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黄道圣徒 > 第三百零二章 一柄断剑的故事

第三百零二章 一柄断剑的故事


  狂躁的雷霆就在张天语的面前不断爆鸣,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心丧若死。但是良久,他却没有等来预想中的打击。意外地睁眼看去,却见对面‘东星主’手中的雷球就停在他的面前……不,是停在他手中的那一截断剑前!
  那是一柄看起来黯淡无光经历了无数岁月的半截铁剑,当金钱剑外面贴附的金钱被打散之后就露出了里面这半截铁剑……但神异的是,就是这看似平平无奇的半截铁剑,竟然能够抵挡住他控制的雷霆!这意味着断剑中竟然蕴含着一份能够与他争锋的意志!
  “有趣有趣,就让我看看‘你’是什么吧……”楚原反倒来了兴致,他的意志开始与那断剑展开交锋……说是交锋也算不上,他只是通过给予压力的方式来引出那断剑中蕴含的意志。
  这是一柄普通的铁剑,虽然被主人保养得很好,却依然属于凡胎。此时一个眼目明亮的少年人轻轻弹击着剑身温和地自语:“游歌啊游歌,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离开张家啦,就我们两个相伴行走天涯,一定要闯荡出好大一番名声才能再回来。”
  那是一曲江湖梦,有刀光剑影也有绮罗暖帐,有豪迈高歌也有痛苦失意。外面的世界如同少年想象中的那般精彩,却也有超出他想象的残酷……
  还是那柄普通的铁剑,只是因为多番与人拼斗已经有了不少缺口,而原先的少年人则是已经到了而立的年纪。他认真而细致地打磨着剑身,原本明亮通透的眼睛也被蒙上了一些苦味与坚持,他有了成年人该有的担当,嘴里同时自语:“游歌游歌,往后你就叫做‘斩邪’吧,愿我们两个能够将世间邪祟斩杀殆尽!”
  那是一片刀光剑影,杀气盈天而血腥蔓延。原本被打磨得无比光洁的剑身很快就染上了暗红的血痕,再也清洗不掉了。血痕如同污迹一般不但在剑身上留下了痕迹,也在持剑的主人身上留下了浓重的腥与苦。但是与此同时,却是一股浩然正气渐渐孵化而出,在不断的厮杀中磨砺出独属于自身的锋芒。
  铁剑‘斩邪’又改名字了,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主人眼中已经平复了许多杀意。或许是看透了世事无常的变幻,也看够了无耻之徒的可恶嘴脸。他在这些年中做了许多好事却也因为过激的性子被人利用着做过坏事……而当他终于厌倦了江湖上的尔虞我诈时,他背着已经陪伴了自己大半生的伙伴回到了自己成长的这片山中。
  “斩邪啊斩邪,接下来我就要接受父亲的衣钵成为新一代天师了……可笑我什么道法也没学就会一些江湖厮杀的技巧,居然让我这种凶人来做庇佑一方平安的天师?算了,既然这样你也不能再叫‘斩邪’这个名字了,戾气太重……这样,从此你就是我的护道法剑‘却邪’!”
  五十岁的张天师在登上法坛时,很高兴这从最初就陪伴自己的伙伴依然能够在身边。
  他是个张家历史上最‘不学无术’的天师,但出人意料地是,他也是一个对降妖除魔最拿手的天师。五十岁之前他荡剑高歌立誓杀尽天下恶人,五十岁之后却是斩妖除魔,护得一方平安最终万家生佛……
  直至某一天,在他应对一个入侵现世的鬼王级别恶鬼时,陪伴了他一身的凡铁之剑却邪终于坚持不住从中断裂了……这一断,仿佛也折断了那位张天师的人生,令他恍然彻悟:这便是他生命的终点。
  于是他燃烧了自己的一切,却依然是手握着断剑击败了那个鬼王……只是就像手中的断剑一样,他的人生也走到了尽头。直至此时,这满面皱纹发丝斑驳的老天师却仿佛露出了少年时代的清澈笑容,双眼之中也散去了一切虚妄回归了晶莹剔透的纯净。他手里握着断剑温和地笑着说道:“游歌啊游歌,我的游歌……”
  主人就这么走了,只留下更换了许多次名字的断剑承载了它主人的整个人生留了下来。它仿佛继承了主人的一些意志,所以它任由主人的后代在它的身上镶上华丽的外衣然后受人供奉并继续守护一方平安……它很高兴,它也奇怪自己竟然有‘高兴’这种情绪,但是它依然高兴着自己正延续着主人活着时候一直做的事情……可惜没人记得它本来的名字了,它现在叫‘金钱灵引剑’,成为了一件法宝呢!
  ……
  楚原意外地竟然是感受到了一柄剑的‘人生’!这可真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会,同样也对这柄剑中所存续的意志感到震惊……那是什么样的主人啊,竟然能够赋予自己随身佩剑一直延续至今的意识……或许那位老天师在燃烧自己的一刹那,他已经达到了甚至都可能超越了末那识吧!
  这一番体悟让他也暂时息了杀心,他看着张天语散去了手中的力量……
  “叮当~”
  下一刻,张天语竟然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断剑也跌落地面。他双眼失神再没有丝毫狂傲之色,只是失魂落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楚原破了他家世代传承的‘金钱灵引剑’,这也相当于打碎了他的脊梁他的所有骄傲。直到这一刻他才猛然醒悟:没有了家传的法宝,他还有什么?
  然而楚原却走上前去在他面前伸出双手……张天语猛地哆嗦了一下,可是楚原却没有理会他,而是从地上双手捧起了那截断剑。
  他双手捧着断剑递到了张天语的面前……这个动作,纯粹是出于对这柄断剑以及它曾经的那位主人的尊敬。
  “你……你要干什么?”张天语有些茫然,他一开始以为楚原要继续羞辱他,但是此时的情形却又不像。
  “请善待它吧,真不知道你们张家的人是怎么搞的,居然在一柄绝世神兵上弄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也不怕它生气吗?”楚原语气平淡却意味深长地说道……法宝固然强大,但神兵却是有灵的!
  “什么意思?”张天语有些茫然,事实上他是还没在惊变之后回过神来。。
  “当你或者你的后人中有人能够知道这柄剑真正的名字时,自然就知道了。”楚原摆摆手懒得和他多说了,反正这人差不多已经废掉……他看到莫尘和项老已经赶了过来,接下来可是好大一个烂摊子要收拾呢。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柄剑究竟叫什么名字,因为无论是‘游歌’、‘斩邪’还是‘却邪’都是它的名字,但却又代表着三种不同的剑!按照他的理解,‘斩邪’是杀伐之剑,应当是有杀伤力方面的加持。而‘却邪’则是一柄法剑,能够增加道法或者说是张家祖传的雷法威力。而‘游歌’是曾经的剑主最喜欢的一个名字,贯穿始末,或许象征着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