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凶手 一

  校长室
  学院的所有校级领导全部汇聚一堂,坐在一架圆形的会议桌上,顾鸢站在中央,不断地受到他们探究的目光。
  事件关乎一条人命,又是发生在奥特斯丹学院内的,稍有不慎,便会让学院的名誉下跌至低谷,其严重性足以让他们万分重视。
  “顾同学,说说吧,你是怎样杀死王老师的。”杨碧玲翘起腿,坐在软椅上,背靠着软垫,端着一杯扑腾着热气的香茶,一双如丝媚眼微漾起阵阵阴光。
  江楚红站在一旁,用拐杖支着身子,披散的头发掩住了她凶狠似淬了毒的眼,目光狠狠望着顾鸢,一幅想把她拆吞入腹的模样。
  她嘴角僵硬地弯起一抹得意的弧度,用森森发寒的嗓音说道:“没什么好说的,她们班全体都亲眼看见我姑姑把她叫到办公室里,而且在那个时间段里,能够亲身接近并杀害我姑姑的,也只有她一个人!”
  顾鸢低头不语。
  杨碧玲抿了一口茶,示意江楚红继续说下去。
  “顾鸢,我知道,我姑姑是待你不如其他同学那么好,可是你也不能....不能这么残忍的杀了她啊!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江楚红捂住胸口,痛彻心扉地说道,她眼圈泛红,一双腿无力地靠在拐杖上,可怜的模样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心生怜悯,看向顾鸢的眼神多了一丝厌恶。
  顾鸢依旧低头,谁也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是怎样的,众人都“心知肚明”的认为她不敢抬头是因为自己的罪行太过火而愧疚地抬不起头来。
  江楚红见她没反应,越加演技爆发起来:“顾鸢!你可知,姑姑生前,对我比亲生女儿还要好!可是你!你却让我再也见不到我最敬爱的姑姑了!”说到这里,江楚红憋在眼眶中的泪水一股脑地喷涌出来。
  “哎呦!江家丫头,别哭别哭,阿姨一定会将那杀害你姑姑的凶手绳之以法,决不轻饶了她!”
  一名离江楚红最近的女人站起身,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一边意味不明地朝顾鸢飞眼刀。
  这时众人就好像被她领着头,也纷纷指指点点,怒目谴责中央那站得如同傲竹孤霜般的人儿。
  听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责骂声,江楚红头埋在那女人怀里,小声呜咽,在大家都看不到的角落,她咧开嘴眼中含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顾鸢,你就等着被千夫的指头戳到溃烂吧!你,永远都别想斗过我!
  “啪,啪,啪...”
  “很好,江楚红,你的表演让我忍不住为你啧啧称奇。”
  一直低头默语的顾鸢此时拍着手掌,一双星眸浅露笑意,深藏在眼底的戾气不显半分,脊背挺直如松,高束的马尾仅用一根朱红丝带缠住,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别样的气质。
  “你说什么!”
  江楚红现在是一听见顾鸢的声音就止不住地想发狂。
  “你说,是我杀了王文倩?”顾鸢答非所问。
  江楚红闻言一愣,随即又恶狠狠瞪着她,“不错!你就是因为觉得我姑姑待你不好,心生怨恨!”
  “很好。”顾鸢上前一步,目光陡然变得犀利无比,江楚红望着她清澈冰冷的眼神,心底微微发颤。
  “我问你,王文倩是怎么死的?”
  江楚红眨了眨眼,压着声音仿佛透露恨意:“你还敢问我姑姑是怎么死的?她是被你一刀割了喉咙失血过多而死的!”
  顾鸢做出疑惑的表情,说道:“可是,我记得她不是窒息而死吗?”
  江楚红瞪着眼,反驳道:“你胡说!我姑姑明明就是被你割破喉咙才死的!”
  顾鸢右手托左手,左手掌心撑起下巴,问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一刀抹了她的脖子的,你看见了?”
  江楚红怒道:“我就是知道!”
  顾鸢:“这就奇怪了,我记得,你姑姑王文倩尸体被发现的那天,全校是发了禁足令不许到操场上来,而那时,确实也没有学生偷偷摸摸跑进去,何况,你的腿已经半残不残,也就更没有可能去到操场上了吧?”
  江楚红翻了个白眼,承认道:“废话!我那会儿正在宿舍里休息,哪儿有功夫偷溜到操场?”
  顾鸢转向问微微蹙起眉头的杨碧玲:“校长,你告诉她了吗?”
  “我....”
  “当然没有了!我姑姑的死因只有....”
  杨碧玲本想说她告诉了江楚红,可江楚红却迫不及待抢了她的话,说到一半,她好像是意识到什么,脸色瞬间煞白。
  顾鸢弯起眼角,“哦?既然你没有到操场亲耳听见法医鉴定的死因,校长也没有告诉你,那么请问,你...是怎么肯定王文倩就是割喉而死的?”
  江楚红白着一张脸,心虚地左右转动眼珠,“我....我....”
  顾鸢眼中一抹明了之意划过,她仿佛发现了,那个杀死王文倩真正的凶手!
  “是我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