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世封剑 > 第十一章、明玉拜庄

第十一章、明玉拜庄


  第二天,清风门的弟子和各派残留势力的弟子们手里拿着剑,整齐的站在大门的两侧。
  而那些各个门派残留势力的代表们则全都在浮生殿严阵以待。
  程秋风一大早就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新衣服,今天,他就要让清风门扬名立万。
  这时,就见负责看门的弟子尚志急匆匆跑进来喊道:“天凤阁……天凤阁左明玉求见!”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心都跳了一下,除了泰山派的大弟子时石和武当派的凌虚子,其他人都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来了多少人?”程秋风问道。
  “她和他的一个跟班。”尚志说道。
  “只有两个人吗?”程秋风说道。
  “是的,没有看到其他人。”尚志说道。
  “她还真是有种,竟然敢只带一个人来,让她进来吧!”程秋风说道。
  “是!”尚志说完,便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只见左明玉和范成走了进来,看着站在两旁的各个门派的弟子,左明玉脸上意思表情都没有,两侧这些手握兵器的男人们,在她的眼里,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两个人慢步走进了浮生殿,。
  “天凤阁七弟子,左明玉拜见程掌门!”左明玉这时向程秋风行礼道。
  程秋风看了一眼左明玉,不由得有些愣神,这个就是那个人人口中的女魔头吗,长得却貌若天仙,犹如仙子下凡。
  “程掌门,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左明玉说道。
  程秋风这才回过神来,说道:“你就是那个名动五湖四海,让各门各派都闻风丧胆的天凤阁七统领左明玉?”程秋风说道。
  “正是!”左明玉说道。
  “真是好胆量,竟然只带了一个人,就敢来我这里,你可知道,这里大多数的人都和你有血海深仇?”程秋风说道。
  看着一个个怒目而视的眼神,左明玉不由得冷笑一声说道:“各位,你们那些归降我们天凤阁的掌门人或者师兄弟,此时此刻都过得很好,我并没有要杀你们任何人的意思。”
  “哼,你少胡说了,我们华山众多弟子全都你们的手里,你还有脸说这种话!”华山派掌门人冯秋厉声说道。
  “没错,我们雪山派掌门人孙峰,就死在了你的剑下!”雪山派鼓掌孙影也大声喝道。
  “我的师傅和众位师兄弟,也都悉数死在你的剑下,你还在这里说这种话,真是看不起你这种人,当婊子还要立牌坊!”衡山派大弟子方林辰也骂道。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范成就想上去教训方林辰,但是被左明玉拦住了。
  “各位,你们的师傅还有师兄弟,听话的,我自然是善待他们,不听话的,我顶多也只是废掉了他们的武功而已,并没有下杀手,希望各位能够见谅,我之所以废掉那些反抗我们天凤阁的那些人的武功,也是为了帮我们天凤阁的将来打算。”左明玉说道。
  “姑娘,你难道……”听到这话,范成感到非常的惊讶。
  “闭嘴!”左明玉瞪了一眼说道。
  “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的师兄就是我埋葬的,他明明就是死在你们天凤阁的手里!”孙影冷笑一声说道。
  “没错,我的师傅还有师弟们也都……,姓左的,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做什么好人,今天,我们就让你血债血偿!”方林辰大声喝道。
  “没错,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
  屋内地人们纷纷地喊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放过了那些人,为什么……”左明玉这个时候有些想不明白,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导致这些人失血过多而死吗?
  “姑娘,说句实话,你能只带一个人就来到你如此多的仇家的地方,这种胆量和气魄,程某人非常的佩服。”程秋风说道。
  “我此次来,并不是来惹事的,就连古人打仗,也都讲究先礼后兵,我只是希望程掌门不要做糊涂人。”左明玉说道。
  “我说姑娘,既然事情都已经做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找说辞,看来你们是在为将来长久的统治江湖做准备啊。”程秋风这时说道。
  “江湖一统归我天凤阁是迟早的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我劝各位放下毫无意义的抵抗,归顺我天凤阁,到时候,你们还是做你们各派的主人,除非有什么大事,否则,我们天凤阁绝对不会干预各门各派的私事!你们只不过是头顶上多了一个阁主而已,你还是你的雪山派掌门或者衡山派大师兄,生活和以前几乎没有两样,这岂不是很好。”左明玉说道。
  “既然和以前一样,那你们天凤阁为什么还要四处侵吞各大门派?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冯秋说道。
  “我说过了,归顺我们以后,你们自然是我们天凤阁的下属,也就是说,你们各门各派除了各自的名字以外,还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就叫做天凤阁。”左明玉说道。
  “你是让我们当你们的奴隶?”程秋风说道。
  “奴隶谈不上,而是让你们当我们的下属,古往今来,王有臣属,爵有封地,这时很正常的事情,各位千万不要以为这样做,就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其实不然,江湖的统一,更有利于中原武林的发展,避免了各派之间还有内部地纷争,更有利于各派文化地留存,这岂不是好事?”左明玉说道。
  “这……”听了左明玉的话,有些人的眼里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哼,姑娘果然是巧舌如簧啊,把吞并蚕食各派,然后都归到自己的天凤阁的门下,这不就是灭门灭派吗,以后我们各个门派的弟子必须听任你们的调遣,你们让做什么就得做什么,这不是奴隶是什么,姑娘,我看先礼后兵这种行为,你还是把礼拿掉的好,因为你们天凤阁,根本就不配!”程秋风厉声说道。
  “程掌门说得好,凭什么我们这些男人要听你们这些女人的,真是做梦!姓左的,你杀了我师父,今天我要给我师父报仇雪恨!”方林辰大声喝道。
  “没错,今天就让你血债血偿!”
  “姓左的,刚才我差点被你忽悠了,今天,我就要给我死去的弟子们报仇!”
