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七章 破家之哀

第七章 破家之哀


  楚原并没有任何犹豫,他将背包甩在肩膀就快步向自己家门口走去。
  “小子站住,干什么呢?”门口一个小混混拦住了楚原。
  楚原见状猛然抬头直视这个小混混双眼道:“告诉我,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他的目光直刺人心,小混混那脆弱的意志根本无从抵抗,下一刻就露出了茫然的神色老老实实道:“我们是要债公司的人,有大老板让我们过来帮忙要债,能要到多少都可以有百分之二十的分成……”
  小混混就像个提线木偶,将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出来。
  楚原一听就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楚红林申请了破产保护,那么他就受到了法律保护,公司上的债务自然可以通过银行托管拍卖来偿还,于个人应该是无碍的。
  可这样一来在楚氏服装投钱的那些老板们就不愿意了啊,他们的钱不能白白损失,必须要想办法弥补回来……所以就有了‘要债公司’的事情。
  楚原听了心中更觉得烦躁,没想到那些人竟然连一丝喘息的机会也不想给楚家,只想要尽快减少自己的损失……或许在他们眼中看来,这次楚家已经是倒定了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了吧。
  “嗨兄弟,你这边怎么回事?”另一个混混走了过来,他感觉他的‘兄弟’和楚原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没什么,我是楚原,这里是我家所以让我进去吧。”楚原转头看向另一个混混很认真地说道。
  那个混混立刻也显出了迷茫的神色,然后微微点头道:“那是当然的,你进去吧。”
  楚原点点头就往里面走,当他身形消失在门口的时候那两个混混的眼神才恢复清醒。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也根本不知道楚原已经从他们这里打探到了消息并且堂而皇之地走进了房子。
  “爸,我回来了。”楚原仿佛不知道家中有恶客,大大咧咧地就走进了客厅也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人。
  他的父亲楚红林面沉似水地坐在自己习惯的沙发上一言不发,而他的对面则是有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像是成功人士的年轻人带着两个风格极不搭的混混。他们中间的长茶几上则是摆放了许多页文档,看起来已经交谈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还好,赶上了。”楚原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看到那些文档的签名栏都是空白的,这意味着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然而他父亲的反应却并不是那么令人愉快,楚红林脸色当场就是一沉,甚至质问:“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楚原有些懵,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然而楚红林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呵斥道:“我在家里谈事情,你自己出去玩就行了,别来捣乱!”
  如果不是确定这就是他亲爹,楚原真想要一个催眠术过去算了……但没办法,这还真是楚红林那破脾气能做得出的事情。以往他向来不会理会楚红林的事情,可是这次不行,所以他坚持道:“爸,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就别一个人在这死撑了啊!”
  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发现楚原似乎是要来坏事,连忙对左右的混混使了个眼色道:“没点眼力价,没听楚老板要大少出去玩吗?你们还不快点陪楚大少出去找乐子?”
  两个混混听了立刻走上前来要对楚原伸出手……事实上他们对于楚原的出现本就意外极了,很奇怪外面的那两个看门的怎么就没把人挡住了?要知道做这行的见不得人,最忌讳谈事情的时候被打扰了。
  然而楚原完全没将这些喽啰放在心上,在他看来真正难摆平的反而是自己那倔脾气的父亲。只见他抬起头目放奇光地注视着这些人,然后以奇异的语气道:“各位,我有些话想和我的父亲单独聊聊,能行个方便吗?”
  两个混混自然不必多提,倒是那个成功人士装扮的年轻人眼神中明显地挣扎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沦陷在楚原的催眠术中,然后老实地站起身来道:“好的,你们慢慢谈好了,我过们会儿再来。”
  这场面明显异常,但是楚红林心情不佳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不妥。而等到那些‘要债公司’的人都离开了,楚原却意外地发现楚红林竟然自己拿起了笔准备在那些文档上签字!
  “死老头,你这是什么情况?!”楚原连忙拉住了楚红林的手,没外人在称呼起来也变得不客气了……他心里那个气啊,就觉得自己这老爹才是真的被催眠的那个吧!
