的,作为朝堂相公,不论因为什么,总是要见皇帝的。事情已经说出来了,无论怎么样,还是要与皇帝说一说某些问题。
  
      秋老虎还带着余温,皇帝陛下穿着一身素色的衣服,坐在一棵柏树之下,算是纳凉,头前有一个姑娘慢慢抚琴,李宪亲自给皇帝摇着折扇,甘奇坐在一旁,不远却还有画师在作画,画着眼前这一幕。
  
      大宋有皇家书画院,大宋的宫廷画师,也是历史巅峰,特别是到得徽宗朝,更是出得不少千古名人,从王希梦的《千里江山图》到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皆是千古名作。
  
      画师丹青之下,构图极其雅致,柏树,女子,琴,皇帝,甘奇,勾勒之间,似乎就把历史留在了笔下。
  
      倒也不知为何皇帝要安排这么一个场景来见甘奇,或是怀念点什么,又或是想要让甘奇心有感动?
  
      只听赵曙开口说道:“宗兰近来如何?”
  
      “回禀陛下,宗兰最近挺好,许是又有身孕了,只是还不确定,再过得十天八个月,便能确定了。”甘奇说了一个好消息。
  
      赵曙闻言大喜,连连说道:“好,好好。道坚你终于要有子嗣了,这般好,嫡出长子,最好不过。”
  
      赵曙倒是算了命,觉得甘奇要生个儿子了,甘奇点着头笑道:“待得确切了,便立马来与陛下报喜。”
  
      赵曙点着头:“朕也要着人准备诰命之事,朕这外甥,便是天生的郡王。你觉得江夏郡王,怎么样?”
  
      甘奇起身:“谢陛下恩典。”
  
      赵曙笑着,在他心中,这真的就是无上的恩典,他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封王,却给甘奇的还未出生的儿子给封了王,连他最亲密的兄弟赵宗汉也还只是汝南郡王,这般恩典,遍观历史,也唯有他赵曙有这般的手笔。
  
      在甘奇躬身大礼谢恩之后,两人反倒沉默了起来,似乎在听琴声,又似乎两人之间隐隐有了某种隔阂,气场到不得一处。
  
      真要说起来,甘奇与赵曙,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赵曙还未被立为皇子的时候,甘奇与赵曙,就不曾有太过亲密的关系。赵曙终究不是赵宗实,赵曙与甘奇最亲密的关系,只是赵曙是甘奇的大舅哥。
  
      说甘奇攀附过权贵,这话不错,开相扑场的时候,甘奇是极为愿意让赵家人入股的。但是甘奇却又从来没有谄媚过赵曙,为赵曙出谋划策,又从来没有与赵曙真正交心。
  
      当然,赵曙也未与甘奇真正交心,甚至在甘奇与韩琦不死不休的局面之下,赵曙为了得到韩琦的支持,还说过让甘奇要顾全大局的话语。
  
      琴声悠扬婉转,空灵动听,宫内的大家,一点也不比宫外的差,当皇帝,还是有当皇帝的好处。
  
      待得一曲而罢,皇帝开口又说:“听曾相说,道坚你有一扫寰宇之心?”
  
      甘奇点着头:“天朝上国,岂容宵小在侧?一扫寰宇,便是子孙万代安居乐业,我等前人不做,后人便会受罪。陛下临朝,当成千古一帝,立万世基业。”
  
      兴许整个大宋,就只有甘奇这么一个疯子,动不动就要一扫寰宇。大宋朝立国百年,与谁打仗都打得吃力不堪,辽是大国,西夏是小国,甚至还有交趾这般更小的国家,大宋朝与他们都是打得有来有回。
  
      再也不复什么汉唐横扫天下的威风了,不论是谁,心中早已没有了那般横扫天下的信心与信念了。
  
      就这样,挺好。这是皇帝的想法,也是满朝诸公的想法。少打仗,少花钱,少死人,安居乐业,自自在在,挺好。这就是大宋朝,你们不要来打我就行,我也不想着要打你们。
  
      所以赵曙微微皱着眉头,一群正常人中出了一个疯子,赵曙劝了一句:“道坚,大国之道,好战必危也。”
  
      甘奇点着头:“强敌在侧,看似平静,实乃危局。辽人怀恨在心,必然会卷土重来,党项自李元昊之后,频频入寇,从未有过间断。如此之局,国强则能安,臣只怕未来有一日,子孙们一个不慎,教人侵门踏户,国破家亡,所以当扫荡外敌,才能有真正安枕之日。”
  
