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安慰?笑话!

安慰?笑话!


  午休后,顾鸢和白音梵离开了食堂,至于后方那些人感觉自己已经踏入玄幻世界的议论声他俩已经听不见了。
  鹅卵石小道上,顾鸢迈着均匀的步子往初中部的方向移去,一旁的白音梵由于腿的长度差距,他不得不放慢了脚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顾鸢身后。
  走了一段距离后,顾鸢立稳脚,停了下来,身后的白音梵看见她突然停下,自己也赶忙收住了脚步,正准备问问她为什么停下时,顾鸢却抢先开了口:“白音梵,我问你,天上人间那次,我是怎么出来的?你又是如何离开的?”话落,顾鸢转身抬头直视着白音梵那双永远都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的眼,看起来纯净无比,那双眼...属于天使。
  白音梵一愣,仿佛没有想到顾鸢会这么直白的问他,他垂下眼帘,活像一个认错恳求着原谅的小孩,糯糯说道:“其...其实,在邓芳蕊的手下进入那间包间后不久,一位喝醉了酒的姐姐突然就闯了进来,她....她....”说到这里,白音梵不安的拨弄着手指,眼里溅起潋滟的水光,满满的都是恐惧和害怕。
  顾鸢皱眉,毫不温柔的将白音梵拽到了一旁的柔软草地上坐下,揪着他的领子,凝视他的眼神冰冷:“说。”可怜的外表根本就不会让顾鸢心生一丝怜悯,反而会令她有些厌恶,她不喜欢过度软弱的人,尤其是动不动就掉眼泪这种没出息的人。
  可偏偏....白音梵就是这种人,而她却不得不和他关联在一起....如果没有他,顾鸢可能早就被那群烦人的苍蝇给堵死了....
  白音梵瞳孔一缩,显然没想到顾鸢会生气,他看着那张清秀的笑脸,做出一副很努力的样子,将眼眶里即将喷涌的泪水给憋回去,他弱着声音答道:“后...后来,那位姐姐在看清了邓芳蕊的脸之后,就好像发了疯一样的朝她奔过来,我当时也被吓着了,只记得场面很混乱...”白音梵抿了抿略有些干涩的唇,继续说道:“我记得,有很多血...很多的血,那些人...都被杀掉了...被杀掉了!”说道最后,白音梵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脑袋深深埋在膝盖里,双手捂住脸,眼泪也止不住的啪嗒啪嗒一粒粒的滚落下来,湿润了草地,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在无助的哭泣。
  听到这里,顾鸢沉默不语,眼底的情绪让人琢磨不透,她在思考,思考着白音梵那番话的可信度....
  如果真如白音梵所说的这样的话,那么那个女人,就非常有可能会救她并送往医院,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她会这样做?她有什么理由这样做?难道是因为白音梵?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顾鸢越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都是因为他。
  她从不轻信任何一个人,包括白音梵,即使他懦弱不堪,但顾鸢前世什么人没见过,白音梵...他可以信任吗?
  顾鸢平复了眼中的所有情感,她一只手搭在白音梵微微颤动的肩膀上,似安慰,又似嫌弃的说道:“别哭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眼泪是很值钱的,不想回忆的记忆,就不要去回忆它,以免伤害到自己,还有,以后也别动不动就眼泪直流,说实话,你哭起来很难看,是真心的...”
  前半段白音梵听着有些不可思议,他觉得这种话从顾鸢嘴里说出来简直就跟做梦一样,结果一听后半段,他的那点梦幻也被顾鸢打击的七零八碎了。
  什么叫难看!他这脸都不知道被多少女生垂涎当成梦中情人!说他难看!假的吧...
  白音梵抽搐着嘴角,生无可恋望着顾鸢那双透着真诚的眼,那么好看的眼睛,怎么就瞎了呢....
  顾鸢自然不知道此刻白音梵心中的想法,她还以为是自己的言语太过治愈,将白音梵给感化了,反正她好像也从没有安慰过人,也不知道该用那种的语气,只是以前听到魑魅安慰魍魉时用过,她就依葫芦画瓢的照搬过来了,想不到,这个第一次效果倒是蛮不错的样子。
  顾鸢收回手,撑着下巴,眼中透着浓浓的煞气,接着问道:“那么事后,邓芳蕊去了哪里?”她现在只想冲过去把那女人往死里弄,从小到大,她夙就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此仇不报,她就枉为23世纪的杀手界扛把子!
  白音梵双眼闪过精光,不着痕迹的勾起了嘴角:“她啊...”
  ...........
  “呜呜呜~”
  呜鸣声从这个城市最为混乱的角落此起彼伏,这里是D市黑社会势力聚集的地方,也是贩卖人口、J女、毒品的专属交易市场,在这里,除了杀人,任何你能够想到的犯罪时时刻刻都在上演着,这是完全释放人性深处的天堂,也是D市警察最为头疼的地方,这里是——
  黑窑...
  “诶,老大,我听说红袖姐姐那里又新搞到一小娘们,听说是某个集团的大小姐呢!”
  一行膘肥体壮的地痞走在黑窑最大的风流场所—欲仙楼里,一长相贼眉鼠眼的痞子向前方领头的流氓说道。
  “哦?大小姐?那肯定得是个肤白貌美的美人儿!”曾威武满脸的横肉一抖,绿豆般大小的眼睛里迸出欲望的光芒,“那虎子你还不快带我去看看!等爷爽完了,你几个也沾沾爷的光,轮流上!”
  这话一出,随行的三人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容,纷纷夸奖曾威武:“老大最威武!老大最帅!老大最厉害!”
  其中那名为他介绍的潘虎子一个箭步跨前,驼背弯腰的为曾威武带路。
  进了欲仙楼,潘虎子乖乖的退到了曾威武身后,对此,曾威武对潘虎子的做法感到很满意,他拍了拍潘虎子的背,说道:“虎子!你做的很好,待会儿爷上了,下一个就是你!”
  潘虎子顿时笑开了一张菊花脸,连连谄媚道:“哎呦,老大,我虎子决定了,这辈子!我就跟着你混了!”
  曾威武大声一笑:“哈哈!好!”
  也不知是曾威武的声音太大吵着了在阁楼上休息的人还是其他原因,只听见一声娇软到令人骨头都酥了的女声从楼梯上传来:“哟~威武爷今个儿怎么有空到我红袖这儿来消遣了?奴家可是想念你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