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四十一章 走,回城!

第五百四十一章 走,回城!

夕阳慢去,却还未落山头,陡然间风云变色,这西北干旱之地,竟然忽然阴云密布,不得片刻大雨滂沱。
  
  雨点打在甘奇的脸上,甘奇面色刚毅无情,依旧注视着远处的绞肉机。
  
  狄咏上去了,越来越多的人上去了,雨水打在地上,汇聚在一起,成了红色,在瞳孔扩散的眼眸旁边流过。
  
  十二三岁的党项少年郎,也不知出生在哪个部落,生活在河套里哪一片草原,稚嫩的面孔换不来丝毫的怜悯。
  
  手中的长枪已经刺入敌人骨髓里的狄咏,挥起拳头大力击打在一个挤上来的党项少年稚嫩的脸庞上,少年毫无反抗之力,应声栽倒。
  
  狄咏往前进了一步,一脚跺在少年的脸庞之上,那张脸庞已然失去了形状,再也看不出稚嫩与青涩。
  
  木盾扛在前方,木盾的前方是敌人的木盾,士卒把头埋在木盾之下,用肩膀抵着木盾,用全身十二分的力气往前去推,木盾之上,捅刺的长枪如同加上了活塞发动机,来来回回。
  
  有那么一瞬间,雨水滴落,挂在一个军汉的胡须上,军汉锋利往前刺杀,胡须甩出一缕水珠,水珠撞击在另外一人的脸上,冲进了眼眶之内,汉子伸手一抹脸,身形往后一倒,脖颈之间被利器刺穿,鲜血喷溅到空中,伴随着雨水再次滴落……
  
  “换人,换人,继续挖,就要垮了,就要垮了……”种愕呼喊着,他已举起了盾,种师道代替他继续挖着城墙。
  
  就如种愕所言,城墙已经头重脚轻,要塌了!
  
  哗啦啦……
  
  当城墙崩塌的那一刻,并不是如墙壁一般往一个方向倒去,而是想沙堆一般崩塌滑落,瞬间形成了一片坡道。
  
  坡道之下,埋着种师道的两条腿,一切来得太快,快到许多军汉都来不及躲避,甚至有人被掩埋在土堆之内。
  
  种愕咬牙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子,转头,就往坡道而上,拔刀,平盾,动作一气呵成,带着对侄子的决绝,带着主将的重任,带着对胜利的渴望,冲锋而上。
  
  倒在地上的种师道大喊:“刘法,刘法,快拉我出来,快!”
  
  刘法拉着种师道的腋下,奋力往后拖拽,旁边的汉子,早已蜂拥而上,甚至就踩在种师道那被埋着的双腿而上。
  
  “拉我,拉我!”种师道喊声撕心裂肺。
  
  “我在使劲!”刘法面色憋红:“啊!师道,我一定拉你出来!”
  
  “把我的腿砍了!”种师道再次大喊。
  
  “不,我拉你出来。”刘法呼喊着,奋力着。
  
  种师道挣扎着,无数人踩着他腿上的泥土,踩着他身体上的铁甲,从坡道蜂拥而上。
  
  刘法不断用身体护着后面往上冲的人,不断奋力拖拽着种师道……
  
  喊杀声已起,无数军汉上了城墙,胜利在望。
  
  将台之上的甘奇,终于松了一口气,下了将台,翻身上马,打马飞奔而去,坡道那里,甘奇要打马上城,他要穿着这一身金甲,打马上城墙。
  
  新科的进士章楶,犹豫片刻之后,连忙也上马跟着甘奇而去。
  
  “不要踩师道,他活着呢!”刘法喊着,眼眶中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面色狰狞无比。
  
  “砍我的腿,砍我的腿!”
  
  “我拉你出来!”
  
  凄惨的喊叫,城头上更多。
  
  刘法紧紧拽着种师道的腋下,身形不断后仰,双脚生根站定,口中爆发出野兽一般的呼喊。
  
  不知多久,刘法忽然往后一栽,立马站起,低头一看:“师道,快站起来。”
  
  种师道懵懵站起,环看前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泥泞的双腿。
  
  “走,上城啊!”刘法已然越过种师道,顺手拖拽了一下。
  
  种师道懵懵之间,迈步往上。
  
  一身金甲从远方而来,在人群之中不断向前,他骑着马,从坡道而上,站在了高高的城墙上,横枪立马,枪头往前一指,口中呼喊:“破城!”
  
