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玩家超正义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青春版活沙漠

第一百五十七章 青春版活沙漠

        ——那是纯粹、纯澈、纯净、纯洁的光。
  
          近乎浓郁到液态的光,从哈士奇的胸口不断流出,随后再度浸入她的身体。就像是从地上打出的一口泉眼一般。
  
          在那些光的侵蚀之下,哈士奇的皮肤逐渐开裂、随后立刻痊愈。因为“光被遮蔽”时的烦闷,她干脆将自己全身衣服直接除却。
  
          在反复的开裂与痊愈中,哈士奇身上如同利剑般的光辉化为不断绽放。看起来就像是无数只反复睁开而又闭上的眼睛一般。
  
          但真正的眼睛只有一只。
  
          那即是眼睛,也是心脏,更是脐带。
  
          如同脐带连接着母亲与婴孩……而她在安南的伟大本质面前,就正是那个“婴孩”!
  
          并不张嘴、也不咀嚼、更不消化,而是直接从脐带获取力量。
  
          那正是通往光界、通向宇宙的无形之脐带!
  
          也正因那是脐带,所以无法被婴孩“消化”的力量……也可以被安南消化之后、再灌入哈士奇体内。
  
          安南那被开化至极限的光辉之要素,都顺着无形之脐带、从至高天流入到哈士奇心中。
  
          如果说,安南是至圣至明的一团火。
  
          那些望着这团火的人,眼中也会同样有光。
  
          如同月亮映出日光一般……那是倒映于他们眼底的、属于安南的光辉。
  
          终于,随着那光辉要素的侵蚀。
  
          哈士奇的瞳孔终于完全光化——她的瞳孔化为了纯粹的银色,如同月光般纯洁;纯白色的长发在身后飘散着、狂乱的飞舞着。
  
          纯白色的光辉要素在物质界凝聚着,如同一片又一片闪烁着辉光的羽毛。
  
          这些光之羽在她身后叠合在一起、交叠成一对白色的羽翼。但其造型却宛如龙翼。
  
          哈士奇整个人漂浮了起来,直到她与波比同高、甚至比波比更高。
  
          无数从她胸口迸出、紧接着便化为白色光羽的辉光,则就这样环绕在哈士奇身边。
  
          辉光自这些光羽中迸出,不断向周围浸染着。
  
          那寄居在龙井茶体内的影魔,在那光辉的侵蚀之下、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吼声。而波比也仿佛被那光固定住……就像是在胶水组成的泳池中游泳一般,越是挣扎就越是挣扎不动。
  
          天车之光对堕落者,具有绝对的压制效果。
  
          那光只是普照大地,影魔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瘪了下去。
  
          他一动都不能动——稍微动一下、阴影就会化为烟气,从他五官中源源不断的渗出。剧烈的痛苦让他逐渐蒸发,如同被铁板炙烤的肉片一般变色、卷曲。
  
          龙井茶那原本算是清秀文雅的面容,也因影魔的痛苦而变得狰狞。若非是他体内已经完全没有“血”这种液体了,或许还能再渗出两条血泪。
  
          “……这是……什么?!”
  
          波比那带有重重回音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
  
          他那被沙覆盖的面容,在这光芒的辐射之下逐渐破碎、开裂。
  
          那些沙子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它们并非是脱离了波比的掌控。
  
          而像是沙子被水灌满,变成了泥浆、甚至于变成了沼泽一般……被那光芒渗透之后,就变得异常沉重。波比身上作为盔甲的沙子脱落,也正是因为她控制这么多的“沙”的压力越来越大。
  
          或者说……
  
          是那些被波比所“驯服”的沙子,不再将他视为友军了。
  
          沙暴平息。
  
          躁动着的沙子瞬间平静了下来,并变得清醒了过来。它们没有加速吸取波比身上的活力,但也不再无视他的存在……就像是被精神控制的中立单位恢复了理智一样。
  
          而这些沙子只是存在,就会不断造成侵蚀、让波比身上的力量飞速流失。就像是用盐吸掉食材的水分一样,她的超凡之力也在被这些沙子逐渐吸干。
  
          波比只能集中自己的力量,去掉大量的沙、集中力量控制剩下那一小部分的沙子,来保证自己不会这些沙子抽干。
  
          然而,随着光芒的强度逐渐上升……如同黄昏倒转至正午。想要控制少量沙子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你是名为‘凋零’的恶魔。拥有对生者的‘掠夺’之力。但你真正的杀手锏,是这些沙子。”
  
