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世封剑 > 第五章、螳螂?黄雀?

第五章、螳螂?黄雀?


  “刚才那个黑衣人竟然能够和姑娘打的有来有回,看上去是个高手啊。”范成说道。
  “这个人不除,将来必留后患。”左明玉看着雪上的脚印说道,只见刚才沈镇平踩过的地方脚印很浅,而且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脚后眼的脚印。
  “姑娘,恕属下直言,刚才姑娘有机会一剑杀死那个黑衣人,为什么姑娘会剑下留情?”范成说道。
  “胡说!”左明玉瞪了范成一眼说道,“去想办法把其他人弄醒,要不然他们都得冻死在这里。”
  “是!”范成说完,便走开了。
  左明玉将剑收回到了剑鞘,然后走进了客栈内。
  这时就见沈飞(沈镇平)走下来笑着说道:“左姑娘的武功真是超绝,实在是让在下大开眼界。”
  “哦?沈兄刚才一直在楼上看戏?”左明玉冷笑一声说道。
  “是啊,刚才左姑娘的武功真是天下卓绝,无人能出其右啊。”沈飞(沈镇平)说道。
  “沈兄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沈镇平的人?”左明玉说道。
  “从来没有听说过。”沈飞(沈镇平)说道。
  “是吗?”左明玉冷笑了一声。
  “听姑娘的语气,好像不太信任在下?”沈飞(沈镇平)说道。
  左明玉笑了笑,然后突然一掌打在沈飞(沈镇平)的身上,沈飞直接飞了出去。
  “噗!”一口鲜血从沈飞的口中吐了出来。
  “你……你……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沈飞躺在地上看着左明玉说道。
  “奇怪,这个人的武功这么差,应该不是那个叫沈镇平的人,但是刚才我听到的那个声音又怎么解释?还有,他和那个沈镇平的身材也很像,难道真的有如此巧合的地方?”左明玉心里说道。
  “江湖传言你是女魔头,我本来不信,但是现在看来,姑娘真的是这种人,落在你的手里算我倒霉,要杀要剐请便吧!”沈飞站起来说道。
  “先生误会了,只不过先生的声音和体型很像我的一个仇家,所以我不得不这样,真是抱歉!”左明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天下身材长得一样,声音相似的人多了,难道姑娘都要把这些人杀掉吗?”沈飞瞪着左明玉说道。
  “真是抱歉,沈先生,要不然沈先生也打我一掌,我们算是扯平了。”左明玉说道。
  “哼!”沈飞瞪了左明玉一眼,然后转身走向了楼上。
  看着走上去的沈飞,左明玉心里感到非常的烦躁。
  “姑娘!”这时就见范成走了过来。
  “范成,他们都叫醒了没有?”左明玉问道。
  “我叫醒了几个人,然后把这个人物交给他们了。”范成说道。
  左明玉点了点头,然后向楼上走去。
  “姑娘!”范成这时说道。
  “怎么,你还有事?”左明玉问道。
  “我刚才听到你们的对话了,依我看,不管刚才那个黑衣人是不是这个沈飞,我们干脆……”
  “住口!”左明玉瞪着范成说道。
  “是……”范成低头说道。
  “范成,我实话告诉你们,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动他,要不然我就要了你们的命。”左明玉说道。
  “姑娘,我只是……”
  这时就见左明玉跳下来,直接挥起一剑。
  范成就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道剑光闪过,随后自己的手便传来了一阵剧痛,就见自己的小拇指被左明玉削下来了一节。
  此时范成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但是他还是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范成,你想不想坐我这个位置?”左明玉看着范成用一种极为冷漠的语气说道。
  “不……属下不敢。”范成急忙说道,“属下愿意一辈子为姑娘效犬马之劳。”
  “下次,再掉下来的,就不是半根手指这么简单了。”左明玉说道。
  “是……是……属下……属下明白。”范成脸色苍白地说道。
  左明玉再也没有说话,抬脚走向了楼上。
  范成看着左明玉的背影,心里突然生出来一种欲火,左明玉长得实在是太美了,而且她对他越冷漠,他想占有她的欲望便越强烈,甚至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得和左明玉的春宵一夜,但是左明玉的武功实在是高的吓人,天凤阁的七大领主都是女人,据说是阁主沈万蝶走遍了七海九州,从无数人挑出来的天赋最高的七个奇女子,经过数年的培养,终究成为了七把无坚不摧的杀人利刃,而左明玉的武功,在七个人当中仅次于老五赵春雪,只要没有得到左明玉的允许,不管是在她睡觉还是打坐的时候,只要有人靠近她五步范围之内,会直接毙命,范成做梦都想得到左明玉,奈何自己实力不济,只能暗自忍耐。
  外面的风雪依旧很大,左明玉坐在自己的房中开始练习师傅教给自己的平心静气心决,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感到非常的不宁静,而且她现在很想听到隔壁传过来的任何动静。
