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四海

第五百六十七章 四海

甘奇去见了皇帝,钱庄是纯商业行为,甘奇找皇帝,其实不是要把钱庄之事说得如何通透,就是来告诉皇帝,甘相公要带陛下您赚钱发财。
  
  赵顼显然不懂这些,不过他知道如今内库里这般钱粮这般充裕,就是靠的甘奇彩票分红,这是昔日仁宗皇帝与甘奇做的生意,有这个前车之鉴,赵顼只问一件事:“那朕需要出多少钱?每年能分到多少钱?”
  
  甘奇此时给不出详细的答案,却答道:“陛下内库出二十万贯,每年分红至少在二十万贯。三司衙门里若是投入五十万贯,每年也至少能分五十万贯。”
  
  这个投资回报比例,高得吓人,但是皇家与三司这两个股东是必须要拉进来的,这很重要,将来朝廷的生意,就靠这点关系了。朝廷的汇兑生意可是大数目,不说以后,就说现在,每年七千万贯的汇兑,其中的手续费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也是七十万贯之多。
  
  而且汇兑还是反复进行的,意思是每一笔钱会被反复汇兑很多次,也就是说七千万贯并非只汇兑一次,而是会被分成无数个小数额,每个小数额都会汇兑很多次,这其中的手续费就会高的惊人。
  
  而且以后借钱给朝廷,也就是钱庄借钱给三司,这也是一门大生意。
  
  所以甘奇开出了这么高的投资回报比例。
  
  赵顼对于甘奇的这个投资回报比例丝毫都没有怀疑,只是笑道:“这门生意好,朕支持你,皇家内库出五十万贯,三司出一百万贯。如何?”
  
  甘奇连连摇头:“陛下,不必这么多。若是有二次募股,陛下可以再投。”
  
  第一期总股本才五百万贯,甘奇还得分给许多大商户,而且甘奇自己还要保证控股的权力,也是利益的大头,自然不会要皇家与朝廷太多钱。
  
  赵顼还有些失望之感,这么赚钱的生意,却不能大赚特赚,自然失望,便道:“好,那若是二次募股,朕一定多投。”
  
  赵顼如今这底气,也是因为他私人能动的钱越来越多了,再也不用像以前仁宗那样扣扣索索的,还得是甘奇的彩票盈利能力太强。
  
  皇帝这边谈妥了,那一切就都谈妥了。
  
  甘奇直接到了三司衙门里,商税监已经把汴梁城几十家大商户都召来开会了。
  
  如今这商税监的威势也越来越大,派税丁到处去通知即可,甘奇甘相公有大事相商,各处的东家掌柜,早早汇聚一堂。
  
  甘奇从皇宫出来之后,直奔三司正堂,里面黑压压坐了一百多人。
  
  见得甘奇走进正堂,所有人都起身与甘奇见礼,不少熟悉面孔,比如潘家酒楼的潘国,这人受过甘相公的毒打,而今最是老实,连续几年获得商税监颁发的“汴梁城诚信商户”的大奖,这个奖项还是甘奇从商税监离开时设立的。
  
  还没有等甘奇开口,潘国第一个站起来开口:“甘相公但请吩咐就是,借钱还是什么的?只管开口!”
  
  甘奇还真找他借过钱,就是昔日去辽国搞金融战争的时候,甘奇在汴梁城各家商户借了一百多万贯,潘国就借了三万贯。不过早已连本带利还回去了,诚信如此,再借自然不难。
  
  甘奇眯着眼笑,还左右拱手:“此番不借钱,本相有门生意要邀请大家入伙,一起发财。”
  
  “甘相公要做生意?哪门生意?”有人问道。
  
  潘国立马接话:“甘相公要做的生意,那自然是最赚钱的生意,管他哪门生意,肯定赚钱,我潘国第一个支持,我潘国入个本钱。”
  
  甘奇对潘国投去赞赏的眼神,表示欣慰。看来要想人老实,就得让他接受社会的毒打,潘国就是例子,正儿八经接受过毒打的人。
  
  “本相欲开一个汇兑天下的钱庄,股本五百万贯,初步准备让汇兑通行所有的州府,以后还要下县以及大的镇子。此时是朝廷支持的事情,官家以皇家的名义入股了二十万贯,朝廷以三司的名义入股了五十万贯。本相这里,准备以几个产业的名义入股三百万贯,还剩下一百三十万贯的空额,便是邀请诸位出股本,以出钱多寡为分账的凭据。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
  
  甘奇也不藏着掖着,一次性把事情都说明白,皇帝与朝廷都入股的生意,甘奇自己还出了大头,这事情本身就已经极具说服力了。
  
  潘国自然是第一个发表意见的:“相公,小人潘国,愿认领八万贯!”
  
