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校的小子们之青葱岁月 > 第二十五章 一封家书

第二十五章 一封家书


  洗完衣服时间还早,刘辰星想到自己来了这么久也没个音信,爸妈肯定特别担心。即然上次电话没打成,那就写封信吧,于是拿出纸笔,带上小板凳,来到俱乐部开始写人生的第一封家书:
  亲爱的爸、妈:
  你们好!来了这么久一直没和你们联系,你们一定担心坏了吧?不过这不能怪我,你们也知道军校管理比较严格,我的手机刚来第一天就被收了,所以没能给及时跟你们报个平安。何况现在是新训时期,每天训练安排的很满,根本没时间给你们写信,直到今天周末休息,这才能好好坐下来给你们写封信。下面跟你们简单汇报下我的近况吧:
  来了快一个星期了,已经逐渐适应军校的快节奏生活和严格管理了,现在每天的训练虽然很累,但你们儿子从来不是个怕吃苦的人,所以这点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每天都练体能,什么三公里啊、俯卧撑啊、仰卧起坐啊,刚开始我还吃不消,现在却感觉越来越轻松了,哈哈,套用我们班长的话就是欠练!我估计下次回家你们对我的变化一定会大吃一惊。
  而且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来这儿后认识了很多新同学、新战友,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在一起相互扶持,同甘共苦,感情胜似亲兄弟。说出来你们可能都不信,我在来时的火车上就认了一个大哥--关龙飞,巧的是我俩不仅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专业,现在还在同一个宿舍,他是部队考学来的,懂得多,平时也很照顾我,关于我俩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跟你们好好聊啊。还有西安来的楚爱国,这哥们儿音乐玩的很棒,为人也很仗义,和我很对脾气,现在关系处得也很好。还有一个叫程晓浩的小胖子,关于他的模样,你们只要想象下缩小版的胖虎就大差不差了,哈哈!
  对了,提到胖虎,我估计这小子联系不上我,肯定没少往咱家打电话吧?下次他再打电话你们把他号码记下来,回信的时候告诉我吧。
  好了,就先写这么多吧,总之一句话我在这边一切都好,请勿挂念。倒是你们二老要好好的保重身体,尤其是老爸,烟能戒就戒了吧,戒不了也少抽点,毕竟这玩意对身体百害无一利。还有老妈,现在没我在家惹你生气了,你可以省不少心了,没事多跟我爸出去散散步,锻炼锻炼身体,你们身体健康,我在这边才能安心的学习训练。
  此致
  敬礼!
  儿子刘辰星
  几乎是一口气写完信,刘辰星回宿舍拿了一个信封装好后,匆匆下楼将信投进了路边的邮箱里。
  信封是队里统一发的,每人十个,上面盖有免费的军邮戳。一开始刘辰星还觉得这东西纯属多余,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随着电话和手机的普及,谁还会傻乎乎的去写信呢?不过现在看来这种“傻乎乎“的方式似乎是挺不错的选择:比如有些话在电话里可能不好意思说出口,但写信时却可以毫不顾忌的写出来,所以写信更有利于情感的表达和沟通。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速度慢了点,不过在这枯燥漫长的军训日子里,多一份对回信的期待无疑是一件聊胜于无的事。
  吃过晚饭后,因为是周六不看新闻,由各班自行组织条令学习。经过这些天的条令学习,刘辰星总结出来一个道理:正如柏拉图所说的“法律是自由的保姆“,要想在部队这个极度不自由的地方活的相对“自由“些,就必须熟知条令的内容。因为它可以告诉你什么事情能干,什么事情不能干,能干的该怎么干,不能干的干了会怎样?
  于是乎刘辰星每次学的都十分认真,个中原因除了上面的内在因素,还有一个重要的外部动力:那就是队里每周都要组织一次条令考试,排名靠后的人要被罚去搞厕所卫生。所以不难想象,不光刘辰星,其他人的学习热情必定也是异常高涨。
  条令学习结束后,离洗漱熄灯还有一段时间,大家还是处理个人事务。刘辰星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刘涛,他觉得刘涛应该还会有所动作。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刘涛就拿着厕纸出去了,为了不引起怀疑,刘辰星在宿舍里等了好一会才跟了出去。先是来到厕所,没发现刘涛的身影,料定他应该在楼顶,又赶忙顺着楼梯往顶楼爬去。
  怕打草惊蛇,刘辰星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在通往顶楼的门后面往外张望,此时外面天色已晚,但刘辰星还是一眼就发现了蹲在楼顶晾衣场一角的刘涛,倒不是他眼神有多好,而是刘涛手里的亮光在漆黑的夜色里实在太显眼了,而这亮光的来源对刘辰星来说太熟悉了--手机!
  好啊!这家伙竟然私藏手机,想起刘涛今天的所作所为,刘辰星真想立刻跑回去跟班长告他一状。但转念一想,自己要是这么做了和刘涛这种人还有什么区别,狗咬你一口你总不能也反咬狗一口吧!
  不告状可以,但绝不能便宜了这小子,想到这刘辰星有了主意,用力推开门走了出去。那边刘涛听到响声,立刻紧张的站起身,顺带也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咦?刘涛你在这干嘛呢?“刘辰星假装刚发现刘涛。
  “哦...我啊...我来晾衣服。“刘涛糊弄的回答,接着反问道:“你呢?“
  刘辰星并没有回答刘涛的问话,而是进一步追问道:“不对吧,我怎么记得你是拿着厕纸出去的呢?不是应该去厕所吗?“
  “我...厕纸...你...你跟踪我!“刘涛这才反应过来,刘辰星是有备而来啊,这么说他刚才应该什么都看见了。
  “咳!别说的这么难听嘛,我只是碰巧发现了某人的小秘密而已。“
  刘辰星说的话鬼才会信,至少刘涛是不信的,他略微一想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是程晓浩和你说的吧?“
  这下轮到刘辰星瞪大眼睛了,自己根本没提程晓浩,他是怎么分析出来的啊!
  见刘辰星没说话,刘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同时心里也有了应对之策:“你既然站在了这里,应该是不打算告发我了吧,说吧,你想怎样?“
  这下刘辰星更傻眼了,明明是自己抓住了刘涛把柄,现在怎么感觉主动权又回到了刘涛手里。这个刘涛也太精明,不,确切的说是太精于算计了吧,仿佛能看穿自己心里想什么一样,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表面上不能示弱,带着威胁的口吻对刘涛说:“那可不一定,告状谁不会啊,保不准我一秃噜嘴就和班长说了。“
  刘涛明白这话里有话,其实是在警告自己以后不要再打小报告,心里恨不得问候刘辰星祖宗十八代,但嘴上却不得不昧着良心说:“哎,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兄弟,这样告来告去何必呢?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在背后告你状的。“
  刘辰星虽然不相信刘涛说的话,但自衬握有他的把柄,量他以后也不敢乱来,就对刘涛说:“不告诉班长也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以后你的手机我也要用,这样我不但不会告发你,还会帮你保守秘密哦。“刘辰星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刘涛听完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但转念一想,如果能将刘辰星拉上贼船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于是欣然接受,只不过增加了一个附加条款:话费由两个人共同承担。
  对此刘辰星倒无所谓,即使刘涛不提,以他的性格也不会白用的,就这样两人的私下协定开始正式生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