          哈士奇的口中,发出流畅的解读:“你没有直接对我们发起攻击、而是依赖于影魔的牵制,又需要扬起沙暴……这是因为你并不具有对这些沙子的直接掌控力。”
  
          她当然不知道这些秘密。
  
          但当哈士奇看到这一切,却是突然开悟、并立刻理解了这一切的真相。
  
          在她眼中,事物的形态与本质开始逐渐分离。
  
          一眼望过去,就能直接理解其本质。
  
          与其说是哈士奇在分析,倒不如说是安南在将自己的分析通过哈士奇的嘴巴念出来。
  
          哈士奇近乎是沉溺于这种无所不知的状态中,口中不停的叙述着:“这些都是‘活沙漠’的沙子——你们将活沙漠的沙子偷出了一部分,按比例置于自己创造的沙漠中、使其大量稀释,以失却魔性。
  
          “因为在活沙漠中,超凡之力会被逐渐吞噬……而堕落者的力量更是会以七倍的速度被吞噬。如果不将活沙漠的沙子稀释,你根本无从控制它!”
  
          哈士奇清晰无比的说道。
  
          在另外一边,安南也与她同步的说着什么。
  
          而哈士奇身上迸发出来的光越发炽烈。
  
          就像是对比度被不断调高。
  
          整个世界很快就只剩下了黑与白。
  
          强大无比的影魔,直接被天车之光完全溶解。
  
          甚至就连龙井茶那被它使用过的皮膜,也都被一并净化。整个世界肉眼可见的范围内,不再存在一丁点的阴影。
  
          而波比也被天车之光极大的压制,一点堕落者的超凡力量都无法使用——他巨大的沙魔躯体被逐渐瓦解,完全变回了那副柔弱少女的样子。
  
          但他的面色却是异常苍白。
  
          因为在他脚下,这片沙漠正反过来、以七倍的速度吞噬者他的力量!眨眼之间,他就被剥夺至无可剥夺。但沙漠仍然在细细的吸吮着他。
  
          强烈的空虚感,让他感到剧烈的痛苦。就像是自己的骨头缺了一块一般……而这种痛苦是覆盖全身的。
  
          而哈士奇的表情却并没有幸灾乐祸。
  
          她变得前所未有的庄重肃穆,圣洁到让十三香甚至感到陌生、已经是完全认不出来的程度。
  
          十三香甚至感觉……哈士奇的内在是不是已经被这份力量改造了。
  
          ……希望她不要出事。
  
          哈士奇继续平静的念着:“而在活沙漠中,一旦失去了光就会被失去理智的沙漠所吞没。‘光’是维系沙漠理性的钥匙。
  
          “这里之所以会是黄昏之时,就是因为这是沙漠心中的恶魂将醒未醒之时;保持活沙漠魔性的同时,也能让你这种‘不具有光’的人,能够借用自己的力量控制它。你用某种方式,将这个仪式场刻入了自己的心灵世界,并依靠堕落者的力量模糊了幻想与真实的境界。
  
          “这里摆放着的十二根被束缚着的石柱——它们象征着正神,因为神明是此世之活柱。而中间断裂的那一根石柱,则象征着已死的天车御手,因为她是隐藏的第十三正神;它们之所以形成钟表的样子,那是为了暗示纪年法仪式。
  
          “也就是说,这个仪式的本质,就是在表达‘纪年法仪式的成立之根基是天车御手之死’这一神秘知识。
  
          “而你的身上,一定带着这石柱上断裂金色锁链的一部分——正是靠着这一锁链,你将自己的概念在这个仪式场中置换为‘天车御手’的传人。再用你的‘凋零’之力,来以欺骗半醒未醒的活沙漠为你而战……”
  
          安南念到这时,也是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
  
          这恐怕意味着……
  
          活沙漠的“醒来”,恐怕也与天车御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