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校的小子们之青葱岁月 > 第三十二章 9月的18公里

第三十二章 9月的18公里


  人往往缺的不是才华和志向,而是平台和贵人。这话一点不假,千里马虽好,碰不到伯乐也是白扯,或许连任劳任怨的驴子都比不上。刘辰星和楚爱国是幸运的,碰到了慧眼识人的沐春风,关龙飞是幸运的,遇到了知人善用的宋育兵。确切的说,能碰上这样的两位任人唯贤、因材施教的主官,是三队所有人之幸。在这样的领导手下,金子不愁发不了光,废铁也无需担心无用武之地,因为迟早会被打磨成精钢。
  自从上次和教导员谈话后,刘辰星一有空就跑到队部翻看当天的报纸,还请求黄亮每天半个小时的读报能不能由他来念?黄亮正为这事发愁呢,本来读报是他的活,但跟刘涛一样,他的普通话也不标准,带有浓厚的川味,导致每次除了刘涛,其他人听的都是云里雾里、浑然欲睡,既然刘辰星主动请缨,他自是落得轻巧,欣然同意。
  来军校之前,刘辰星喜欢看小说,历史的、武侠的、恐怖的、言情的.......只要写的不错,都会去看。报纸?除了拿来垫屁股、擦玻璃、叠飞机......基本是不会看的。在他看来,和小说比起,报纸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精彩的情节,没有想象的空间,有的只是什么人在什么时间因为什么原因干了什么事--后来才知道这是新闻的五要素:when、where、what、why、who。还有六要素说,再加上个how--内容干瘪瘪的,乏味无趣,根本提不起看的欲望。
  可真等到自己写的时候,才发现凡事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现在很多的年轻人都有眼高手低的毛病,什么事看着别人做都觉得太简单、没挑战,真轮到自己动手,可能连换个灯泡都不会。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二本、一本甚至名牌大学的学生毕业后找工作困难,而许多技校类院校--为什么想到了蓝翔--的毕业生却炙手可热的原因吧。毕竟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什么理论家,但却缺少实干家,动动嘴皮子就能成的事,你能行别人也可以,为毛用你?
  在试着向校报投了几篇文章石沉大海后,刘辰星开始怀疑人生了,明明自我感觉写的不错怎么就通不过呢?编辑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认真看啊?还是自己压根就不适合干写作这行呢?那种心情和很多北漂的人一样,踌躇满志的来到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总觉得自己会闯出一片天地,却在屡屡碰壁后将满腔激情消磨殆尽,到最后不知是否应该再继续坚持下去:坚持看不到希望,放弃却心有不甘,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幸运的是刘辰星有沐春风这个人生导师,不仅为他打开了一扇窗,还为他指明了一条路。因为每次投稿沐春风都要先审查,所以对于刘辰星的困惑,沐春风一清二楚,见他有些气馁,便告诉他,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作者首先要从被拒开始,只有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才会知道写什么、如何写更能符合需求,一旦摸着了门道、入了门,后面的事就都水到渠成了。你之前写的几篇文章我也看了,大的毛病没有,但是主题不够鲜明,立意不够突出,写的都是日常训练生活,这样的稿件编辑手里肯定堆了一大堆,一看题目就提不起兴趣。所以你要做的就是猜猜编辑想要什么,然后投其所好,要善于挖掘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还要善于抓住机会写大事件。刘辰星问什么是大事件?沐春风说就是学校集中组织的大型活动之类的,作为新闻工作者,这点敏锐感必须要有,新闻新闻贵在新,如果不及时就失去了新鲜劲,也就没了意义,懂没?刘辰星点头表示明白,同时也把沐春风的一番话牢记于心。
  很快,机会就来了。9月18日这天,学员旅组织全体新学员进行“9月的18公里“活动,目的是让学员们铭记“9.18“,勿忘国耻。
  作为一名中国人,“九一八“是无法忘却的伤痛记忆,而对于一名军人,“九一八“更多的是一种激励和鞭策,国富军强,则敌莫敢犯焉!
  上午八点整,所有新学员在操场列队完毕,一个个精神抖擞,整装待发。先是学员旅政委进行动员,然后随着旅长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开启了征程--徒步行军18公里。
  新训以来第一次走出校门,呼吸到外面的空气,见识到外面的风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感到一阵轻松愉快--即使这份心情与这个沉重的日子并不搭配。
  刚开始路况很好,清一色的柏油大马路,加上各个学员队之间明里暗里都在较劲,谁都不愿落后,所以行军速度很快。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九月的太阳露出了它狰狞的面目,无情的炙烤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路况也开始变得差了起来,进入了坑洼不平的乡间土路。这个时候,训练水平高低和军事素质强弱凸显了出来,平时训练最严格、最刻苦的三队领先优势开始不断扩大。
  这让刘辰星着实扬眉吐气了一回,你们平时不是总觉得我们队变态吗?觉得我们倒霉悲催吗?现在见真章了,知道啥叫一滴汗水,一份收获了吧?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平时那得瑟劲儿呢,有种别认怂,看看到底谁英雄谁好汉啊!
  绝对小人得志的感觉!但有这种感觉的绝不止刘辰星一个,平时总被其他队的人鄙视,应该说每个三队的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所以今天夺个第一、证明自己的欲望更强烈。更何况,队里还有一半的部队生,这些人哪个没经历过长途行军?18公里对他们来说,就像经常跑全马的选手跑起半马--轻飘飘,没压力!
  关龙飞作为狼牙特种兵,理所当然的冲在了第一个,扛着队旗打头阵。其他人则以班级为单位成连纵队前进,各班班长负责在队尾压阵。当然,也有体能差跟不上的,程晓浩就是其中一个,这些天训练下来,体能虽然有所进步,但离合格还远远不够,一开始还能勉强跟上队伍,可后来大家为了领先急行军,他就吃不消了,渐渐的落在了后面。
  本来行军途中一直有救护车和医务人员跟队保障的,只要坚持不住就可以打报告下来,然后舒舒服服的坐到救护车看别人受苦。其他队就有很多中途放弃的,但程晓浩不能,谁让他是三队的人呢!临出发前队长提了要求:“我们要夺第一,不是某个人的第一,而是全队的第一,一个人都不能少!“。
  为了这句话程晓浩一直咬牙在坚持着,他不想放弃,不想拖大家的后腿,更不想因为自己让队长这个第一不圆满。为了这个目标,其他人也不会放弃他,黄亮见他快撑不住了,赶忙叫王大壮和刘涛过来架着他走,后来除了关龙飞扛旗当开路先锋外,班里其他人都过来轮流架他,死活是把他一直拖到了终点。
  过了终点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起,其他人虽也累的要命,却难掩心中的喜悦,挥舞着拳头欢呼雀跃——三队不仅率先到达终点,而且是唯一没人掉队的学员队,当之无愧的第一!——积压已久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喷薄而出!
  注定是难忘的一天,因为这个18公里,更因为“9.18“的非凡意义。毫无疑问这正是沐春风所说的大事件,刘辰星自然不会放过,及时写了一篇新闻报道,请沐春风把关后投到了校报。。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终于通过了,当看到报纸上印着的“记者刘辰星“字样时,那种感觉就像幼儿园小朋友第一次得到小红花一样,高兴、自豪、感动......无以言表。
  然而在兴奋之余,这些天却一直有件事困扰着他:那天出去,他好像看见了赵雅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