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要让人心服口服(1/3)


  一群小太监抬着箱子到了御书房外,砰地一声放到地上,箱子里传出叮叮当当声。
  “贤啊,搞甚么呢?”朱由检放下弓箭问道。
  不乐意上朝,又不想看奏折,只好拉三石弓打发时间,万岁爷就是这么任性。
  锻炼力量与保持感觉,免得狩猎的时候脱靶。
  魏忠贤笑道:“爷,这些都是清查京营的追赃款,先送七十六万两,后续就在这几日送来。”
  朱由检打开一个箱子,嚯,好家伙,白花花的,真好看。
  “爷,一箱子一百斤,合计一千六百两,再多的话孩儿们抬不动。
  这里十箱子,其余直接送入内库,徐应元正在接受清点。”魏忠贤笑道。
  “不错,你办事,朕是放心的。”朱由检抓起两锭塞进魏忠贤怀里,说道:“赏你了,抓紧办。”
  “多谢爷,老奴定然督促下面好好办事。”魏忠贤眉开眼笑。
  九千岁缺这一百两吗?
  九千岁缺的是无数个一百两。
  但是这一百两不一样啊。
  皇帝属貔貅的,不是高兴极了,绝不能赏银子。
  决定了,回去供起来,作为传家宝。
  “嗯,对了,朕传阮丽珍唱曲,召阮大铖来一起听。”朱由检说道。
  “爷,不是微服出宫嘛?”魏忠贤愕然。
  今天去看到个屁!
  朱由检笑容不变,说道:“皇嫂好不容易松口,当然是听曲为要,微服私访,日后再说。”
  “爷。”魏忠贤故作踌躇片刻,噗通跪下,说道:“老奴有罪,万岁爷责罚。”
  “别动不动就跪,多大点事?”朱由检拉起了魏忠贤。
  “万岁爷烛照万里,宵小无所遁形。”捧了一句,魏忠贤说道:“在万岁爷提醒下,老奴着人彻查,果真有人阴谋挑动兵变。
  但凡迟上一点,便是滔天大乱。
  只是……”
  “只是什么?”朱由检皱眉问道。
  “首倡者钱谦益、黄道周、刘理顺,附从者驸马都尉巩永固、新乐伯刘效祖之子刘文炳……”
  “糊涂!”朱由检怒喝道:“这么大的人了,如此不懂事,不好好读书,竟敢掺合这种破事。”
  “万岁息怒,万岁息怒。”魏忠贤一下子就摸到了皇帝的态度。
  不懂事,还是個孩子,别较真。
  巩永固十四岁,刘文炳十三,平日里再怎么成熟懂事,关键时刻依旧是个孩子。
  “其他人犯何在?”朱由检问道。
  “钱谦益潜逃出城,缇骑正在追捕,黄道周和刘理顺藏于驸马府。
  因为驸马持弓阻拦,恰好刘文炳也在,持刀协助,兵将怕误伤,不敢硬闯,只在驸马府外等候。”魏忠贤说道。
  崇祯在信王府时,门庭冷落,来往最多的就是姐妹和舅舅一家,而且巩永固刘文炳比较争气,崇祯一直很喜欢两人。
  所以魏忠贤恨不得把两人大卸八块却不得不来请旨。
  皇帝的宠爱永远是第一位,别的都要往后排。
  “糊涂!”朱由检冷哼一声,道:“降旨,着令巩永固闭门思过,写一万字反省,让新乐伯带文炳回去,同样惩罚。
  钱谦益、黄道周、刘理顺抓捕归案后,押入诏狱,等京营清理完毕,朕带他们巡视新京营,让他们睁大狗眼好好看看,朕与厂臣操了多少心。

和抢救大明,从安排魏忠贤开始差不多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