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四十三章 甘奇爱女子

第五百四十三章 甘奇爱女子

王韶这一问,不是他有什么想法,他只是单纯觉得如此大战,应该向朝廷报备一下,毕竟打仗要钱要粮要死人,是家国大事。开疆拓土,更是大事。
  
  甘奇点了点头:“嗯,我自会报备,你先回秦州去做准备,找一些向导与通译,到时候便派你去阿柴麻。”
  
  王韶一躬身:“下官一定不辱使命。”
  
  王韶出去了,种愕笑着起身问道:“相公,王韶如何?”
  
  “大才。”甘奇夸了一句。
  
  种愕与有荣焉,说道:“相公只管放心,有王韶在,末将此番去定能打下青唐城。”
  
  甘奇点着头:“此战你为主帅,我在秦州给你压阵,王韶与章楶给你参军,好好打一个漂亮仗。”
  
  甘奇是有考验之意,大宋这么大,而今到哪里打仗都是甘奇亲自去,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种愕若是能把这一仗打漂亮了,这西北以后就倚仗种愕即可。
  
  种愕能不能让甘奇放心,就在这一仗了。这一仗军队并不需要太多,因为太多了也没有意义,上高原,人一多,辎重后勤都跟不上。而且敌人的人数也不多,万余铁甲就足够了。
  
  但是这一战也很麻烦,远交近攻,假虞灭虢,实施起来能真正考验一个人的能力。
  
  种愕此番若是成了,往后就是西北一员大吏。这是甘奇心中所想。
  
  过不得几日,梁乙埋再次来了,带着国书,带着和约,带着钱,马与羊。
  
  西夏的办事效率比甘奇想象的要快了许多,这也是甘奇给逼的,几万骑士在河套草原里到处劫掠,梁乙埋想慢都不敢,只求甘奇能快点把人撤回去,赶紧班师回朝。
  
  为了弄钱财,梁乙埋甚至自己家的私财都拿出来了一部分,为国出力,梁家是不遗余力的。
  
  和约签了,甘奇很爽快,财物清单也交接了,财物也清点完毕了。
  
  梁乙埋急忙问道:“甘相公,此番两国议和交好,从此再也不起兵戈之事,实乃大喜,还请甘相公速速把草原里的骑兵都调回来。”
  
  甘奇也笑着点头:“嗯,大喜大喜,本相这就下令,让人往草原去传,让所有宋军都回来。”
  
  梁乙埋听着,也心安不少。
  
  只是梁乙埋没有想到,甘奇这些骑兵,撤退也撤了七八天。
  
  班师回朝的事情,更往后拖了拖,种愕去西边了,准备熙河兰煌开边之战。甘奇回了延州,沿线还要筑城池堡寨,还要把沿线长城修葺一番,铁门关也要大修,加高加厚,南边瓮城。
  
  大军还要往河套东边去,剿贼平叛,压制当地党项人的反抗,接收一些城池。
  
  捷报再次到得汴梁。
  
  枢密院使文彦博在朝堂上念着:“臣枢密使甘奇启奏陛下,问圣体躬安,西北大捷……大军出绥州,破党项龙州,后诱敌深入……于延州城下大胜党项李谅祚……再出绥州,破龙州、洪州、宥州,于铁门关大战两日,破关……西夏遣使来和,得金两万两,银两万两,钱四百万贯,马一万匹,羊十万头……往东得西夏石州、银州、夏州之地,地接河东,拓四百里疆土……斩敌首两万八千级,得牧民妇孺三万六千余,马匹万计,牛羊十万计……然新得之地,党项众多,山川之间不慕王化者众,盗匪四起,臣已着各地清剿……”
  
  “好,好啊!三十余年党项,今日破之,西北安宁也!”
  
  “如此大胜,得地四百里,当开坛祭祖,告慰先人。”
  
  “打,当打下去,打到党项国灭为止。”
  
  “对,陛下,当命甘相公接着打,兴庆府已然不远,西夏于我大宋一朝立国,当也于我大宋一朝国灭,如此也让后世子孙知晓我大宋是文治武功是如何了得。”
  
  朝堂之上,群情激动,党项人在大宋朝割据立国,这是打了大宋朝的脸,今日便是要把这脸再找回来。
  
  文彦博连连压手:“诸位,诸位,不必激动,当徐徐图之,军队死伤颇多,已无再战之力了,当休养一阵……”
  
  “已然议和了,再又开战,出尔反尔之事,如何能做啊?”富弼开口。
  
  两人说着,还频频对视。
  
  “明年,只待明年,收了新粮,募了新兵,便请甘相公再去,定要打得党项亡国灭种。”
  
  “对,明年无论如何也要把军粮省下来,让甘相公去一战灭国。”
  
  这朝堂,曾几何时,闻战则忧。而今世道变了,打胜仗好像太过简单了,便也有人开口闭口,便是要亡国灭种,胜利太多,也不知是好事坏事。
  
  朝堂上一片喜庆。
  
  下了朝,御书房之内,还是那三人,皇帝赵曙,富弼与文彦博。
  
  这回赵曙先开了口:“岂有此理,朕的圣旨都下去了,缘何甘奇他还连连开战?”
  
