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二十章 苏门学士成了甘门学士

第五百二十章 苏门学士成了甘门学士

        文坛征文大会,从各处楼宇的公告宣传到各处花魁大家的鼎力相助,再到第二天报纸上接着来一波宣传攻势,便立马火爆起来。
  
      古代人太缺乏娱乐生活,把娱乐与文坛结合在一起,再加上超越时代的模式,想不火爆都难。
  
      报名点也极多,东京七十二名楼,都是报名之处,或者去京华时报的编辑部也可以报名。
  
      近来名声鹊起的蔡京,便不想错过这般机会,早早就去报了命,把自己的几篇文章都呈上做了登记。
  
      甘奇带着一帮学生开始进行前期整理的工作,第一天的文章就有上千份,海选工作繁琐非常,几个挂名的评委其实都没有时间,唯有苏洵时间比较多。
  
      甘奇便拜托苏洵找来一帮老学究,对文章进行海选,甘奇自己没事也参与其中。
  
      一篇一篇的看,昏天暗地,吴承渥也在一旁帮手。可惜苏轼苏辙兄弟不在,不然这种工作他们兄弟俩最合适不过。
  
      劳累之中,却有惊喜,看着看着,甘奇忽然拍案而起:“洪州黄庭坚,当真一笔好字。”
  
      字写得好,但是这个名字更让甘奇惊讶,黄庭坚入京了。
  
      不远的苏洵闻言把头凑过来一看,点着头:“当真一笔好字。”
  
      看得片刻,苏洵又道:“文章也不差,《书幽芳亭记》,有昔日道坚《秋兰赋》之风,此文可取。”
  
      甘奇抬头看了看苏洵,心中忽然想起黄庭坚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也就是说黄庭坚本该是苏洵的门生弟子,这是一段佳话,往后黄庭坚会与苏轼并称苏黄,乃是后来几十年间大宋文坛领军人物。黄庭坚也是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甚至后人把他与杜甫并列。
  
      甘奇准备成全这件事情,便道:“此子不凡,苏先生不若把他收入门下如何?”
  
      苏洵却摆摆手说道:“如今道坚之名震动天下,此子与我,倒是可惜了,道坚若是喜欢,不妨把他收入门下。”
  
      甘奇闻言笑了笑,却点头:“也可,且看他此番造化。”
  
      海选工作继续,继续着继续着,甘奇又拍案而起:“秦观秦少游?不可能吧?此子不应该还在高邮吗?怎么就入京了?”
  
      苏洵又把头偏过来看了一看,面色一喜:“好词好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此子大才!诶……后一句更佳,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一曲,当冠绝汴梁城,道坚,此子词作,可与我儿媲美。”
  
      甘奇看着苏洵激动模样,哈哈大笑:“苏先生,不若把此子收入门下如何?”
  
      苏洵连连摆手:“此子与我可惜了,当让道坚来调教,道坚也擅长填词,此子跟了你,造化不小。”
  
      “这怎么好意思呢?”甘奇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秦观秦少游,也是苏门四学士之一,婉约派开山鼻祖,后世传说中苏小妹的老公,当然,苏小妹是假的,文才绝代之辈。
  
      “诶,我老了,便不想这些了,道坚既有爱才之心,我一个老头还瞎掺和什么。”苏洵笑着。
  
      “实在有些不好意思。”甘奇说着,笑着,点着头。转头大喊:“快,把黄鲁直与秦少游的诗词文章都赶紧送到印刷坊去,加急印刷,明天就要放出来。”
  
      跑腿之事,自有人去干。海选继续,时不时有人拍案而起,这大宋朝,还真是文风鼎盛。
  
      京华时报才出,无数人早已等候多时,等着买报纸,有没有进海选,就看这一遭了。
  
      卖报的小孩才上街,便被许多读书人围在当场,小孩还不断大喊:“报纸加了好几页呢,涨价了涨价了,四个钱四个钱……”
  
      “管你几个钱,赶紧的。”
  
      众多士子不得片刻,便是每人一份在手,一页一页的翻,只求找到自己的文章名字,好似在东华门外看皇榜的感觉。
  
      便也有无数人失望不已。
  
      “福建蔡京,一想便是少不了他的名字……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拜了甘相公为师,便有这般好处。”
  
