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行走的神明 > 第三十九章 当年情! 上

第三十九章 当年情! 上


  千里之外,青海湖海心山,一轮金光于碧空之下闪过。
  尚未到旅游高峰期,四下无人。刚刚落定身形的扶苏正欲释出手中一片轻羽,突然心脏某处传来一阵抽痛,遂坐到一颗大石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再缓缓呼出。
  如他所料,片刻后,那疼痛感渐渐消散。望着远处江南的方向,扶苏若有所思地微微皱了皱眉头。
  幻灵族秘境——飞羽洛溪,入口之处便位于海心山。扶苏手中飘出一根白色中隐约透着些微浅灰光芒的羽毛,围绕着羽毛的周边一层层的气浪波纹渐渐散开扩大,最后形成一个椭圆状,气浪向外流淌着亮白亮灰银灰交织的光芒,就像有阳光照射在一颗被放大无限倍的钻石上,洒落一地的星光点点,绚目华丽。
  看了眼面前宁静的水天一色,扶苏轻叹了口气,穿门而入。
  九百年不见,飞羽洛溪仍是那个飞羽洛溪。千年如一日的纯净洁白,如一座虚无飘渺的天空之城,但生活于其中随处可见的小动物却又提醒人,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地方。
  如最初第一次入飞羽洛溪时一样,扶苏仍还是被眼前的美景震憾到了,心中感概,脚下便迈开步子,顺着冰草遍布的小径向前走去。
  可以这样说,秘境是与人类世界重叠的另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内也有日出月落,同样生息劳作、孕育无数生灵。并且,大部分的秘境都比现在的人类世界要纯净许多。
  譬如说,许多不适应环境改变、无力进化的植物或动物被幻灵族人带进飞羽洛溪存活下来。因为在这个秘境中,大自然给予了最好的保护与屏障,阻隔了外界的种种污染与侵蚀。而且在这里,没有捕杀也没有弱肉强食,大家各安天命活到终老。
  其实这样的乌托邦式空间,也只有飞羽洛溪一处独有。若换别的秘境恐怕也会生灵满为患,塞都塞不下的。而为何只有飞羽洛溪的生灵可以活得这般滋润,个个灵气十足,其原因大概与飞羽洛溪中那些更灵力十足的山川湖海有关。
  当然,这仅是扶苏当年的猜测。无从考证,也无法考证。
  在这个美妙的秘境中,有无数条大大小小的溪流纵横交错,溪流之上搭建着一座又一座桥梁。这些桥梁均是由各种生灵自发搭造的,所以形态各异材料有别。
  有数百上千年粗壮的老藤缠绕交织而成的藤桥,一颗还在生长的千年巨树有力的根须自溪的此岸伸向彼岸形成的树桥,溪水浅时便露出水面由巨石堆砌而成的石头桥、飞鸟们用数不清的羽翼搭成的拱桥为陆行的生灵们提供了最早的通道...
  除了溪流,还有数不清的树木、花草,有些甚至连扶苏都说不上名字来。
  “扶苏,扶苏,是你,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空灵的女声传来,扶苏正低头看一株长着透明花瓣的植物,一转身便看到了那个曾经熟悉无比的身影。
  不用去看,他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九百年,为何不来找我?”
  说话的女子一身暗红色锦衣,长发用彩色的细绳辫织成无数根小辫子。琥珀色的眼睛中盈着一层薄雾,嘴唇小而圆润像含着一颗小小的珍珠一般。最特别的是,她的耳朵极小并长着尖尖的角,耳廓周边围着一圈细小的羽毛,随着微风吹荡轻轻摇动着。
  “珏翎”扶苏向女子走了过去,近到跟前时停住脚步,手指轻轻在两人中间的空中张开,一株五彩缤纷、芸豆般大小的花儿向女子飘过去“虹昙,找了很久,几百年前在郁金香的国度遇到,怕是人间最后一株了。”
  这是九百年前答应为她找的绝迹之花,他没有食言。
  “扶苏...”女子接过那株虹昙,眼中的雾气终于变成泪珠掉了下来。
  那颗泪珠落下的瞬间,飞羽洛溪的天空垂下细细的雨丝…
  ......................
