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世封剑 > 第三十一章、拉拢

第三十一章、拉拢


  “张兄,张兄请留步!”这时就见沈镇平走出来说道。
  “哦?沈兄还有何事?”张灵回头问道。
  “张兄借一步说话。”沈镇平说着,拉着张灵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巷。
  “沈兄你到底有什么事?”张灵问道。
  “张兄,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沈镇平瞪着张灵说道。
  “我?我就是一个四处游山玩水的浪子。”张灵笑着说道。
  “张兄,你就不要跟我打这种套话了,我就直接跟张兄说了吧,张兄,在扬州,之前各门派残留的势力,要在那里聚集,你也正好去扬州,你是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沈镇平问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一个四处游走的游客,听你这么一说,扬州估计要有大事,我看我还是另寻他处吧,听说应天也不错,大不了,我去应天,听说那里也不错。”张灵说道。
  “张兄,你真的不是反天凤阁大军的一员?”沈镇平问道。
  “不是。”张灵摇了摇头。
  “那好吧,看样子,我是误会张兄了,不过,张兄,现在天凤阁残暴不仁,不但不遵守承诺,四处祸害各个门派的流亡人士,现在还光明正大的压迫百姓,实在是罪大恶极,张兄的武功,是我见过的除了天凤阁五统领赵春雪以外的最强者,有如此武功,何不和我一起,加入到反抗天凤阁的行列当中。”沈镇平说道。
  “是啊,你的武功这么好,加入我们的话,我们等于如虎添翼了。”曲芳菲也说道。
  “哈哈哈哈,沈兄,你难道不怕我是天凤阁的人吗?”张灵说道。
  “不是!”沈镇平平静地说道。
  “你为什么认为我不是,如果我是的话,你们岂不是要吃大亏了?”张灵说道。
  “因为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力,以张兄这种性格的人,绝对不会做天凤阁的走狗。”沈镇平说道。
  “多谢张兄抬举我。”张灵抬手行礼道。
  “张兄,我的话,你不妨考虑一下,老百姓和众多正义武林人士,都需要你的帮助。”沈镇平严肃地说道。
  “沈兄,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张灵说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但是……”
  “沈兄,如果你觉得我的武功好,就应该为江湖做事的话,那请你现在废了我的武功吧,我不会还手!”张灵这时抬手看着沈镇平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曲芳菲这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想说点什么,但是被沈镇平拦住了。
  “张兄,我尊重你的选择!”沈镇平看着张灵说道。
  “多谢,沈兄,这二十两银子还给你!”张灵从怀里拿出那二十两银子说道。
  “张兄这是为何?”沈镇平说道。
  “既然帮不上沈兄的忙,我实在是五脸拿沈兄的东西。”
  “不,张兄,你拿着,你不要忘了,这个钱,是我不知道你武功的情况下给你的,换句话说,我给你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别的想法,如果张兄不收下,那就是看不起沈某人。”沈镇平说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拿着,沈兄,我们后会有期。”张灵抬手说道。
  “后会有期!”沈镇平说道。
  张灵说完,便转身走向了一旁的街市。
  “真是的,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曲芳菲不满地说道。
  “这个不嫩怪他,毕竟江湖恩怨确实跟人家没什么关系,况且刚才他还帮我收拾了天凤阁的人,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沈镇平说道。
  “沈大哥,他的武功和你的武功,哪个要厉害一些?”曲芳菲问道。
  “他的武功比我高多了。”沈镇平叹了口气说道。
  “你又谦虚了,这半年来,你的武功突飞猛进,我看,就算是哪个赵春雪,现在也不见的是你的对手了。”曲芳菲说道。
  “胡说八道,赵春雪的武功,已达到至高至极的境界,别说她,我现在估计连左明玉都打不过。”沈镇平说道。
  “不是吧,可是我看你这半年的进步比我爹五年的进步都快,你怎么可能不是他们对手。”曲芳菲不相信地说道。
  “你没有和她们打过,她们的武功深不可测,更何况,这半年来,我在进步,她们肯定也在进步。”
  “那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没有胜算了?”
  “只能想办法瓦解她们的实力,和她们尽力周旋了。”沈镇平叹了口气说道,“走吧,我们也该赶路了。”
  曲芳菲点了点头。
  两个时辰以后,林志的兄长同时也是天凤阁三统领的贴身跟班林行,带着两百号天凤阁的人包围了杜康酒楼。
  林行竟然三十五岁,人长得很英俊,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成为金玲花贴身跟班的原因。
  “林爷,您来了!”何老头这时笑着走到林行面前说道。
  “何老板,最近生意可好?”林行问道。
  “托您的福,还可以。”何老头点头说道。
  “何老头,我想不用你说,你也应该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我的兄弟现在还在床上躺着。”林行说道。
  “是是是,我知道,但是那三个人已经走了。”何老头说道。
  “那三个人是不是跟你很熟啊?”林行说道。
  “不不不,林爷,他们都是来我这里喝酒的客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何老头笑着说道。
  “既然我这个兄弟还有他的手下,在你这里出了事,我看你应该也脱不了干系。”林行瞪着何老头说道。
  “林爷,您这就冤枉我了,我们开店的,只要客人付钱,就是我们的爷爷,我们也没有办法限制来的客人啊!”何老头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林行问道。
  “往东走了!”何老头说道。
  林行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何老头冷笑一声说道:“何老板,就算那三个人和你没关系,但是既然这件事在你这里发生了,你是不是也多少有些责任?”
  “您说的非常有理,这不是,我刚想派人给林总管和他的各位属下送些药费过去,既然您来了,我就直接交给您吧!”何老头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给到了林行的手里。
  林行笑了笑,然后对其手下们说道:“走!”
  “是!”
  众人跟着林行,撤离了杜康酒楼。
  “林爷,就这么放过这个何老头吗?”这时就听赵前低声对林行说道。
  “何老头的酒阁主非常的喜爱,而且是独家的酿酒秘方,我要是把他给处置了,我的命就没了。”林行说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赵前问道。
  “告诉弟兄们,谁要是都给我出去找,谁要是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赏银二百两!”林行说道。。
  “是!”赵前回应道。
  看着匆匆离去的林行这些人,何老头无奈地苦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