      “你也别这么酸言酸语,蔡京文才倒是不差的,否则他也不可能被甘相公收入门下。”
  
      “那……那这个黄庭坚又是何许人也?还有这个秦少游,凭什么他们籍籍无名的说上报就上报了?我好歹在这汴梁城也有几分大名……”
  
      “兄台细看再说,细细看完文章,黄庭坚之《书幽芳亭记》,当真极佳。秦少游这首词,下面还有甘相公评语,你看,甘先生说今年不曾闻此般佳作,堪称治平二年第一也。”
  
      “我看看……呃……此子侥幸,我……反正我就是不服。”
  
      “不服无妨啊,今夜樊楼,黄鲁直与秦少游专场文会,他们这是已经开始拉票了,咱们同去就是。”
  
      “走,便是见识一下,如今阿猫阿狗的都崭露头角了……”
  
      众人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结伴而走。
  
      路边还有孩童大喊:“汴梁时报,汴梁时报,只要一钱,只要一钱,洛阳程颐大作,洛阳程颐大作。”
  
      “公子,买报吗?汴梁时报……”
  
      “去去去,莫要挡路,什么洛阳程颐,他还能会写文章?一边去。”
  
      孩童哭丧着脸,本就是看着这里有一大堆文人士子,所以才凑上前来卖报,没想到反倒被人驱赶了。
  
      一旁还有一个孩童,嘿嘿在笑:“六丁,你说你傻不傻,卖什么汴梁时报,要卖就卖京华时报,你看,六十多份,眨眼卖完,我还得回去再取一些来呢。”
  
      “我……是人家给我娘钱,让我出来卖的,我哪里知道,我回家找我娘去,不卖了,我也去卖京华时报。”
  
      “你回去与你娘说,再要卖报,你来寻我,我带你去取京华时报,得带钱啊。”
  
      “我娘才舍不得给我钱呢。”
  
      “实在不行……你来找我,我先借你一些报,你帮我卖,到时候分钱给你。”
  
      “行。”
  
      某处大户人家的小姐闺房之中,几个未出阁的姑娘聚在一起,看着小厮刚从外面买回来的报纸。
  
      “表姐,你看,这个高邮秦观秦少游的《鹊桥仙》,填得真好……”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好,真好……”
  
      “表姐,也不知这个秦少游年岁几何,长个什么模样……”
  
      “你这小妮子,莫不是思春了?”
  
      “表姐,我想……他能写这般情爱相思的词,想来年岁当时不大。”
  
      “你莫要瞎想了……”
  
      “表姐,听说樊楼今夜有秦少游的专场文会呢。”
  
      “你还想去不成?那般地方,岂是你我能去的?你看他这词,显然就是有了想好的……”
  
      “去吃个饭也不行吗?”
  
      “别胡思乱想,出阁之后再说,没嫁人呐,可别到处跑,污了名声。等你成了谁家的夫人,去吃个饭倒也无妨。”
  
      “唉……”
  
      “没事,哥哥今晚兴许回去樊楼,我让哥哥给你看看,到时候回来告诉你。”
  
      “好,快去寻哥哥,晚了怕已出门了。”
  
      ……
  
      程颐到得京城,租住在西城,洛阳人到汴梁来,都喜欢住西城,大概是因为洛阳本在汴梁西边,进汴梁便是西城的缘故。
  
      程颐租住之处,便也是汴梁时报的编辑部,近来他是真忙,忙前忙后脚不沾地,要想办好一份报纸,实在不是简单之事。
  
      而今报纸的事情终于算是走入正轨了,有人负责文章,有人负责印刷,有人负责请人去卖,有人负责上各处去读,学了整套京华时报的操作流程。
  
      接下来就是要到各处楼宇去谈一谈,楼宇本就是文人士子聚集之处,寄卖一些,或者让楼宇订购一些免费给客人看。
  
      不过好在有人在背后帮衬,若是靠程颐自己,他一个外地人想办成这许多事,每几个月是不可能的。
  
      今天他刚刚忙完,回到住处落座,便有人进来说道:“程兄,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就不好了?”
  
