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七十章 一千二百斤的小炮

第五百七十章 一千二百斤的小炮

御史台扩充之事,上有皇帝点头,下有司马光等一众御史言官忧国忧民,还有甘奇甘相公鼎力支持,此事在朝堂之上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显然还有许多官员没有理解到此事的深浅,给御史台加点人手,再派一些御史去各地监察,表面上看起来,倒也没觉得是个多大的事情,反倒像是一个过场,不过就是多一个不管事的官员到地方而已,多给间办公室的事情。
  
  甘奇看着自己的计划稳步推行,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倒也不假,就是在地方衙门里多一间办公室而已。不过,过段时间,甘奇要让各地州府都多一个衙门,衙门里进出的差吏动辄上百,专门做监察调查的事情。
  
  这个衙门叫作什么?纪委?监察院?反贪局?廉政公署?还是就叫御史台?
  
  不过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得给御史台拨一笔大钱,养人与办公的钱,兴许还要拨付购买房子或者租赁房子的钱。
  
  这又是一笔大钱。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当了宰相,每天都要花钱。
  
  得想点办法为朝廷弄钱,甘奇坐在自己的班房里,抠着头皮,商税如今稳步推行之中,主要的大州府城池都已经按照新商税法来收商税了,但是问题也有,还很大,因为很多地方连发票都印不好,收税的力度也欠缺,这事情一时半会是难以解决的,还得靠时间来慢慢磨。
  
  要不,御史台第一个任务,就让他们监察各地州府城池商税实施?人派下去了,总要先有个差事,不能无所事事。
  
  想到这里,甘奇又派人把司马光召来交代了一番,司马光欣然领命,这御史台有真正的活干了。
  
  御史台愿意如此配合甘奇,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当官,谁不想手中有点权力?哪怕是这些清流御史,难道他们真的就愿意每天这么打嘴炮度日?
  
  人性如此,真正有了一点权力,对于那些御史而言,其实都是皆大欢喜的,一个个高高兴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御史台本就能抓人,有大牢,还兼有部分审判的权力,但是御史台的大牢里,经常是空空荡荡的,在这大宋朝,想真正抓一个官员下狱,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如今这御史台,算是生意上门了,想来大多数御史们都想看到大牢里能装几个人。
  
  甘奇显然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也早就知道了御史台会很好用。
  
  弄钱,弄钱,弄钱,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弄到钱?
  
  甘奇想来想去,如何弄钱快?他妈的还是抢比较快,还得抢大户。
  
  得打仗,抢劫的对象,要么就是辽人,要么就是党项人。还真别说,辽人一百多年下来,底子是很厚的,关外的城池里,契丹贵族多如牛毛,必然能发财。党项人穷,但是党项人的贵重物品可不少,因为他们连接西域,各种金银玉器件比大宋这种缺金少银的地方多得多,真要打进了兴庆府,那也能发财。
  
  甘奇抠着头,往枢密院而去。
  
  狄咏如今掌控万胜军,甘奇得发公文去问问,怎么还没有打起来?
  
  从枢密院出来,甘奇直接就打马出城了,到城外去找沈括。
  
  京畿禁军如今裁撤了十几万,军营里空空荡荡的,多出了无数的地方,沈括带着两三百好匠人如今占了几百亩的地方。
  
  甘奇打马直入沈括的地盘,找到沈括的时候,几乎都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面色又黑又黄的人是沈括,还穿着一身麻布衣服,浑身上下脏兮兮的。
  
  甘奇开口问道:“村中,你好歹也是七品的官,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沈括还咧嘴一笑:“相公见笑了。”
  
  “炮呢?”甘奇问道。
  
  沈括往旁边一个大土堆一指,说道:“相公,炮在这里面,造的第八门了。”
  
  甘奇看着大土堆,反应过来了,这是浇铸的大模具,铁水灌到模具里,然后冷却,再把模具打开,铁疙瘩就在里面了。
  
  甘奇又问:“另外七门呢?”
  
