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做错了事,是要打板子的哦(1/2)


  (已删改)
  并不是魂兽都这么纯情,只是阿银是纯情的魂兽。
  这个温柔到看上去就让人想要欺负的女人,现在正将身子缩在床角,紧闭双目,不敢看小玉还有千寻疾。
  那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女人味之中带着点可爱的天真。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绝世的尤物。
  她有着曼妙诱人的身姿,纯净无暇的脸蛋,清澈如泉的心灵。
  “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琼瑶。”
  这般干净的清泉,本来不应该被搅碎搅浑。
  但是千寻疾,他太黑暗了,看见一张净净的白纸,就忍不住想要挥洒墨水,用极致的墨色,层层渲染,将白纸从里到外的浸润透。
  从此,白纸不再是白纸,她是墨的意志的承载物。
  墨色勾勒之间,皆是千寻疾意志的体现,也满是他渲染留下的痕迹。
  私人墨宝,这是不容他人染指的。
  “阿银乖……”
  宽大而薄的手掌,带着温热的热度,看似温柔实则强势的覆盖而上,从如瀑的青丝到皎洁的脸蛋,从硕果累累的九月金秋,到蜜桃香馨的六月夏末。
  “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很多事情就算不懂,也会去主动的学习、尝试……对吗?”
  阿银的身子微微颤栗着,像是在面对暴雨来临之前的狂风,她在风中摇曳欲坠。
  千寻疾的眼神暗含期待,温和的鼓励着,但是她却听出来了毋庸置疑的强权。
  人间教皇的无上权力,封号斗罗的强大实力,难以捉摸与揣测的猛兽心思。
  这一切都让千寻疾轻轻的话语,即使像是在请求,也带着不容回绝的至高权柄。
  眼前的阿银不能拒绝,活着的唐啸也不能拒绝,正如当日唐昊惨死于阿银面前,她依旧在仇人面前匍匐跪拜。
  用任由践踏的卑贱姿态,哀求伟大的教皇冕下,用两瓣粉唇中的粉软丁香,轻柔的拭去其鞋上的尘埃。
  千寻疾是高贵的,阿银是低贱的,低贱在高贵面前,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呜……对不起……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呜呜……”
  阿银痛苦的摇头,泪水决堤,泣不成声。
  昨日,唐昊惨死的样子尤自印刻在她心中,要她现在忘记仇恨,哪怕只是忍辱负重,也做不到骗过自己的内心。
  唐昊前脚刚死,即使她迫于无奈,也不能立刻在别人膝下承欢。
  阿银哭的梨花带雨,千寻疾面色沉静,即使血气已经上涌,似乎也不能影响到他。
  只有千寻疾知道,自己的内心,生出来极其隐晦的欢喜。
  阿银的贞洁,让他的灵魂都轻轻颤栗起来,血气居然更加雄壮起来。
  贞洁的女人……实在是难能可贵。
  因此,格外有征服的意义。
  千寻疾方才鼓励的时候,心中不知为何,就一直暗含期待。
  他以为自己是期待阿银乖巧懂事,无条件的顺从他,但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探明自己那引而不发的期待究竟是什么。
  他对阿银充满期待。
  阿银像是绝佳的食材,千寻疾则是优秀的厨师。

和斗罗:我,千寻疾,黑暗教父差不多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