  “有道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陛下,莫不是这个道理?”富弼之语,这是在拱火。
  
  赵曙问道:“头前着人去查虚报军功之事,可有回音?”
  
  文彦博答道:“陛下,臣已派人寻了许多京中军将询问,所有人都言此等军功必为作伪,不可能为真。”
  
  富弼也道:“陛下,老臣已找了几个御史说过此事,想来不得多久便会有弹劾奏折呈上。”
  
  赵曙心中有气,却不知道往何处发泄,气得拿拳头砸向御案,又道:“得地四百里,按理说朕该欣喜不已才是,缘何心中却堵得慌……”
  
  为什么会堵得慌?三人都知道,但是这事情不能轻易说破。
  
  但是可以暗示,所以文彦博开口:“唉……而今枢密院许多兵符印鉴都在甘相之手,朝廷精锐人马,也都在他麾下效力,临阵有决断,也属正常,毕竟陛下远在汴梁,不知前线具体。”
  
  这话听起来是帮甘奇说话,但是赵曙听来,岂能不多想?
  
  昔日文彦博,就曾经亲口与仁宗皇帝说狄青是周世宗手下的宋太宗赵匡胤,就是这么直白说。今日甘奇与狄咏不一样,甘奇是圣贤子弟,是状元,是相公。
  
  文彦博不那么直白去说,却也间接暗示着。
  
  赵曙听得是一言不发。
  
  文彦博与富弼对视一眼,也识趣不说话,有些事情得赵曙自己心中去发酵,说太直白反倒不灵验。
  
  两位相公走了,赵曙心中发酵了一下,然后召来太监头子李宪,说道:“你到甘府去一趟,把宗兰请来,朕许久未与小妹叙旧了。”
  
  李宪领命而去。
  
  到得甘奇家中,便也把皇帝的意思传达了,只说许久不见,请赵宗兰进攻叙叙旧。
  
  赵宗兰蕙质兰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问了一句:“李内官,是不是我家夫君出了什么事情……”
  
  若是别人问,李宪肯定闭口不言,但是事关甘奇,小太监李宪还是为难几番,开了口:“公主殿下,奴婢不敢乱言,只算多嘴一语,近来富相公与文相公频频与陛下进言,说些什么功高难封啊……权柄在握啊,骄兵悍将的……啧啧……反正就是这一类话语,奴婢也不听不明白。”
  
  这小太监,当真事事门清,不仅什么话都听得到,也听得懂,还知道轻重。
  
  怀孕好几个月的赵宗兰听得这话,差点都没有站稳,李宪连忙上前去扶:“公主殿下不必着急,这不,陛下请您去,便是余地,公主殿下只需要好好应对便是,应对得好,便是对甘相公最大的帮衬。”
  
  李宪这话就是提醒赵宗兰的,赵宗兰明白过来,连忙稳住身形,强自镇定,一边示意吴巧儿去取钱来,一边说道:“多谢李内官提点。”
  
  李宪连连摆手:“奴婢乱说几语,不敢当公主殿下的谢。”
  
  钱来了,赵宗兰只管往李宪身上塞,李宪也连连在拒绝,实在拒绝不过,便也只好收着。倒不是李宪矫情,而今这点小钱财,他哪里都能得到,他是真记得甘奇的恩情,没有发迹的时候,恩情才是真恩情,他便也不愿意收赵宗兰的钱。
  
  大着肚子的赵宗兰,上了李宪带来的车,李宪在头前亲自赶车,把车子赶得稳稳当当。
  
  后宫之中,皇后高滔滔亲自出来接待赵宗兰,备了点心吃食,也吩咐了晚宴。两人有说有笑,皇帝赵曙处理完公事姗姗来迟。
  
  家宴,说的都是家事,皇帝问一问小妹身孕,小妹问一问皇帝安康。
  
  皇帝最近一直有病,经常咳嗽,有时候厉害,有时候又好一些。兄妹之间,自然是互相关心的。
  
  家事叙完,赵曙终于入了正题,开口说了一句:“小妹,道坚为国操劳奔走,可是苦了你。”
  
  赵宗兰心中一紧,连忙说道:“小妹这个夫君,是个惫懒人,喜欢玩乐,有时候也常常放浪形骸,却偏偏学了一些才识,堪当国用。如此也好,免得他到处去风流,家中的女子可是越来越多,小妹可都管不过来了。”
  
  赵宗兰埋怨着,似乎心中有怨气一般。
  
  高皇后闻言,抬袖掩面,笑道:“小妹还说这话,昔日是谁求着父王买了个青楼花魁送与他呢?”
  
