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耶律乙辛脑海中的选择题

第六百一十三章 耶律乙辛脑海中的选择题

        乌古鲁带着完颜劾里鉢在甘奇的大营里到处走到处看,这也是甘奇有意让乌古鲁如此为之,让这个女真首领见识一下大宋的威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看着大宋的军备之盛,看着大宋的各种先进事物,也听着乌古鲁给他说那些大宋的事情,自然会给完颜劾里鉢这个丛林里的人带来一种羡慕崇拜的感受。
  
      这种感受在甘奇那所谓汉与女真本是一脉的理论之下,更让完颜劾里鉢有一种狂热之感,这种狂热在心理学上有一个专属名词叫作“皈依者狂热”。
  
      解释起来就是在文化文明或者宗教之中,后皈依者比原先之人会更狂热许多。现实事例也很多,比如后世那些崇洋媚外之人,往往会比真正的老外更觉得“外国的月亮比自己国家的更圆”,这就是皈依者狂热的心态。
  
      这就是甘奇拿捏完颜劾里鉢的手段,其实这种手段是很好用的,在后世也被人用烂了。这种手段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首先得自己表现出一种大度宽容的心态,不把别人当做蛮夷看待,至少表面上不把别人当做蛮夷看待,要与别人平起平坐。
  
      在这个时代,能做到这种心态的,也唯有甘奇了,反而那些儒生天生就有一种文化上的优越感,对待这种茹毛饮血之人,从来都视作“蛮夷”。
  
      完颜劾里鉢走的时候,甘奇还亲自去送,又是一番热情有加,甚至又送了一些礼物给完颜劾里鉢,盐铁粮布之类,让完颜劾里鉢充分感受到了天朝上国的热情,也充分感受到了来自“亲戚”无微不至的关怀。
  
      这一幕,感激涕零的不只是完颜劾里鉢,还有跟在甘奇身边的乌古鲁,完颜劾里鉢走后,乌古鲁一直心情大好,在甘奇身边鞍前马后,看向甘奇的眼神更带着一股比以往更狂热的尊崇。
  
      完颜劾里鉢也是带着任务回去的,甘奇给的任务,封锁丛林边境,不许任何一个契丹人再次逃入丛林深处,但凡在丛林里碰到契丹人,一律截杀。
  
      完颜劾里鉢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就算没有甘奇吩咐,他也会做这件事。所以完颜劾里鉢不仅欣然接受了任务,还主动提出派五百女真勇士来帮助甘奇打仗。
  
      虽然完颜劾里鉢知道五百女真人并不能给甘奇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帮助,但是完颜劾里鉢心中所想,便是亲戚对他这么好,他也不能过于小气,也该回报一二,尽尽心意。
  
      亲戚之间,就得这么礼尚往来,更何况杀契丹人也是女真人报仇雪恨的追求。
  
      送走了完颜劾里鉢,甘奇开始动身往北。
  
      战局已然明朗稳定了,东路军围困了辽阳,西边狄咏也开始围困临潢府,该是甘奇动身的时候了,把指挥使前移到临潢府去。
  
      甘奇并不知道临潢府内发生的事情,甚至临潢府内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的皇帝已然死了,耶律乙辛严格封锁了他弑君的消息,让城内之人以为皇帝还在皇宫之内,而他自己便是全军总指挥。
  
      这种封锁显然长久不了,因为城内可不只是耶律乙辛与军汉,还有无数辽国大臣与贵族,皇帝一天两天不见人倒是无妨,若是长久都不见人,自然就瞒不住人了。
  
      为今之计也是无法,耶律乙辛唯有这么干。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立马登基的事情,但是生死存亡的大战就在眼前,此时做那篡夺之事,免不得城内要起大乱,这城内也容不得再起什么乱子了。
  
      先维持着再说,把宋人击溃了,什么都好说。若是不能把宋人击溃,那登基与否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耶律乙辛还是想议和,不是耶律乙辛幼稚,而是他作为一个老成持重之人的努力,不论如何,试一试总是要的。
  
      所以甘奇刚刚来到前线,耶律乙辛的使者已然就到了。
  
      对于甘奇而言,议和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此兴师动众,可不是来玩的,此战必须要把辽国彻底扫尽历史的车轮之下。
  
      所以面对使者,甘奇就说了一句话:“让耶律乙辛出来见本相!”
  