      甘奇这话,自然是对的,不是危言耸听,那些关口城池,守得住,国家就在,却也难保有一日后世子孙守不住,便是国破家亡了,这太被动了。
  
      历史之上,但凡强横的朝代,从来不会因为外敌而亡,如秦汉唐,这些兵威赫赫之朝,中原从来不会受到外敌威胁,皆亡于内乱。
  
      如晋、宋、明,皆亡于外。战争终究是战争,会死人。但是历史沿革,后人观感,民族自豪上,文化进程上,社会进展上,亡于内与亡于外,其中差别实在太大。
  
      许多人说儒家,或者说中国,喜欢固步自封,其实不然。就比如火器大发展的时代,中国是不落人后的,大明对于火器的看重与发展,不落后于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从明朝开国开始,从朱棣打蒙古开始,火器就是明军最倚仗的制式装备,这是明朝从皇帝到军队共识,大明神机营天下无双。
  
      甚至满清与明打仗的时候,火器也是他们最重要的倚仗,明满长城附近关口城池攻伐,从来都是火炮互射。却是当满清真正入关坐了江山之后,炮也好,枪也罢,都熔了做铁锅。
  
      满人最喜欢说自己是弓马得天下。却不知,他们打关口用的是火炮火枪,打李自成用的是火枪火炮,打蒙古准葛尔丹用的是火枪火炮,平三藩用的是火枪火炮,收台湾用的也是火枪火炮。
  
      却是不想两百年之后,洋人来了,反倒用起了大刀长矛。后人骂之,动辄却说儒家误国,这道理实在说不通。
  
      有没有万世之基业甘奇不知道,但是甘奇是真的要扫荡寰宇。
  
      赵曙倒也不一定觉得甘奇说得没有道理,但他只是不想认这个道理,大户人家日子过得太好,何必要提头与去山林里觊觎的盗匪拼命?
  
      赵曙叹着气,看着甘奇,日子好好的,有吃有喝有绫罗绸缎,非要舍弃这些,拼命去做那些不现实的事情,赵曙只能叹气,百姓安居乐业不好吗?一家老小合家欢和吃饭喝酒不好吗?
  
      赵曙就这么看着甘奇,什么也不说。
  
      因为他心中有了一些决断。
  
      甘奇也不管那么多,赵曙要决断什么的,都无妨,都行。你家的天下,你做主。
  
      琴声接着起,起了许久,抚琴的姑娘,十分动情,眼神微闭,身形随着左右轻轻摇摆,高山流水,阳春白雪,花前月下,正是女儿心思沉重时,风花雪月皆有悲。
  
      伤春悲秋好不好?
  
      好!
  
      但终究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不能当地种,不能当铠甲兵刃。
  
      文明,自然是好。只奈何这世界文明太少,野蛮太多。
  
      赵曙再开口:“道坚,那演武阅兵之事,还有多久?”
  
      甘奇算了一算:“还有二十九天。”
  
      赵曙点头,然后又不语了,手指轻轻拍打着膝盖,乐音其中。
  
      曲终人散之时,赵曙起身,抬手一招。
  
      画师飞快而前,几个太监把一幅《听琴图》摊开左右,笔墨还未彻底干,却是这画技无双。
  
      赵曙看了极为满意,笑道:“道坚,你看看这画,多好。”
  
      边说着,赵曙还边提笔,在留白之处写下:治平二年秋,七月廿一,皇城听琴,朕与道坚闲叙,甚欢,画师作此图。
  
      写完之后,赵曙把笔递向甘奇:“道坚,你题诗一首其上,留待后人看看。”
  
      留给后人看什么?
  
      君恩臣躬,君明臣忠,君臣同乐,君臣同心。
  
      赵曙的心思却在这里,便是从这般举动,甘奇多少也能猜出赵曙的心思,又想做某些事情,又怕别人说他薄情寡义,怕现在的人说他薄情寡义,更怕后世的人说他薄情寡义。
  
      这不,有图有真相,有字有诗章。
  
      甘奇笑了笑,接过笔:秋风入高树,幽宫闻清音。误疑在溪壑,不知傍有琴。素爱闲云野,与世任浮沉。美哉恬澹质,涤我尘垢心。
  
      诗很简单,配合着画的文艺雅致氛围,甘奇几笔落下,甘道坚。
  
      赵曙看着,微微皱眉,这首诗挺好,别的没有什么,就那一句“与世任浮沉”,似乎甘奇像是明白了什么。
  
      这一刻赵曙内心之中,却又有一种心虚尴尬之感。
  
      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赵曙也假装没看明白,哈哈一笑:“好诗好诗,道坚诗才绝世!”
  