  “嫂嫂,当时我是年少不知事,而今可是后悔不已。我家夫君呐,这辈子怕就是喜欢女子,到哪都忘不了往家带女子,去一趟泉州,还带了个胡人女子回来,这回又去了西北,不知道又会不会带个什么女子回来……还是皇兄这般的好,后宫佳丽无数,也不见皇兄起什么心思。”
  
  赵曙也笑道:“朕这里国事都忙不过来,哪里有这些心思……朕倒是羡慕道坚……哈哈……”
  
  “小妹啊,真要说起来,道坚还是疼爱你的,家中那么多女子,也不见别人有身孕,独独你都怀了第二胎了。”高滔滔似乎在开解赵宗兰,自己也一直在笑。
  
  “那是我管得严。”赵宗兰如此接了一句,做了个恶人模样。
  
  赵曙反倒批评起了妹妹:“你这样可不好,善妒是不对的,大妇便该有大妇的样子。”
  
  “嗯,我知晓了。”赵宗兰接受了批评,也是她压根就没有做什么善妒的事情。
  
  这顿饭,吃得赵宗兰难受不已,事情她都懂,所以她谨小慎微,所以她不仅自污,还往甘奇身上泼污水,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一家人,陡然间隔了肚皮,生出了嫌隙,再也不似当场那般单纯无间。
  
  也不知为何,吃完这顿饭,赵曙心情都好上了不少,待得赵宗兰走了后,赵曙还问高滔滔:“近来汴梁城声名鹊起的花魁都有谁啊?”
  
  高滔滔想了一想,答道:“樊楼云锦儿,都说她是汴梁第一花魁大家。”
  
  “你说,此番道坚立功,朕把这个云锦儿赏赐给他,如何?”赵曙是真起了心思,甘奇喜欢女子,赏赐给他汴梁第一花魁大家,还有什么比这更合适的?
  
  高滔滔连连摇头:“陛下,可别给小妹添麻烦了,她家里女子一大堆,不是花魁大家,就是名满京华的名伶,还来一个花魁大家,小妹还过不过日子了?”
  
  赵曙没有再说话,心中决定了,就这么办。将军打了胜仗,回来皇帝赏赐了一个京城最美最有才的姑娘,传说出去也是一桩喜笑佳话,所有人都会津津乐道,说不定还会传出一些不一样的故事版本,比如甘道坚要美人不要官职,甚至是甘奇与青楼花魁的美好爱情传说。
  
  关键是赵曙觉得甘奇也会满意,这就解决了赵曙自己的一个大难题。
  
  甘奇喜欢钱,喜欢女人。陡然间,赵曙心中发酵出来的一点点想法也去了不少,圣贤子弟,文坛大家,治学大儒,钱财与美人,这些东西终归与狼子野心扯不上什么关系。
  
  谨小慎微的赵宗兰从皇宫出去之后,第一时间竟是去了汝南郡王府,去找赵宗汉。只因为赵宗兰心中还是不安,她想找赵宗汉帮帮忙。
  
  赵宗汉听得赵宗兰娓娓道来,气得大骂:“一帮老货,正事不干,只会绕唇鼓舌,搬弄是否。小妹,走,跟我进宫,我非要与皇兄好好说一说,道坚这般的人,岂能如此去疑?这事情若是传到道坚耳中……”
  
  赵宗兰连忙拉住赵宗汉:“不可不可,这般事情只能往后有机会旁敲侧击,兄长若是此时去寻皇兄说,那小妹头前在宫中说的那些话语都前功尽弃了。兄长还是以后寻机会说上几句即可,切莫把今日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赵宗汉气呼呼落座,知道小妹说得有理,这种事情只能旁敲侧击去影响,不能真的直白去说,口中又骂:“老而不死是为贼,富弼文彦博,两个老贼,祸国之贼。我得想办法寻一寻他们的晦气,不然心中这口恶气没处出,只待道坚回来,再要他们好看。小妹,你先回去,这事你不用管了,有我呢。道坚与我何等亲密,岂容他被人如此构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