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校的小子们之青葱岁月 > 第二十七章 刷茅坑!

第二十七章 刷茅坑!


  刘辰星和刘涛两人来到军人服务社买了张50元的充值卡,刘辰星还请刘涛喝了瓶脉动,自然都是刘辰星付的钱。当然为了掩人耳目,两人还买了些生活必须品,比如厕纸、衣架、沐浴露等,不然回去没法跟班长交代。
  通过来回路上的闲聊,刘辰星得知刘涛来自农村,家里还有一个刚上高中的弟弟,家庭条件不是很好,这又激发了刘辰星的侠义之心,主动提出以后的话费两人三七开:他出七,刘涛三。
  刘涛稍微推辞一番也就顺势答应了,做为回报,他又向刘辰星传授起了自己摸索出来的“部队实战经验“:要会来事,懂得察言观色,特别是要在领导面前积极表现,争取成为领导身边的红人或心腹......
  对此刘辰星不以为意,觉得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有真本事那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不可否认刘涛这样的人可能会成功,历史上宦官专权、奸臣当道的事例不胜枚举,但无一例外的最后都是身死名败,所以做人还是踏实本分些好,正所谓捷径虽好,快必有失嘛!
  刘涛见刘辰星对自己的倾囊相授并不感冒,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心说年轻人,tooyoung,toosimple!等以后碰壁了就该后悔当初不听我的话喽!
  回去后充好话费,收到了胖虎传来的一条消息,里面是赵雅彤的手机号码,可等刘辰星打过去听到的却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刘辰星不甘心的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只好自我安慰,丫头可能手机没电了吧......
  军训的第一个周末等的十分辛苦,走的却异常匆忙,到周日下午就宣告结束了。午休起床后,打扫环境卫生,刘辰星所在的一班要将公共卫生交接给二班,自然要经过一番彻彻底底的打扫。
  要说最难搞的还是厕所的卫生,厕所是那种集体式的蹲厕,蹲坑之间有隔断,第一个蹲坑处有一个蓄水箱,等里面的水蓄满了,一拉绳,“哄“的一下就冲干净了。至于小便池则和火车站、汽车站里的公共厕所一样,一个连通的沟槽,沟槽上面一根喷水管,不同的是为了节约用水,队里的水管不是24小时不间断喷水的,而是有个阀门,需要人为控制喷水冲洗。
  每个厕所只有六个蹲坑,但每层楼住着七八十号人,所以不难想象每天早上排队蹲坑的场面是何等壮观。一开始刘辰星还有点不适应,毕竟你蹲在那想舒舒服服的拉个屎,边上却有好几个人看着,还不停的催你“兄弟!快点!“的感觉是多么的痛苦!不过后来习惯了也就习惯了,总不能憋着不拉吧,鼻子一堵,管它三七二十一,一阵炮火连天,自己拉的爽才是王道,不嫌臭你们就边儿上闻着吧!
  这样的厕所要想保持干净其难度可想而知,但在军校,每天的内务卫生检查不光看你的室内卫生,坏境卫生也是必须要检查的内容,所以像厕所、水房这种地方,卫生每天早晚都要搞一次。平时还好,因为训练任务重、时间紧,扫一扫、拖一拖、冲一冲就可以应付交差,但到了每周交接的时候再这么简单了事可就不行了,因为你搞的不彻底,负责接手的班级是可以拒绝接收的。
  至于怎么搞刘辰星是没个概念的,刘涛跟他说以前在部队都是跪着用毛巾一厘米一厘米擦的,王大壮说你那算啥,我们都用洗脸盆掏过大粪,听的刘辰星一阵犯恶,又问关龙飞,关龙飞淡定的说差不多,我们还用掏过大粪的洗脸盆和饺子馅,刘辰星听完差点没吐出来,说这TMD太变态了吧!三个部队生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心说大惊小怪,这才哪到哪啊!
  好再军校并不需要用洗脸盆去掏大粪,不过茅坑还是要刷的。黄亮在分工的时候也很讲究:安排刘辰星和楚爱国刷蹲坑,安排程晓浩和肖志军刷小便池,剩下的人刷地板,擦墙面。总之就是脏活累活都让地方生干,轻松点的则交给部队生。
  对此刘辰星等人虽颇有微词,却也无话可说,谁让人家资历老呢,当过兵的人都知道,老兵就是爷,新兵当孙子!更何况人家也是从新兵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估计当年新兵连遭的罪比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边刘辰星和楚爱国拿着刷子站在蹲坑上转来转去、无从下手,为啥?以前都没干过。从前家务基本都是父母一手包办,连扫个地、洗个碗都是心血来潮或是缺零花钱时才会去做,更别提刷马桶了。衣服脏了有人洗,房间乱了有人收拾,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还不保证能够学得好。现在好了,凡事都要自己亲自动手,这才猛然发现这些以前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自己根本搞不定,这恐怕也是今下中国年轻人的通病吧!
  好在有这些部队来的老杆子们的指导帮促,倒入洁厕灵,一手捏鼻子,一手拿着刷子伸进蹲坑里胡乱刷了起来,不时被飞溅而起的脏水喷到手上,甚至是脸上,不过这会儿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那边的程晓浩和肖志军也同样好不到哪去,叫着问班长有没有橡胶手套,说尿都喷手上了!黄亮说哪来的臭毛病,搞完卫生洗干净不就行了,谁上厕所擦屁股时还没扣破过纸,难道还把手指剁了不成?惹得众人纷纷笑了起来,刘涛说班长你够狠,这比喻打得好!
  程晓浩和肖志军见要求提了也白提,不管怎样活还是要干滴,只好无奈的埋头猛刷起来......
  卫生打扫完顺利交接后,刘辰星等人到水房狠命清洗了一番,即便如此,吃晚饭的时候还是感觉心里直犯隔应,总感觉手上没有洗干净。
  吃过晚饭,各班组织召开班务会,无非是传达队务会精神、总结上周工作、安排下周工作。会后,黄亮又把大家召集到一起,示范背包的打法,标准的三横压两竖,打好的背包外侧塞胶鞋,上面塞雨衣,可以像书包一样背在肩上。。
  教授完毕后,又讲了紧急集合的注意事项,包括着装规定、携带的装具、集合的地点和时限等,之后要求大家自行练习打背包,说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地方生不懂的可以多向部队生请教。
  到这里,几个从部队来的老杆子已然猜到,今晚队里要有所动作了,纷纷提高了警惕。而刘辰星等几个地方生则全然未觉,对于老杆子们的友情提醒也未引起足够重视,熄灯后一上床就“呼呼”睡着了,浑然不知一场“好戏”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