  狭窄的城头,挤满的人群,剧烈的呼喊:“相公威武!”
  
  “向前!”金甲面色冷峻,无情至极。
  
  大雨依旧,天色不明,将黑未黑,阴霾一片。
  
  铁门关,破了。
  
  厮杀依旧。
  
  党项人在退,不是人在退,是每死一个人,就退了一个身位。
  
  城头上的宋军越来越多,甚至关口后方也冲进去无数宋军,他们从坡道而上,再从另外一边而下,城墙的另外一边,是铁门关的瓮城,那里城门大开,那里有上城的阶梯。
  
  种愕冲杀的,也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看不到他的侄子种师道,所以他呼喊着:“杀光他们,杀光这些党项狗,全部杀光,杀光!”
  
  夜色降临,城头上一段一段,挤压着,拥堵着。
  
  有人哭着,有人喊着,有人筋疲力尽气喘吁吁,有人从城头上跳了下去,有人绝望着左右去看,有人依旧奋力拼杀。
  
  健马金甲,在城头上格外显眼,哪怕只有最后一丝微光,金甲依旧熠熠生辉,长枪依旧向前指着。
  
  进士章楶,随在金甲身边,他沙哑呼喊:“相公,相公,可纳降啊!”
  
  金甲不答,只把长枪指向敌人的方向。
  
  “相公,相公……”
  
  相公开口,向城下大喊:“把弓弩运上来!床弩也往上搬。”
  
  ……
  
  不知什么时候,大概是雨停的时候,城上的喊杀慢慢停歇,所有人席地而坐,大气粗喘。
  
  金甲相公起在马上,把长枪交给章楶扛着,微微眯眼,静默了许久。
  
  一个面饼递到了他的手上,他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吃,面饼便到了另外一个士卒手中。
  
  金甲下了马,牵着它,转头,慢慢下城墙。
  
  瓮城之内,横尸满地,甘奇席地而坐,闭眼,呼呼大睡起来。
  
  当天大亮,泥泞的尸体堆积如山,中军帐内,所有军将都没有胜利的喜悦,皆是面色沉重。
  
  甘奇坐了许久,才开口:“把所有党项人头皆割下来,摆放在北边的草原之上,一个个都垒好。”
  
  两三万个人头,垒起来是一座山,这座山有一个专属的词汇叫作“京观”。
  
  种愕起身得令。
  
  甘奇又道:“诸位麾下,所有阵亡之人,皆把木牌放好,运回去。章楶来做此事,把所有人的抚恤都一一发放,不可遗漏一人。”
  
  章楶上前领命,威武军到西北,至今日,阵亡七千余,延州禁厢,一共不到三万,也阵亡了七千多。
  
  这就是攻城,若是这城墙久攻不下,伤亡必然成倍数增长。
  
  种愕起身开口发问:“相公,要不要一鼓作气,直接打到兴庆府去?”
  
  甘奇叹了口气,摆摆手:“不打了,往东去,把几个军司与州府都占了吧,铁门关一破,那边再也无力抵抗了,大战到此为止。”
  
  种愕说道:“相公,可惜了,若是能打下兴庆府,一战而灭国,便是不世功勋。”
  
  “今日,党项失了半壁,人口少了百万,再也不是原来的党项了,而今铁门关在手,党项人当往西迁徙了,不足为患,只待时间,慢慢蚕食,西夏灭国不远。”甘奇战略目的,已然达成。
  
  就如昔日长平之战,只有老弱妇孺的赵国邯郸虽然并未陷落,却是这赵国灭亡,只在时间长短。
  
  与其奋力去攻兴庆府,不如就等着他慢慢自我瓦解。
  
  “相公所言,自是有道理的,便由党项狗再苟延残喘几日。”种愕懂得甘奇所言之意。
  
  甘奇忽然没来由说了一语:“我没钱了。”
  
  大多数人不知道甘奇所言之意,只当甘奇是随便一语。
  
  甘奇真没钱了,此战之后,抚恤,赏赐,粮草,还得筑城,这铁门关也要重修,得把北边的瓮城拆了,把瓮城修到南边来,花钱如流水。
  
  此战之前,上十万的铁甲兵刃军械,养无数的人,养无数的马。花费甚巨。
  
  往后还得养这么多人马,还得打造更多的军械。
  
  甘奇真没钱了。燕云一战所得,已然不剩多少。只可惜燕云是汉人之地,并非真的是契丹人聚居,甘奇能抢的都抢完了,也不能把汉人也抢个遍。
  
  这党项人,太穷,穷到这一战,成了亏本的买卖。若是想多得一些战利,还得派骑兵往北去,往河套草原里去抢,抢牛马羊群。
  
  狄咏上前说道:“相公,事不宜迟,当让军汉出关,劫掠河套。”
  
  甘奇点着头,加了一句:“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是心软的人,不忍目睹那些惨剧,此番劫掠,男丁,过车轮者,皆斩!”
  
