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十方弥罗

  抬手,无视杜楷绝望的嘶吼,刀芒一挥。
  吐息之间,一束白光破风而来——
  “叮—”
  锐器碰撞出的火花闪现在杜楷的瞳孔中,鬼刃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击带偏了原本的轨迹,只在他的耳侧划过一道深深的沟壑,鲜血喷涌。
  “哐铛”
  鬼刃应声落地,顾鸢猛然朝着那束光发出的始点看去,目光如冰。
  只见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女人双手拿弩,盯着自己的目光凌厉又充满自信,活像是被她锁定的猎物,一头干练的短发剪得一丝不苟,耳边垂下的发丝没有一根逾越,弦上那只箭已射出,正是自己脚边这只浑身漆黑的三角铁箭。
  顾鸢平静地看着她,缓缓道:“卢斯卡....”
  那名黑袍女人显然并没有料到顾鸢会这么快就认出她,卢斯卡颇有些惊讶道:“哦?你记得我?”
  迎接她的,是一声听不出情绪的低笑:“我对你那小玩意儿印象挺深的。”言外之意,就是顾鸢只是记起了她手中的弩,才认出她来的,不然,顾鸢还真想不起来。
  毕竟,一醒来就被利箭差点儿贯穿脑袋,印象能不深吗。
  “呵呵,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倒是需要在你脑中加深加深我对你的影响了。”卢斯卡轻笑两声。
  顾鸢转身拾起被打落的鬼刃,握住刀柄的手微微发抖,她皱起纤眉,刚刚卢斯卡射出的铁箭力道非凡,到现在右手的虎口处还阵阵发麻,若不是制造鬼刃的材料特殊,坚如磐石,换做其他的东西,恐怕现在已经被击出一个大缺口来。
  抓过桌上的白布,顾鸢仔细地将鬼刃层层裹住,她的动作悉数落入了卢斯卡的眼中,卢斯卡走到门口,看见这血流成河的场面,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目光扫到吓到昏死过去的杜楷时,一抹鄙夷浮现在眼底。
  这种废物,也配让她护住性命。
  转头,她丝毫不避讳地夸赞道:“小姑娘下手挺利落的嘛,只不过裂痕太大,太粗糙了,力气得好好练练。”她蹲下身子,将弩斜斜挂在背上,纤细的手指**着地上的尸体,一样一样挑出顾鸢的“毛病”。
  “嗯...还有这血,流得太多了,容易让人察觉到,又污了自己的手,要知道啊,血液凝结在手上太多的话,是很难洗掉的,一股子腥臭味如影随形....”
  就在卢斯卡碎碎念叨叨不停的时候,顾鸢一耳朵进一耳朵出,把鬼刃包裹好放在一旁染血的行李箱里,她拍拍身上衣服的褶皱,拖着箱子抬脚就往外走。
  卢斯卡刚说到一半,见她如此干脆的转身走掉了,忙不迭地追上去,“诶诶诶!你别走啊!”
  顾鸢止步,回头一脸冷漠:“你还有什么事?”
  卢斯卡追上她,从胸前的口袋中摸出一张纸片,递给她:“如果你愿意,这个地方,会很适合你,我很期待和你在这里见面....”
  说完,卢斯卡对她微微一笑,眼中有着势在必得的光芒,仿佛认定了顾鸢一定会来,伸手戴上黑袍的帽子,“我走了,后会有期!”话落,转身飞速朝着另一条道路奔去,不一会儿她的影子便消失在幽巷转角处。
  顾鸢立在原地,望着手中的那张纯黑纸片上的一排苍劲有力的鎏金字体,黑眸微眯:
  “么...”
  清冷之声响起,犹如银铃磕绊在青石路上,响起铃锒一片,回荡在这丝丝飘雨,薄雾弥漫的暗巷之中。
  风起,舞乱顾鸢缕缕青丝,雨,已悄然兴起,仿佛是为了冲刷这场杀戮带来的血腥残羹。
  她深深看了一眼卢斯卡去的方向,回眸,轻盈拉起箱子,匀速朝出口走去,不去管身后那张被丢弃而随风飘落的黑色纸片,雨水浸湿纸身,与青石地面融合一体。
  殊不知,在她刚刚走出巷子后,一名少年撑着伞,站在她之前站过的地方,蹲下,轻柔地拾起那张纸片,甩掉上面的水珠,望着顾鸢离去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似笑,亦非笑。
  伞下,那双星辰般璀璨,又如深海一般密不可测的眸子散发着跃跃欲试的星芒,拿在手中的纸片湿答答地贴在他洁白的手掌上,五指骤然用力收紧,几滴浑浊的水珠从一侧迅速滑下,张开手,皱成一团的纸片被再次无情扔在地上,少年轻笑着转身离开。
  顾鸢,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