  潘国这么热情,其实也不难理解,受了毒打,自然得乖。其实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得罪过甘奇,而今甘奇掌权了,就要努力把这个关系修复好。昔日借钱,他慷慨解囊,今日募款,他也要做最支持的那个人。
  
  有时候坏事就是这么变成好事的,这才是真正聪明的生意人。
  
  “好,潘掌柜放心,本相一定带你赚钱,不会让你这股本打了水漂。本相还在这里与大家说一事,往后每年,这钱庄的账目都会公示出来,事无巨细,皆公示。那慈善基金会想来诸位是了解的,已然公示了好几年,从未出过差子。”
  
  甘奇是想得远的,想要这钱庄真的发展成为一个巨无霸,真的能汇兑全国,钱庄的存折真的能同行天下发展成货币一样的东西,那就得从根子里确保信誉度。只有所有人都信得过,那才能保证发行出来的东西具备信用。
  
  不论是存折也好,交子也罢,亦或者银票,甚至是纸币,这些东西原理上都是一回事,保持信誉,才是根本。
  
  能不能真正吸纳到巨量的储户,信誉也是根本。只要真正有了储户,这个钱庄才能起到作用,甚至可以贷大量的钱款给朝廷。
  
  潘国此时还真心高兴起来了,起初他还有一点花钱消灾的意思,听得甘奇这么讲,竖起大拇指:“甘相公仁义!这世间的生意人,能做到甘相公这般的,没有了。我潘国出十万贯,回家砸锅卖铁,也要把钱凑出来!”
  
  “好,潘掌柜仁义无双,来人,立契约,本相私人印鉴,亲自签字画押,大拇指也摁上去,必不食言。”甘奇大声赞赏着潘国,还道:“办完手续,本相请你吃酒,不醉不归,就去潘家酒楼吃酒。”
  
  投资这种事情,如潘国这般的,他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能不能赚钱。但是总有人会考虑赚钱与否的事情,这不比借钱,甘奇借钱,那是有借有还的,做生意万一亏本了怎么办?
  
  樊楼今日来的东家名叫吴东,祖上也是开国的重臣,他开口问了一语:“相公,汇兑之事,不知利润几何?”
  
  甘奇认认真真回答:“汇兑之事,利润在于汇税,若是真能汇兑天下,哪怕汇税百中取一,其利润也难以计数。打个比方,吴掌柜有一笔钱,一万贯,要付给山西的酒商,酒商在山西兑现,这笔钱钱庄就收了一百贯,那这酒商又要拿这笔钱付给河北的粮商,粮商在河北兑现,就又要交一百贯,这粮商若是想在汴梁拿一万贯买个宅子,这钱就又到了汴梁兑现,钱庄又得一百贯。这就是汇兑天下的利润所在。你说总共就一万贯钱在钱庄里转来转去,也兑来兑去,你说钱庄能得多少汇兑之税啊?”
  
  吴东闻言一愣,他还真没有想到这般关节,汇兑之法,看起来吃力不讨好,赚的是把钱运来运去的辛苦费,其实不然,远远不是这么回事。
  
  甘奇还接着说道:“若是钱庄里的钱有多,再贷款给商户或者百姓,甚至贷款给朝廷,赚取其中的利息,那比汇兑之税还要赚得多。”
  
  吴东还在消化甘奇上一个问题,忽然有听得甘奇这么说,答道:“贷款之事,九出十三归,自是暴利。”
  
  “非也,钱庄放贷,就是为了百姓生计,不去借那九出十三归的高利。钱庄放贷,必然低息,远远低于九出十三归。”
  
  吴东又想不明白了:“那……那还怎么赚钱?这利润岂能比得上汇兑?”
  
  甘奇笑着答道:“吴掌柜应该多想一想,汇兑之时,一笔钱可以汇兑无数次,难道贷款就不能如此了吗?一笔钱借贷多次?”
  
