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世封剑 > 第十章、逢知己

第十章、逢知己


  “沈兄,实在是抱歉,我这个下人,太不礼貌了,刚才惊到了沈兄,我回去以后一定会从重处罚。”左明玉说道。
  “姑娘不必客气,不过……”沈镇平这时无奈地笑了笑。
  “不过什么?沈兄,似乎话里有话。”
  “不过左姑娘在外面看了半天,在我把他制服的时候,你出现了?似乎也有些卑鄙吧。”沈镇平说道。
  “了不起,你竟然知道我在窗口看着。”左明玉道。
  “哼,姑娘竟然不信任我,杀了我便是,何必搞这些有的没的,毫无意义。”沈镇平说道。
  “沈兄,说句实话,虽然你不是那个沈镇平,但是我还不能完全排除对你的怀疑,所以不管我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希望先生不要介意。”左明玉说道。
  “我就算是介意了,对你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沈镇平冷笑道。
  “那倒是,虽然你跟范成的武功差不多,但是跟我比还是有些差距,所以我可以毫无顾忌地忽略很多人的感受,不过我也能看得出来,你的天赋和我比,应该是不相上下,假以时日,你肯定能超过我。”左明玉说道。
  “超过你又怎么样?”
  “超过我,你就可以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
  “如果你是沈镇平的话,难道不会杀我吗?”
  “如果我不是呢?”
  “你不是的可能太小了。”
  “既然这样,姑娘请吧。”沈镇平说完,扔掉了手中的酒盅,然后扬起自己的脖子说道。
  “你不怕死?”左明玉说道。
  “怕。”沈镇平说道。
  “那你还让我杀你?”左明玉奇怪地说道。
  “如果不让姑娘杀我,姑娘就不杀我了吗?”沈镇平冷笑一声道。
  左明玉笑了笑,然后坐在了桌旁。
  “怎么,姑娘不杀我了?”沈镇平说道。
  “我在你们的心里,难道真的就是个杀人魔头?”左明玉说道。
  沈镇平坐到了她的对面,说道:“如果姑娘不是,那死在姑娘剑下的人,会不会很冤枉?”
  “如果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也算是杀人魔头吗?”
  “那死在姑娘剑下的人,都是有罪之人?”
  左明玉点了点头。
  “哼……”沈镇平不由得笑了。
  “你笑什么?”左明玉问道。
  “如果死在姑娘剑下的人都是该死之人的话,那我敢说,我曾经在月亮上住过。”沈镇平说道。
  “哦?这话怎么讲?”
  “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沈镇平说道。
  左明玉捂着嘴笑了笑,说实话,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和自己说话的人。
  看着左明玉这个样子,沈镇平不由得有些发痴,她真的是太美了,一颦一笑都会让人感到非常的舒服,只可惜……
  “沈兄天赋过人,不知道将来有什么打算?”左明玉说道。
  “没有打算,我只是个游历四方的浪子。”沈镇平说道。
  “男人活一世,不建功立业,名留青史,岂不是白活一生?”
  “天下之人数以千万计,能够建功立业名留青史者,万里只有一,多数都是平常之人,平常之人,平常过一世,也并没有什么不好。”沈镇平说道。
  “沈兄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不应该。”左明玉说道。
  “或许吧……”
  “我很好奇。”左明玉说道。
  “好奇什么?”沈镇平说道。
  “我感觉沈兄你的身上一定有不同寻常的经历,而且经历过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那姑娘就错了,我并没有经历过什么痛苦,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经历。”
  “是吗,但是我从你的眉宇之间,能明确感到一种愁苦,虽然你强行欢笑,但是眼神里,却总是带着一种落寞。”左明玉看着沈镇平说道。
  听到左明玉这话,沈镇平叹了口气,左明玉说的没错,他确实经历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痛苦,他七岁的时候,沈家全家一十七口人,全部被仇家杀死,父亲临死之前,把他放在一块河边的浮木上,他顺着河流漂流而下,躲过了那场劫难,为了活命,他当过乞丐,但是经常被乞丐欺负,后来做了和尚,又被和尚们排挤,好几次的深夜,他都饿着肚子度过,自己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在饿着肚子的夜里偷偷的哭鼻子,直到九岁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父亲的老朋友云游道人收留了自己,自己才算是能够有一个安定的生活,但是这些年来,云游道人从来没有告诉自己当年的仇家是谁,自己四处打听,也没有打听到关于那些凶手的一点有用的线索,所以这事在他的心里一直是个节。这么多年来,除了自己的那些师傅,同代人之间,没有人愿意跟他相处,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朋友。
  “沈兄在想什么?”左明玉看着正在发呆的沈镇平说道。
  “啊?没……没什么……”沈镇平急忙笑了笑说道。
  “沈兄,有件事,我想问问沈兄的意见。”左明玉说道。
  “姑娘有什么话请讲?”沈镇平说道。
  “沈兄,说句实话,我这里特别需要沈兄这样的人才,沈兄如果愿意做我的幕僚的话,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我相信,只要沈兄加入我们,绝对能够创造前人都没有做到过的伟业,到时候整个江湖都会听令你我的号令。”左明玉说道。
  沈镇平摇了摇头。
  “沈兄,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沈兄抓住的话,那将来绝对可以名留青史。”左明玉说道。
  “姑娘这个请求,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沈镇平说道。
  “为什么?”左明玉问道。
  “我喜欢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更不想让自己的剑上沾那么多血,所以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姑娘,也请姑娘以后不要再提。”沈镇平说道。
  “这样啊,希望沈兄以后不要后悔……”
  “姑娘,你有没有想过过一种平静而又自在的生活?”沈镇平问左明玉。
  “平静自在的生活?”
  “是啊,牵着马和朋友或者兄弟姐妹漫步在河边,一边欣赏美景,一边畅聊天下间有趣的事情。”
  “这……”听到沈镇平的话,左明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恕我直言,一个女人,尤其是姑娘如此天生丽质的女人,手上还是不要沾染那么多鲜血比较好,寻一个如意郎君,奔走在一年四季的美景当中,岂不是悠哉快乐?”沈镇平说道。
  “沈兄你可真厉害,是不是经常用这种手段欺骗无知少女?”左明玉说道。
  “我没有那种习惯。”沈镇平说道。
  左明玉又笑了笑……
  就这样,两个人从后晌一直弹到了黄昏,又从黄昏谈到了燃烛时分,这么多年来,左明玉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能够和自己如此畅谈的人,眼前的这个人,一不怕自己,二跟自己没有姐妹兄长的关系,所以两个人可以无话不谈。沈镇平的感觉和左明玉差不多,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是杀人魔头,但是对自己的性格却了如指掌,他就像是自己的知心人一样,把自己埋藏多年压抑多年的感情一一倒了出来,让自己感到无比的轻松,两个人从美食聊到美景,从小时候的趣事聊到了现在的烦恼。
  眼前的烛火在跳动着,听着对方的话,眼前似乎便呈现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直到……”
  这时就听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敲门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叙谈。
  “谁?”沈镇平问道。
  “是我,客官……”门外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给您端进来?”
  “哦,等一下我去下面拿吧。”沈镇平说道。
  “好嘞!”店小二说完,便向下一个院子走去。
  “真没想到,天竟然黑了。”左明玉站起来说道。
  “是啊,我也才发现。”沈镇平精神有些恍惚地说道。
  “那,沈兄,我走了。”左明玉说道。
  沈镇平点了点头。。
  左明玉慢慢地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沈镇平呆呆地坐在那里,回忆着刚才他和左明玉的点点滴滴,最后,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她不是天凤阁的杀手,该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