  甘奇说着,也叹气。不知他是真心软呢?还是真心软?
  
  狄咏领命,面色不自觉狰狞起来,人一旦凶悍了,这种凶悍便会深入骨子里。
  
  种愕不知为何也起了一些叹息,说道:“相公,此战之后,西北鼎定,军民终于可以过一些自在日子了,几十年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末将拜谢相公对我西北军民的大恩!”
  
  说完此语,中军之内二十多个西军将领皆上前来,单膝大拜。
  
  甘奇抬了抬手,不多言。
  
  众军将起身,再拜,回到座位。
  
  甘奇再言:“熙河兰煌,该开边拓土,把吐蕃诸部往西边赶,让西夏甘肃军司暴露出来,党项人要西迁,也不能让他们安枕,得时时刻刻压制着,待得那一日,打到瓜州,才算大功告成。”
  
  “此事……”甘奇左右看了看,又道:“种将军主持此事,章楶当随你去,为你副手,熙河兰煌那边还有一个叫做王韶参军,他多番上书过《平戎策》,很有见地,把他召来见我,若是此人可用,可为副手。”
  
  章楶微微有些激动,起身拱手得令。
  
  “王韶?相公,末将认识此人,嘉佑二年的进士,只可惜制科没有考上,此人有大见地,也多习兵事,定是可用。”种愕答道。
  
  “那你派人召他来。”甘奇记得王韶是因为在枢密院看过此人的《平戎策》,主要说的就是吐蕃党项之策,熙河兰煌就是重点。
  
  种愕点头记下,甘奇开口:“我会向京城讨旨,封种愕为熙河兰煌经略制置使,统管一地军政。”
  
  “谢相公抬举。”
  
  “这是你该得的,如今西北,便该出一个种家经略相公了。”甘奇如此说着,种愕这是连升几级,五品下的经略使,与知府陆诜一个品级了。
  
  甘奇看了看左右,许多人都投来期盼的眼神,再道:“诸位之功,皆记录在册,只等我回京,一一来安排,必有重赏。”
  
  众人皆是大喜,又起身来谢。
  
  “过两日,李谅祚当来了,诸位回去,军中一应事宜,都不能懈怠。”甘奇说道。
  
  众人领命,会议散了去。
  
  甘奇以为李谅祚过两日才会来,却未预料李谅祚一日之后就到了,雨过天晴,党项军队就出现在了铁门关不远之外。
  
  甘奇上了城头,远远望去,说道:“小看他了,翻山越岭也能这么快。”
  
  “可惜还是来迟了。”章楶答着。
  
  甘奇问了狄咏一语:“准备出关劫掠的骑兵集结好了没有?”
  
  狄咏拱手:“已然集结。”
  
  甘奇一抬手:“出城,便看看李谅祚到底有几分胆子。”
  
  狄咏下城上马,几千骑兵从瓮城而出。
  
  甘奇远远看着党项人,党项人也远远看着他。
  
  梁乙埋,李谅祚,吴宗,都到了现场。
  
  吴宗捶胸顿足:“陛下,铁门关真的被宋人破了,守关三万人,竟然……”
  
  吴宗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了。
  
  李谅祚面无表情,他看得见,看得见远处一点金色,更看得见几万个人头垒起来的“京观”。
  
  此来党项,一万出头,这是李谅祚临时收拢人马组织起来救援铁门关的军队,后续人马也在源源不断集结,四五万人必然是有的。
  
  梁乙埋气得破口大骂:“誓杀宋狗百万,才能报得今日之仇,杀到汴梁去,杀了宋狗的皇帝,杀光他们!”
  
  李谅祚已然不言不语,马匹左右晃动着,却也不知他此时心中作何想法。
  
  吴宗忽然指着远处大喊:“陛下,宋狗的骑兵出城了。”
  
  李谅祚陡然变色,下意识一紧缰绳。
  
  梁乙埋开口:“陛下,与他们拼了,臣为先锋,换一个宋狗便是本钱,换两个赚一个。”
  
  李谅祚缰绳一拉,转头:“走,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