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世封剑 > 第二十九章、杜康酒楼

第二十九章、杜康酒楼


  沈镇平点了一份炒青菜、一份花生豆和一只烧鸡。
  “张兄刚才有没有吃东西,如果没有吃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用一些。”沈镇平说道。
  “沈兄如此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张灵说完,直接掰下一只鸡腿大口吃了起来。
  “看你吃的这么香,就算是不饿的人,也都看饿了。”曲芳菲看着他说道。
  “是吗,呵呵,说句实话,我身上带的银子,只够喝酒的,所以差不多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饿也是正常的。”张灵笑着说道。
  “你这人真是奇怪,不留着钱买吃的,竟然把钱都花在喝酒上,分不清楚孰轻孰重吗?”曲芳菲感觉这个人脑子有病。
  “呵呵,听说这里的酒非常的好喝,如果错过了,以后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尝到,所以只能暂且挨饿了。”张灵说道,他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为自己没有钱而感到忧虑,整个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
  沈镇平笑了笑,然后从钱袋里拿出了二十两银子,放在了桌上。
  “沈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曲芳菲说道。
  “张兄,这点钱,你拿着。”沈镇平笑着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二十两银子,一般的老百姓辛苦五年都赚不到,我们二人萍水相逢,你却送我这么多钱,你莫不是傻子?”张灵看着沈镇平说道。
  “是啊,沈大哥,你干什么,这可是我们一半的盘缠!”曲芳菲站起来想要把银子收回去,沈镇平瞪了他一眼,她只好又坐了回去。
  张灵拿起那两锭银子,然后笑着说道:“二十两,我可能一天就用完了。”
  “这钱既然送给张兄,张兄如何使用,那就是张兄的事情。”沈镇平说道,曲芳菲刚想说点什么,这时就见沈镇平掰下一个鸡腿,放在了曲芳菲的碗里。
  “为什么要送我?”
  “没什么,就是看着张兄顺眼。”
  “哦?顺眼?你这个理由似乎很牵强。”
  “有时候看似牵强的理由,确是最真真实的理由。”沈镇平说道。
  “有理。”张灵笑了笑,然后把银子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从沈镇平看到张灵的第一眼起,张灵就一直是一种轻松的笑容,看到这种笑容,不管有多少烦恼,沈镇平都会感到非常的轻松,说句实话,他还是第一碰到这样的人,这种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就在沈镇平也准备吃的时候,就见外面一阵骚乱,只见一群大汉闯了进来,看到这群大汉的打扮,曲芳菲不由得吓了一跳,因为这些人都是天凤阁的人。
  只见这时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身穿蓝衣的男人走进来喝道:“这里现在都被天凤阁包了,所有人现在都给我滚!”
  “别别别,呵呵呵,林总管,是您啊!”这时就见走过来一名五十来岁的老者,这位老者是杜康楼的老板,叫何云康,因为为人和善,所以人人都称他叫何老头。
  “林总管,二楼我已经给您腾出来了,二楼的景色好,而且还凉快,您就和各位好汉去二楼吃酒,千万不要赶我一楼的顾客!”何老头笑着说道。
  “混账,没看到我带来了这么多人吗,二楼位置不够,把一楼这些人通通给我轰走!”领头的男人大声说道。
  “这……”
  “何老头,你要是不想在这里做买卖的话,有很多人喜欢这个位置!”男人冷笑一声说道。
  “好吧,可是这些有很多都是我的老主顾,我有些……”
  “没关系,我给你轰啊!在这里吃饭的人,都给我滚蛋!”男人厉声喝道。
  只见那些在这里喝酒的人,全都一脸不爽地看着天凤阁的人,但是不爽归不爽,谁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慢慢往外走。
  随后就见这个领头的男人直接踹飞一张桌子,大声喝道:“都他妈是王八吗?给我滚快点!”
  店里的人全都被他的样子吓坏了,纷纷快步往外走。
  何老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又要亏大了。
  “三位客官,你们快走吧,否则可就麻烦了。”店小二这时悄悄来到张灵他们桌前提醒他们说道,此时他们三个人都在不慌不忙的吃东西。
  “小二,这些人怎么这么横?”张灵低声问道。
  “客官,你是外地来的有所不知,这些人是天凤阁的人,天凤阁你们都知道吧,惹不起啊,赶紧走吧。”小二摆摆手低声说道。
  “他们这么多人吃你们的东西,你们肯定会赚不少钱吧,怎么看你们老板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张灵说道。
  “给什么钱,都是白吃的主,三位快走吧,这些人就算是杀人,都没有人敢管!”店小二着急地说道。
  “不急,不急……”沈镇平笑着说道,“小二,给我们再上一坛酒。”
  “客官你们疯了吧,我跟你们说,这个人叫林秀,是天凤阁三统领金玲花的贴身随从林行的亲兄弟林志,你们惹不起的。”店小二着急地说道,他想让沈镇平他们走,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
  很快,整个酒楼里的人全都走空了,那些喝醉的醉汉全都被扔在了大街上。
  就在林志以为所有人都清空,准备上楼喝酒的时候,他的根本赵前对他说道:“总管大人,那还有几个人,您看怎么处置?”
  林志转头看去,看到了正在喝酒吃饭的沈镇平和张灵。
  “妈的,还这是有不开眼的,去,给我把那三个人扔出去!”林志大声喝道。
  这时就见三个壮汉大步走了过去,然而他们刚靠近沈镇平他们的桌子,还没有动手,便全都倒在了桌下,其他人吓了一跳,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咦?”张灵看了看躺在他们脚下的那三个大汉,然后笑着说道,“沈兄,你看,有些人啊,表面上看上去能喝酒,但是世界上却个醉鸡,这刚问到酒气,还没有尝一口,就倒下去了。”
  “是啊,那些咋呼的厉害,酒桌上侃侃其谈的,基本上都不在怎么能喝。”沈镇平也笑着说道。
  “他娘的!”林志看到这个情形,不由得火冒三丈,他手摁着腰里的刀柄,刚想过去看看,却被赵前拦住了。
  “总管,这三个人看上去有点不好惹,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赵前说道。
  “放屁,再不好惹,有我们天凤阁不好惹?今天老子就活劈了他们!”林志说完,大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