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三十七章 狄将军,这是……威武军?

第五百三十七章 狄将军,这是……威武军?

上午过去了,攻城之战伤亡惨重,暂时歇息,只待下午继续。
  
  党项人似乎有一种执念,对于攻打大宋城池的执念,这个执念贯穿几任西夏皇帝,却从来不曾真正达成过。动辄号称几十万围城而攻,攻庆州城铩羽而归,后来更是倾国之力攻平夏城,四十万大军强攻许久,死伤惨重,也只能铩羽而归。
  
  有时候也是不能理解,不能理解为何党项人对宋的城池这么青睐,打了无数的城池,丢下了无数的士卒性命,就好像做的都是无用功,却又乐此不疲。
  
  党项人本就在东西方连接的要道之上,但凡愿意把眼光往西看,去回纥,去西域,去中亚,以党项如此兵锋,开疆拓土不在话下。偏偏党项人就是不愿意往西走,宁愿拿人命与高墙过不去,甚至都说不清楚理由。
  
  若是非要解释党项人的这种执念,兴许只因为党项人也怀有一颗中原人的心,毕竟党项人昔日在唐朝统治下过了几百年,所以有了唐人的思维模式,对中原有一种执念也属正常。
  
  大概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马背上的骑兵,下马攻城,党项人就喜欢干这事,骨子里血液里带来的。
  
  这也导致西军,擅长的就是守城,乃是西北的边境城池百姓,也擅长守城。
  
  这不知给甘奇省了多少心,下午城墙之上再次喊杀震天,甘奇似乎成了甩手掌柜,坐在城下泡茶等候。
  
  甘奇等的东西,终于来了,虽然他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他知道来了,所以此时越发惬意起来。
  
  三川口,地形特点就在名字上,川就是两山相夹之地,可以是河流,可以是沟壑峡谷。川这种地名,在西北相当多,比如好水川。
  
  因为这里就是黄土高原,这里平均海拔都在一千二百米左右,这里是丘陵,到处都是黄秃秃的土山,所以川不仅仅只是一种地形,更是交通道路,重峦叠嶂之间,人只能通过川来行走。所以好水川才会发生那么一场大败,川才是人走的地方。
  
  三川口,顾名思义就是三条川相交之处,自然而然就成了交通要道。黄土高原的地形,不难想象,但是三川口也并非就是进出延州的唯一通道,而只是西北方向的一条而已。
  
  进出延州的路有很多,比如北边金明寨附近,也是一条,又比如西边伏龙山下也有道路。
  
  还有党项人此次进军而来的方向,乃是绥州过来的,便是从东边过来的,过的吐延河,走的青化镇,青化镇东北是永平寨,永平寨有三四千人也正在往青化镇而来。
  
  一个预案,正在被五万威武军完美执行。
  
  党项游骑奔走在四处丘陵山川中间,给李谅祚带来各个方向的情报。说起来党项人打仗还是擅长的,游骑斥候效率极高,在各处到处刺探。
  
  这大概也是甘奇不愿在龙州与绥州之地与党项人开战的原因,一举一动皆瞒不过党项人。所以甘奇才制定了这么一个频频撤退的计划,把援军藏起来,把党项人引到延州来,引到这个到处都是城池堡寨的延州来,这里才有机会让甘奇操作这一切。
  
  情报通过游骑快速传回中军李谅祚耳中。
  
  “陛下,三川口聚的人越来越多,已然过了五千。”
  
  李谅祚又问:“来了吗?”
  
  “未来,皆是逡巡不前,不过有一点奇怪。”
  
  李谅祚抬头看了一眼前方攻城的战事,问道:“哪里奇怪了?”
  
  “有马,好多马,按理说宋人的西军不该有这么多马才是。”
  
  李谅祚站了起来,又问:“骑兵?三川口有五千骑兵?”
  
  “倒也不是骑兵,说不清道不明,若说是骑兵,那些宋兵到了三川口,皆是下马列阵,若说不是骑兵,但是他们阵后又有许多马,很多马,几千匹之多。”
  
  情况真的有点怪,李谅祚皱眉在想,一旁的梁乙埋想得片刻,再次开口:“陛下,要不要臣带一队骑兵冲杀了他们?”
  
  李谅祚依旧皱眉在想,让梁乙埋带兵去杀一番,倒也不是不可,但是敌军也有马,梁乙埋此去,十有八九是无用功,五千人停在那里不敢前,自然就是想着要跑,但是宋人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马呢?
  
  这事情太奇怪了。
  
  正当李谅祚思索之时,又有游骑来报:“陛下,西边伏龙山脚下出现宋军。”
  
  李谅祚闻言一震,梁乙埋先开口问道:“多少人?”
  
