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离谱(1/4)


  作为实际上的扛把子,魏忠贤出宫当然不会遭受阻拦。
  匆匆赶回外宅,五虎五彪都已经聚齐。
  魏忠贤把皇帝召见和任务说了一遍,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陛下之行为……”五虎之首崔呈秀不知道或者是不好意思说。
  “离谱,二百万,怎么不去抢啊?”五彪之一的杨寰显然是没什么脑子的。
  “抢有这来钱快?”田尔耕悠悠说道:“一个月,二百万,恐怕要我等自己贴补。”
  “未必,京营每年消耗钱粮几百万,这么多年下来,勋贵们肥得流油,只要动作够快,二百万肯定不止的。”许显纯说道。
  五彪的关注点是二百万两,毕竟他们负责动刀子,负责动脑子的五虎则在思考其中深意。
  听到孙承宗接替王之臣,第一反应就是皇帝要收拢军权,好对魏忠贤下手。
  但是京营入手……这得多大的信任,才能把京城军事力量交给一个人?
  迷。
  “陛下到底年轻气盛,以国朝屡战屡败为耻,可以理解,孙承宗到底是外扩防线的,说一句收复失地不为过。
  大概,这就是陛下启用那老货的原因。”崔呈秀揣摩道。
  “那老货确实有本事,只是他去了辽东,恐怕孩儿们不好过。”魏忠贤说道。
  辽东督师的全称应该是督师蓟、辽、天津、登、莱军务,一般加兵部尚书甚至东阁大学士,对文臣同样有管辖监察之权。
  蓟州、辽东、天津、登州、莱州等地的巡抚、巡按、兵备道等官,多是魏忠贤党羽,而且没什么本事。
  孙承宗去了,这些人日子能好过才见鬼了。
  “九千岁。”五虎之一的吴淳夫说道:“陛下信重乃是立身之本,我等不但不能为难孙承宗,更要大力支持他。
  待京营整治完毕,纵使有变,亦可从容应对。”
  “那么,上表请辞是否还有必要?”魏忠贤问道。
  本来没有这一出,魏忠贤打算以上表请辞的方式试探皇帝的态度,若是皇帝允许了,起兵勤王……是不可能的,倒是“红丸案第二”可以操作起来。
  如今看皇帝的态度,虽说不如天启,但确实是不错了,最重要的是皇帝贪财。
  有弱点就好拿捏,似乎没什么试探的必要。
  “陛下如此信重,殊无必要,倒是可以把蓟辽的人调回来一些,好充实京营。”崔呈秀说道。
  “可,你是兵部尚书,署理军务理所应当,明日朝议上奏,调王之臣回京,推孙承宗出去。
  暗地里,立刻清查京营,咱家给你们半个月,务必办妥。”魏忠贤拍板。
  会议结束,找内阁大学士的,写奏折的,忙着调查京营上下的,估计要熬夜加班。
  朱由检同样在熬夜。
  周氏虽说尚未正式册封,但已经入住坤宁宫,当朱由检看到自家媳妇时,眼睛都看直了。
  他本不是初哥,然而周氏肤白如玉,加上本来就上佳的容貌和人妻贵气,把持得住的只能是没鸟用的人。
  从此君王不早朝……这是不可能的。
  颠鸾倒凤一整夜,正睡的深沉的时候,朱由检被叫醒。
  “天还黑着呢!”朱由检重新闭上了眼睛。
  “陛下,国事艰难,内外难安,岂可沉迷安逸?”周氏劝道。
  感觉这個丈夫是假的。
  昨夜急色,一番折腾暂且不提,今早居然不想早朝?

和抢救大明,从安排魏忠贤开始差不多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