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必不长久、必不长久

第五百七十六章 必不长久、必不长久

战场之上,蚊蝇比人多,腥臭弥漫,哪怕是人在运动之后大口呼吸几番,都忍不住恶心呕吐。
  
  但是这些小问题,永远也阻挡不了掌权之人对于胜利的追求。耶律洪基如此,甘奇也是如此。
  
  辽人的骑兵上来了,铁甲骑兵,皮室军中的最精锐,契丹人最后的倚仗。
  
  马蹄从斜坡直上,把一袋袋沙土直接扔在城墙之下,宋军与辽军在这一刻,已然近在咫尺。
  
  城头上的长枪不断捅刺着马匹上的辽军,空中的羽箭在空中击落了无数蚊蝇之后,最终射在铁甲之上,多是叮当作响,若是巨弩而出,也会射个人仰马翻。
  
  高度太低了,所以宋军士卒抱起石块之后,常常会高高举起,如此才能保证砸下去的石头威力十足,却也常常被辽军的弩箭射中。
  
  铁甲,是人命唯一的倚仗。
  
  火油倾泻,黑烟弥漫,格外呛人,却还有许多士卒偏偏就喜欢黑烟之中的呛人味道,因为至少在这黑烟之中再也闻不到那无比的腥臭。
  
  城楼很高,一个一个的射击口、瞭望口,巨大的弩炮就在甘奇身边,从甘奇看向战场的瞭望口射出去,军汉口中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用尽全身力气做所有的事情。
  
  甘奇在众多射击口来来去去,全身心关注着战场上的所有局势。
  
  大同这一战,一定不能败,这是甘奇最有优势的一战了,一旦大同陷落,再想靠着燕京城稳住阵脚,甘奇自己都没有信心,兵败如山倒,对于辽人如此,对于甘奇照样如此,一旦大同兵败,想在燕京城稳住局面,几乎是不现实的。
  
  双方都把全部主力投注在大同城,也就是说大同会决定燕云的历史走向,甘奇若败,能指望的不是燕京城,而是雁门关与巨马河。
  
  谁都不能接受这一战的失败,所以谁都在拼尽全力。
  
  “垒起来了垒起来了,相公,垒起来了!”
  
  激动的呼喊,正在提醒甘奇局势的变化,辽军对最后一段坡道的工程进度超乎了甘奇的预料,只在一刻之内,那沙石的高度就已经要接近垛口了。
  
  甘奇看得见局势,却在等,等辽人第一波骑兵完成任务后折返重新列阵冲锋,只待辽人一退,甘奇立马大喊:“降黄旗,降黄旗!”
  
  令兵的手,正在颤抖,拔刀砍下绳索,旗杆上的黄旗直接倒落下去。
  
  瞬间只听得鼓声噼里啪啦连成一片,接着呼喊大作。
  
  无数的宋军军汉从垛口之上往下跳去,长枪盾牌,接着就是拒马。
  
  冲啊,杀啊……
  
  远方高台,华盖之下,耶律洪基猛然站起,面色微变。
  
  旁边的耶律仁先也在大喊:“宋人冲出来了?宋人怎么会冲出来?”
  
  辽军的军事预案显然也经过了而是多天的酝酿,丝毫不比甘奇的简单,一样把所有的战场细节都考虑得清清楚楚。
  
  但是似乎他们并没有考虑到宋人会从斜坡上冲下来,宋人会放着高地不守,冲下低地来与辽军骑兵对垒?
  
  耶律乙辛立马说道:“无妨无妨,按照计划就是,第二波骑兵已然上去了,必然把宋人冲散。甘道坚这一手,不过是困兽之斗。”
  
  耶律洪基再也不落座,高高站着,注视着远方战场,骑兵冲上去了,在拒马面前人仰马翻,却又前仆后继往前去,许多战马高高跃起,一头冲进了宋军人堆里,白刃厮杀已起。
  
  “刺,往前刺,刺啊!”
  
  “地上的那一个,快扎死他。”
  
  威武军的都头,用尽全身力气在呼喊。
  
  “顶住,顶住,只要顶住,相公妙计便成。”
  
  “杀啊!”
  
  “不要退,不要退!把盾牌举起来。”
  
  “把马上的人抱下来!”
  