  “相公,前面的都失败了,给熔了,也不知这门成不成,若是不成,也熔了再造。”沈括答道。
  
  “敲开看看。”甘奇有些急不可待,只要一想到打仗,就想到炮,没有这玩意,甘奇实在舍不得让人命去堆城墙。
  
  “正要开范呢,相公来得是时候,昨天浇的。”沈括一边说着,一边指挥工匠们去敲模具。这模具都是一次性的,模具在这个时代叫作“范”,模范之意。这个范的原材料其实也不复杂,主要是洗砂与泥土。
  
  但是“范”的调制才是技术,里面会加入木炭或者煤粉,用少量的水来调制塑形,甚至还会加入植物油。这就是核心技术了,得不断试验。
  
  为了保证每一门炮制作出来的规格相同,还会制作木头模具来对铸模定型,这一套工艺,沈括是门清的。
  
  工匠们拿着榔头敲打着土堆,不得片刻,里面的炮就慢慢显露身形了,灰中带白,看起来没有金属的光泽,表面上也不光洁,反而看得出其中的凹凸不平,有磨砂感。
  
  工匠们小心翼翼地清理着火炮的表面,也慢慢掏着炮管里面的东西。
  
  铁疙瘩终于现出的全身,一根笔直的大炮管,圆圆的屁股,后段较粗,前段较薄。
  
  工匠们开始用绳子穿着炮声,拿木棍来抬。
  
  甘奇问道:“多重?”
  
  “一千二百斤。”沈括眼神一直在炮上,随口在答。
  
  甘奇啧啧两声,说道:“小了。”
  
  沈括转头看向甘奇:“相公,一千二百斤啊,还小了?”
  
  “先试试再说,还得往大里造,至少两千斤,三千斤也行。”甘奇是见过世面的,两千斤才一吨左右,三千斤也才一点五吨。要能轰得开城门,能把城墙给轰塌,就必须往大里造。明朝的红夷大炮就能达到三千斤了。
  
  对于甘奇来说,再大点都行,四千斤都不嫌大。
  
  “相公,就怕太大太重,难以行军。”沈括有担忧。
  
  “这你别管,只要你造得出来,我就能带着他行军,人推马拉,怎么也运得到前线去。”甘奇哪管那些,一两吨的东西,算不得什么。哪怕是爬雪山过草地、把马拉死也无妨。
  
  十几个匠人把大炮扛到了一个木架子之上,此时甘奇与沈括才上前观瞧,甘奇是随便看看,沈括却是围着大炮转着圈看,甚至还趴在地上看,把手伸进炮管里摸来摸去,还把火折子扔进炮管里仔细观瞧。
  
  看了许久,沈括才爬起来说道:“相公,这门好,周身皆无瑕疵,炮膛里也无瑕疵,这是一门好炮。”
  
  甘奇急切不已,说道:“开一炮。”
  
  沈括连忙大喊:“快,快去把我前几日配的药取来,把那铸好的铁球也搬过来。”
  
  片刻之后搬来一个大木桶,里面黑漆漆的粉末,沈括极其熟练,粉末往里到了不少,铁球再塞进去,又在点火处塞了一个火捻子,就是这么简单。
  
  “往这边搬,对准那边没人的地方。”沈括不断指挥,他好似比甘奇还着急。
  
  “火把,火把取来。”
  
  火把快速取来,却见甘奇忽然走近:“火把给我,我来。”
  
  沈括还劝了一句:“相公,还是下官来吧,这炮动静极大,惊了相公可不好。”
  
  甘奇摆手:“吓不着我。”
  
  沈括唯有把火把给甘奇,却是一脸担忧,怕那一声巨响把甘奇给吓坏了。
  
  甘奇面不改色,用火把点燃火捻子,退后好几步,沈括竟然拿了一个大木盾站在甘奇面前,还是科学家严谨,这新造的炮,万一炸膛了可不得了,得把甘相公护着。
  
  “轰隆!”
  
  巨响一声,白烟漫天。甘奇倒是没吓到,却把甘奇与一众护卫的马吓得四蹄乱踢。
  
  甘奇连忙放目远眺,隐隐约约看到了前方远处泥土飞扬而起。问道:“多远?”
  