  然而楚红林却并没有动摇,他看着楚原的暗叹一声认真地说道:“你看看这些纸上都是些谁的名字?”
  楚原意外极了,低头看向那些文档……只见这赫然是一份份欠款说明,只要楚红林签署了这些欠款说明,那就意味着原本是公司欠的钱就变成了他个人的债务了!而那些欠款说明上的抬头名字,却都是楚原从小到大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叔叔伯伯’们。
  真是讽刺,原本这可都是和楚红林称兄道弟,将楚原当子侄看待的人啊!但是这一刻,他们竟然会联合起来找‘要债公司’来一起逼迫楚家!
  “这下你明白了吗?”楚红林沉声问了一句。
  楚原愣了一下松开了手,木然地看着楚红林在一份份象征着债务的申明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楚父在这一刻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但是他的手依然稳,还不忘教导自己的儿子:“你觉得这是不应该由我们背负的债务,但是在我看来这却是我们东山再起的希望……只要我认了这些债务,这些人看在以往的关系上还是会继续帮衬我一些的。”
  楚原无奈地看着倔强的父亲,他就是不明白这些人都已经做到这样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还要对他们这般妥协。但是有一点他至少是感到欣慰的,那就是他的父亲并没有受此打击一蹶不振,他还有重新打拼的决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先前离去的人回来了,对方看着楚红林已经签署好的文件喜出望外,连忙又掏出了另一份文件道:“既然楚老板这么深明大义,那么把这份也签了吧。”
  这西装年轻人掏出的,赫然是一份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文件!所谓小额贷款……说白了,还不就是高利贷嘛!
  “这不可能!”楚红林猛地一拍桌子终于生气了。常年上位者的他自然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心惊胆战。
  “楚老板息怒……”那年轻人也是有些惊吓,但随后还是露出职业性的笑容道:“既然楚老板都已经决定要还钱了,那早点晚点还不是一样?早点还钱的话我们兄弟几个还能够多得些酒饭钱,省得到时候兄弟们游手好闲得让楚老板看得厌烦不是?”
  这就是在威胁了。他这是以要闹得楚家家宅不宁来威胁楚红林,因为如果楚红林真借了高利贷,这些混混们都是会有额外提成的。很显然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已经开始做一些超过雇主要求的事情了……这就是‘要债公司’,他们会不折手断地完成雇主的要求,同时还能为自己抢得最大的利益。
  楚原不是太清楚这里面的门道,但是他却知道不能再让这些混混留在家里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使出了催眠术,同时说了一句话:“你们这样做可就违背了大老板们的初衷了,要知道我叫他们都是叫叔叔伯伯的,他们如果知道了你这么逼迫我们家想必也会于心不忍的吧。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跟那些叔叔伯伯们都联系一下感情?”
  其实已经用不着催眠术了,他话到这里就足以赶走这些‘要债公司’的人。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是上不了台面的,一旦楚原真打了电话很有可能那些大老板们说不定就真的干脆要取消这个订单了……毕竟大老板们是纯粹的,绝不可能会沾上他们这些下九流的存在。
  所以楚家暂时算是安全了,楚原再看自己父亲,却见他刚才那一拍桌子的时候竟然是顺手将他最喜爱的钢笔也拍碎了,手上开了道口子血流了不少……
  “老头子不是我说你……哎~”楚原想说什么最终却化作一声叹息,他对自己父亲这脾气也是毫无办法。最终只能一边找来药物帮他包扎一边又问:“那么你会跟那些‘叔叔伯伯’们说今天的事情吗?”
  “怎么可能,我可丢不起这个人。”楚红林的回答好不出乎楚原的意料……这是个就算破产落魄了也依然有着‘大老板’骄傲的倔脾气。
  然而楚红林随后却又想了一下,有些弱气地说道:“等下,这件事情别跟你妈说……”
  “什么不能和我说?”蓦地,门口传来了一个带着些哭腔的女声。
  就见楚原的母亲杨筱站在门口眼睛通红地注视着屋内的父子两……似乎也不用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