      使者无法,只得回城而去。
  
      城内,耶律乙辛也在头疼,使者回复之语,让他陷入了两难。
  
      左右还有军将劝耶律乙辛:“相公,万万不可出城,此必是宋狗奸计,甘奇如今知道我大辽城防皆仰赖相公,若是相公前去,宋狗必会杀了相公。”
  
      “是啊,相公,万万不可出城去见。”
  
      耶律乙辛皱着眉头,许久没有说话,在他所想,最好的结局无外乎答应甘奇的要求,再苟延残喘一番,先定北方丛林女真,再击草原各部,励精图治再聚大军而起。这是一条辽人崛起之路,昔日契丹祖先就是走这条路崛起的。
  
      毕竟此时的辽国,披甲之士依旧还有十万计,还有崛起的本钱。
  
      所以耶律乙辛心中是愿意见甘奇的,因为这是谈和的诚意所在。但是耶律乙辛也在担忧自己一去就回不来了。
  
      耶律乙辛思考了许久,口中轻声一语:“甘奇其人,乃是宋之状元出身,圣贤子弟,当不会行这般之事。”
  
      这话说出来,其实耶律乙辛自己也没有十足的底气。因为他也知道,如今辽国存亡,皆在他自己一人身上,因为皇帝已经死了。
  
      “相公,万万不可以身犯险啊,若是相公有失,我等……”
  
      耶律乙辛点着头,又道:“昔日我兵败之时,甘奇本可杀我,却又把我放回来了,想他应该不是那等人,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本就是汉人的规矩,当是不会如此。”
  
      此时耶律乙辛话语这么说着,与其是说他在说服旁人,不如说他是在说服自己。甘奇为人,他并不熟悉,但是他好像又有些熟悉,战场交过手,也听闻过甘奇许多的事情。
  
      按理说,一个儒家状元,大宋的名士大儒,文采绝顶之辈,还在战场上放过他,当不会行那等小人之事。
  
      “相公,我大辽安危,皆系相公一身,还请相公三思啊!”
  
      耶律乙辛又道:“之前,西夏求和之时,西夏太后与天子皆出,倒也不见甘奇趁机动手……”
  
      这话一出,左右倒是安静了一些,这句话倒是有些说服力。
  
      耶律乙辛接着说道:“我去见他,便是诚意所在,只要能容我契丹一隅之地,便有来日再起之日。想他甘奇也知,我契丹乃是镔铁之族,就算他甘奇军威再盛,就算他甘奇有利器在手,想要入我临潢府,我临潢府内二十万契丹人也不会束手就擒,必然拼到最后一人。他甘奇也当爱惜麾下士卒性命,他麾下拢共也不过十数万堪战之军,也不想一战折损太甚。所以这之间,也会还有些许回旋余地。只要我答应他甘奇提出来的条件,便还有我契丹未来崛起之希望。”
  
      “可是……可是……”
  
      耶律乙辛知道这“可是”是什么意思,便道:“无妨,甘奇又不知陛下已亡,便也不知全军上下皆系我一人。只要他不知此事,甘奇便更不可能杀我这个使者。”
  
      耶律乙辛仿佛说服了自己,这一刻心思坚定了许多。众人也不再多言,只是面露担忧。
  
      耶律乙辛决定出城去见甘奇了,立马事不宜迟,甚至连身边亲卫都不带,一人出城而去,也是知道就算带了亲卫也没有意义,若是甘奇真要动手,带多少亲卫也不过是送人头。
  
      军营大帐之中,耶律乙辛见到了甘奇,上前拱手见礼。
  
      甘奇也不意外,似乎猜到耶律乙辛一定会出来见自己,只是抬手请坐。
  
      耶律乙辛却并不立马落座,反而躬身再一礼:“多谢甘相公昔日放还之恩。”
  
      这句话是为了缓和情绪,倒也见效,甘奇笑着答了一语:“耶律相公老了不少啊!已然两鬓斑白。”
  
      耶律乙辛也笑了笑,方才落座说道:“家国沦丧,日日苦愁,岂能不老。”
  
      甘奇点着头,直入主题:“我倒是也不想日日在外征战不休,家中娇妻美妾几房,却还只有一双儿女,我早已想在家中逍遥度日了,今日你我便把这战事彻底了结了吧。”
  
      “在下正有此意。”耶律乙辛立马答道。
  
      “说来听听。”甘奇抬手。
  
      “我契丹愿世世代代尊奉大宋,去国号,裁军队,年年岁贡,只求一片故土耕作活口!”耶律乙辛起身再拜。
  
      甘奇点头沉默着,双眼盯着耶律乙辛在看。
  
      帐中军将几十却也盯着甘奇在看,都在等着甘奇最后的答复,在众多军将心中,家国大事,自然有甘相公一言而决,甘相公总能把这些事情的利弊想得清清楚楚,不必他们多操心。要战就提头去战,要和就打马归乡。
  
      耶律乙辛见得甘奇久久不语,连忙问道:“不知甘相公有何要求,但请说来,能应之事,在下绝无二话。”
  
      甘奇终于开口了,开口之前还先长叹一声:“唉……契丹大辽,如今唯有你一支独木了,破城与我而言不难,倒是这北地几百万契丹人如何处置却是个难题……”
  
      “甘相公可派官员到北地来,我等必尊宋官管制!城内皆是契丹之人,如今之局,在下实不愿看到他们一个个战死沙场,还请甘相公垂怜军将百姓之命。”耶律乙辛真的是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却也带出了一点点威胁之意,在告诉甘奇,契丹人定然会战到最后一滴血流干为止。
  
      这种威胁的话语,甘奇并非听不出来,也不是不知道。甘奇从来不小看中国土地上的任何一个民族,他也真的相信有很大一部分契丹人真的会死战。历史上连宋这种怂朝灭亡之时,都会有那么一大批投水报国的脊梁,何况契丹辽国?
  