  ……
  这时,就见很多人都抽出自己的兵器怒吼道。
  “姑娘,我就说了,和这些人讲道理没有用,就让我用毒,把他们全都宰了算了。”范成这时说道。
  “住口,你要是敢用毒,我就杀了你!”左明玉厉声说道。
  然而周围这些人,虽然喊得很凶,但是没有一个人第一个冲上来。
  左明玉也没有理这些人,而是抬头看着程秋风说道:“程掌门,这么说,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姑娘觉得呢?”程秋风说道。
  “既然如此,那告辞了。”左明玉说完,转身就要和范成一同离去。
  然而这时,就见程秋风施展轻功,跳到了左明玉的身前。
  “姑娘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程秋风看着左明玉说道。
  “你这个老东西,姑娘大发慈悲暂时饶你一命,你竟然不知道好歹,想找死?”范成瞪着程秋风说道。
  “饶我?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屋内很多人也都笑了起来。
  “没想到姑娘的手下如此自信,看来程某人今天要是不讨教两招的话,就是不给姑娘面子了。”程秋风笑着说道。
  左明玉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一屋子的人全都是嘲笑的神色,心里不由得有些烦了。
  “既然你们找死,就不要怪我了,出招吧!”左明玉看着程秋风说道。
  “这个屋中太过狭窄,可否到院中比试?”程秋风说道。
  左明玉没有再多说话,抬脚走了出去。
  随后众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唉……”凌虚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道长,你觉得这场争斗谁会赢?”时石这时走过来说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如果这些人执意要杀死左明玉的话,那必将又是一场血流成河的死斗。”凌虚道长说道。
  时石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最后走出了浮生殿。
  各门派残留的弟子们在清风门的院子里站成了一个大圆形,中间便是双方交战的场地。
  “各位是想单打独斗还是一起上?”左明玉站在场地的中间说道。
  “跟这种杀人魔头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上,把他剁成肉酱!”
  “没错,大家一起上,乱刀把她砍死!”
  “一起上,我就不信,她一个人可以杀我们这么多人!”
  ……
  那些领略过左明玉厉害的人们纷纷地喊道。
  然而没有见过左明玉的人,没有领略过左明玉武功的人,全都向这批人投来一种鄙视的目光。
  程秋风这时抬了抬手,让人们停止躁动,就见他看着左明玉说道:“就让老夫来会会天凤阁传说中的武功盖世的七统领。”
  “程掌门,切不可意气用事,这个女人很厉害的!”冯秋大声说道。
  “程兄,有什么事大家好商量,或许我们有更好的方法避免这场争斗!”凌虚子喊道。
  所有人都不满地看了凌虚子一眼。
  “姑娘请?”程秋风抬手说道,在程秋风的眼里,什么五岳派雪山派,全都不值一提,这些人都是占据了名山大川,绝好的位置,所以在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但是要是比真本事,程秋风一个都看不上。
  “很好,如果我打败了你,你们清风门愿不愿意归降?”左明玉抬起手里的剑说道。
  “我不能代表清风门,只能代表我自己。”程秋风说道。
  “知道了,动手吧。”左明玉说道。
  程秋风也抽出了自己的剑。
  “青麟剑,清风门的掌门之剑。”左明玉看着程秋风手中那把刻着青色麒麟的宝剑说道。
  “哼,少废话,出招吧!”程秋风说道。
  一丝冷风吹过,雪从树上被吹了下来,落在了左明玉那犹如瀑布般的头发上。
  左明玉出剑了,其实很多真正的高手,都习惯后出剑,因为他们需要看出对手出剑的路数,然后伺机反击,但是左明玉不一样,她不习惯占这样的便宜,更不喜欢啰嗦。
  程秋风见左明玉先动手了,心里不由的一喜,在他看来,左明玉是没有沉住气,想要先发制人,一般有这种想法的人,剑法都不会很高明。
  “程兄小心!”凌虚子大声喊道。
  程秋风错了,就在他想要看清楚左明玉的剑招,进而想进行反击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左明玉的剑在哪里,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
  “嗖!”一道红光闪过,左明玉轻轻站到了程秋风的身后。
  程秋风才抬起手里的剑,而他的衣领,此时慢慢地变红。
  “天凤阁的女魔头,武功果然名不虚传。”程秋风转身看着左明玉说道。
  “刚才我要是在往左侧半寸,你现在已经倒下了。”左明玉说道,“我再问你一句,你是归顺还是不归顺?”
  “好吓人的武功啊!”衡山派曲芳菲惊讶地叹道。
  “没想到,程掌门也不是女魔头的对手!”冯秋说道。
  “如果天凤阁的七大高手到齐的话,我们根本毫无胜算。”孙影用一种颤抖的语气说道。
  “姑娘,我说过了,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归顺你们!”程秋风说道。
  “很好,那就不要怪我了!”左明玉说完,直接一推手里的宝剑,一道凌厉的剑气直逼程秋风。
  眼看程秋风就要死在左明玉的手里。
  这时就听到“当”的一声,剑气打到了另外一柄剑的剑身上,那把剑的主人被这道剑气逼退了三步。
  “凌虚道长,是你!”左明玉看着那个挡住她剑气的人说道。
  “凌虚兄,你……你这是……”程秋风看着凌虚子不由得有些惊讶。
  “程兄,我问你,你是不是一定要抵抗到底,死也不怕?”凌虚子拿着剑说道。
  程秋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屈服天凤阁!”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跟她死战到底!”凌虚子大声说道。
  “好!”程秋风大喝一声,两个人提剑,同时杀向了左明玉。。
  此时的程秋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武功,根本就打不过左明玉,想要打败左明玉,必须要众人联手才行。
  “很好,这下有点意思了!”左明玉在心里冷笑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