  “七八百步。”沈括答着。
  
  “去看看。”甘奇几步翻身上马,拍着马脖子安抚几番,打马往前。
  
  到得落点,一个凹陷的大坑,不见弹丸,又往前方走得不远,又有一个小一点的坑,也不见弹丸,还往前走,还有坑……
  
  炮弹落地,还弹跳了好几番,砸了一连串的坑。
  
  “可以,药的威力不差。”甘奇总结了一句。
  
  “都是按照相公的配方来制的,还得细细琢磨,稍稍添减,必能再加一些威力。”沈括答着。
  
  “这般一千二百斤的炮,一个月能造多少门?”甘奇问着。
  
  “以现在的人手,若是铁料足够,一个月应当能造十门。”沈括答道。
  
  “这小炮一个月只能造十门?”
  
  “相公,这可不是小炮,这般大炮,世间唯一了。以前的虎蹲炮,一门才四五十斤呢。”沈括接受不了甘奇“小”这个形容词。
  
  甘奇不纠结大小的事情,说道:“看来还是人力物力不够,归根结底是钱不够。两个月,一百门,配足够五千发的火药与弹丸。要多少钱?”
  
  “相公,一百门炮,光是铁料就要十二万斤,五千个弹丸还不算,一斤好铁就要一百多钱,火药配置花费也大。再加上人手工钱,只怕要二十万贯左右。”沈括说出这个数字,心都虚了,他虽然当官,但也没怎么见过世面,二十万贯钱对他来说,多到不可想象。好在这里是汴梁,天下货物集中之地,只要有钱,原材料还是不会太缺乏的,大不了今年汴梁城再也买不到炮仗可以放了。
  
  “二十万贯,行,明天给你运来。这种炮,你先铸一百门用着。之后就别造了,我要两千斤以上的。”甘奇心中,打仗比什么都重要,这炮他还是看不上,但是先凑合用,五千发,总能轰塌几座城池的城墙与城门了。
  
  “相公可是当真?”沈括有些吃惊,说话间他就有了二十万贯?这是什么家庭条件?
  
  “当真,两月内,我要见到一百门炮。”甘奇严肃说道。
  
  “那下官一定竭尽全力办好差事。”
  
  甘奇忽然皱了眉头,又严肃说道:“我还得与你说一事。”
  
  “相公示下。”
  
  “明日,这里会来一万禁军,从今往后,这个地方,不准任何人随意出入,但凡到这里来做事的匠人,工钱都可以加倍支付,但是有一条,得把家眷都迁移到军营里来住,重新制作户籍文书登记造册。你可明白其中的道理?”
  
  甘奇永远少不了谨慎,这种战争利器,必然要严格管控,连参与制造的人,都要严格管控起来,户籍名册,甚至家庭情况,族人亲戚都要登记在册,方便查验与监督。
  
  少了一人,都要调查,哪里去了?死了?死在哪,埋在哪,何人作证。外人进出,皆要严查,这都是那一万禁军要做的事情。
  
  沈括闻言,立马明白了其中之意,点头答道:“还是相公想得周全。”
  
  “我还会派两千军汉来给你打下手,操炮之时,你得带着他们。”甘奇又道。
  
  “相公这是……”
  
  “你教会他们如何操炮发射,甚至还要多多试验,弄出一个药量与射程的章程出来,我得靠着他们上阵打仗。”
  
  “哦,下官明白,下官明白。”沈括头前,心思显然不在这里,如今甘奇的心思,那就是一门心思打仗。
  
  交代完之后,甘奇迅速回到枢密院,召来前皇城司押官李明,带领一万人马管控火炮厂的事情,就交给李明了,虎符印鉴文书,甘奇都亲自去做。
  
  其中之事,甘奇也与李明密谈交代。这个火炮厂将来只会越来越大,甚至会成为一个生产基地,其中的人员管理,乃是重中之重,李明身上的任务也就更重。火炮火药,绝对不能泄露外传。
  
  甘奇与李明密谈到天都黑了,才把事情完全交代清楚。
  
  李明显然也升官了,五品定远将军,京畿禁军后厢都指挥使。李明在皇城司的时候,本是从六品的押官,如今成了五品的武官,五品基本就是大宋朝一般武官的天花板。
  
  与甘奇交好,死心塌地跟随甘奇,算是李明人生做得最成功的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