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逃无可逃!(1/2)


  而正当陈暮在涿安市古城废墟之中,于祸斗兽群与那头壬阶巨型祸斗兽的威胁之下,谨意寻找失联酉A级犁地车之时,东郊维修站内正暗流汹涌。
  几乎所有站内员工都知道梅总工与储老站长、匡副站长一系彻底决裂。
  “多事之秋啊……”
  “听说了么?梅总工又去站长办公室闹了。”
  “这几天械墙外的噬源巨兽尤其不安分,梅总工怎么还有闲心管那只虫子?”
  “老站长也是,竟是一步不让。”
  他们想不通向来不关注站内事务的老站长,为何在第91期机修管培生一事上如此坚持。
  即便涉及到所谓新旧机修工培养章程之争,向来不粘锅的老站长也不该跟明显大有来头的梅总工撕破脸皮啊……
  这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而梅总工更是,先前只负责处理站内维修技术指导工作,以及驾驶维修机甲去修复被噬源巨兽破坏的械墙,可这次怎么如此执着于保下几只虫子?
  就是今天傍晚,刚从械墙之上维修归来的梅总工,又到老站长办公室大闹了一场。
  双方争执的焦点在于,为何将月底才进行的柢藤除虫剂喷淋作业,前移到月中的今天晚上?
  根由还是那只通过了B级强度试炼,而在A级强度试炼中失联的机修虫陈暮。
  “那只虫子早该死透了。”
  “嗯,亥级防卫车擅于机动,防御力却几乎不值一提,所以一旦失联,基本没有活口。”
  “死就死了,之前死的还少吗?”
  况且陈暮已然失联一整天,就是癸上阶机修工也不可能在遍布祸斗兽的荒野中活下来。
  至于陈暮能够穿过荒野沟壑和城市废墟进入柢藤丛的庇护之中?
  没人相信。
  所以为了一只注定死亡的虫子,两系领导真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梅萍萍此刻心中也是郁结无比,械墙外的噬源兽今天跟疯了一般地攻击东郊维修站,甚至保护维修站的「御环」都一度被破坏到停止运转,她紧急驾驶维修用机甲上墙处置。
  而后拖着源力消耗近七成的疲惫身躯回到维修站,正腹诽着那三枚才得到的珍贵柢藤果就要被她消耗一空时,梅萍萍又从曲岐那里得到「御表」仍未开启护主的消息。
  怎么可能!
  陈暮那小家伙都在械墙内待了一天一夜了,他不可能还没有面临死境,不可能不激活「御表」!
  难道那枚「御表」真是残次品?
  无法正常护主?
  而老站长将柢藤除虫剂喷淋作业前移半个月,更是让她怒气陡生!
  怎么的?
  这是要赶尽杀绝?
  那柢藤除虫剂就是对祸斗兽都有极大伤害,姓储的你还真想把陈暮当虫子一样除掉?
  并且,你他妈怎么比老娘还相信陈暮没死?
  还是说有什么隐情在,让你必须百分之百确定陈暮已经死亡?
  “在今晚9点开始喷淋柢藤除虫剂之前,必须找到陈暮,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梅总工目光凝实,“靳城,你把武侯铺的差事先放一放,你们两个都下去。”
  曲岐与靳城对视一眼,皆是不抱陈暮仍旧存活的希望,但还是领命离去。
  ……
  夜幕降临,荒野之上,陈暮感受到气氛陡然凝滞起来,方才杀掉的那几头祸斗兽明显在惧怕什么。
  直到陈暮抬头。
  发现头顶的那层细链巨幕竟然开始闪烁起氤氲红光,才推测这红幕极有可能就是祸斗兽陷入狂躁的缘由。

和从机修虫到赛博之神差不多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