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本色演出(1/4)


  日薄西山时分,崇祯早早回到了坤宁宫。
  几个小太监正在数银子,银锭在夕阳下熠熠生辉,亮瞎狗眼。
  周氏迎过来行了礼,忧心忡忡地说道:“魏忠贤着人送来白银三万两,臣妾不知缘故,便未曾拒绝。”
  “无妨,朕赢来的,正好坤宁宫用度缺乏,留下用。”朱由检大大咧咧地说道,显得很是得意。
  周氏脸色一变,刚要开口说话,崇祯已经搂住了她,凑到耳朵边低声说道:“别声张,朕演魏忠贤呢。”
  顺势亲了一口。
  演确实是演,却也是本性暴露。
  都成皇帝了,哪怕是十几年后要自吊煤山,该享受还得享受,否则不是白来一趟?
  至于平乱、镇虏、开海、全球争霸,若不能为了更好的享受而服务,全无意义。
  周氏不知朱由检的心思,红着脸啐了一口,吩咐宫人收起银子。
  三万两可不是小数目,足够宫内万余人一月所需。
  远处的宫女太监看到皇帝惫懒模样,反应各异。
  按理说皇宫与外界隔绝,其实如同漏风的筛子,但有风吹草动,外界立刻知晓,就在皇帝即将开始夜间活动时,他的荒唐行为已经传出了宫。
  众皆哗然。
  皇帝赌博可还行?
  可太行了!
  崔呈秀等人聚在一起,摆了酒席,叫了舞女,好一番快活。
  不就是钱吗?
  赶紧把京营上下抄了,大把银子送进去,权势便稳如泰山啊。
  前(钱)途一片光明,来啊,乐声大一些,舞姿骚一点!
  而正直的人们则感觉眼前一黑。
  在天启病重时就赶回京城谋求铲除阉党的钱谦益立刻跑到闲居的成基命家,不约而至的还有守制期满等待任命的周延儒。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钱谦益是张口就来。
  也就是当今乃是兄终弟及的正统皇帝,否则下一句也得接上。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帝居潜邸时,勤奋好学,克己奉公,实乃贤王,却不想一朝登基,原形毕露……”周廷儒痛心疾首。
  “不行,当联络诸公,上表劝谏,绝不能让陛下如此胡乱作为。”成基命语带哽咽。
  这三人,功名之心甚切,却还没混成老油条,依旧有几分赤诚之心的。
  皇帝的荒唐,真把他们伤着了。
  想当年皇帝在潜邸时,不在意王府简陋,每日读书,寒暑不缀,又把自己的俸禄和皇帝赏赐还给朝廷充作公用……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如今呢?
  嫌累推迟早朝、继续信重魏忠贤、甚至与阉贼玩牌九……昏君啊,这要是不上表进谏,妄为清流!
  然而,龙体欠安,缀朝三日!
  卧了个大草!清流们气懵了。
  皇帝不早朝,折子还不得被魏奸给拦截了?
  其实魏忠贤还在考虑是否要留下一抹多的弹劾,皇帝传话:“弹劾、进谏的奏折就别送来了,懒得理他们。”
  魏忠贤大喜之后,揣摩了一阵,觉得还是暂且不要搞事情,便把弹劾的清流记在心里。
  这时,皇帝已经到了兵仗局。
  腰挎宝剑,手持弹弓,前呼后拥,很是不可一世。

和抢救大明,从安排魏忠贤开始差不多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