  “五六千之多。”
  
  梁乙埋连忙去看李谅祚,李谅祚强自镇定一番,说道:“无妨,拢共万余人,想来不敢近前。”
  
  梁乙埋又道:“陛下,能来得这么快的,必然是延州本地之兵马,按理说延州不该还有万余人马在外啊。”
  
  “各处城池堡寨东拼西凑的,倒也说得过去。”李谅祚显然已经有了一些预感,但他得镇定,一军主帅,这种时刻显然不能真的显出慌乱,何况也只有万余人马,也不必慌乱。
  
  但是李谅祚又道:“攻城之事要加紧,乙埋,你带一队骑兵左右巡逻着,免得被人偷袭。”
  
  李谅祚这么安排,自然有道理,加紧攻城,能吓唬住甘奇,尽量吓唬,吓唬不住,也要强攻而下,退兵是不可能的。
  
  只是李谅祚刚刚安排下,又有游骑来报:“禀陛下,东边丰林镇出现宋军,人马万余。”
  
  “什么?”李谅祚刚才还镇定,此时大惊而起,又问:“你是不是看错了?有万余人马?”
  
  “小人亲眼看得千真万确,万余人,无数马,甲胄精良。”
  
  “不可能,这不可能。”李谅祚刚才的预感,陡然成真了。他在将台之上来回几步,又问:“北边浑州川呢?东边青化镇呢?南边呢?”
  
  梁乙埋也是预感不好,却还来安慰李谅祚:“陛下,不可能到处都有宋军吧?宋人哪里来的这么多人?”
  
  李谅祚又喊:“还有游骑呢?回来了没有?”
  
  大事不妙,连吴宗都知道大事不妙了,他飞快走到将台之边,开口大喊:“北边的游骑回来了没有?南边有没有游骑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四面八方,四十里内,近的十几里,远的二三十里,游骑连连回奔。
  
  “报,陛下,北边浑州川口,有金明寨下来的数千人马,正在列阵集结。”
  
  不得片刻,又有游骑从马背上滚落下来,翻身跪地:“陛下,不好,青化镇出现了万余宋军。”
  
  青化镇,是党项人从绥州跟过来的来路,也是此时的最方便的退路。这个消息一来,将台之上一众人,个个面色大惊。
  
  所有人面面相觑,唯有吴宗好死不死说了一句:“陛下,咱们是不是中计了?”
  
  梁乙埋大喝一声:“胡说!”
  
  李谅祚微微抬手,有些颤抖,开口:“鸣金,鸣金,退回来,吩咐所有人找到自己的马匹,上马集结,上马集结,列阵!”
  
  四面墙,十万人,退回来,找马,上马集结,列阵。
  
  听起来简单,鸣金一响,十万人如潮水一般在退,将台而来的传令兵,扯着嗓门子四处大喊。
  
  将台之上传令兵连连而来,又带来另外呼喊:“往利部在东边,往那边去集结,米擒到往利旁边集结,都赶紧上马,快点。”
  
  “野利部去西边!”
  
  “费听部也往西边,不要挤,骑马,骑马去西边,那边”
  
  “细封部断后,守着延州城,不要乱”
  
  “听不听得见我喊声,叫你们不要乱,各自去各自的地方集结。”
  
  “颇超前锋,颇超部前面去”
  
  “嵬名居中军,速速去将台,往将台集结,骑上马,都骑上马。”
  
  八姓党项,全部在此,嵬名李家便是拓跋。
  
  后军在喊,前军还在延州城下往后撤。冷兵器时代的大战,打的就是预案,打的就是准备好的方案,从来不存在真正的临阵指挥,更不存在细微操作。
  
  哪怕是到了有一定通讯条件的时代,也不存在微操,一旦微操,必败无疑,比如凯申公这个微操大师,就把几百万大军操作一空。
  
  所谓纸上谈兵,便也是这个道理,说起来头头是道,到得战场,要这样要那样,真正指挥起来,什么样都没有了,只成了一团乱麻。
  
  这就好比操场上站着一个学校的两三千学生,哪怕你拿着一个大喇叭大话筒,想要把这两三千学生指挥来指挥去,也是一件难事。
  
  延州城下,甘奇听到的鸣金之声,嘿嘿一笑,还煞有介事问道:“退兵了?”
  