  “姑娘!姑娘!”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听到范成站在左明玉的房门前叫门。
  “范成,你是不是真的想死了?”左明玉从房内走出来瞪着范成说道。
  “姑娘,我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您快过来看。”范成这时说道,说完,他便走进了沈飞所在的天子一号房内。
  左明玉也跟着走了进去,然而此时,屋内没有任何人。
  “看样子,那个叫沈飞的人,半夜就悄悄地走了。”范成说道。
  左明玉没有说话,她走到窗前,摸了摸床上的被褥,然后说道:“被子还有点温,看样子没有走多远。
  “奇怪,昨天晚上,我在楼梯口那里呆了一晚上,并没有看到有人下来,他是怎么离开的?”范成奇怪地说道。
  左明玉走到窗前,打开了房间的窗户,此时的风雪早已停了,天还没有亮,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就见左明玉这时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范成也跟着跳了下去。
  “看到这些脚印了吗?”左明玉说道。
  范成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他是从窗户逃跑的。”
  左明玉点了点头。
  “姑娘,这样看来,这个人绝对就是沈镇平无疑了,看上去这个人不但武功高强,头脑也是非常的好使,要是他们和清风门残留的那些余孽联合起来的话,恐怕不好对付。”范成说道。
  左明玉点了点头,说道:“走吧,赶路。”
  范成点了点头。
  太阳从东方升了起来,通往东方的路上,有很多步伐整齐的脚印。
  “五姑娘,你看!”双儿指着地上的脚印喊道,“我们找到七姑娘他们的踪迹了。”
  赵春雪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脚印,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样子他们是在这里过夜了,昨天的脚印被风雪覆盖,而这条向东的脚印,他们在这里修整了一夜,等风雪停了以后,继续向东去了。”双儿说道。
  “不错,双儿,看来你的长进很大。”赵春雪说道。
  “那当然了,长期跟着姑娘一点长进没有的话,那就是只大笨猪。”双儿说道。
  赵春雪笑了笑,然后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客栈,心里面似乎在想什么。
  “五姑娘,你在想什么?”双儿问道。
  “双儿,你不觉得这个小镇很奇怪吗?”赵春雪说道。
  “奇怪……”双儿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说道,“也对啊,虽然这个小镇很小,但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这个时候了,家家户户都在睡大觉?”
  赵春雪摇了摇头,然后用脚踢开了脚下的雪,下面竟然有很多的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双儿惊讶地说道。
  “这里昨天晚上肯定发生过争斗。”赵春雪说道。
  “什么,争斗,五姑娘,您的意思是……这里的人全都被七姑娘杀了?”双儿大声说道。
  “应该不会,明玉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不会轻易的杀人,除非这个人罪大恶极或者把她惹怒了的人,她才会下杀手。”赵春雪说道。
  “得了吧,五姑娘,你就别为她开脱了,这一路上死在她剑下的人,我都数不过来了。”双儿说道。
  “你以为那些人真的是死在七妹的剑下吗?”赵春雪说道。
  “难道不是吗?”
  “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赵春雪看着远处说道。
  “唉,不知道这下死了多少人啊……”双儿用脚踢了踢脚下的雪,看着下面那些血迹说道。
  赵春雪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客栈,然后抬脚走了进去。
  然而赵春雪刚走进去,眼前的场景吓了自己一跳,只见整个客栈里,遍地都男人的尸体,这些人的死状都特别的吓人,有的是被刀劈死的,有的则是被斧子砍死的,还有的被锤子砸死的,也有很多是被毒死的,整个房间充满着一种阴腐之味。
  “五姑娘!啊呀!这是怎么回事!”小双这个时候大叫一声。
  赵春雪走到其中一具中毒的尸体前蹲了下来,然后用手摸了摸尸体的身体。
  “五步断魂散!”赵春雪说道。
  “什么?五步断魂散?难道是七姑娘干的?太残忍了吧!”小双惊讶地说道。
  “不像,七妹不会随意用毒。”赵春雪说道。
  “据我所知,七姑娘的手下,有用大刀的,有用大锤的,这些人看上去应该就是她做的吧,五姑娘,你就不要为她找借口了。”小双说道。
  这时,门外传来了响动,只见从门口走过来几个穿着和这些人一样的男人。
  “哎呀妈呀,妖怪又来了!”