  “这怎么可能,借出去的钱,就是别人拿去花的,他拿去花了,钱庄怎么能又再借给别人?”吴东不解其中之意。
  
  不仅吴东不懂,满场皆是茫然的脸。
  
  这自然得甘奇来解答了:“好比如,潘掌柜今年要急着酿酒,从钱庄借去一万贯,他拿着这一万贯钱,又要付给山西的酒商,那他又要汇兑,又把这一万贯存进了钱庄,那这一万贯钱,是不是又可以借给吴掌柜?只要让钱在钱庄内部运转,这钱想借出去多少次,便可借出去多少次。”
  
  甘奇还有一话未说,那就是真正的大客户朝廷了,比如朝廷要找钱庄借一千万贯,并不需要钱庄真的有一千万贯。因为朝廷不会把钱真的都取出去,还得到处汇款,到处存取。钱庄只需要给朝廷一个一千万贯的存折即可,甚至只需要给朝廷一个额度的记账就行了。
  
  只要保证真正各地取现的时候取得出来,那就可以了。而且真正花钱,要取现的时候,往往也是小额度的取款,比如发俸禄,一个官员取个百十贯,不会真的一次性要提现一千万贯。只要能满足各种小笔取现,钱庄想借出多少,就能借得出多少。
  
  当然,坏账是要控制的事情,不过朝廷可不会出现坏账,这一点是肯定的,还有一点就是存款准备金的规模控制一定要安全。
  
  若是真的能让绝大多数的商业活动都通过钱庄,那钱庄各种资金运作活动的成本就可以降低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这就是银行的基本模式。
  
  吴东在皱眉沉思,消化着甘奇说的这些道理。
  
  潘国其实没有听太明白,他站起来拍着胸脯说道:“甘相公说能赚钱,那一定就能赚钱,我潘国十万贯,一口唾沫一个钉,来,定契约,签字画押!”
  
  甘奇笑着:“一共一百三十万贯的股本啊,先到先得,潘掌柜领了十万贯,还剩下一百二十万贯。潘掌柜占钱庄股本的百分之二,不多不少,来人,契约写妥了,事无巨细都写明白。”
  
  吴东还没有彻底回过神,但是他有一种预感,觉得这生意可能真要发财,开口说道:“那,那我也出十万贯。”
  
  “好!”甘奇挥着大手,刀笔吏们下笔如神,这入股契约甘奇准备的模本,用最好的纸张,用最好的笔墨,用最好的字迹,写得清清楚楚。
  
  “那我们遇仙楼也入一股,五万贯即可,百分之一的股本。”
  
  “任店领百分之一,也出五万贯。”
  
  此时从门口匆匆奔进来一个人,进门便是大喊:“相公,我刚从燕云回来呢,到处找您,原来您在三司衙门里,听人说相公要做大事,真正抽签,我陈家岂能不出钱?我陈翰领十万贯,全部身家了。”
  
  甘奇转头一看,陈翰回来了,回来得倒是及时,他都不明白甘奇在干啥,进门就出十万贯。
  
  甘奇笑哈哈招手:“近前来。”
  
  陈翰风尘仆仆,到得近前:“相公,刚好今日下官也该到三司报备上任,一并做了就是。”
  
  陈翰调入京了,度支判官,给王安石当副手的副手。这个副手的副手可不好当,如今王安石在三司里也是大动作,所有官员都开始培训阿拉伯数字账目之法,陈翰有得学。
  
  有了阿拉伯数字的加减乘除,再配合上算盘这种神器,才能真正把一个汇兑天下的钱庄给弄起来,不然汉字账目就太过繁琐了。不过说来说去,也还是得佩服老祖宗发明的算盘,这玩意才是真正的神器。
  
  甘奇也不说生意的事情,只道:“你这十万贯给你记下,你立个契约。身家皆在此,保准你不亏。子瞻子由呢?他们回了吗?”
  
