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拍即合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拍即合


  上一任持有者……这是无论是李石洋还是莫尘都没有想过的事情。而两人听到这里心里都是“咯噔”一下,联系起楚原奇怪的要求,怕不是这黄金面具有什么问题吧?
  这时候楚原反倒是慢条斯理地一边吃了两口菜一边说道:“也是,本来要出售一件商品的话还是要把商品的来历优劣都给客户讲清楚,不然到时候出了问题被打上门来退货可就不好看了。”
  听楚原这么说两人的心中不好的预感更盛了。直肠子的李石洋忍不住道:“小楚先生你就快点说吧,别再卖关子了。”
  楚原喝了口饮料然后说道:“它原名叫‘阿瑞斯之怒’,为希腊阿瑞斯神庙中的祭器,传说中战神阿瑞斯的甲胄。而事实上,能够穿戴起它的人也的确能够获得战神的力量可谓是一步登天。”
  两个大佬听得惊讶极了,没想到饭桌上摆着的这张面具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而另一方面他们也知道这世间没有一步登天的好事情,所以莫尘皱着眉问:“那么副作用呢?”
  “它的上一任持有者,就是欧洲幻想特工的首席杰奥。”楚原却忽然提到了杰奥。
  莫尘神色一动,他马上跟上一句道:“是前首席了,在半个月前阿尔卑斯山那边忽然宣布他们的首席因为多年来的工作压力问题精神负担太重需要修养,所以卸下首席职位,一切工作暂时由他的副官暂代。”
  “啊哈,恭喜你了张秋,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楚原忽然有些放肆地对着西方笑了一声,然后再看向身边的人说道:“一年的时间,一年前我认识的幻想特工首席虽然功利而冷酷但毫不怀疑他的智慧与能力。可是一年后的他,却变得偏激而焦躁,甚至自私到愚蠢……你们知道这一年间他发生了什么吗?”
  “因为黄金面具?”李石洋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他也开始有些明白楚原那个要求的意思了。
  “我叫它纷争之甲。因为它的力量开源于这世间的一切纷争,是一种混乱的暴虐的力量。而任何人想要穿戴上它,也必然会受到这种力量的影响。初期症状可表现为暴躁易怒,然后就是傲慢与自私,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当然,我也不希望在老李你身上看到,好吗?”
  李石洋愣住了,但随后却露了一个带着狠色的笑容:“别拿那些鬼老和我相提并论啊!老子可是守了魍门关二十年的老兵,怎么可能轻易被操纵了思想!”
  “老李!”莫尘有些着急地喊了一声,他知道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但是看着自己这老对头也是老朋友的脸上露出的坚定神色,他最终只能妥协道:“算了,随你吧。但是你得记着,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一旦我发现你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就别怪我翻脸不客气啊!”
  “那我就交给你监督吧!”这一次李石洋出奇地没有和莫尘对着干,反而露出了一个顽童般真诚的笑容。
  “看起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转账的事情找我的助理就行。切记如果觉得情况不对可以随时来找我……”楚原不厌其烦地交代,因为他也有些为这个老兵的决意感到钦佩。因为从一开始李石洋清澈的眼光他就能判断,这个老兵这一次是不怀任何私心而来的。但是再高尚的人也会在潜移默化中被改变,除非他能觉醒末那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石洋身边的李禹却又以一种不太友好的语气问:“等等,我有一件事情还是很好奇,希望能够得到楚先生的解答。”
  “你说。”楚原不以为意。
  “我想知道的是,既然这纷争之甲如此邪乎,楚先生又是怎么拜托它的影响的?”李禹带着一种浓浓的质疑色彩问道。
  “先生!你的这个问题没觉得太过分了一些吗?!”柳妡作为楚原的助理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横眉冷对……而这两个助手之间的对峙也使得场中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虽然是被人当面质疑,但楚原却知道李禹所为完全是出于一个合格助手的职责。替上司指出一些不能亲自明说的问题,这样的助手就已经是合格的了。而柳妡的怒斥也恰到好处,她生气总比楚原直接生气弄得双方不欢而散来得好吧?所以现在虽然看起来剑拔弩张,但实际上双方都互有余地。
  “这个问题还真有些不太好回答。”楚原露出可一些迟疑,因为末那识这种东西神神叨叨地可说不清楚。
  而李禹见状则是露出了一副‘我戳穿你了’的冷笑。
  谁知楚原在这个时候又说道:“你知道吗?当初我是从杰奥的脸上亲手将这面具摘下来的,大概也因为这个所以我对它一直都不是很在意吧。”
  这一霎时李禹的脸色明显僵硬了一下,他听出了楚原的言下之意: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纷争之甲的加成!同样这也可以被理解成一种威胁与警告:如果李石洋最终同样无法自控,那么楚原同样可以像对付杰奥一样对付他!
  这话一出气氛就更微妙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暗藏在楚原那随和外表下的霸气……他可不是一个任人欺凌的小绵羊,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是这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眼看气氛有些僵,儒雅的莫尘却再次充当和事佬。他赶紧安抚道:“老李你们对楚先生的一些情报还不太了解,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们保证,他绝对是依靠自身那能力就可以免疫那纷争之甲的影响。”
  顿了顿,为了加强说服力,他忽然又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找楚先生一方面是为了给你们的交易做个见证,另一方面则是想要邀请楚先生当我华东区魍门关的‘守门者’!老李,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李石洋一下子愣住了,他看向楚原又看了看莫尘,然后一咬牙道:“老子还没死,所以魍门关暂时不需要守门者!”
  “我就知道是这样,所以你坚持要使用这张面具的话我暂时也没这个打算了。”莫尘耸耸肩,却显得没什么立场。
  “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再见楚先生的话我们喝一杯。”李石洋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急匆匆地就走了。
  包间里只剩下莫尘、柳妡和楚原,莫尘明显松了一口气地又说道:“现在麻烦的家伙走了,我还得给那家伙擦屁股……楚先生,那张面具的价值当然不会只有500万,我想我们之间有很多方面可以展开合作,不是吗?”
  这下轮到楚原意外了,没想到这个莫尘竟然还有这种打算……但毫无疑问这种做法很难令人生出反感,脾气很好的楚原也乐得如此。
  虽然明知道这莫尘肯定会对他有所诉求,但是只要对方能够知进退不过分,配合一下又何妨?也因此,两个聪明人可以算是一拍即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