  “天哪,快跑!快跑啊!”
  ……
  那几个男人看到屋中的赵春雪,吓得摔了个跟头,然后撒腿就跑。
  “喂,站住!”小双大声喊道。
  赵春雪施展轻功,轻轻一跳,便跳到了那几个男人身前。
  “奶奶!奶奶饶了我们吧,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您放过我们吧!”
  “是啊,奶奶,求您了,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吧!”
  “奶奶,饶命啊奶奶!”
  ……
  几个大男人不停地给赵春雪磕头道。
  “唉,难道我已经老到那种程度了?”赵春雪心里无奈地说道。
  “奶奶,求您了,您就饶了我吧!”
  “是啊奶奶,我给您磕头了,您想让我们做什么都行,就是别要我们的命啊!”
  ……
  那几个男人一边拼命地磕头一边求饶道。
  “我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要如实的回答,否则的话,我会让你们死的比他们还惨。”赵春雪说道。
  “是是是,有什么问题,您尽管说。”
  “没错没错,您尽管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
  那些男人说道。
  “你们为什么看到我就跑?”赵春雪说道。
  “因为……因为……那个……姑娘,你……你不是昨天晚上那位姑娘吗?”其中一个男人这时抬头看着赵春雪说道。
  “没错,她不是,不过,她比昨天晚上那个女人还要厉害十倍!”小双这时用一种恐吓的语气说道。
  “啊?奶奶饶命啊!饶命啊!”
  ……
  这几个男子拼命地求饶道。
  “好了,小双,别闹了,你们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会饶你们一命。”赵春雪说道。
  “是是是,我们一定说,您问,您尽管问!”
  “好,我问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一定要把真实情况告诉我,否则,你们马上就会看到自己的脑袋放在这里。”赵春雪说道。
  “我们不敢撒谎,不敢撒谎!”
  “是啊,我们肯定实话实说!”
  “那还不快说!”小双瞪着他们说道。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有一个姑娘带着一帮人来住店,我们老板见这位姑娘长得好看,而且身上又有很多钱财,所以便起了歹意,老大他们先用迷香迷昏了所有人,打算将男的扔在门外冻死,女的他想占为己有,然而我们老大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非常的可怕,她既没有中迷香,还一个人杀了我们好几十人。”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那是肯定的,你们如果惹她,那就是惹到了活阎王!”双儿说道。
  “是啊,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女子。”
  “你是说她杀了你们几十人?数字确定?”赵春雪说道。
  “第一次差不多杀了得有二十多个。”
  “我看屋中的尸体,怎么也得有六七十个。”赵春雪说道。
  “其实一开始那个姑娘大开杀戒的时候,我们全都跑了,后来到了早上,等那个姑娘走了以后,我们便都回来,想把我们兄弟们的尸体埋了,但是这个时候,那个女人突然又回来了,她让她的手下对我们展开了大肆的屠杀!我们几个当时跑的快,才幸免于难。”
  “你说的那个女的,是不是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外面罩着一身紫外的外衣。”赵春雪说道。
  “姑娘怎么知道?”其中一个男人问道。
  “五姑娘,看样子应该就是七姑娘干的。”小双这时说道。
  “那你们看清楚她的样貌没有?她两次杀你们的时候,你们都看清楚她的容貌了?”赵春雪问道。
  “第一次我们看清楚了,但是第二次的时候,她和她的手下全都蒙着面纱。”
  “既然蒙着面,你们怎么确定这个人就是昨天晚上杀你们的那个人?”赵春雪说道。
  “因为衣服像,她们穿的衣服很像,个头又差不多,所以不是她们又是谁?”
  赵春雪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走吧。”
  “谢谢奶奶!多谢奶奶不杀之恩!”
  “多谢奶奶,多谢奶奶!”。
  ……
  几个人一边道谢,一边连滚带爬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