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国群英传III > 第七章:不好意思,我全都要~

第七章:不好意思,我全都要~


  不得不说,在林家的人脉和金钱的双管齐下,一个盖有县令的文书和印章十天后就下来了。
  而且林生莫名其妙还有了个孝廉的功名了。
  不得不说,林战对林生是真的好,也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让太守推举了林生为孝廉,这县令才这么容易就下来了。
  孩子想做什么,直接把路都给你铺好了。
  林生表示,有这种老爹,那自己还努力什么,混吃等死就完事了。
  当然也只是想想,如果是盛世还好,现在这个时代可不允许你混吃等死。
  江宁县,
  这座坐落于建业的门户的城池,西靠合肥,东临建业,南北环山,城里有七千多户口,相当于三万多人,算得上是个比较富饶的大县了。
  作为第一次在古代当官的林生,没有丝毫的生疏,和前任县令,一个老头交接完成后,林生大马横刀的坐在堂前,
  左右是林动和李靖屹立两旁,下面还有一杆旧吏。
  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
  作为江宁县的县丞,王方,现在是慌得一匹。
  因为就在刚刚,作为江宁县的主薄王平,直接被眼前这个年轻人革职查办,
  说是账目相差太多,怀疑贪污,直接当场拿下,押入大牢。
  不留分毫情面。
  要知道这王平可是王家的人。
  作为江宁县的大户,王家在这里不说一手遮天,但也是无人敢惹的存在。
  王平作为王家在江宁县的关键人物,根本没想到这县令这么直接,
  当官不贪污,那还能叫当官吗?
  心里委屈巴巴,王平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出现在阴暗的地牢里了。
  看过了账本,上面毫不掩饰的贪污之后,没把林生气死,直接将前主薄给革职入狱了。
  LZ可是立志要做大事的人,你们这群渣渣就只能QS了。
  这会,林生便将目光转向了王方,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六,还长得贼眉鼠眼的中年县丞身上
  脑海里也浮现出他的数据,
  “王方,忠诚:50(你吓到人家了,赔钱!)
  武力30,
  智力60,
  内政60,
  统帅20.”
  “胆小如鼠类型的吗?”,林生摸了摸下巴,
  这数据还可以,处理一县内政应该是足够了。
  “你叫王方是吧,”
  “啊,是的大人,小的自从上任以来兢兢业业,从来没有干过什么贪赃枉法的事情,还望大人明察!小人上有老下有小的,求大人放过~”
  腿一抖,王方以为自己事发了,直接拜倒在地,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
  “肃静!”林生大喝一声,不过对于王方的反应还是比较满意的,这种人还是比较好相处的。
  “是...,”哆哆嗦嗦的爬了起来,眼泪鼻涕都在瞬间就都停了下来,看得林生一愣,
  好家伙,不去拿个奥斯卡真是可惜了。
  “以前发生过什么,我不计较了,但是以后,”
  林生眯着眼睛,撇了王方一眼,
  差点没把这货又吓哭了。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希望再发生诸如此类我不想看到的事情了,知道了吗?”
  “是,是是。”
  王方擦了擦额头的虚汗,爬了起来,站到一旁了,不由感叹到,现在的年轻人真可怕。
  看到忠诚度上涨到了60,林生满意的点了点头。
  识趣就好。
  “接下来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李靖将接管县尉一职,林动接管主薄一职,其他职位暂不变动,你们都下去吧。”
  “是~”,一众不相干人等都出去了,
  林生也缓了口气,
  “李大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请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带出一支能上战场的军队,拜托了。”
  虽然不知道林生为什么这么着急,但李靖还是无条件服从了,100的忠诚度可以让双方无条件信任对方。
  “是,主公。”
  林生点了点头,李靖便去接收县兵了。
  “林动,你去把账目都弄清楚然后送过来,”
  林生摸了摸有点疲惫的额头,想着王家这个问题。
  脑海里灵机一动,林生突然想起来,自己可是建业三巨头继承人的身份,在自己家门口需要顾及啥的,干就完事了!
  “是,”
  林动刚走出县门,后脚一个小吏便进来了,
  “大人,门外有王家的人求见~”
  林生略微思索了下,便说,
  “让他进来,”
  “是,”
  小吏便跑出去通报了。
  不一会了,便领着一个大腹便便,衣着华丽的中年人进来了。
  看到堂前坐着的林生,
  王钱眼里惊惧一闪而过,
  “在下王钱,拜见县令大人。”
  作为王家的家主,王钱深刻明白眼前这个小屁孩的重量,建业林家独子,未来的建业三巨头之一,完全是他们这种小县城的恶霸惹不起的存在,如今见到本人,姿态怎么低都不为过,只希望能够保下王平,毕竟这些年来王平为王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王平也是王家的顶梁柱之一,可不能倒下了。
  “王家主不在家里数钱,到我不知意欲何为啊?”
  林生笑容让人捉摸不透,两手玩弄着指甲,一副大马横刀的山贼坐姿。
  这无声的笑容让王钱有点瘆得慌,
  “在下特地来请县令放过王平一马,”
  咬了咬牙,王钱吐露出自己的目的。
  “哦?据我所了解的一部分信息来说,王平可是犯了贪赃之罪,具体金额还没统计出来,咱们法律中对于贪赃这种罪名怎么处理得来着?哦,对,轻则罚俸,重则处斩,你现在让我放王平一马,我怎么放?”
  林生一副大权在握,你来贿赂我呀的样子。
  “在下愿意交出王平贪污所得所有赃款,只求县令给王平一次改过的机会。”
  王钱一副肉疼的样子,
  “看样子贪得真不少呢,”
  林生诺有所思,紧接着便冷笑道,
  “王家主莫非不是在做梦吧,贪赃枉法,你以为交出赃款就没事了吗?真是笑话,你把法律当做什么了?可以随意践踏的条款了?不过,据我所知,王平的大量赃款全都用在王家身上了,藏污构犯是同罪,看来你们王家也得好好查一查了。”
  王钱一惊,这不是在作死吗,
  当场跪地求饶,
  “大人冤枉啊,”
  “冤不冤枉,查过了就知道了,”,林生表示有点不耐烦了,
  “来人~”
  这回真把王钱吓到了,要是真被查了,王家不就没了,
  “等等,等等,”王钱挣扎着想脱开旁边已经进来驾着他的小吏,林生手往前一伸,让他们停下,然后挥手让他们出去。
  “你还有什么想说得,”
  林生一脸戏谑,
  王钱心里叹了口气,这回是真栽了。
  拱了拱手,
  “老夫愿意双手奉上王家一半家产,只求保个平安。”
  说完这句话,真个人都萎了,仿佛老了十来岁,
  “哈哈哈,”林生笑了,
  “王家主莫非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缓缓走下去,双手按住了王钱的肩膀,微微俯身,直视着王钱惊恐的双眼,缓缓说道,
  “一半?不好意思,我全都要!”
  这时候,林动从外面捧着一叠账本走了进来,
  “主公,账本在这,王平在任十年期间共贪污金额初步估计最少五百多万,因为时间太短,只能取最近一年的数据推测。”。
  看到这里,王钱彻底崩溃了,本来还想挣扎一下,现在直接瘫坐在地,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全TM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