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校的小子们之青葱岁月 > 第二十一章 5分钟电话引发的矛盾!

第二十一章 5分钟电话引发的矛盾!


  新训的第一个夜晚,让人来不及胡思乱想就已酣然入睡。夜里刘辰星又梦到了朝思暮想的赵雅彤,不同的是让人头疼的张紫珊竟也出现了在梦中。楚爱国则是挂着耳机听着歌睡着的,他也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许巍、梦见了小曾,梦见自己成为了一名歌手。
  然而美梦终究会醒,伴随着早上清脆的起床哨声,来不及过多回味,就又开始了新的摧残的一天。
  经过昨天的超负荷训练,刘辰星等地方生全身的肌肉都感到异常酸痛,但班长说了,这是欠练的表现,要继续增加训练量让肌肉产生记忆。还说只要你们每天坚持这么炼,保证三个月后一个个身材都跟关龙飞一样。
  刘辰星听完不禁全身一哆嗦,心想看来这是真打算把我们往死里练啊!不过想到关龙飞那突出的八块腹肌和漂亮的人鱼线,他还是十分羡慕的,觉得那才叫男人味十足。更何况练不练根本由不得他,他现在就好比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不想听天由命,就只能激流勇进。
  在结束了难挨的一天后,作为奖励队里允许看完新闻后每个人用队部座机给家里打个电话,不过由于人太多,每个人的时间必须控制在5分钟以内。即便如此大家仍然分外高兴,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哪怕给他一个难咽的窝窝头,也会对你千恩万谢。
  排队打电话的人从队部一直延续到走廊尽头,每个人都是翘首企盼,心急如焚的等待着自己那5分钟的到来。
  按照顺序,从一班开始,第一个打的是关龙飞,他给父母打电话报了个平安,聊了聊家常就结束了,心情十分平静,因为早已习惯。后面的刘涛、王大壮也是如此,打完电话后就回去了。
  轮到程晓浩时,接电话的是他妈妈,在听说宝贝儿子这两天受了这么多苦后,忍不住心疼的哭了起来,她这一哭,搞得程晓浩也鼻子一酸哭了出来,边哭边说:“妈!我想家了!“
  他这一哭不要紧,后面也有人跟着哭了起来,原来都想家了!他们当中很多人之前恨不得离家越远越好,希望早日摆脱父母的唠叨和管制,可真等在外面吃了苦、受了委屈,第一时间想到的却也是家,因为家是每个人的心灵港湾!
  负责维持秩序的黄亮见情况不对,一把按掉了程晓浩的电话,同时大声喊道:“不许哭!谁再哭就不要打了!“见班长发火了,更为了能打电话,哭的人只好擦干了眼泪,强忍着悲伤。
  “报告班长!我还差两分钟没打完呢。“程晓浩电话被挂后用还挂着泪水的眼睛看着黄亮说。
  “结束了!下一个!“黄亮面无表情的说。
  “班长,你就让我再打2分钟吧......“程晓浩小声的哀求道,眼里的泪水又打起了转。
  “不要耽误时间!下一个!“黄亮丝毫不为所动。
  “可我还没打完,让我打过去跟我妈说个再见也行......“程晓浩还在苦苦央求,希望黄亮能够网开一面。黄亮见他还在这里磨叽,不由来了火气:“没听见我说的话吗!下一个!“
  程晓浩站在原地委屈的哭了起来,排在他后面的楚爱国看不下去了:“报告班长!我不想打了,让他打吧。“
  再后面的刘辰星见状也说:“报告班长!我的5分钟也给他。“
  这下黄亮火气真的上来了,对着三人大吼道:“逞江湖义气是吧!好!你们三个都不要打了!“
  “凭什么!“楚爱国和刘辰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凭什么?就凭我是班长,我说的话就是命令!“黄亮还是老一套,但是年轻气盛的楚爱国和刘辰星根本不买帐,在他们的观念里,别说班长,就是队长也要讲理才行,不能以权压人,于是三人各执己见吵了起来。
  激烈的争吵声将教导员引了过来,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沐春风安排黄亮继续留下维持秩序,然后把楚爱国、刘辰星和程晓浩三人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觉得你们班长人怎么样?“三人本以为教导员肯定会大骂至少也要批评自己一顿,没想到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一时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不知道教导员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见三人都有所顾忌不敢说,沐春风继续道:“没事,我只是了解下情况,咱们哪说哪了,你们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吧。“
  听完教导员的话,刘辰星咬咬牙豁出去了:“报告!我觉得班长人不错,就是...就是管理太死板,家长作风太重。“
  “哦~“沐春风点点头,继续鼓励道:“还有吗?“
  见教导员并没生气,再加上刘辰星的抛砖引玉,楚爱国也打开了话匣子:“对!太死板了!现在不都提倡以人为本嘛,程晓浩打电话想家哭了是人的正常感情,又没有错,他凭什么不让人家打电话?我们把时间让给程晓浩,是出于同情帮助战友,怎么就江湖义气了?就凭他是班长就可以不让我们打电话,还说他的话就是命令,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难道他让我们死我们也要服从吗?他这就是独裁!就是赤裸裸的践踏人权!“
  楚爱国越说越激动,连独裁和人权都搬出来了,搞得沐春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略带调侃的说:“怎么越说越玄乎了,搞得跟阶级斗争一样。“楚爱国听完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太过了,赶紧尴尬的挠挠头不再做声。
  “你呢,对你们班长有什么意见?“见一旁的程晓浩一直没吭声,沐春风主动问他。
  “没…没意见,班长人挺好的,就是对我们要求太严格了。“程晓浩不敢正视沐春风,低着头小声地说。
  刘辰星听完不禁在心里骂道:“嘿!你个小胖子,我出于同情才帮你,你现在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还帮黄亮说起话来了!“一旁的楚爱国也在心里暗骂程晓浩是个叛徒!
  沐春风等了会儿,见三人都不再做声,这才缓缓说到:“其实黄亮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人,98年特大洪水时他是一名团长,带着部队去参加抗洪抢险,却再也没能回来。“沐春风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眼前的三个年轻人,发现他们先是一脸错愕,紧接着一脸悲伤。关于98抗洪他们都知道,在与这场特大洪水的殊死搏击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真正的诠释了什么是最可爱的人,他们有背沙袋被活活累死的,有为了救人而被洪水冲走的,更有无数的官兵纵身跳入江中以血肉之躯去抵挡肆虐的洪水,用鲜血和生命谱写出了一曲曲壮美动人的英雄赞歌!
  沐春风也带着悲伤继续说:“当时黄亮才14岁,可以想象失去父亲对一个孩子的打击有多大。但这也让他学会了独立和坚强,高考时他义无反顾的报考了军校,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父亲没走完的路,我来替他走。来到军校后,他对自己要求特别苛刻,凡事都要争第一,各方面表现也是十分优秀,所以我和队长才让他担任一班班长,希望能把你们班带成真正的尖刀班。“说着沐春风语气一转:“当然,他完全拿自己的标准来要求你们是不对的,而且工作方式方法也不太恰当,有空我会找他好好聊聊的,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教导员说完,三人才知道原来在班长身上还有这样的故事,之前对黄亮的误解和不满瞬间被理解和敬佩所取代。纷纷表示今后一定听从班长命令,严格要求自己,刻苦训练,争取成为像班长那样优秀的人。
  于是一场矛盾不但被沐春风轻松化解,还让一班变得更加团结更有凝聚力,叫人不得不佩服起他的政治工作水平,真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让人如沐浴在春风之中,不知不觉就接受了教育、转变了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