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僧一道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僧一道


  八点钟,项旎娳准时带着楚原和临时加入的魏军子出发前往香山。一路上的气氛很沉闷,就连项旎娳想了一晚上准备在路上和‘东星主’说的话都没有了作用,因为她不想将这些话说给魏军子听。而魏军子这是还在为‘废物’这两个字而生气,他是憋足了一口气准备等下要好好表现,一定不能让人给看扁了!虽然他连他们要去做什么事情其实都不是很清楚……
  楚原倒是不在意这种气氛,带上魏军子去也是临时起意,因为他发现这样可以很好地把项旎娳给‘隔离’开来,他其实挺烦这姑娘的……
  三人驱车前往香山,这里如今其实已经是一个全国知名的旅游景点,很难相信这个往常人来人往的景点里竟然会藏着那么危险的东西。所以楚原忍不住问:“把那东西封印在这里,你们当初是怎么想的?”
  项旎娳总算是等到了楚原的问题,事实上这原本也在她准备要说的内容里。她解释道:“其实当初这个封印被发现后就已经残破了,不得已,我们只能利用活人的充足阳气来帮助镇压,否则这个封印早就要被破掉了。”
  楚原这才了然,但是心里也为这些首都圈的同僚们心里捏了把汗。这群人还真是够大胆的,这封印里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孱弱的东西。能够被利用山脉之力镇压的东西显然不会弱,更重要的是它竟然还能够不断地消磨掉封印而不是在封印中被消磨!也亏得他们能够心那么大地还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旅游胜地,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绝对是比任何恐怖袭击都来得可怕。
  “你们在说什么呢?”魏军子一脸茫然地插嘴问。
  但是他一介入,原本项旎娳还想说什么的就立刻收了声,而他感受到了这一点之后也是微微咬牙不再多说了……说实话,在当他听到那一声‘废物’时心里对这个原本惊为天人的女孩已经不是那么喜爱了。他此时还愿意跟来,完全是为了出心里的一口气!
  车辆从特殊的通道进入香山范围,避开了旅游人群的拥堵,也几乎避开了所有人工建筑,在一条狭窄的山间小路中直向一个隐秘的地方所去。
  这时候就连魏军子也惊叹地一时间忘记了心中的愤怒……他以往多少次来过这个地方?却没想到这地方竟然还有这么一条隐秘的入山小道。
  而在这崎岖的山道中行使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就来到了一座古老的看起来有些残破的寺庙前。车子在寺庙前停了下来,这时候这里其实已经停了四辆车了,显然都是属于幻想特工的。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有七八个幻想特工正围绕着这寺庙忙碌布置着一些器械,好像是一排排大型的灯光设施?
  “你们这是干什么,是准备拍电影的布景吗?”魏军子做出了自己的猜测……事实上他这是在掩盖自己的心慌,因为一路上虽然沉默,但是从楚原和项旎娳的只言片语中却可以听得出这里似乎应该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项旎娳这次没管他,只是对楚原解释道:“这是强紫外线灯,一般对于鬼物、阴物都有很强的杀伤力。虽然不清楚那头僵尸会不会已经强大到能够免疫紫外线,但还是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
  “什么僵尸?你是在说笑的吧?”魏军子强行让自己脸上有些笑意。
  “不错,这里的阴气很重啊,至少可以驱散阴气让人舒服点。”楚原也赞同地点头说道。
  “什么阴气的……”魏军子打了个哆嗦,好像忽然间真的觉得有点冷。
  这时候,项旎娳已经带头走进了那个寺庙中。楚原也跟了进去,发现寺庙中已经有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项子闳他已经知道了,另外两个却是盘膝坐在殿中的一僧一道,有些令人意外。
  “阁下来了?”项子闳看到楚原客气地站起来问候一声,然后对他说道:“来,我来给‘东星主’阁下介绍两位大师……这位是枯叶法师,这段时间一直是他在看守这个封印,也是他发现了这个封印的问题。”
  “阿弥陀佛,见过居士。”这看起来瘦瘦巴巴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对楚原打了个招呼。
  “见过大师。”楚原也是点头回应。因为自己舅舅的影响,他其实对和尚和道士都蛮有好感的。
  然后项子闳又指着另一个瞪大了眼睛如同顽童一般注视着楚原的老道士说道:“这是茅山隐居的上阳真人,这次也被邀请前来助力。”
  “小伙子很厉害啊,我看不透你。”上阳真人一派天然地说道。
  “过奖了,真人你也很厉害的。”楚原客气地回应。不过这可不是敷衍,而是他真的认为这个上阳真人应该是一个真的很有能力人。因为上阳真人那一片纯真天然仿佛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心的眼神让他想起了自己刚觉醒末那识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也是看任何东西都充满了新意与乐趣。
  而那个枯叶法师也不简单,楚原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很清晰的悲天悯人般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个能够割肉饲鹰的真佛一般。
  这都是值得尊重的人,当然以华国幻想特工的情况也不可能请那种凑数的来。而真正让楚原觉得惊叹的,还是这两人身上他竟然都能感受到一种类似他末那识的感觉!
  事实上末那识本来就是佛门修行的一种境界说法,而道家则是另外一种称呼了。但毫无疑问这两个修行教派中末那识都只是其中的一个境界,而楚原眼前的这一僧一道就已经十分接近这个境界了。
  所以当有了这个觉悟之后,他看着安静而悲悯的枯叶法师,又看看赤子天然的上阳真人,心中平静地在他们旁边也盘膝坐下然后由衷欣喜地说道:“能在此遇到两位同道,真是意外之喜。”
  这一瞬,旁人听不出楚原的言外之意,但是那一僧一道又如何不明白?他们的双眼一下子都亮了起来,随后那赤诚的上阳真人竟然一跃而起欣喜若狂地抚掌大笑:“意外之喜,的确是意外之喜!”
  “居士不必介怀,他这个人每次遇到新的同道都是这个样子。”枯叶法师也是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话语间也显示了与上阳真人的娴熟。
  “论道,论道,还等什么?我们论道吧!”上阳真人又迫不及待地坐了下来,然后如同一个看见了新玩具的孩童般连声催促。
  楚原见状不由得有些苦恼,然后问:“我们是不是先说说当下的急事?论……论道的话之后也有得是时间吧。”
  “言之有理,上阳,你也别闹了。”枯叶法师含笑帮忙安抚已经急躁起来的上阳真人。
  只是经过这么一闹,楚原也是差不多清楚了这一僧一道各自的性情了。而且他也与这两人莫名亲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