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夜店 二

  夜幕降临,墨色苍穹之中散落着几颗闪烁的星星,皓月当空,低低垂在天边。
  顾鸢与白音梵在食堂吃过晚饭后,便拉着顾鸢一路走出了学院。
  一路上,顾鸢始终平静的与白音梵并肩走着,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心中却是各怀心思。
  白音梵低头瞄了一眼顾鸢,见她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几次三番,顾鸢抬头冷冷说道:“想说什么便说吧。”
  白音梵拿食指挠了挠脸颊,显得十分不好意思,“哪个,你说过要陪我一起的,可别到了门口,你…你就不进去了。”
  说完,白音梵瞥了一眼顾鸢,想看看她的反应。
  顾鸢还以为又有什么麻烦事呢,原来是这个,“不会的,我答应过你,就不会丢下你不管。”
  这句话就好似一枚定心丸,白音梵呼出一口气,嘴角挂起了一抹微笑,连手脚都不像刚刚那样拘束僵硬。
  顾鸢见他心中似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的模样,暗叹道:“孩子就是孩子。”
  “嗯?什么?”白音梵听见顾鸢嘀咕,但是没有听清楚她说的什么。
  “没事。”
  白音梵便没再追问,反而问起了一些琐碎的事情,顾鸢也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他的话。
  终于,在顾鸢已经忍不住要一巴掌拍死他的时候,目的地到了。
  “就是这里?”顾鸢歪头问道,目光移到上方闪着金色的四字,“天上人间?”
  “嗯,就是这儿。”白音梵走上前去,见门口站着两位人高马大的接待人,从制服口袋中掏出一张邀请函,待两人看过后,拉开了后方的大门。
  门内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白音梵转身对顾鸢说道:“走吧。”顾鸢抬腿跟上他。
  在两人的身影彻底淹没在黑暗之中后,门口的接待人关上了大门。
  顾鸢跟在白音梵的后面,四周安静得只听得见两人的脚步声。
  还没有走出多少步路,突然,前方的白音梵停了下来,顾鸢还没来得及停住脚步,便撞到了白音梵的后背,顾鸢吃痛,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鼻子,颇为火大的说道:“你停下来干嘛!”
  鼻尖还萦绕着白音梵身上独有的气味,凉凉的,似薄荷,又似雨后青竹的清香芬芳,淡淡的,很好闻。
  白音梵转身,声如蚊蝇道:“我怕黑……”
  顾鸢扶额,强忍着分分钟掐死他的冲动,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过来。”
  白音梵摸索着到了她的身旁,顾鸢叹了口气,抬手向他伸过去,触碰到白音梵的手后,两人皆是如触电般的回缩了一下。
  顾鸢咬咬牙,眼中愤懑一闪而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弱鸡怕黑,现在可能一步都踏不出去,不能到里面,就不能让这弱鸡对她心存感激,也就不能利用他为自己的计划铺路。
  她现在在奥特斯丹没有人脉关系,可以说是寸步难行,虽说用狠话威胁着周晓颖与钟倩,可自己手中的筹码着实太少,她可不敢百分百信任那两人。
  可白音梵不同,之前在食堂门口的那一幕,就足以说明他在这所学院背景实力不小,若能好好利用,必定事半功倍!
  活在这钱权独主宰的世界,没有背景殷实的人做靠山,就会处处碰壁,成功的几率也会只有一半,而顾鸢,从来都只做有把握的事情,刚来异世,她还未完全清楚周围千丝万缕的关系,万事都得小心翼翼,一出差池,便会万劫不复……
  顾鸢眼中跳跃着坚决的火光,闭眼深呼一口气——
  豁出去了!
  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白音梵修长的手指,顾鸢的手缓缓往上移动,娇软的柔荑覆上那人的掌心,张开五指,与白音梵的手十指交叉。
  心脏在胸腔中嘭嘭直跳,顾鸢白皙如玉的脸上浮上一抹红晕,幸好是在黑暗的环境之中,身旁的人看不见此刻自己的窘态。
  做完这一切,顾鸢暗暗抹了一把汗,太艰难了,还不如给自己一个杀人任务来得痛快!
  抽了抽嘴角,顾鸢拉着白音梵继续向前走去。
  陷入暴走的顾鸢丝毫不知道在她身旁的白音梵此时的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白音梵睁大了眼睛麻木的被拉着走,左手掌心感受着来自顾鸢的体温和手心的柔软触感,右手捂住了嘴巴,气息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动作所扰乱,他的脸颊微红,眼中雾气朦胧,为幽深如同深渊般的眸子平添了几分神秘。
  他一直都没有让任何一个女生如此近距离接触自己,那些天天围着他转的女生想要摸到他的一片衣角都十分困难,他厌恶那些被利益熏心的女生,说是喜欢他,可真正喜欢的,却是他的身份背景及钱财权利。
  可是,顾鸢很特别,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对他表现出太多的关注,更多的,是对他的暴力和恐吓。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并不排斥顾鸢的触碰吧……
  白音梵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眼中满是失落之意。
  可惜了,自己始终不能与她有太多接触,当年的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不想,再重蹈以前的覆辙了……代价,真的太大了……
  白音梵眼中的光芒暗了暗,散去了薄雾,几丝清明覆上双眼。
  这样清冷的人,如果能进到组织该有多好,既不优柔寡断,又没有太多的感情泄漏,冰冷得像个机器,这样的人,才适合当杀手啊!
  白音梵神游片刻,便又恢复了平常软弱胆小的模样。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前方渐渐有了光亮,也传来了人群的叫喊喧闹声。
  黑暗的尽头是一张淡紫色的类似窗帘的不,顾鸢掀开一条缝,往里面看了看,转头向白音梵说道:“到了。”
  说着,松开了一直以来都牵着的手,顾鸢感到手心都起了一层薄薄的汗,往制服上蹭了蹭,退后一步,目视前方,道:“你先进去,我跟着。”
  白音梵点了点头,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顾鸢也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