  “下官先出发的,下官不是主官,说回来就回来了,二位苏兄都是主官,怕还要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入京。”陈翰答着。
  
  甘奇点着头,也盼着他自己这一党的人赶紧入京,要打仗,就得有人冲锋陷阵,真正要改革朝廷,必须要有自己人做事,否则都是司马光那一类的保守派,甘奇怕是也难以招架。
  
  甘奇有对着满场众人说道:“但凡签了契约的,都还有一事要做。”
  
  “还请相公示下。”潘国问着。
  
  “每一家商户,都派二十个账房来,账房学徒也行,派到三司来培训两个月,到时候都派驻到各地钱庄去。”甘奇这一手,当真高明,一来是人手不够用,能算账的人,在这个时代也是稀缺物种。又要读书认字,又要能计能算。
  
  这个时代,读书认字的想十年寒窗去当官,能安安心心当账房的,本就不多。读书人成了账房,十有**是生活所迫。或者是商户们自己专门培养的。
  
  还有一点就是甘奇在表达自己完全的坦荡荡,每一家都出人来管事干活,这就完全大公无私了。甘相公是真要做生意,可不是坑钱。
  
  “相公,小人出三万。”
  
  “小人出五万。”
  
  “城北刘家,认十五万贯。”
  
  甘奇摆手:“十五万贯太多了,给你七万吧,否则都不够分的。”
  
  陈翰见得群情激动的场面,还不明所以问道:“相公,这是做什么大事呢?”
  
  甘奇也笑:“你十万贯都出了,你还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
  
  陈翰挠挠头:“做慈善?”
  
  甘奇笑着,也不答,这陈翰真是堪用,做慈善他也愿意把身家都拿出来了。这是一条道走到黑的意思。甘奇表示很满意,这陈翰还真是自己人了。
  
  陈翰,有做银行行长的潜质,保准把甘奇这点钱看得死死的。
  
  见得甘奇不答,陈翰又道:“还真是做慈善啊?回家得好好与我父亲说一说,这十万贯钱,怎么也得弄出来才行。”
  
  契约一份一份在写,甘奇起身,说道:“诸位,明日里把钱送到三司衙门来,交给王介甫,到时候我家那宅子会变成钱庄,以后账目往来,生意往来,汇兑往来,皆往那里去办。”
  
  众人点着头,王介甫是谁,众人是知晓的,新上任的参知政事,三司的主官。这笔钱交到他手里,越发稳妥了。
  
  陈翰却问:“相公,那往后您住哪呢?”
  
  “已经在内城寻到宅子了,换一个大点的宅子。”甘奇想换个宅子的事情,拖了许久,终于成了。以前那宅子,还是甘奇没当官的时候就买了的,如今是真不够用了。
  
  甘奇又道:“诸位,还有一事你们得帮忙到处说一说,那就是任何人都可以把钱存进钱庄里,存进来的钱,皆有利息,年利百分之二。也就是说一百贯钱存在钱庄,一年后可得一百零二贯。望诸位周知汴梁,周知汴梁!”
  
  生意开始了,面前这些大商户就是第一对象,虽然是让他们周知汴梁,其实更是让他们周知自己。
  
  年利率看起来不高,但是对于这些大户来说,那就高了,一万贯一年不动,赚两百贯。这些人以前赚了钱,都得在家中挖个大地窖,锁了又锁,锁了还长铜锈。而今不一样了,存一万贯,一年白给你二十亩地。
  
  放在普通百姓家,存十贯,一年也得二百钱,二百钱虽然不多,置办几个小家具也不在话下。
  
  储蓄,就是这么来的,越多越好,越多越发财。
  
  “得嘞,相公放心,我潘国先存个一万贯试一试。”潘国是真的努力。刚才还说砸锅卖铁弄个十万贯,此时又能多一万贯来存了。
  
  努力也得有回报不是,甘奇回报来了:“诸位先不要走,签好契约,都去潘家酒楼,本相做东,不醉不归。”
  
  “那哪能让相公做东,我潘国做东。”
  
  “别,下次潘掌柜再邀,本相必到,此番本相做东。”甘奇给了潘国一个更大的面子。
  
  潘国大喜,连忙作礼:“那小人就不与相公争了,下次小人备上一桌山珍海味,到时候再请相公赴宴。”
  
  “好,如此说定。”甘奇笑着,还拍着潘国的肩膀。大概是一笑泯恩仇了,社会毒打的那一节,从此揭过。
  
  “相公,那这钱庄取个什么名字呢?”潘国问了一语,他敢如此随意发问,就代表了他知道两人关系亲近了。
  
  “嗯……四海吧,商通四海,便是四海钱庄。”甘奇本想说九州的,忽然一想,九州不是天下,若是以后能在海外也看到这个钱庄的身影,那就有趣了。
  
  “好,相公之才,冠绝天下,取个名字都如此文雅,佩服佩服。”潘国竖着大拇指,这句马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