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一章 噩梦未醒

第一章 噩梦未醒


  这是一个暖春的傍晚,稍带些凉意的晚风徐徐吹拂,天边白云飘过遮出一片梦幻般的霞光。暖色的光线还有梦幻般的天色使得这所高中校园里充满了青春与梦幻的气息……就在这校园的一角,在那长满了一串红的花坛旁,一对青涩的少男少女正面对相立。
  男孩一脸的严肃,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和女孩说。女孩也仿佛有所察觉,表情羞涩之中带着期待,期待之中却又有惶恐……这是花样的年华,青春的味道。
  但是这个男孩似乎很勇敢,他几乎是没有迟疑地说了出来:“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女孩立刻如同受惊的小鹿,慌乱不知所措。她都不敢抬头看那男孩一眼,飞快地低下头丢下一句:“对不起,现在我只想考个好大学。”然后匆匆就走了。
  她原本是期待的,但是男孩太直接吓到她了,‘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也说得太轻易反而显得不真诚。所以原本朦胧的好感瞬间破灭,她匆匆说了一句万金油式的借口就逃离了男孩的视线……
  男孩目光复杂地注视着女孩离开,然后呻吟一声:“又是这个噩梦,但是真的好怀念啊……”
  ……
  午夜梦回,楚原总是心中悸动难以平复的。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七八年,他也早就从十七八岁的青涩少男长成了如今浮肿的宅男……厄,长残了,没办法。但是每每梦中回到那一刻,他心中总是难以释怀。
  在温暖的被窝里缓了很久,他才想起来自己如今身处何处……在瑞典哥德堡大学苦读了三年的心理学硕士学位终于到手,他如今正是在放飞自我的毕业旅行当中嘛!
  不过他的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就眼中看到的景象也是一片朦朦胧胧好像不是太真切。他感觉自己身体沉沉的有些用不上力气,身子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难受。
  “还没睡醒吗?”楚原太熟悉这种状态了,这是他的老毛病:‘睡眠瘫痪症’。医学上的解释是人脑已经清醒但身体却依然处于沉睡状态……当然通俗一点来说,这就是民间传说的‘鬼压床’!
  “果然,都是因为之前那个‘噩梦’的缘故吧。”楚原有些丧气,但却一点也没有惊慌。鬼压床什么的对于他来说真是太正常不过了,他从小到大早就习惯这感觉了,甚至还被他玩出了‘花活儿’……
  身体还是很沉重的样子,但是他却先是心平气和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他记得此时自己正是毕业旅行中,居住在一个位于德国黑森林边缘的小镇旅馆里。理论上此时房间里都应该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他在他此时的眼中房间里的摆设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最醒目的还是窗口露出的那半片青色的月亮,仿佛是亡者国度的冥月。
  一道淡青的光柱从窗口射下来,这让人觉得房间似乎就是因此而显得亮堂,但是楚原却知道这跟任何光线都无关,反正他就是能够看得清周围的东西,哪怕是一片漆黑也没关系。原本青春梦幻的梦境一下子变得鬼气森森,同时他还敏感地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注视着他……
  “吱呀~”
  猛地,他听到了一个让他有些头皮发麻的尖锐声音,是那旅店的木头窗户被慢慢拉起时发出的声响。他的目光向那窗口看去,却见那扇木窗竟然已经被缓缓拉开……下一刻,令他心脏骤停的一幕发生了,一直苍白的手掌猛地扒在了窗口,然后一个黑色长发的女人头颅一点点地在窗外以一种十分机械的姿态爬升起来……
  “卧槽!”楚原那个叫做惊啊,他连忙开始挣扎想要从这诡异的梦境中挣脱出来……他现在身体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异常,甚至感觉抬下手指都十分困难。
  然而那窗口的诡异女人却不会等他,她拨开了遮挡在面孔的发丝,露出了一张充满了腐烂痕迹的丑恶鬼脸,瞪着一双惨白的眼珠子对着楚原森森然地笑了一下……
  楚原头皮都要感觉炸裂了,他立刻加剧了自己的挣扎,猛地憋住一口气就觉得自己的上半身似乎挣脱了些许,至少手可以抬起来了……然而还没等他欣喜,再抬头却猛然发现那可怖的鬼脸已经居高临下得与他面对面……
  这个时候可以稍稍地暂停做下说明:正常人在遇到这种噩梦的时候那基本就是要被吓醒了,然而从小脑回路跟人不一样的楚原却做出了另一种选择。
  “啪!”
  他甩手就抽了一巴掌……
  目测那女鬼应该是被这反常的操作给惊呆了,猛然间挨了一巴掌之后就瞬间消失在了楚原的眼前。
  再看楚原呢?他竟然露出了一副终于念头通达了的畅然神情……先前那个中学时代表白被拒的‘噩梦’让他心里一直有口气出不去,现在总算是通畅了啊。
  也大概是因为念头通达了,他竟然就这么坐起了身来……注意了,他此时还没苏醒呢,当然他也不是梦游。
  坐起来的楚原似有所觉地转头看了眼身后,就发现另一个自己依然闭着眼睛沉睡在床……
  这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他仿佛是灵魂出窍了一样!此时的他上半身仿佛解脱了什么束缚十分轻松,下半身则是依然沉重并且像是被压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然而就在此时,他猛然间又听到了窗口传来了什么动静……下一刻,他就看见窗口出现了一个婀娜矫健的身影,灵活地从窗口一下翻入了房间。
  “难道又是一个女鬼?”楚原心中一点也不怵,还有女鬼再抽就是了,就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然而当那个‘女鬼’抬起头来让他看清面容的时候,他却一下子惊呆了!他下意识地说:“你怎么跑到这个梦里来了?卧槽,在回忆的梦里面虐我还不够,现在连我的‘放松场’也不放过啊?!”
  翻窗进来的女人同样长发飘飘,但却一点也没有鬼气森森的感觉,反倒是显得非常成熟有魅力。但是女人听到了楚原的声音然后一下子懵了,她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坐起身的楚原,然后意外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看得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