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夜店 三

  入眼,疯狂舞动的人潮,眩目的五色灯光,震耳欲聋的摇滚乐与电音的交合,空气中浓郁劣质的香水味和酒臭味充斥着鼻腔,其中夹杂着迷乱的气息。
  顾鸢一进到里面,便紧紧蹙起了眉头,巨大的灯光一下又一下的闪动,刺激着她的眼睛,这里的气味令她作呕。
  白音梵见顾鸢紧皱的眉眼,扯了扯她的袖子,顾鸢冷冷看他一眼。
  无视顾鸢冷得掉渣子的目光,白音梵示意她跟着自己,便先走到了前面给顾鸢带路。
  穿过拥挤的人群,顾鸢娇小的身体灵巧的避过所有的障碍,当然也免不了前面白音梵为她开辟道路的功劳。
  渐渐的,前方的人越来越少,扰耳的音乐也逐渐被一些魅惑的歌声所取代,那股恶臭也突然间消失不见,路过身旁的也大都是一些金发碧眼的外国男服务生,他们的手中顶着托盘,里面整齐的摆放几瓶着价格不菲的红酒。
  顾鸢感觉他们走进了一个在这个世界还算高档的酒吧一样,四周坐在玻璃高脚凳上的人们不时地向他们投去好奇的目光,不过,他们好奇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白音梵似乎察觉到他们异样的目光,不悦的眯了眯眼,放慢脚步,将自己高大的身体挡在顾鸢的前面,帮她揽去那些目光。
  顾鸢只是挑了挑眉毛,并没有再做出什么举动。
  直到侍者带他们找到了一个空的包间,这才摆脱了那些人。
  包间里,顾鸢坐在白音梵的对面,小小的四方茶几上摆满了酒品外加四只高脚杯,高脚杯里面盛了一半的香槟。
  顾鸢抬眸看向白音梵,见他正焦灼的咬着下嘴唇,眼里流露出来几分紧张。
  “怎么了?”
  听见顾鸢开口问话,白音梵颇有些慎重的说道:“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履行我和一个人的赌注,待会儿她来了之后,你可要小心点,这里,毕竟不是一个好地方。”
  闻言,顾鸢只是点头应了下来,反正,自己只是陪着他走走过程罢了,应该不会出多大的事故。
  之后,包间里陷入了漫长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的侍者打开了门,一声少女的谄媚声传到两人耳里面,顾鸢扭头一看,面上凝重一闪而过。
  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蕊蕊姐,我就说你之前的担心是你自己在胡思乱想呢!你看,这不是那梵少还能……”是谁?
  安雅媛一句话的最后两个字在看见顾鸢的那一刹那就卡在了脖子里,她瞪大了眼,惊恐的望着眼前浑身散发着清雅气息的顾鸢。
  “嗯?怎么不说了?”
  一声媚音十足的声音从安雅媛前面的少女嘴中传出,少女转头看向安雅媛,见她一脸呆滞,目光直直望向坐在白音梵对面的女生,少女眉眼一转,将顾鸢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眼中不掩鄙夷。
  少女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黄毛丫头。”
  她连发育都没发育好,就学会了勾引男人了,倒是个当狐媚子的料。
  一旁的安雅媛听得冷汗直冒,一把逮住了少女的手臂,附身在她耳边说了什么,那少女便挑眉看向顾鸢,眼中有几分怒火。
  顾鸢并不认识安雅媛旁边的少女,也不知道为何她会这样讽刺自己,她也并不在乎安雅媛在她耳边吹的什么风,不过,绝对不是在说她的好话。
  果然,只听那少女娇喝一声:“把她给我抓过来!”
  少女后方的两名西装革履的高大男子立即迈开长腿,伸手向顾鸢纤细的双手抓去。
  正当顾鸢准备出手时,白音梵双臂张开,挡在了顾鸢的面前:“住手!”两名保镖后退一步,白音梵皱着眉头看向少女,“邓芳蕊,你究竟想干什么!”
  邓芳蕊听闻怒目圆睁,娇声说道:“白音梵,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护她?我告诉你,白家早就有意思让我嫁给你,只是他们尊重你的意见罢了,你一个白家养子,连我这个正牌的邓家大小姐都不放在眼里吗?”
