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顾鸢杀了王文倩?

顾鸢杀了王文倩?


  在小屋休息了两天后,一大早,顾鸢换上冬季制服,梳起高高的马尾,望着镜中精神饱满的自己,顾鸢颇有感慨。
  想当初,一穿过来营养不良个什么样子,十四岁年纪身材看起来就跟十一二岁似的,瘦的跟竹竿有得一比,脸色直发黄。
  不过,在经过顾鸢这几天的精心调养下,整个人都变得丰盈起来了,精神也比之前好得多。
  多亏了魑魅整天在她耳边念叨的那些美容熏陶,不然,她还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见效果。
  收拾好东西,顾鸢拿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
  不错!就是电脑。
  这可是她花了一天时间购齐了所有零件,又花时间将它完整拼装好的,全世界仅此一台!
  虽然零件材料没有23世纪那么精良,不过也勉强可以用上。
  作为那个世界的顶尖杀手,必须掌握常人无法想象的技能,安装这落后几百年的东西,顾鸢还真的没什么压力。
  ..........
  回到学院,顾鸢呵出一口气,热气喷涌,在空气中凝成水雾,不一会儿便随风飘散,寒风瑟瑟,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
  好冷....
  顾鸢拢了拢衣服,习惯了一年四季同样温度的她还不太适应这种寒冷的天气,脚下加快了步伐。
  “哈哈!我靠!终于摆脱了老巫婆的统治了,太好了!!”
  “是啊,听说要来一个新的老师当咱们的班主任呐。”
  “哇...希望是个帅哥啊。”
  “拉倒吧,说不定是个美女呢,嘿嘿嘿!”
  教室里面闹哄哄的一片,顾鸢远远就听见了争讨声,推门,只是一瞬的安静,便又喧闹起来。
  顾鸢熟视无睹,平静地坐在位置上,拿出整齐垒在课桌里的书本,最上面的竟然都沉淀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看来,她确实很久没来上过课了....
  “叮零零——”
  上课铃声响起,所有人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有的人与自己的同桌窃窃私语。
  顾鸢望了一眼旁边的空桌子,这排,只有她一个人。
  “人缘烂到令人发指啊...”小声感叹道。
  数学课是枯燥的,“地中海”老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讲述几何问题,下方的学生除了前面两排还在苦苦支撑,其余的全部“阵亡”,无一不是昏睡在课桌上。
  顾鸢百般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手中的圆珠笔不知转落了几回。
  心底直发牢骚:‘这种题目也算是“终极思考题”?拜托,她用脚趾头想都做得出来,难怪21世纪的中国学生思维死板不灵活,全都归功于数学老师只会一味传授死方法而不让学生独立思考。'
  望了望黑板上方的挂钟,还有二十分钟才下课,顾鸢干脆就不听了,拿出偷偷带来的自制笔记本,放在书下。
  反正她坐最后一排,还怕谁发现不成?
  开机,登陆,顾鸢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出一连串代码,五分钟后,满屏晦涩难懂的字母符号编排完整,顾鸢轻点回车键,荧幕上显现出多个文件夹,她一个个打开查看,嘴角随着文字的进展愈发上挑。
  奥特斯丹学院秘史,啧啧啧,真是出乎意料地令她惊喜呢....
  对于自己这种“卑鄙”的黑客行为,顾鸢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这还只是最最“小儿科”的,要是被J队的那家伙知道自己花了五分钟才打开一个最基础的文件资料,不知道要被她笑成什么样子。
  近乎五万字的文字顾鸢不到半个小时就看完了,她伸了个懒腰,已经下课了,可是讲台上那位却没有半分要下课的意思,仍旧在忘乎所以地讲课。
  顾鸢收起电脑,正准备休息片刻,不料....
  “顾鸢!滚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这一声吼可谓是贯彻耳膜,中气十足,连那些熟睡中的学生都被吵醒了一大半。
  “我靠!谁啊,疯吼疯叫的。”
  “就是,我才刚睡着诶!”
  “哎,不对啊,这好像是江楚红的声音。”
  “对啊!就是她!”
  教室里吵闹着,“地中海”一拍讲桌,怒道:“吵什么吵!我说下课没有!安静!”
  下方瞬间一片寂静,“地中海”负手一推开门,张口骂道:“哪儿来的野....”
  本想好好教训门外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楚红的,谁知刚开门就看见立在江楚红旁边的校长,话说到一半,“地中海”立马换上了一张笑成菊花的脸,凑到校长的跟前,谄媚道:“哎呦~什么风把校长您吹到这里来了,您这是....”
  女校长杨碧玲斜睨了他一眼,媚态天成,她扭了扭脖子,朱红的嘴唇浮上温柔的笑意:“牟老师,我来这里,是想来您班上讨个人的,待会儿还要麻烦你帮她请个假了。”
  “地中海”哦不,是牟老师,他连连答道:“不不不!不麻烦,要谁您自己点就行了,请吧请吧。”
  女校长也不扭捏,捂着唇“咯咯咯”地笑了几声,便进教室对江楚红说道:“你去叫人吧。”
  江楚红此时已经卸了石膏,该做用拐杖走路了,进教室后,她面露凶光,伸手毫不客气地指着顾鸢大声叫道:“校长,就是她!就是她杀了我姑姑的!”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学生们纷纷怀着不可思议的情绪转过头去看她,仿佛想在她身上看出什么惊慌失措来,但可惜,就算是承受着全班人探究的目光,顾鸢也依旧淡然如常,就连发丝都没有凌乱一根。
  顾鸢什么也没有说,因为她知道,这时候说话辩解,没有任何意义,她面上淡定,心底却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她杀了王文倩?那是绝对没有的事!为什么江楚红会一口咬定就是她杀了王文倩呢?
  没等顾鸢思考完全,江楚红心急地叫道:“校长!你快把她抓到校长室审讯一番啊!”
  杨碧玲目中闪过一丝不满,随后又被很好的遮掩过去,她柔声说道:“顾同学是吧,我是奥特斯丹的校长杨碧玲,王文倩老师的遇害,经校方的调查,发现你与王文倩老师的死亡有着些许的关系,还请你跟我走一趟,不过你不用害怕....”杨碧玲说着走到了顾鸢的位置上,看着她。
  “校方一定会将此事查明,如果你与此案没有关系,校方会给你一个答复的,可如果你与王老师的死有关系的话....”说道这里,杨碧玲面露不善,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顾鸢听完,无视她无声的威胁,对于这些客套话只是淡淡地笑了两声:“呵呵,好啊,我跟你们走。”那个时候,你最好别后悔...
  反正对付她这么一个穷学生,奥特斯丹有的是办法,就算是最后“误判”,杨碧玲也只会象征意义上发表一些虚伪至极的演讲,然后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但对于顾鸢这么一个学生来说,可谓是毁了她的一生啊....
  说这么多,只不过是说给那些富家子弟听的,以彰显她自个儿的“公平公正”罢了。
  既然她杨碧玲收了江家的好处相信江楚红的鬼话,那...可别怪她下狠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