  一旁的章楶点头:“相公,是鸣金了。”
  
  甘奇放下茶杯,起身拍了拍甲胄:“走,上去看看。”
  
  一身金甲的甘奇,站在了延州城头之上,看着城外一团乱麻,极为欣慰地点着头。
  
  一旁的章楶还问:“相公,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说退兵就退兵了?还乱成这样。”
  
  甘奇倒也不答,而是远方看看,近处看看,说了句其他话语:“延州是个好地方啊,山川交汇之处,所以才在这里有了这么一座城池,只可惜地方太小,人一多了,腾挪不开。”
  
  “学生倒是不喜欢这种地方,还是汴梁那种大开大合的平原之地看着舒坦。”章楶答道。
  
  甘奇还真有心思闲聊,又道:“你可不要小看了这延州,这里可是龙兴之地。”
  
  章楶知道甘奇学究天人,立马赶紧去想,想一想哪一本书记载了哪个朝代是在延州龙兴的,莫不是秦?不对啊,秦虽然起与西北,但也不能说是延州,唐就更不是了,周?周也不是。
  
  章楶一时之间接不上话,只以为自己读书太少,学识有限。
  
  延州府,二十年后会被改成延安府,延安,这个龙兴之地,章楶又岂能明白?
  
  种愕与狄咏等人看到金甲上城了,皆奔过来拜见,
  
  甘奇也不闲聊了,直接说道:“下令,让城内的士卒也集结吧。”
  
  “全部集结?”种愕问道。
  
  “嗯,城头上留两三千人即可,其余全部集结起来。”甘奇答道。
  
  种愕又问:“相公莫不是要出击?”
  
  甘奇点点头:“待我安排,到时候四门齐出,骑兵集结到北城之下。”
  
  种愕不明所以,连忙来劝:“相公,可不能出击啊,虽然党项忽然乱了起来,但也不是出击能胜的。”
  
  甘奇笑笑不语,一旁的狄咏显然明白,拍了拍种愕,笑道:“种将军,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便在这里看着,相公要出击的时候,你只管出去猛冲猛打,必然得胜。”
  
  种愕看了看狄咏,又看了看甘奇,一脸的疑惑,又不知再说什么是好。
  
  甘奇面带轻松看着城外远方,种愕也只得跟着看城外,面色之中依旧还有担忧。
  
  过不得多久,视野尽头,忽然看到了许多黑色铁甲,一排排一列列,脚步整整齐齐、铿锵有力,人数越来越多,成千上万的脚步,走得如一个人一般。
  
  种愕双眼圆瞪,转头问狄咏:“狄将军,这是威武军?”
  
  狄咏点头笑道:“嗯,威武军,浑水川过来的。”
  
  说完狄咏抬手往西边一指:“你看那边。”
  
  种愕抬头一看,五六里之外,也是视野尽头,黑压压一片:“又是威武军?三川口那边过来的威武军?”
  
  “种将军,你再看东边。”狄咏好像不太激动,似乎一切早在预料之中。
  
  东边,种愕连忙转头去看,没有看到,他爬上垛口,再看,依旧是黑压压一片,人人重甲,咔咔咔咔的脚步虽然听不真切,却是轰轰隆隆,分不清东南西北,种愕激动起来了:“丰林青化来的,党项退路已绝,围起来了,这是围起来了!”
  
  “伏龙山那边也有,南边甘泉的应该还要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到。”甘奇老神在在说得这么一句。
  
  种愕面带震惊与喜悦,看着甘奇,如见仙神,张着嘴巴,却不知说什么是好。
  
  狄咏又拍了一下种愕的肩膀,说道:“种将军,如何?”
  
  种愕憋出了一句:“相公真乃神人也!难怪契丹人都被相公打得丢盔弃甲,小小党项,已然不在话下。末将惭愧,不该心存疑虑,还望相公海涵。”
  
  “不必如此,集结了人马,你便冲出去,扎进敌阵,猛冲猛打,我在城头为你擂鼓。”甘奇笑道。
  
  “末将百死!”种愕已然拱手。
  
  “速速去办,速速出城,不能让党项人把阵型摆开了,打乱他们。”甘奇做着急事,却丝毫没有急切之感,反而不紧不慢。
  
  “遵命。”种愕倒是比较着急,战机在此,不敢丝毫懈怠,飞奔就走。还有种师道与刘法两个小伙子,喜出望外跟去。
  
  狄咏也在一旁拱手:“还请相公下令。”
  
  甘奇抬手指了指:“你看那中军将台,稍后七千骑兵都付与你,就从北门出,往那里冲,越乱越好,打个乱战。”
  
  “末将领命!”狄咏单膝拱手,起身,接过长枪,从台阶而下。
  
  七千骑兵各处来聚,狄咏抹了一把脸,慢慢咬紧牙关,面色开始狰狞起来,连连吸气几口,大喊:“开门!”
  
  几条大门栓,一条一条搬下,大门打开,嘎吱作响。铁甲骑兵,如洪水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