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世封剑 > 第一章、雪漫太行山

第一章、雪漫太行山


  正月十五,团圆之日。
  大雪落在了太行山的山顶,乌云压在山头之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本是团圆之日,山上却站着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男人年近花甲。
  女人年方二八,貌若天仙。
  男人握刀,女人持剑,二人相距三丈,迎面而站。
  雪落在刀上,转瞬即化。而落在剑上,却变得更加的有棱角。
  刀是热的,剑却是冰冷的。
  “看来我今天是无处可逃了。”男人看着女人说道。
  “无处可逃。”女人抬起剑对着他说道。
  “能不能给我一条生路?”男人说道。
  “不能。”女人冷漠地说道。
  “为什么?”
  “师命难违。”
  “这是我跟你师傅的恩怨,你不该掺和进来。”
  “师同父母,我不能违抗。”
  “不得不说,天凤阁真是厉害,竟然能够养出你们这七个天才的杀手,沈万蝶有你们七个,一统江湖指日可待了。”
  “出刀吧。”女人说道。
  “姑娘,沈万蝶虽然是你师父,但是这个女人是个无恶不作阴险毒辣的恶人,你真的要助纣为虐?”男人说道。
  “你的废话太多了。”女人说道。
  “现在五岳派、雪山派、凌空门、儒剑派和武当派,悉数倒在了你们天凤阁的屠刀之下,中原甚至西域的大多数门派不是归降,就是被你们灭掉,你们已经是天下第一了,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师傅有令,大刀门张玄客,杀无赦。”女人说道。
  男人苦笑了一声,说道:“好吧,你既然要杀我,我也无话可说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谢谢你。”
  “谢我什么?”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的手下全都在山下,本来杀我根本就不需要你出手,但是你却一个人上来,能死在你的剑下,是我的荣幸。”
  “你可以杀了我,然后逃离这里。”
  “哈哈……哈哈哈哈……”男人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女人说道。
  “丫头,我知道你的武功,也了解你的实力,虽然你年纪小,但是我知道,如今的天下,除了你的师傅和你的五师姐以外,没有人可以奈何得了你,五岳派的掌门,三个人死在你的剑下,武当派凌虚子十招败在你的剑下,我杀你?哼……除非天上的月亮能掉下来。”男人冷笑一声说道。
  女人没有再说话,而是抬起了手里的剑。
  男人也不再言语,提起手中的宝刀。
  看着女人那犹如星河一样的眼眸,说句实话,如此美貌的女人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杀人无数的大魔头,但现实确是这个女人的手上占满了无数人的鲜血。
  “请吧!”张玄客说道,他自幼习武,从小就对刀法很有研究,三十岁时,创立了江湖上有名的大刀门,他对大刀的掌握,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江湖中没有任何再比他用大刀用的好的了,他自己创的“飞星十三式”也是武林当中一等一的武学技巧。
  然而女人只出了一剑,这一剑刺出,张玄客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肩膀便被刺穿了。
  女人的嘴角露出了一种嘲讽的笑容,那是一种狂傲不羁蔑视天下武林的笑容。
  “噗!”剑从张玄客的肩膀上抽了出来,带出了鲜红色的血,地上的白雪顿时变成了红色。
  随后张玄客就看到自己眼前寒光一闪,然后自己全身一阵抽搐,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张玄客整个人也跪在了地上,不过,他并没有惨叫,他咬碎了自己的五颗牙齿,也没有喊出一个疼字。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张玄客说道。
  “你的武功已废,无需再杀你。”女人冷冷地说道。
  “你真的是旷绝古今的武学奇才,假以时日,你定会超越你的师傅,成为武林第一人。”张玄客说道。
  “哼!”女人摇了摇头,然后拿着剑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红色的血前,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脚印。
  张玄客整个人躺在地上,血逐渐掩盖住了他的周围的血迹。
  太行山下,站着一群威风凛凛的大汉,这些大汉一个个双手持刀,面山而战,他们全都光着膀子,在如此的寒冬之下,却没有一个人感到冷,看来这些人身上的内功全都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
  这群人的头领,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衣的男人,男人二十左右的年级,虽然长得俊朗,但是脸上却有一道吓人的刀疤,他的面容冷峻,眼神严肃中透露着狠辣,两边的嘴角向下弯着,似乎从来没有笑过,他的手里拿着一把装在黑色刀鞘的断马刀,两眼看着前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就见女人从山上走了下来。
  黑衣男人急忙迎了上去。
  “姑娘,您没事吧?”黑衣男人用一种恭敬的语气说道。
  “范成,有看到大刀门其他弟子没有?”女人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说道。
  “没有。”黑衣男子说道。
  “如果有发现大刀门的弟子,都放了。”女人说道。
  “姑娘……这不妥吧?”黑衣男子范成说道。
  “怎么,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女人瞪着黑衣男子说道。
  “不不,姑娘,我不敢违抗您的命令,只不过阁主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彻底铲除大刀门,姑娘切不可有仁慈之心,否则后患无穷。”范成说道。
  “还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做。”女人说道。
  “是!”范成低头说道。
  “马车准备好了没有?”
