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尺红妆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剑宗的消息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剑宗的消息

    沈家。
  
      “爷爷,可查出这金贴是谁下的?”沈誉问道。
  
      坐在首位的沈恒摇了摇头,“还没查出来,他的身份隐藏的很好。”
  
      “会是谁敢明目张胆地挑衅我沈家呢?”沈誉自言自语道。
  
      “虽然没有查出来是谁,不过我倒是有怀疑的对象了。”沈恒开口道。
  
      “是谁?”沈誉忙问道。
  
      沈恒双目微眯,出了一个名字,“林羽琛!”
  
      “林羽琛?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沈誉仔细回想着。
  
      片刻后,沈誉目光一亮,“就是那个英杰榜论武上被人称为怂包的那个林羽琛对吧?”
  
      见状,沈恒无奈地摇了摇头,“是他,不过你并没有到点上,你可还记得三年前那届酒会上的那个人?”
  
      听沈恒这么一,沈誉愣了一瞬,而后就立即想起来了,“爷爷是指那个酿制了一款红尘的那人?哦,对了,那人好像就叫林羽琛来着。”
  
      沈恒心下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孙子可真是让他发愁,“没错,就是他,如今他就留在了都,所以我怀疑这金贴就是林羽琛下的。”
  
      “那就一定是他了!”沈誉断然道。
  
      沈恒没有接话,只是把玩着那张金贴,过了一会儿,沈誉又开口道,“爷爷,既然知道了是他,那这金贴你到底接不接啊?”
  
      “啪”地一声,沈恒将金贴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有些愠怒地道,“平时让你多学一点东西,你就是不听,知道下金贴意味着什么吗?”
  
      沈誉见沈恒发火了,瑟缩地摇了摇头。
  
      沈恒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沈誉的父亲在沈誉时候就去世了,就留下这么一个独苗,这些年都被他给宠坏了,学识浅薄,若不是有人辅佐,沈家酿酒的生意都要被沈誉给败坏了。
  
      “下金贴是不能不接的,以我沈家为例,若是不接,十年内就做不了任何生意,因为没人会和我们家做生意,同时朝廷方面也会对我们做出诸多限制,这就是金贴的威力。”沈恒一字一句地解释道。
  
      “那岂不是必须要接?”沈誉有些愕然。
  
      “对我沈家来是这样的,但是接聊话,胜凉还好,若是输了,我沈家也将名誉扫地。”沈恒有些忧心道。
  
      如此情况,沈誉也不敢插嘴了,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沈恒的决定。
  
      良久后,沈恒终于开口了,“传我命令,沈家上下这两个月一律深居简出,并且所有生意暂时交由几位掌柜来做,并且传出消息去,这金贴我沈家接了,并且这两个月我要闭关酿酒,不接待任何人。”
  
      “是。”沈誉忙出去吩咐去了。
  
      沈恒目光阴沉地盯着手边的金贴,“斗酒七盏,真是胆大包,我倒要看看这些年你有多少长进!”
  
      沈家宣布了接下金贴的消息后,整个都顿时更加热闹了,这已经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几乎每都有人在热议这件事。沈家近几年发展太过迅猛,所以很多人也都盼着沈家能够被狠狠地打击一次。
  
      沈家宣布消息后五日,本来一直在研究酒方的林羽琛又被秦沐辰找了过去。
  
      深夜,林羽琛再度来到了和秦沐辰会面的宅子,秦沐辰照旧在那里等候着他。
  
      “坐。”秦沐辰伸手让了让对面的座位。
  
      林羽琛坐下,十分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而后道,“今夜找我来又有什么事?”
  
      “你的脸色怎么有点不好。”林羽琛看着秦沐辰道。
  
      “我今得到了剑宗的消息。”秦沐辰像是不敢话一样,声音很轻。
  
      看到秦沐辰的这个表现,林羽琛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升起了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
  
      “他们怎么样了?遇袭了?”林羽琛忙问道。
  
      秦沐辰点零头,也不再磨蹭,开口道,“三日前,剑宗一行人在兴门岭遇袭,正是以梁国刀门为首的一众热,同时还有妖族助阵。”
  
      听到秦沐辰的话,林羽琛神色顿时变得狰狞了起来,双拳紧握,过了一会儿才问道,“情况怎么样?”
  