  说着,斜着眼瞪了顾鸢一眼。
  白音梵眼眸一冷,如同利剑般锋利的目光逼向邓芳蕊,也只是一秒,便又掩盖在了那双清澈的双眼中。
  邓芳蕊脊背一凉,她搓了搓两臂,并没有看见白音梵那一瞬的毙戾,还以为是屋内的空调低了几度。
  抬眸看着白音梵渐渐垂下的双臂,邓芳蕊眉眼高挑,艳唇一勾,扭着身子走到白音梵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才乖嘛~过来。”
  话落,邓芳蕊走到后方的玻璃高脚凳上坐着,安雅媛殷勤地为她倒了一杯红酒,目光投向那间包间。
  安雅媛走到包间的门口,看见白音梵还是愣愣的站着不动,便双手环胸,对他说道:“梵少,走吧。”
  白音梵这才仿佛回过神来,埋头走出来。待他离开后,安雅媛将门轻轻关上,眼中闪烁着阴险狠毒的光芒。
  哼,小贱人!我看你这次怎么躲!
  邓芳蕊小抿了一口红酒,食指弯曲,敲了敲桌面,对身旁的两人使了个眼神,两名保镖会意,绕过迎面走来的白音梵,开门走进去,后者又被关上。
  可那沙发上已经空无一人,正当他们环顾四周寻找那娇小的人儿时,突然,一道清冷嘶哑的声音从他们后方传来:“在找什么?”
  两人迅速转过头一看,只见顾鸢拿着两瓶酒就朝着他们的脑袋砸了下来。
  “嘭!”
  “嘭!”
  两声脆响,酒瓶狠狠地砸在了脑袋上,两人头顶霎时鲜血直冒,一人忍着剧痛朝前方看去,顾鸢对着他的脸就是一个侧踢,那人被踢翻在地,另一人却趁顾鸢背后毫无防备,狠狠地朝着她单薄的后背踹去。
  顾鸢侧翻在地,背后一阵阵的抽疼,眼眸带着浓郁的杀气朝着踢她的那个人看去,若在前世,她一招就秒了他,可是,现在的这个小身板,还接不下一个他一个练家子的拳头!
  顾鸢咬紧牙根,如果不是脑力后遗症还未消除,她早就把这渣渣碾成碎片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没用的时候,两名保镖正在向她冲过来,顾鸢快速爬起,眼见着一人的拳头已经近在眼前了,顾鸢身形一闪,弯腰两腿一蹬,用力朝着那人的膝盖骨踹去,一击必中!
  顾鸢在他倒下的瞬间迅速躲开,却不料另一人早就守在她出来的地方,他的右腿带着腿风正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顾鸢的脸横扫了过来,顾鸢心底暗叫不妙,如果被踢中,不死也是废了半条命!
  可她,已经无处可逃……
  “咚”的一声,顾鸢的后脑勺和整个背部都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打碎的玻璃在她背上划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鲜血湿了她的黑色制服,也浸透了后背的那一道符文,在接触顾鸢的鲜血之后,那道符文渐渐加深了自身的颜色,就好像要脱离顾鸢的身体一般。
  “咳……咳!”
  顾鸢吐出了一滩血,此刻她的脑子里正嗡嗡作响,五脏六腑都疼得像错了位,右脸上的颧骨被踢碎,裂开了一道口子,正在汩汩往外冒着血。
  顾鸢虚弱地喘息,嘴角勾起一抹似嘲讽又似无力的笑,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扑朔不定。
  看来这次,又要死了……
  抬起头,看向刚刚踢飞她的人,那对黝黑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的模样刻在骨子里。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我还……不想死……不想死……
  后背又是一阵剧痛袭来,顾鸢终于缓缓闭上了那双耀眼的眸。
  那名保镖小心的上前去查看顾鸢的情况,虽然邓芳蕊说的是抓住她,可是,跟着这位大小姐许多年,也多多少少知道这“抓”的意思,其实也就是狠狠教训一顿罢了。
  在那名保镖的手即将触碰到顾鸢的脸时,顾鸢的眼珠动了动,随即睁开了双眼……
  可那双眼睛,已经不再黝黑璀璨,而是腥红无比,如同那世间最为鲜艳的血色之花,致命且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