  “往前,往前,把拒马夺回来。”
  
  都头呼喊着,忽然声音戛然而止,一柄长枪捅破了他的面庞,人已直挺挺倒地,被无数人的脚步踩在地面。
  
  刚刚冲下来的宋军,片刻之后又被辽人骑兵冲击得连连再退。这非将士不效死,实乃人力有穷时。
  
  甘奇早已大急,所有的急切都写在脸上。
  
  “相公,下红旗吗?”身边有人在问。
  
  甘奇定了定心神:“不下红旗,未到时候,初一接阵,马速冲击之下,退是正常的,不得片刻,必能稳住。”
  
  甘奇说的话,其实不是内心的笃定,而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若是真的让辽军一波就冲上来了,开炮也来不及了,开炮也不是打的辽人前锋,炮口斜着的角度,射界不对,也打不到辽人的前锋,只能打到坡道之外一二百步。炮本来就不是用来打近处敌人的,哪怕炮口就在正对面,也打不到近处敌人。
  
  此时开炮效果也不会那么好,唯有等到场面僵持住了,敌我都进退两难的时候,等到辽人源源不断聚集在坡道之前进退两难的时候,才是真正开炮的时机。
  
  如此才可一举瓦解辽人向前的士气。
  
  此时的甘奇,唯有惴惴不安,只期盼战线能稳住。
  
  局势越发危险,辽人越来越前,已然就冲到了坡道底端,战线如何也稳不下来。
  
  急得甘奇踱步不止,口中大喊:“预备队,上一万人,往下冲,往下挤!”
  
  这是残忍的办法,就是让后面的人堵住前面的人,让前面的人无路可退,要么挤作一团,挤成沙丁鱼一般,要么往前去。哪怕是死了,倒在地上也是阻碍,也是拒马,人肉拒马。
  
  甘奇下达了这个命令,牙齿紧紧咬在一起,腮帮子上肌肉鼓胀,眼神中带着火焰。
  
  “得令。下紫旗,下紫旗。”
  
  堵住,堵住。甘奇口中没有呼喊出来,心中却已呼喊的无数次“堵住”。
  
  “死战,死战!”
  
  “弟兄们,效死就在今日了,为相公效死!!”
  
  队头如此喊,都头如此喊,军指挥使如此喊,营指挥使也如此喊。
  
  城墙上,坡道上,人与人紧密贴合,没有任何辗转之地,辽人的马,前仆后继往前来。
  
  狄咏一直注视着城楼侧面的青色大旗,那杆属于他的大旗,他紧张,他不想表露心中的紧张,却依旧汗如雨下。
  
  那杆旗,还是没有下达命令。
  
  满场两万铁甲骑士,皆在到处观瞧。
  
  “将军,相公是不是忘了给我们下令了?”
  
  “胡说,他娘的等着。”狄咏大骂着,双手不断滑动着枪杆,让沾染上去的汗水快快蒸发。
  
  辽人的马匹,开始剧烈追尾,如连环车祸现场一般。辽人也开始紧密贴合,前面挤,后面推,冲啊杀啊,喊个不停。
  
  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场代表了屈辱的战争,就是他们,把祖宗留下来一百多年的基业给葬送了,今日他们是哀兵,他们要把祖宗的基业再夺回来。他们要收复山河,如此才能有脸面对列宗列宗,还有无数燕云的契丹同胞等待他们去拯救。当然,此战胜利,肥沃的土地是皇帝陛下承诺的赏赐。
  
  而皇帝陛下,正在紧捏拳头,拳头也在空中不断挥舞,口中咬牙切齿:“冲上去,冲上去。”
  
  局势僵持住了,健马的速度惯性被止住了,就在那坡道一半的地方,在那泥泞不堪里,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了,唯有一个个死去的人,辽人与宋人,把泥泞染成红色。
  
  扩散的瞳孔里,最后看到的是一双又一双的脚板,一个又一个的马蹄铁。
  
  城楼的甘奇,口中喃喃自语:“再多一些,再密一些……”
  
  他在等着无穷无尽的辽人完全挤在一起,这就是宋军士卒冲下斜坡的意义所在。辽人上不了城墙,才是辽人崩溃的基础,火炮,是致命一击。
  
  怕就怕辽人真的冲上了城墙,士气大振,以为城破就在眼前,怕火炮也不足以削减辽人那一刻必胜的信心。
  
  火炮,并不是辽人从未见过的东西,虎蹲炮,突火枪,火蒺藜,火箭,辽人都见过,战场上的几声爆炸,也不会真的吓到辽人。
  
  如果甘奇想着只要火炮一开,辽人就会被巨响吓得瑟瑟发抖,那当真是痴人说梦了。
  
  所以甘奇才会这么用心良苦来使用自己的火炮,要真的让火炮带来足够的杀伤力,要让火炮一出,敌人阵型大乱。那就只能让辽人足够的紧密在一起。
  
  就如此时,所有的辽人都挤在了坡道之下,三四万骑兵,时机就到了。
  
  “下红旗,下红旗。”甘奇喊着,甚至跳脚大喊,不是甘奇不懂得要保持威严,是甘奇真的忍不住做出这种举动,他跳起来大喊,指着战场之下,呼喊得声嘶力竭,有些失态。就如这么久的压抑,在这一瞬间彻底释放。
  
  这里是野兽场,不是人待的地方。
  
  甘奇,就是那只最残忍最嗜血最恐怖的野兽。他甚至把自己的命也赌在了这里,他从没有想过一旦城破,他该往哪里跑。因为一旦真的城破了,能不能活只能交给老天,不是甘奇自己能再去决定的。辽人的骑兵,不比甘奇的骑兵差,辽人的马也不必甘奇的马差。
  
  “开炮,开炮!”
  
