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安家事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安家事


  同样是被警察带走,楚原没到警察局就被人放了出来。可怜那位一脸血的许家二少还得要去警察局做笔录,真是作孽的……
  隐秘战线的人就是牛,他们在明面上虽然没有身份也不会有实际地位,但实际上国家却很大度地给他们安排了多种便利的身份。就好像现在,柳妡是直接拿着国安局的证件在使唤警察……这可是很吓人的一件事,一个不当心就是叛国,就问你怕不怕。
  现在楚原担心的事情还是家里面,他始终瞒着家里自己真正在做的工作,但是今天的事情却让家里人看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端倪。所以他决定要回家和家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至少也要让家人安心才行。
  所以在中途下车送夏薇和柳妡回了工作室之后,他就回家去见了父母……
  当楚父楚母回家的时候,发现楚原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了。他是直接以大挪移网络挪移过来的,当然比开车回来的父母和项旎娳要快得多。
  “怎么,不打算瞒着我们了?”楚红林在楚原对面大马金刀地坐下,一边烧水泡茶一边问……其实今天的事情吓了他一跳,在发现了楚原的神秘之后也觉得这个儿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嗯,是要向你们坦白一些事情。”楚原说着,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项旎娳又住嘴了。
  “旎娳知道你的事情吗?”楚红林发现了他的神色,随后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
  “是的。”项旎娳替自己回答道:“事实上我们其实都是一个系统的同事,而我的爷爷则是首都圈的高层。”
  “我们家都不是一般人啊。”楚红林感叹了一句,但转过头来又对楚原道:“既然旎娳也是一样的,就留下来一起和我们说说吧。”
  楚原暗自叹息,如果项旎娳在的话他有些事情就不能说了。但还是点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道:“爸、妈,上次我毕业回来又出国的时候,跟你们说是在国外找到了工作对吧?”
  “是,当时我跟你妈就觉得奇怪,那个秃子老外虽然看起来人不错但也是神神秘秘的,好像黑衣人一样。”楚红林说着说着就差点真相了。
  楚原则是替自己的第一任领导的光脑瓢惋惜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其实那虽然不是很黑衣人,但也的确是一个国际特工组织。他们在国外发现了我的才能,然后追到国内开出了当时我无法拒绝的条件。”
  “你说你给别的国家当间谍了?!”楚红林的理解有些偏差,作为一个大中华主义者他当场爆炸。
  楚原无奈地挠了挠头,然后尽量解释道:“不是刺探国家机密的间谍,而是相当于一种躲在暗处处理特殊事件的特殊工作者。”
  项旎娳听了瞬间翻了个白眼,怎么幻想特工在楚原的嘴里解释起来就这么低端呢?明明是高大上的默默保护世界的英雄职业,一下子就变成了站在街边招手揽客的那种既视感……
  所以她忍不住干咳了一下补充道:“我来说吧,那其实是隶属于联合国的某绝密组织,当时在国内和国外都有分布,楚原他是被国外分部率先发现了才华,不然他肯定也会被国内分部招收入职的。但其实就现在来说都一样,因为他的组织关系也已经调过来了,所以爸你完全不用担心。”
  “早这么说我就懂了啊。”楚红林这才一脸了然,随后毫不客气地鄙视了一眼楚原,觉得他的语言组织能力堪忧。
  可虽然项旎娳说得高大上,杨筱作为楚原的母亲却始终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从事特工这种危险的工种,她忍不住问:“那你就不能拒绝吗?在家里当你的富二代不开心吗?干吗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楚原心中无语,他在自己妈心中得是要有多纨绔啊?但还是又重复了一遍:“因为他们开出了当时我无法拒绝的条件啊……而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再要脱离就不可能了。”
  其实就算有机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楚原也不会愿意接受了,因为他已经见识过了更广阔的世界达到了更高的高度,他就不想再回到‘地面’了。当初带着夏薇乘坐磁浮飞车冲入外层空间的时候,那整个地球都纳入眼帘的超高视角一直刻印在他的脑海里……
  “当初他提了什么条件?!”楚红林有些生气,他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应该被一些小毛小利所吸引,而且如今楚原想要什么他满足不了?怎么都比继续去当特工要来得强。
  楚原见状沉默了一下,有些当心自己说出事实来会让楚红林的信心受损。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这老爹就是容易太顺了之后就得意忘形,还是实话告诉他消消他的气焰比较好。
  于是楚原大有深意地说道:“当时他们给我开出的条件其实并不高,只能算是新人都有的普通福利。但只是那样我就没办法拒绝了……因为如果我加入他们,就可以得到世界任何一个银行的500万美元的五年免息贷款额度!”
  话说出来了,楚红林则是一下子陷入了沉寂。他愣愣地看着楚原,胸口大幅度起伏,几次想说话却都没能说出来。
  杨筱也是一阵恍惚,因为她忽然想到了两年前自己一家人经历的破产危机,在墙倒众人推的时候最后却是不知怎么地得到了贷款然后就如有神助地度过了难关。她相信这里有楚原努力的结果,但却没有想到这完全是因为他的付出。
  气氛很压抑,最终还是杨筱出来圆场:“小原,今天你留下吃完饭吗?”想了想,又补充问了一句:“还是要回去工作?”
  楚原知道这个时候要给自己父母空间和时间去缓一缓,所以干脆地站起来道:“我还有工作,正好是重要的节点,这周就都不回来了。”
  项旎娳见状也连忙起身跟着走了出去。但是她也没什么和楚原可多说的,招呼也没打一声就分道扬镳。
  楚原稍稍松了一口气,事情虽然没有都说开,但是接下来自己的父母也应该能够稍稍理解他的工作性质了。不然每次离家都要找借口欺骗,他于心难安。
  ……
  他是安心了,但楚红林却心塞了起来。当家里面就剩下夫妻两个的时候,杨筱看着自己丈夫通红眼睛吓了一跳。
  “我总觉得,是通过卖儿子才赚来了这些家产……当初我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样那么任性呢?!”楚红林开始反思了,他也就是在自己妻子面前才会流露出这最脆弱的一面。
  “别想那么多了,现在我们只能尽量让孩子开心就好……”杨筱如此宽慰。只是话音落下她才想起什么情绪也低落了下去。。
  因为在楚原的婚姻问题上,他们可以算是辜负了自己儿子的期待……哪怕是心里支持楚原的想法,可是楚红林却不愿因此与自己老父争执,所以在楚原婚姻问题上他们都保持了沉默。
  PS:装逼打脸套路果然写得自己好难受,一点都不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