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转未来:绝命异能特工 > 我说得对吗?大哥....

我说得对吗?大哥....


  “梵,你还真是不客气啊,怎么样?我的位置坐得还舒服吧?”
  门被推开,暖色阳光充盈着将昏暗的屋子照得敞亮,待门关上,屋子里又笼罩在黑暗之中。
  白音梵微微一笑,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说道:“会长的位置,我怎么敢坐啊,只不过是趁你不在,才偷偷地感受一把。”
  回头,看着门前眼眸弯弯的金发少年,白音梵敛下眸底的深色,一勾嘴角:“我说得对吗?大哥....”
  白瑾言理了理暗金色底纹的制服袖口,极为自然地走到白音梵面前,伸手将白音梵鬓间的一缕乱发轻柔的绕到耳后,眼角向上翘着,像一只高雅而危险的狐狸:
  “没事的,梵,我的位置你想坐多久就坐多久,我不会介意的,毕竟,你可是我最小最亲爱的‘弟弟’啊....”
  温柔如流水般的声音听在白音梵的耳朵里,却有着别样的意味。
  他幽深如墨的双眼之中划过一道警惕的暗芒,瞬息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露出一抹乖巧的笑容,莹白的牙齿轻抵在殷红软嫩的唇上:
  “不用了,我只是无聊想找个地方静一静而已,至于大哥说的‘想坐多久坐多久’我可没那么大的殊荣。”
  白瑾言收回手,闻言笑道:“呵呵,我是你大哥,可别跟我客气啊,有空的时候上来坐坐,也好陪陪我这孤独的会长聊聊天。”
  白音梵双颊染上惶恐的桃红,故作认真地摆摆手:“不不不!大哥你做会长整天那么忙,公事多得都处理不完,我看我还是不要上来叨扰大哥的好。”
  “怎么会,我....”
  “马上上课了,我得走了!有时间再和大哥聊了,再见!”
  未等白瑾言把话说完,白音梵便匆匆打断了他,借着上课的理由一溜烟的跑了。
  白瑾言看着他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翘起的眼角垂了下来,摘下了温和的面具,眼中柔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狡蛇般的阴翳,
  “嗤,白音梵啊白音梵,你可千万别露出破绽来啊,这场游戏....博弈才刚刚开始!呵呵呵.....”
  白瑾言拉开窗帘,光明驱散了黑暗,一切都露出原本的模样,除了那杯放在桌角的咖啡依然如化不开的浓墨,静静盛在那只嵌着红宝石烫边的杯子里,一丝波澜都不曾起。
  白瑾言呲了呲牙,那可是他刚从法国定制的咖啡杯,价值不菲,自己还没有用上一次,没想到竟被那臭小子染指了!
  拿起杯子,白瑾言将剩余的咖啡倒入废水池里,转头毫不怜惜地扔进了垃圾桶。
  他可不想与白音梵共用一个杯子,虽然有些暴殄天物了,但他,就是不想!
  .........
  “顾鸢,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意思呢?”
  “那是你瞎。”
  “这也不赖我啊!谁叫你以前那么闷骚,头发整天披着像个鬼似的,来个人说话声音大一点就能把你吓着。”
  “......”
  “对了对了,下周就要期末考了,你成绩不是很好吗?要不你帮我补补功课呗!”顺加搞好咱们的关系。
  顾鸢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随即把头转到另一边去,“我拒绝。”
  夏孤行鼓起腮帮子,一个跨步拦住了去路,顾鸢无奈得想翻白眼,“干什么?马上要上课了。”
  “帮我补习!不然我就不让你过去!”
  顾鸢一个眼神都懒的给他了,“幼稚,快让开。”
  夏孤行不依不饶:“除非你答应给我补习!”
  顾鸢上前一步,黑眸微眯,昂起头与夏孤行对视,夏孤行眨巴眨吧眼睛,不明所以。
  “你....唔哇!!”
  一声惨叫过后,夏孤行弯下腰抱腹痛叫,吃力地伸出手指指着顾鸢说道:“你这个....残暴的女人!”
  “就一拳而已,说不上什么残暴吧。”只用了七分力,对他,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也权当作是给他的一个教训吧。
  侧身略过蜷缩的夏孤行,顾鸢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在这儿慢慢叫吧。”说着,挥挥手便悠闲的走了。
  夏孤行扶着一旁的墙壁,勉强直起腰杆,腹中火烧火燎的疼,“靠!看起来瘦得跟衣杆差不多,特么拳头是铁做的吗!嘶.....”
  即使怀揣着一箩筐的闷气,但夏孤行还是一瘸一拐地扶着墙咬牙缓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