  一千年前。北宋,嘉祐年间。
  幻灵秘境未来的守境使白与珏翎,决定在守任礼前到人间撒开了玩儿一把。
  幻灵一族的生命很长,出生后至成年需要两百年,成年后便各自承担起在族内的族务与分工。除了分工明细的特点以外,幻灵族人又是秘族中最为自由且神秘的,大多数的幻灵族人不愿意也不喜欢人世的喧嚣与复杂。因此相较于大部分的族人,白与珏翎是特别的。
  一百九十岁那年,她终于如愿得到父亲允许来到人间。计划来个潇洒走一回,玩够了再回飞羽洛溪执掌守境之责。
  白与珏翎一身男装,迎风站在凤翔府的大道上,周边人潮涌动。人们拥挤着无比热情地扎成一堆,列道欢迎即将来到的北宋第一大才子。一个叫‘苏仙’的男人。
  白与珏翎两只耳朵瞬间竖了起来,‘仙’?真的是神仙吗?
  虽然自己是幻灵族,却也未曾见过神仙,倒是听族里长老说过人们常常误会拿他们当作神仙呢。她好奇地跟着人们扎堆,一堵‘神仙’真容。
  由于幻灵族人容貌秀美、肤白无暇,所以三十岁的北宋著名才子苏轼的长相让白与珏翎对于‘神仙’的向往破灭了。她想,如果真的有神仙,那神仙肯定不是长这样的。
  少女心总是这样,憧憬着遇到一位高大俊朗的心上人。颜控这种事情,无论哪个朝代、哪个种族都是一样的。
  少女珏翎不懂人间事,实在想不通人们为何将那个长着一张长脸,小眼睛的男子唤做‘神仙’。有了好奇心便有了动机,有了动机果断付诸行动。
  一来二去,数次的尾随后,长脸男子苏轼苏子瞻终于按捺不住了。
  在一次游东湖考查修浚池的行程中,一代才子苏轼突然回头招了招手,示意白与珏翎到自己跟前来。他误以为这是一个仰慕自己诗词的少年朗。
  就这样两人竟然就成为了经常一道饮酒畅谈的好友。苏轼觉得这俊美少年生性洒脱率性可爱,白与珏翎则欣赏他才华无穷且对妻子深情种种。
  恰恰是这样的投缘结伴令白与珏翎认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扶苏。
  她还清楚记得呢,那是一个雪花飘洒的冬日傍晚。天空挂着朦胧不清的光,东坡说那是当年的第一场雪,人们管这叫初雪。飞羽洛溪不下雪,她从未见过雪。
  那漫天飞舞,飘逸如蒲公英、洁白似柳絮的水晶花,一朵两朵无数朵,自空中撒落。轻轻扬扬地从她的头发、脸庞擦落,从指尖穿过,她惊奇地在苏宅院子里和雪花戏舞。
  就是这个时候,她永远不会忘记、萦绕于心头足足九百年的那一刻。
  苏宅内院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她停下嬉戏的脚步,睁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傻傻地看着。
  来人披着一身墨色及踝斗篷,长发束起,束首发带随飞雪飘动。眉眼如星斗璀璨,长身立于雪中,吟着笑的脸温润如玉。
  那一刻,她身边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不见了。甚至包括她自己!
  她就那样呆呆地看着那个笑着的男子,他的眉、他的眼,他含笑的唇角。
  自那一刻起,她的心便不再属于她自己了。
  世间多半一见钟情的都是女子,而最终心魂俱伤的也是。因为天性里的温柔或者不依不侥的执著。
  很可悲的是,这位飞羽洛溪未来的守境使,竟也在那一眼之间沦陷了。
  白与珏翎不仅极其温柔更是极度执著,真真要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