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扶桑的郁恼

扶桑的郁恼


  来不及清理自己身上的血迹,顾鸢小心地拿起鬼刃,走到淋浴头下方。
  将鬼刃细细清洗后,顾鸢**着刀身,感受着指腹熟悉无比的触感,眼中温柔流露出眶。
  它每一寸,每一个图案,在顾鸢心中都是如此的亲切;鬼刃,是她的同伴,也亦像是亲人,从记事起,它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自己也十分喜欢它,就犹如一位长者,从起初的稚嫩无能一直眼看着她成长为真正能够保护自己和伙伴的强者!对于顾鸢来说,它是唯一能融入她灵魂的武器,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亲密战友,一生,不离不弃....
  顾鸢用一条干净的长毛巾包裹住鬼刃,把它放在了衣柜最里面的夹板上,再放上了一堆衣服掩盖得严严实实。
  做好一切隐藏工作后,顾鸢关上衣柜门,眼中眸光闪烁不定。
  也不知道,它跟着自己来到这里,究竟是福是祸....
  暗叹一口气,顾鸢瞧着又是血污的一身,无奈的再一次走进浴室。
  重新梳洗过后的顾鸢走出浴室,望着窗外抽出新芽的桑树枝叶,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那树上残喘的枯叶漫天飞舞。
  收拾好今天所需的书本,顾鸢来到自家班级的门前,听教室里闹哄哄的一片,看了看墙上的钟,疑惑的挑眉:十点二十分,不是应该在上英语课吗?怎么这么吵闹?
  顾鸢面无表情的推开虚掩的教室门,咔嗒一声反手关上,就在她踏进教室的一瞬间,所有学生就像突然卡壳一般,吵闹不堪的声音在刹那停止。
  顾鸢扫视一遍所有人,淡定的走到位置上,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桌面上连一粒灰尘都没有,地面上也是擦的透亮。
  事出极反必有妖!
  顾鸢将书本放在桌子上,抬头冷冷问道:“谁干的?”
  可下面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她的问题,顾鸢皱了皱眉,场面变得十分安静,安静得诡异。
  “是我吩咐打扫的,怎么?不够满意吗?”
  一道温润的男声从教室门口传来,打破这一尴尬的气氛。
  顾鸢冷冷望向他,反问道:“你是谁?”
  顾扶桑算是被顾鸢给打击得五体投地,抽搐着嘴角:“你不认识我了?”
  顾鸢一歪脑袋,将他的脸打量了小会儿,认真开口道:“不认识。”
  “我.....”顾扶桑觉得自己都快被她给气笑了,“我说顾鸢学妹,你是不是有脸盲症?”
  “脸盲症是什么?”顾鸢反问。
  顾扶桑靠墙扶额,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最后弱弱说道:“我是顾扶桑,可别再说你没听过我名字了。”
  “顾扶桑....”顾鸢摸着下巴思索着,“哦,是你啊。”终于回想起顾扶桑这号人物是谁的顾鸢眨巴眨巴眼看着前方已经快哭了的男生。
  顾扶桑拍拍自己的胸脯:“谢天谢地,你可算想起我了。”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挨个找整个初中部的所有班级是多么的艰苦,一不小心就被女生追着跑几个走廊,历经千辛万苦到头来还不认识我了,差点儿心态爆炸。
  后面那些话自然没有说给顾鸢听,不然搞得他像是个变态一样。
  “那这算是什么?”顾鸢指着她干净得不像话的座位问道。
  顾扶桑双手环胸,微笑对顾鸢说道:“我不是听说你在班上受人欺负嘛,我就把他们说教了一番,让他们打扫了你的座位咯。”说完,一副“快来感谢我”的样子站在顾鸢面前。
  顾鸢微不可及的皱眉:“是吗,谢谢。”顾扶桑站在哪儿的身子晃了晃,满头问号,错愕的盯着顾鸢:“这...这就没了?”
  顾鸢转过身子坐回位置上,收拾着课本,理也不理在一旁尴尬无比的顾扶桑。
  “哦,对了,还有一点....”顾鸢抬起头,瞧见他眼中突现喜悦,眨了眨眼,对顾扶桑说道,:“以后,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我们不熟,这次,就算我欠你的人情。”
  顾扶桑本以为她会说些什么感激的语出来,结果....
  “什...什么?不熟?”好吧,他们好像只见过一面,他淡淡一笑:“人情就算了,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要是真想报答我的话,那就....”
  拖长的尾音带着浓浓的诱惑,弯弯的眼角流露出戏谑的湛光,他的目光把顾鸢从头到脚扫视一遍,殷红的唇瓣划出暖意的弧度:“做朋友吧!”
  “....”
  沉寂,死沉的寂静,顾扶桑望着身前面无表情直视自己的顾鸢,原本上扬的嘴角僵了僵,终于,在他忍不住打断这段沉默的时候,顾鸢开口道:
  “我拒绝。”
  “哗—”
  这三个字犹如一枚炸弹,一投到众人的耳中便轰的一声炸开了,他们纷纷低头交耳,有说“我去,顾鸢疯了吧!”“顾扶桑被拒绝了?”“我的妈啊!男神也有被拒绝的一天!”“嘁~玩儿欲擒故纵呢这是?”“不要啊~男神千万别被她迷惑了啊!”
  震惊,嫉妒,不敢置信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教室,一时间所有人都炸开了锅,目光无不在顾扶桑的身上扫过。
  顾扶桑暗了暗眸色,不去管其他人的言语,他只是再认真问了一遍:“你不肯和我做朋友吗?”
  顾鸢依然冷淡答道:“是。”
  顾扶桑咬了咬牙,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遭人狠狠非议过,他绯红着脸,快步离开了顾鸢的班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都气红了。
  以后,谁爱管谁管去!他顾扶桑不屑去管了!
  带着一身煞气的顾扶桑气冲冲的走回了高中部,两旁的路人纷纷让道,生怕惹得这尊祖宗更加不高兴,除了顾鸢,奥特斯丹的学生都知道,一旦顾扶桑生气,那便是万万去招惹不得的。
  从小在书香门第和武学世家的环境之中长大的他,既有着温润如玉公子无双的一面,也有着凌厉无比的狠劲,一套最基本的近身搏斗就能送你上天。
  可偏偏....就有那么个例外。
  “怎么了?”
  顾扶桑黑着一张脸,嘟囔着:“没什么....”
  “真的?”那人挑高了调子问道。
  “都是兄弟,我骗你干什么....”顾扶桑死犟到底,瞅了瞅面前的白净少年,颇有深意的问道:“倒是你,那天亲自送到医院的女孩,到底是不是你喜欢的人啊?”
  白音梵一把揽住顾扶桑的肩膀,在他耳边悄悄说道:“这个嘛,是个秘密,可不能告诉你。”
  “好啊你!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都不告诉!快说,那女孩到底是谁!”顾扶桑捏着白音梵的脸蛋往两边扯着。
  “疼疼疼疼!快松手,快松手啊你!”白音梵一只手使劲掰着顾扶桑的手,另一只手扯着顾扶桑的脸,两人一路闹腾到尽头,松手之后,皆是嘲笑着对方脸上的滑稽红印,属于少年特有的清朗笑声传到了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