      契丹人在历史上被金人灭国的时候,已然腐朽不堪,却也还有很大一批人真的战到了最后一滴血。
  
      炮可以打破城墙,但是这战争到最后,依旧还得用人命去拼。契丹可不是党项能比,一来党项人少契丹人多,二来契丹在勇武之上也要胜过党项,三来契丹在自尊这方面也不是党项能比,因为契丹也当过百十年的天朝上国。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甘奇说的这几百万契丹人,到底该怎么处置?这个问题很麻烦,不是战争胜利了,事情就解决了的,历史上有太多前车之鉴,灭一个民族之国,不是打败了就灭了,还得面对各种反扑,连续不断的揭竿而起。
  
      道理甘奇都明白,不过眼前第一步,还是得把辽国给灭了再说,所以甘奇眼神一张,狠厉之间问了一语:“契丹可愿意迁徙?”
  
      甘奇这是故技重施,要想把一个民族之国完全灭掉,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聚不到一起,然后再用两三代人的时间去同化。
  
      这才是釜底抽薪。
  
      耶律乙辛闻言,立马答道:“故土难离,甘相公,更何况几百万人,又能迁徙到哪里去呢?何处能容得下这么多契丹人?”
  
      “这你不用管,只问你契丹人可愿意迁徙?”甘奇如此答着。
  
      要是放在以往,还真没有地方容得下这么多契丹人。因为大宋的人口也到了极限,把契丹人打散了迁徙到大宋各地,这不现实,没有多余的土地来给他们耕种了。把契丹人迁徙到海外,更是不能做的事情,因为一个不好,这些海外的契丹人又会成了敌人。契丹人就得打散,容到汉人里。
  
      但是放在现在,甘奇反倒有地方安置这些契丹人,因为以前只有土地才能安置人口。如今不一样了,没有土地也可以安置人口,比如工厂,比如大规模的建设工地。
  
      不久的将来,工厂会在大宋如雨后春笋一般到处都有,要的就是大规模的劳动力,可不仅仅是纺织厂之类的生产,还有造船厂,一旦开海,造船业就会在沿海蓬勃而起,造船本身需求的人力巨大,甚至跟着汉人当水手出海……
  
      甘奇还要大规模投资基础建设,修建连通全国的驰道,修建各种水道沟渠,开山铺路,挖海造港,都是人力需求巨大,而且亡国的契丹人还“物美价廉”。
  
      几百万契丹人自然就能打散了安置在全国各地了,还都能让他们赚到一口饱腹的营生,不至于真的活不下去,似乎一劳永逸。
  
      耶律乙辛不知道甘奇的这些打算,也在皱眉沉思,他知道甘奇的担忧,担忧契丹人以后再有反复,所以才要让契丹人迁徙。但是几百万契丹人能迁徙到哪里去呢?
  
      耶律乙辛皱眉沉思,在盘算着甘奇心中到底作何打算。真要把几百万契丹人都迁出故土,那也要有地方安置不是,若是安置不善,没有地方能养活,甘奇岂不是自讨苦吃?几百万契丹人岂能不揭竿而起?
  
      这大宋朝,哪里还有地方安置得下几百万契丹人?之前党项人之事,就已经安置到河套去开荒种田了,而今还有哪里能放人?总不可能把宋人的土地拿来分给契丹人种吧?
  
      耶律乙辛想不通,又问:“甘相公当真要契丹人迁出故土?”
  
      甘奇认真点着头,盯着耶律乙辛在看。
  
      耶律乙辛知道,甘奇有一句话说得不假,破城不难。耶律乙辛知道这座临潢府城,十有八九会被打破,他来这里,就是想要那万一的回旋余地,他也不想真的在临潢府内战到最后一滴血。
  
      但是事情到得这一步,耶律乙辛脑子有些乱了,把契丹人都迁出故土?甘奇拿什么养?
  
      难道甘奇就没有想过不久的将来,中原大地到处是契丹人揭竿而起烽烟大作?
  
      揭竿而起烽烟大作?
  
      耶律乙辛陡然脑中一惊,从大帐门口北望了一眼视线尽头的临潢府,脑中好像迸发出了什么念头。
  
      是此时在这座城池里孤军奋死一搏?
  
      还是不久的将来裹挟几百万活不下去的契丹人肆虐中原奋死一搏?
  
      在耶律乙辛的脑海中,似乎陡然间有了一道选择题。
  
      (老祝为什么停更多日?因为差点猝死……被你们咒多了………………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