  “转备好了,就在那边!”范成指着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说道。
  “走吧!”女人说完,抬脚向马车走去。
  “姑娘。”
  “还有什么事?”女人回头问道。
  “大刀门的掌门人张玄客姑娘有没有将其……”
  “他死了。”女人简单地说道。
  “是!”范成低头说道。
  女人白了他一眼,然后抬脚走进了马车。
  “赶路!”范成这时冲那些大汉们喊道。
  “是!”大汉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说完,这群大汉摆着整齐的队形,跟着马车向东行去。
  马车走后,就见一名身穿白色中衣黑色的纱制外衣的少年匆匆向雪山上跑去。
  少年神采丰神俊朗,脸上有一种少有的英气。
  张玄客躺在山上休息了片刻,便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想拿起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宝刀,但是却怎么拿也拿不起来。
  “唉……没想到老夫苦练武学几十载,还不如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看来以后,我只能归隐种田了。”张玄客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
  然而这时,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这个愿望恐怕就要落空了。”
  “你是什么人?”张玄客转过身说道,只见他的身后站着一名身穿蓝衣,脸上带着鬼面具的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一柄三尺长剑,长剑周围杀气四溢。
  “你……你是天凤阁的人?”张玄客瞪着鬼面人说道。
  “没错。”
  “你们的七姑娘不是要放过我了吗?”张玄客说道。
  “她反悔了,斩草就要除根!”
  “哼,果然……我就说,天凤阁做事阴狠毒辣,怎么可能会放过我。”张玄客冷笑一声说道。
  “这些抱怨,你还是留着去阴间的路上说吧。”怪面人说完,抬起手里剑,一剑刺中了张玄客的胸膛。
  “啊!”张玄客大叫了一声,然后被鬼面人一脚踹飞出去。
  “老恩师!”这时就见那个少年跑上来抱起张玄客喊道。
  “怎么,大刀门还有活口?”鬼面人看着少年说道。
  “老恩师,老恩师,你没事吧,振作一点,我带你去看大夫!”少年抱着张玄客大声说道。
  “镇平,快走!别管我,赶紧走!”张玄客这时推开少年说道。
  “想走,没那么容易!”鬼面人这时突然提着剑冲了过来,一剑刺向了少年的脑袋。
  “镇平,危险!”张玄客大声说道。
  少年听到剑声,提起张玄客的大刀,用刀面直接挡住了鬼面人的剑。
  “铛!”鬼面人手里的剑被弹飞出去。
  “什么?这个家伙的内力……”鬼面人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内力却如此的深厚。
  “你……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鬼面人看着少年说道。
  “我叫沈镇平,是大刀门的一名入门弟子!”少年站起来看着鬼面人说道。
  “不可能,一个入门弟子,内力怎会如此深厚,你的内力要比你的这个师傅强多了。”鬼面人说道。
  “那有什么可奇怪的,镇平天资过人,他刚入门的时候,内力就跟我持平,现在超过我很正常。”张玄客冷笑一声说道。
  “小子,看来我不能留着你了!”这时就见鬼面人双手往外一推,一道雾气从他的手中喷出。
  “镇平,快过来!”张玄客急忙喊道,他急忙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个黑色的锦囊,套在了沈镇平的身上。
  “这是……避毒黑锦囊!”鬼面人看着沈镇平身上的那个黑色的锦囊说道。
  “哼,有眼力,不错,这就是南山神医陈万彻花费了毕生精力所做的宝物!你们天凤阁的独门毒功五步断魂散都奈何不得。”张玄客冷笑一声说道,说完他的嘴里又吐了一大口血。
  “老恩师,你没事吧?”少年着急地说道。
  鬼面人趁这个时候,想要偷偷地溜走。
  “镇平,快,杀了他,他看过你的样子,不能让他知道你活着!”张玄客大声说道。
  “可是老恩师,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杀了这个魔头,否则大事不妙了!”张玄客大声喝道。
  这时鬼面人已经跑出去数丈远。
  “快!”张玄客急得又吐了一大口血。。
  沈镇平施展轻功纵身一跃,瞬间拉近了他和鬼面人的距离,这时就见他向前推出一掌,一道真气直接将向前跑的鬼面人振飞出去。
  鬼面人重重地摔在地上,他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腾,紧接着吐出一大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