      “陛下谬赞。”
  
      “来人呐,待得墨干之后,裱起来挂在御书房里,朕喜欢这幅图。”赵曙如此话语,什么意思?自然是要挂在御书房内,让所有人都看得见,所有人都能看到赵曙是多么喜欢甘奇,天子恩宠如此,要让天下人都知道。
  
      曲终人散了,人生起起落落的,大概皆是如此,从古至今,哪个大佬不是这般的人生轨迹?
  
      看得开,甘奇如此想着。
  
      好好准备阅兵之事,阅兵之后,就该甘奇蛰伏了,治平二年秋,治平四年春。宋英宗,这个英字,倒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英年早逝之意。
  
      阅兵之况,空前盛大。
  
      甘奇一身红色官袍,站在皇城大庆门城楼之上,皇帝陛下难得穿一次金黄龙袍,威武不凡,居中站定,左右臣子,皆微微退后半步。
  
      大街笔直,街面皆是军汉,防止百姓误入,百姓们在各处巷口,或是街边的楼内,早已挤得满满当当。
  
      各国使节同在城楼,城楼之上旌旗招展,街面之上一尘不染。
  
      几万大军早已准备好,为了凑铁甲,又买又造又借,从皇城司到殿前司,连开封府与那些战球队伍都借遍了,乃至京畿附近几百里地的州府县衙,皆借了个遍。皇帝的殿内崇班的铁甲都给借出去不少。
  
      无数百姓远远看得城楼处高高在上的皇帝,万岁之声,山呼海啸。
  
      皇帝陛下举着手,与子民们示意着,脸上的笑容,发自内心。
  
      等着时辰,枢密使甘奇上前与皇帝禀奏:“启禀陛下,吉时已到,是否开始?”
  
      皇帝陛下点头:“开始吧。”
  
      一时间,号角先起,无数长长的号角,发出一种低沉的鸣叫,传遍整个汴梁城。
  
      随后鼓声隆隆,城墙之上,排列了上百面大鼓,鼓手们也操练了许久,把鼓点打得出奇的一致。
  
      军汉们来了,打头的就是甘奇麾下的七千具装甲骑,马蹄铁踩着青石板,哒哒哒哒哒。
  
      随后更是欢呼大作。
  
      城头之上的皇帝与官员们,皆是击掌叫好。
  
      城头上的各国使节们,面色各异。最难看的脸,莫过于契丹使节,鼻子上哼哼出声,若非差事如此,他便是打死也不愿站在这里看敌人耀武耀威,学了儒家,少了野蛮,就得照顾这个所谓“盟国”的面子,兄弟之国,面子上暂时要过得去。
  
      党项使节,鼻子上也是哼哼作响,脸上带着一些不屑,哪怕心中有一点点吃惊,也要作出不屑之感。
  
      最喜出望外的莫过于倭国使节,他是来长见识的,自然心中惊喜非常,天朝上国,爸爸就是爸爸,了不起了不起,鼓掌鼓掌。
  
      阅兵,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也如百姓激动之语。
  
      “如此兵威,天下无双,天下无敌啊,我大宋,实乃天朝上国!”
  
      “甘先生治下,军威之盛,古今少有。”
  
      “便看看何人还敢与我大宋起刀兵!”
  
      “得报仇,甘相公如今执掌枢密院,收了燕云,还得一定要报仇,报昔日好水川之仇。”
  
      “放心,甘相公何等人物?连契丹人都打得抱头鼠窜,何况党项人?”
  
      “只待看着就是,看甘相公如何威震天下。”
  
      “陛下用人得当啊,以往还想着陛下无甚声明在外,只当是白白捡了一个帝位,未想也是一代英明圣主,有识人之明,有进取之心,我大宋必然蒸蒸日上,重现汉唐盛世!”
  
      队伍一列一列走过去,带着阵阵的喝彩,甘奇亲手抓的工作,京畿禁军之中,不知撸掉了多少军将,今日队列,当真整齐划一,威势不凡。当然,撸了很多军将,也就塞进去了很多军将,甘奇麾下,有的是军功卓著之人。
  
      百姓们夸着英明圣主,夸着甘相公威势无双。
  
      却也不知过几天,这天下之人,当又是一个什么说法。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