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大叛贼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判断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判断


  王东对这件事似乎很有兴趣,追问了当时的一些细节,等听完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前一刻王东还是忧心忡忡,现在却是笑容满面,这让朱一贵表示不解。
  “法兰西其实并不想开战。”王东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可能!”朱一贵愣了愣,这怎么可能?新明这里的局势严峻,之前和大明关系缓和的西班牙现在突然和大明翻脸,而法兰西作为西班牙的宗主国更是在很早之前就对大明开始了贸易封锁,并且向双方边境调兵。
  而现在,双方边境上,法兰西方甚至和大明方以这样的方式产生了冲突,无论从那一方面来看都是战争的预兆。朱一贵这几天一直提心吊胆,这不是怕打仗,要论打仗朱一贵谁都不怕,但新明这一仗一旦打起来可不好打。
  海军方面倒是没有任何问题,在新明,大明占据的是西海岸,也就是靠近太平洋的部分。
  大明在太平洋有刚成立不久的太平洋舰队,同时新明也拥有一支分舰队,舰队的力量加起来可以说在太平洋这方没有任何对手。
  新大陆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它的格局,西方国家在太平洋上的海洋力量远不如大明,如果是之前的西班牙或许还能一比,但是在大明拿下吕宋之后,西班牙在太平洋的舰队实力已经大损,主力战舰损失极大,如今仅只有当初的四分之一都不到的军力。
  此消彼长之下,西班牙在西海岸的海军力量根本就无法和大明抗衡,一旦大明出动主力舰队,凭西班牙现在这些战舰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击溃。
  所以从这点来看,西班牙现在所谓的用海军封锁大明南下的商道,限制大明贸易的举动是比较可笑的,如果大明愿意的话,对方的封锁根本就无法阻拦。
  在世界上,西班牙现在虽丢失了吕宋,可依旧是一个海洋强国,西班牙的真正国力,尤其是海洋上的力量并没有想象的不堪。不过前面说了,新大陆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它的格局,新大陆的东边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中间隔着整个新大陆。
  战舰没有长腿,再强大的战舰也不可能登上陆地,从大西洋这一头跑到太平洋这头来。
  想从新大陆的大西洋区域把舰队拉到太平洋这边选择并不多,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欧洲出发途径远东然后再由远东行至新大陆。
  这样的航次路线极长,几乎等于绕了世界大半圈,但同时也是最安全的航行。在之前西班牙的殖民政府使用的就是这条航线,可随着吕宋的丢失,这条航线已被大明完全控制住了。
  除了绕大半个地球之外还有一条航线,那就是沿着新大陆一直向南,走合恩角。但是这条航线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去走,合恩角靠近南极圈,气候阴冷,多雾,终年盛吹强烈西风,岸外海面波涛汹涌,再加上靠近火山岛的南端,被称为地狱之角。
  合恩角这条航线风险极大,就算是最好的航海家也要面临生死挑战,何况是舰队航行。
  至于巴拿马运河,这个时代根本就不存在,从以上情况来看,西方各国的海洋力量再强也威胁不到新明这边,在太平洋这端,大明海军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可海军再强,战舰也登不上陆地,所以一旦新明开战胜负必然是陆地上的较量。
  朱一贵在新明这两年早就摸清楚了各自的陆军力量,法兰西帝国自路易十四去世之后虽开始衰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法兰西在新大陆的军事力量依旧不容小窥,何况还有西班牙等国的协助,真要打起来凭大明现在在新明的军力无法保证能够获胜。
  “为什么不可能?”王东看问题比朱一贵看得更为透彻,这也是为什么他才是新明总督,朱一贵只是提督的原因。
  朱一贵张了张嘴意图说些什么,可脑海里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如果法兰西真要开战,那么根本不会和我军起这样的冲突,你不觉得这种冲突不就是最好不过的开战借口么?”
  
  “您的意思是说,法兰西是用这种方式试探我们?他们还没有正式开战的想法,又或者还没做好开战的准备?”朱一贵有些明白了。
  王东点点头,极为肯定道:“这种可能都有,不过法兰西暂时不打算开战这点是可以确定的。”
  “奇怪了,搞摩擦的是他们,按兵不动的也是他们,这些法兰西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朱一贵一时间搞不明白法兰西方面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仅仅只是打算用这种方式吓唬一下大明?这这样做对于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问题不要说朱一贵了,就连王东也搞不明白,但正如王东说的那样,法兰西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并没有马上和大明开战的想法是确实的,要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态度。
  “尊敬的阁下,您真不打算让边境的士兵给那些东方人一些教训么?”
  当王东和朱一贵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在新法兰西,也就是法国在新大陆的殖民地,同样也有人为此询问总督路易.亚力山大伯爵。
  “教训?”路易把玩着手里的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是从大明那边来的玩物——鼻烟壶。
  作为欧洲顶级贵族之一的路易,对于这件玩物非常喜欢,据说这个鼻烟壶还来自于大明的皇室,曾今被某一个皇帝收藏过,而现在落到了他的手里。
  “对的,教训!”巴蒂斯特将军点头回道,同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巴蒂斯特出身于巴蒂斯特家族,这个家族属于波旁王朝的分支,说起来他和路易是亲戚关系,但这个亲戚稍有些远。
  “亲爱的巴蒂斯特,你搞错了一件事!”路易放下了手中把玩的鼻烟壶,嘴角挂起一丝笑意:“那场冲突仅仅只是士兵们私下的活动,并不代表着什么,法兰西帝国也不需要为这所谓的冲突做什么决定,难道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和大明帝国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