  空中巨响连连,黑白烟雾生气,带着硝烟的味道,用“硝烟”这个词来指代战场,其实是很晚才有的事情了,至少到明清,战场上才会真正弥漫硝烟,硝烟也才能代表战场。
  
  巨响冲破云霄,在高空来回激荡,耶律洪基抬头去看,微微有些失神。
  
  耶律乙辛却道:“陛下,无妨,宋人带了火器而已,惊马尚可,杀伤不足,只要稳住马匹即可。”
  
  控马对于契丹人而言,那都是再轻松不过的本事。
  
  只是耶律乙辛话音刚落,现实情况就有些不对劲了,即便是这么远,他依旧能清楚的看见前方的士卒,一列一列的倒地。
  
  实心弹丸,并不爆炸,但是它们会跳动翻滚,发射出去的弹丸,如同足球一般,带着强大的动能往前飞奔,在紧密的阵型之中击倒所有遇到的人与马,直到动能耗尽为止。
  
  耶律洪基指着前方,转头问道:“乙辛,这是……”
  
  耶律乙辛也答不上来,颇有些目瞪口呆。
  
  耶律仁先答上了话语:“这是虎蹲炮,大虎蹲炮。”
  
  “这得多大的虎蹲炮?宋人岂能造得出这么大的虎蹲炮?火药岂能有这么大的威力?”耶律洪基显然知道虎蹲炮是什么东西,他连连发问,喘息之声都大了起来。
  
  耶律乙辛已然不去管什么炮不炮的,他心中的急切不必任何人少,口中直道:“陛下,骑兵失速,必难上城,当派步卒往前去,步卒利于攀爬,无论如何也要冲上城头。”
  
  耶律乙辛连忙转头:“击鼓下令,步卒压上,冲上去,一定要冲上去,否则提头来见。”
  
  乱了,计划就在这一刻,乱了……
  
  从第一波骑兵没有快速上城的时候,计划必然就要乱了,除非鸣金收兵重新来过。但是事已至此,显然容不得在鸣金收兵重新来过了。
  
  垒出了斜坡,竟然没有快速上去城池,这是耶律洪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花费十数万人命垒出来的坡道,所有的一切都压在这个坡道上来,几乎就是孤注一掷了,没有上去?若是连坡道都上不去大同城,还能有什么破城之法?
  
  一轮火炮已出,炮手们忙碌非常,要清理炮膛,要重新装药与弹丸,还要稍微调整一下炮口的角度。
  
  “快,快点火!”
  
  炮击间隔其实并不漫长,甘奇却觉得度日如年一般的漫长,站在射击口处大喊着,也派领兵再去催促。
  
  第二轮火炮再起,一百个炙热的弹丸飞出,收割着一列一列的人命,铁甲在弹丸面前,如纸糊的一般,唯一能阻挡弹丸不断滚动的只有人与铁甲的重量。
  
  远处的耶律乙辛,听到第二轮炮击,口中只有一句话语:“此般利器,必不长久,必不长久,无妨,无妨……”
  
  耶律乙辛,安慰着自己,也安慰着皇帝,笃定与否不重要,只求上天眷顾。
  
  高空之中回荡的轰鸣,久久不散,来来去去。
  
  铁球极大在肉体之上,带来的碎裂如舂头捣蒜,惨烈无比。
  
  战场上军汉的恐惧已然在蔓延,无数人开始抬头四望,想看看这轰鸣到底从何而来。
  
  甘奇依旧在声嘶力竭大喊:“快开炮。”
  
  城楼高耸的旗帜,又下了一杆,又有一万后备军压了上去,哪怕压不上去,也奋力往上挤。
  
  坡道,是辽人花费了无数人命造出来的,也是辽人对于胜利唯一的心中寄托。这坡道,一定不能让辽人走上去。
  
  只要如此,辽人必败。所以,不论多大的代价,甘奇都舍得,也由不得他舍不得。人的铁血无情,都是逼出来的。
  
  耶律乙辛口中,还喃喃自语:“必不长久,必不长久,马上就会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