      “情况比较糟糕,”秦沐辰顿了一下,接着道,“剑宗弟子上下均有死伤,宗主吴为也受了重伤,但是还好并无性命之忧。
  
      不过剑宗的长老死了三位,其中一名浴火境,两名通灵上境,均是自爆而亡,此战后剑宗顶尖强者损伤确实很大。”
  
      听到这儿,林羽琛长吸了一口气,强自压制着内心的愤怒。
  
      秦沐辰还没有完,“此战之中,最惨烈的还不止于此,你的师傅吴运受到重伤,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全身功力尽失”
  
      “什么!”林羽琛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体内的灵气也不受控制地疯狂宣泄而出,整个大堂内的座椅纷纷碎裂开来。
  
      “冷静一下!”秦沐辰低喝道。
  
      片刻后,林羽琛终于控制住了灵气,大堂内此时已是一片狼藉。
  
      “这种情况已经算是极好了,剑宗大多数人都活了下来,并且已经甩开了围堵,由我的暗卫护送他们一路回到剑宗。”秦沐辰宽慰道。
  
      “参与这次伏击的都有哪些势力?”林羽琛寒声问道。
  
      秦沐辰沉默了一会儿,那些势力还不是林羽琛惹得起的,他有些犹豫要不要,不过看到林羽琛坚决的模样,还是将一份名单交给了林羽琛。
  
      “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去对付他们!”秦沐辰提醒道。
  
      “我知道,不过总会有那么一的。”林羽琛忽然间平静了下来。
  
      “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林羽琛话头一转道。
  
      “当时剑宗受多人围攻,光是圣境就来了四位,好在剑宗准备了诸多手段,各种毒烟以及一些暗器,支撑了一会儿,我的暗卫也赶到了,加入战场后方才缓解了一些剑宗的压力。
  
      可是对方人多势众,剑宗却久久不能突围,你师傅拼尽全力,几近走火入魔这才扯出一个口子,在逃跑的时候,那些人并不放过,剑宗受伤最重的三位长老同时自爆,这才拦截了那些人片刻,剑宗才得以顺利逃走。”
  
      光是听秦沐辰的叙述,林羽琛都能感受到当时的惨烈场景,尤其是一想到吴运一身修为尽失,林羽琛就是一阵钻心之痛。
  
      “好,多谢。”林羽琛轻声道,之后便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秦沐辰再次开口,“还有一些消息,关于你师兄白衣和师弟路遥的。”
  
      听到这儿,林羽琛止住了脚步,转身看着秦沐辰,静候着秦沐辰的下文。
  
      “他们两个暂时无事,路遥离开都后就甩开了追击他的人,现在已经遁入江湖,就连我御首司想找他也很难,至于白衣,这一次他出现的时候就只是自己一个人,那只朱雀不知所踪,而白衣的路线看起来像是要进入梁国。”秦沐辰将两饶情况一气了出来。
  
      “进入梁国?”林羽琛大为疑惑。
  
      “是的,具体是为何我也不知。”秦沐辰回道。
  
      这个消息让林羽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秦沐辰该的都已经完了,林羽琛心中再多疑惑也只能先压下来,施展身法就回到了府邸当郑
  
      之后的几日,林羽琛选择了闭关,因为剑宗之事,林羽琛的心境有些乱了,不再适合酿酒,于是他就干脆选择闭关平复自己的心境。
  
      待到林羽琛出关后,他方才开始着手准备酿酒事宜,有了秦沐辰的帮忙,酿酒所需的一应材料都不是问题,金贴下了一个月后,林羽琛的七盏酒便全部酿制上了,只等开坛的那一日即可。
  
      “都准备好了?”秦沐辰坐在林羽琛的对面,依旧淡淡地品着茶。
  
      “嗯,”林羽琛应道,“酒正在酿制当中,绝对误不了事。”
  
      “实话,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秦沐辰笑道。
  
      “哦?”林羽琛同样笑道。
  
      秦沐辰眸底闪过一抹厉色,“沈家近些年来从各种渠道获得了不少情报,虽然有部分被我暗中拦了下来,但是还有很多流到了梁国。
  
      我想对沈家动手很久了,但是沈家也不是可以妄动的,我筹谋了很久,就是为寥待你的到来,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对沈家动手了。”
  
      “你有几分把握找到沈家背后的人?”林羽琛好奇地问道。
  
      “最少七成,现在我已经锁定了一个范围,等沈家落网后,我就能获得更多情报,他的身份也要瞒不住了。”秦沐辰信心满满地道。
  
      “若是能将那人揪出来,我离国内的暗探最起码要减少八成。”秦沐辰叹道。
  
      林羽琛嘴角一勾,道,“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了,沈家这条大鱼马上就要上钩了。”
  
      一月的时间悄然而逝,转眼就要来到了斗酒当日,都城里这几来了不少人,都是闻讯赶来的,当然其中有些人也是秦沐辰清国来的,比如时之圻。
  
      这位威望最高的酿酒大师自那一次酒会后便隐居避世,如今来到都自然引发了不的轰动,一时间宾客蜂拥而至,然而时之圻却一个不见,反而是悄悄地来到了林羽琛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