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二百四十章 冥的叙说

第二百四十章 冥的叙说


  对于冥的心态其实楚原还是很能理解的,毕竟他为了掌控死气的力量而放弃了身为‘人’的权利将自己变成了僵尸。在这种巨大付出的情况下,他自然是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对死气的掌握上反而忽略了作为僵尸以后的根本力量。所以在楚原眼中,明明有着不弱于那帝王尸能量等级,能够制造出甚至影响他意识的‘冥途’幻境,可在另一方面来说冥却出人意料地弱。
  “我曾遇到一个僵尸,应当是三四百年前的天潢贵胄出生,又受首都圈残余龙脉影响竟然成就帝王尸本质。哪怕是经历多年封印破封而出时,依然身体坚硬远超金铁,还有可怕的恢复能力几乎不死之躯。更难办的是脚踩大地就力量源源不绝,掌握的地脉之力与尸气甚至能够抵消一切已知形式的力量。”楚原没跟冥说该怎么做,只是告诉他自己经历过的那帝王尸有多么强大。
  事实上那一次要不是帝王尸是在封印中被不知削弱了多久他也不能如此轻松地胜利,要不是有上阳真人掌控地脉封住帝王尸的行动,他们也根本没办法留得住它。
  “你说的,难道是帝王尸?!”冥却悚然动容地问:“那么告诉我,另一个世界的帝王尸最后被重新封印了吗?”
  “原来如此,这个世界也有帝王尸吗?”楚原稍稍有些意外,但又觉得这也是在情理之中。他说道:“我们那边的帝王尸可并没有再被封印。”
  他的下半句话是想说:我们已经集结力量将它彻底灭杀了……可是冥却理所当然地已经说道:“让它跑了吗?这也是难怪的,当初我们这里可是由上阳真人拼掉了一身修为才困住了那帝王尸的土遁能力三天三夜,而在这期间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将帝王尸削弱到了一定程度,然后再由枯叶大师付出生命为代价强行凝练佛陀金身将之重新镇压……这太难了,任何一个环节缺一不可才能将之重新封印,你们没能成功也是情理之中。可惜那一场大战我虽然参加了,但这尸身还刚炼成没那么强大,没能做出多大贡献。这几十年来我常常回想那一幕,感叹要不是那一战损失了那么多前辈高人伤了我华国的元气,这场末世之灾还真说不定能够渡过去了。”
  “你们有应对深渊的办法?”楚原意外极了,他完全没在意冥叙述中他们应对那帝王尸时付出的惨重代价,而是在意于那句惋惜的话……似乎,他们曾经找到了应对方式?!
  冥点点头说道:“我们发现,深渊针对的永远是人类心灵的脆弱之处。但是这种侵蚀并不是无敌的,有些内心强大的人哪怕心中有弱点,也完全可以凭借自身强大的意志而扛过去。而且本身有修炼能量的,无论是西方的斗气魔法还是我们东方的内功道法,都可以有效抵抗深渊力量的侵蚀。因为这些力量中本来就熔炼了修炼者自身的意志,在深渊入侵初期,侵蚀力还不是那么严重的时候都可以形成有效的抵抗。但是这个世界终究是普通人居多,所以还是不可避免地大批量出现无心者。所以鉴于这种情况,我们曾经想要开发一种能够让无数黎民大众共同修炼的特殊功法。让所有人身体里都能够具备一定修炼力量,这样就能令普通人也能够具备抵抗深渊力量的资本。但……”
  “但是修炼的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楚原接过了话头,他直指其中难点道:“要想创造出一种普适性的功法,还能够要快速就练出成果来,这根本就是超脱了现有修炼体系极限的事情吧!”
  真要有这种神功秘籍,那就不是末日灾难了,而是全人类一起要上天啊!
  “的确很异想天开,但其实当时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思路……只可惜终究只是一些思路而已,在前辈高人凋零的年代,我们已经失去将这些灵感变成现实的资本了。”冥喟然长叹,或许在他心中这始终是一个抹不开的遗憾吧。
  “有想法,好吧,距离下次时空通道开启还有一段三四天的样子,我们有得是时间好好聊聊。”楚原觉得这个冥的价值其实比泰伦斯那边得到的资料信息要重要得多。
  “你们有办法回到自己的世界?”冥意外极了,他还以为楚原是意外流落到这个世界的呢!
  “那是当然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确是意外,但是在拥有齐全实验参数的情况下,再次开启时空通道也并不是一件难事。”楚原微笑着回应。
  “你们?还有谁?”冥问。
  “泰伦斯,莫里·泰伦斯,我想这在你们这个世界应该也是个名人,对吧?”
  “泰伦斯?当然,那个懦夫我怎么可能忘记呢?!”谁知道冥那一直都阴沉冰冷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如此浓烈的怒容。他愤然说道:“当初要不是他的退缩,我们又怎么可能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
  “怎么回事?”楚原惊讶地问,他很惊奇于冥的情绪。虽然愤怒,但却其实并没有实质的杀意。
  “深渊力量能够吞噬人的心灵,那么这深渊本身或者深渊之中是否有什么存在操纵着这一切呢?”冥沉声说道:“于是我们发现了被称为‘深渊之魔’的某种意识体,是深渊之中的某种无形存在。当时的国家级势力已经基本瘫痪,世界上除了一些坚强的人在苟延残喘也就是我们‘黄道守护者’们在最后奋战。许多人相信只要战胜了这个‘深渊之魔’就能够彻底从根本上解决深渊的问题,所以那时候全人类都集结了最后的力量,几乎东西方所有的黄道守护者都参与了那一场针对南极深渊的最后战役。”
  “冲入深渊之中,我们才发现无数‘深渊之魔’形成了一种半物质半灵体的存在阻挡在我们面前,阻挡着我们进入深渊的底部。这让我们更相信在深渊底部必然存在着某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这场灾难的因素。所以所有人都对那些‘深渊之魔’发起了决死冲锋,哪怕两者数量实在是相差悬殊。”
  “但是就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后没多久,西方的那些懦弱的人竟然都撤退了!在黄道守护者的建立者之一,莫里·泰伦斯的带领下撤退了!仅剩东方世界的强者孤立无援,我们勉力战斗,最终却只能一个个战死……唯有我,因为本就是一具死尸,在战友们都死绝了之后只能独自回来。”
  楚原心情沉重地听着这个世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忍不住问:“那么离开的莫里,他们又做了什么呢?”
  “嘿嘿……”冥冷笑一声道:“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啊!他们不像我们东方人,拥有誓死守护家园的意志。他们在看到地球已经被糟蹋成这样,而深渊中的强敌又看起来难以战胜之后,他们就决定为离开地球保存实力和资源了。”
  “那他们成功了吗?”楚原问。
  “他们是离开了,但也可以说是失败了。”冥满脸讥讽地说道:“那天我就在这里看着他们的飞船升空,然后也看着他们的飞船在还没脱离大气层的时候就爆成了一团火球。”。
  “那次的撤离,在一些西方强者的心中留下了心灵的裂隙。但是人都有侥幸心理,他们认为离开地球之后自己也可以脱离深渊的影响,所以只是压制隐瞒蒙混过关。却没想到当飞船升空之后,就在他们心情放松的刹那,他们就都变成了无心者。”
  楚原了然,难怪冥虽然痛恨泰伦斯但却没有多少真实杀意,看起来在他心中泰伦斯为首的那群西方人简直就像小丑一般可笑……因为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死得毫无荣誉可言。不像东方这边是死于战场,也算是死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