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我光头!我骄傲!

我光头!我骄傲!


  “空白?!”
  顾鸢诧异万分,她不死心地再试了几次,可最终结果无一不是以“档案空白”告终。
  黛眉微拢,顾鸢晶莹黑亮的眼眸沉了下去,她删除搜索框里夏孤行的名字,输入自己的名字,结果不到三秒就跳出了属于她的个人资料。
  这就说明,并不是电脑或者档案库的故障出错,而是....
  这个学院根本就没有夏孤行这个人!
  顾鸢关了电脑,揉了揉眉心,腹议道:‘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了,还是不要去深究他夏孤行的事情好了,管他有什么古怪,反正不会影响到我,一切都与我无关。’
  “哈~”顾鸢打了个哈欠,软软地趴在桌子上,轻阖上眼帘,柔密的像小刷子般的睫毛轻微舒展着,眼尾勾起疏懒的缱绻,连眉峰处细微的隆起都被惬意的舒适抚平。
  好累,好想睡觉....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之下,呼吸逐渐地平缓起来,顾鸢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舒服的奔向放松的睡梦天堂。
  可是,好景不长──
  “咚!”
  惊雷般的巨响贯彻耳膜,顾鸢猛然惊醒,“腾”地一下从座位上蹿起,连身下的椅子都被她突然的动作给掀了个四脚朝天,发出“铛”的一声摔落在地。
  夏孤行给顾鸢这神反应吓懵了,瞪大的双眼一瞬呆滞下来,桃色的嘴唇微张,动作定格在拍桌的那一霎那。
  半晌,夏孤行舔了舔干涩的嘴角,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没事吧?”反应给得这么大.....
  顾鸢捂着起伏的胸口,极力抑制住滔天的怒火,双眸红光奔涌,仿佛都要喷出两团熊熊烈火将夏孤行给烧个干净。
  可夏孤行仿佛就像没有看见她已经要气得头发都要烧起来了,依然挂着没心没肺的笑容,心宽的调侃道:
  “原来你睡相那么差啊?那好吧,以后你睡午觉的时候我就坐你旁边守着,我保证除了我,没有谁会看见你熟睡中美丽动人的....‘睡姿’!”
  话落,夏孤行拍桌狂笑,微红的眼角漾出了点点泪花。
  “夏、孤、行!!!”顾鸢紧咬银牙,拳头握得噼啪响,“你这个臭光头!!”她一定要把这光头狠狠按在地上打!踹开碍事的椅子,飞身向夏孤行欺上去。
  夏孤行怎么肯乖乖束手就擒,见情况不对,拔腿就跑,边跑边叫:“喂!不带这么凶残的吧!开玩笑,我开玩笑啊!”
  顾鸢好恨自己这双腿怎么不多生两条,明明夏孤行的背影近在咫尺,刚想伸手抓他又似戏耍她一般的如泥鳅一样滑出一段距离,假声假气的求饶声里夹杂着他戏谑的窃笑。
  真是....可恶又可恨!
  顾鸢觉着自己肺都气炸了,什么冷静镇静统统见鬼去吧!饶是涵养再好的人,碰到夏孤行这么个厚脸皮的浑球,也会控制不住冲上去挠他两把。
  她曾以为魑魅脸皮厚,撒泼死缠样样精通,可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比她脸皮厚十倍有余的人!
  “呼哧.....夏孤行,你最好...最好别让我抓住你,不然....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从教室跑到操场,追到大脑缺氧的顾鸢不得不停下来撑着膝盖大口喘息。双眸火光依稀可见,在晚冬阳光的照耀下眉眼都仿佛披上一层金粉,将那双璀璨如星的黑眸辉染成暗棕色,柔顺的发被照得根根如金丝般高贵,衬着顾鸢此时有些窝火的样子,竟显露出一种迷人的俏皮。
  “喂,这点就不行了?我还准备带着你多跑几圈呢!”夏孤行嘻嘻笑着。
  顾鸢呲磨着牙,恨不得一巴掌拍掉他脸上欠扁的笑,“跑?追着你一个反射太阳光的千瓦大灯泡跑太危险了,可别把我眼睛给闪瞎。”
  夏孤行嘴角一抽,不怒反笑:“大灯泡怎么了?至少我可以为国家省电能,我骄傲!反看你,头发长那么长,洗个头都要用掉多少自来水和洗发水?你这是在浪费国家资源,是可耻的!”
  顾鸢:“颠倒黑白。”
  夏孤行:“这明明是事实!”
  顾鸢:“胡说八道。”
  夏孤行:“我没有!”
  顾鸢:“有。”
  夏孤行:“没有!”
  顾鸢:“有!”
  ..........
  “呵,果然是夏麟的弟弟,顽固又善变。”
  七楼的学生会长室中,白音梵坐在深灰皮革软椅上,细细品味手中的咖啡,黑色的窗帘遮挡住光辉,只留下不足半米的距离。
  他注目眺望着操场中争闹的两人,长长的睫毛铺散掩盖住眸中暗涌跌宕,犹如黑夜星辰中飘忽不定的阴雾,好似汲取了魔力,使人一不留神便迷失在那幽转的流光之中。
  光束投射在他的脸上,衬着背景的深色,如同坠入黑暗的圣洁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