      “程兄,昨日的报纸还卖出去了三千余份,今日却奇了怪了,只卖出去四百份,都给退回来了,说卖不动。还有咱们派去各处茶楼瓦肆读报的人,也有许多人被赶出来了。”
  
      “为何啊?莫不是甘道坚使了什么低下的手段?”程颐开口问道。
  
      “只听说各处茶楼瓦肆里都一听京华时报,那京华时报最近正在举办什么征文大会,而且每一份报纸都加厚了许多,读起来就是个没完没了,都轮不到咱们的人读,而且那京华时报又连载了个什么话本小说,冗长得紧,待得他们读完,客人都走了。”
  
      “什么征文大会?”
  
      “程兄,要不要小弟去买一份京华时报回来看看,研究一下?”
  
      “也好,知己知彼,买一份回来看看。”
  
      黄昏未到,樊楼便已人满为患,今日甘奇亲自到场,还把冯京也请来了,苏洵自然也在,欧阳修与曾公亮公事繁忙,并未前来,不过也足够了。
  
      今日也是甘奇第一次见黄庭坚与秦少游,头前都是派人去联系的,黄庭坚,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微胖小伙子,脸上一直带着微笑,看起来多少有点憨态可掬。
  
      但是秦少游却不同了,十七八岁模样,面红齿白,俊美非常,举手投足之间,正是意气风发。
  
      两人见得甘奇,好一番大礼,甘奇回礼之后,说了点场面话:“自古英雄出少年,今日见得二位,果真不凡,不错不错。”
  
      秦少爷微微扬头,显得不拘小节,也是少年人心性洒脱,答道:“相公谬赞,学生初出茅庐,只愿见天下之大。”
  
      黄庭坚却沉稳许多,躬身一礼:“当不得先生夸赞。”
  
      “今日文会,我会亲自为你们二人主持,你们只管恣意纵情,一展胸中文才,也当多多与人交善,多拉选票。”甘奇亲自主持,便是对两人最大的抬举了。
  
      两人闻言连忙再拜。
  
      樊楼里也在准备,酒宴吃食,瓜果点心,云锦儿更是对镜慢慢装扮,各处的姑娘也在摩拳擦掌。
  
      今夜樊楼,前前后后,坐得是满满当当,后庭雅苑厅中,但凡能落桌椅的,都塞满了。
  
      待得甘相公一出,满场起身大拜:“拜见甘相公。”
  
      甘奇挥了挥手,示意众人落座,已然开口致辞:“此番初选第二天,诸位文章都还未阅览完毕,已然出得两个大才,今夜便是二人专场文会,以文会友,诸位当有礼有节。待得明日再出文章名录,便会再有专场在遇仙楼,诸位记得来。”
  
      “多谢相公抬举后辈。”
  
      “相公大公无私,我等借此机会,定然一展才学。”
  
      “相公文德,教人敬佩。”
  
      “相公爱才之心,此番可见一斑呐!”
  
      甘奇笑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所有人都知道他甘相公爱才惜才,还不吝给天下所有才子机会,更会不遗余力抬举,这般无私之人,古今少见。
  
      甘奇也不多言,转头:“请洪州黄庭坚黄鲁直与高邮秦观秦少游……”
  
      黄庭坚与秦观两人上台,四处拱手致意。
  
      云锦儿已然出来,开始唱曲,先唱秦少游之《鹊桥仙》,再唱黄庭坚的《清平乐》,之后还会让人来读两人文章,再展示诗才。
  
      活动流程早已策划好。
  
      之后便会让两人再上台,与众人对谈,樊楼云大家也会准备一些问题来问两人,这算是现场采访,云锦儿是主持人,这般的事情,也是甘奇首创。
  
      到之后,还会让台下众人填词之类,虽然不是比试,也有一较高下的意思,黄庭坚与秦少游便是擂主,接受别人的挑战。
  
      便是今夜一过,两人就当一举成名天下知了。
  
      只要二人成大名,甘奇这个征文大会热度就会更高,吸引更多有才之人来参与。
  
      把二人收入门下之事,今夜也当做了,苏门学士,成了甘门学士,这大宋朝以文才论人长短,这场征文大会之后,看看何人还敢与甘门争锋。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