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059章 听雷诅咒 ,这是干娘吗?

第059章 听雷诅咒 ,这是干娘吗?


  “钱,你觉得我缺吗?”
  吴二白反问道。
  “嘿嘿。”
  突然,田有金面目狰狞的笑了起来:“吴老二,或许有一个关于听雷的秘密,你还不知道。”
  “如果,你杀了我,你们去听雷的话,同样会被诅咒。”
  果然,田有金这家伙有所隐瞒的。
  诅咒,那是什么?
  吴二白沉吟片刻后,问道:“好,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事情。”
  呵呵!
  田有金又是一阵冷笑:“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啊,我说了,就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我吴二白在道上还是有些信誉的吧。”
  吴二白蹲了下来,淡淡的说道。
  “别跟我扯这些。”
  田有金强忍着腿上的伤痛,占了起来:“都是干盗墓的,能够活到今天,拥有如此的地位,可都不是白莲花。”
  “要么,你不杀我,我们一起去雷城,要么,你开枪吧——”
  此刻,田有金也是尽显枭雄本色,他在赌吴二白是否会开枪。
  “二叔,别跟他废话,杀了他。”
  贰京连忙说道。
  “是啊,别跟他啰嗦。”坎肩附和道。
  “统统住手。”
  就在此时,佣兵队长拉着胖子冲了过来:“放了我们boss,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他。”
  “胖子?”
  黑瞎子眉头一皱。
  身后的吴二白同样大吃一惊,刚刚他听说,胖子跟吴邪在一起的,莫非吴邪也出事情了?
  “哈哈!”
  田有金发出一阵猖狂的笑容来:“看来,我还没有输。”
  这时候,坎肩快步冲了过去,一把夹住田有金的脖子,防止他逃跑。
  一时之间,局面处于僵持状态。
  沙沙!
  沙沙!
  这时候,吴邪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
  闷油瓶一看,赶紧过去一把搀扶着吴邪,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吴邪摇了摇头。
  “胖子,你没事吧?”
  吴邪连忙问道。
  胖子摇了摇头,咧嘴一笑:“胖爷我这一次算是栽了啊。”
  “二叔,让他走吧。”吴邪轻声说道。
  吴二白点了点头,于是坎肩便是押着田有金,往佣兵队长他们那里走去。
  佣兵队长他们押着胖子,便是往西南方向走了过去。
  双方在一处山坡那里,等到田有金上车后,对方便是将胖子给推了过去。
  然后,佣兵队长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胖子?”
  吴邪冲了过去,关切的望着对方。
  “行了,我没事。”
  胖子摸了摸唇角后,道。
  与此同时。
  吉普车上,田有金赶紧联络江子算,却发现对方那里处于盲音状态。
  我擦!
  这个江子算到底在搞什么?
  田有金愤怒不已。
  “boss,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佣兵队长连忙说道。
  “对对对,快,快走。”
  田有金赶紧吩咐道。
  ……
  这时,刘猛联络上吴邪,问怎么处理江子算。
  “好的,你等等,我这就过来。”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吴邪来到了上坡那里,他首先看到的是三叶。
  “呀,阿宁——”
  吴邪几乎是脱口而出,没办法,面前的女人实在是太像阿宁了。
  刘猛一看,道:“要不我回避一下?”
  吴邪摆了摆手:“江子算,我跟他谈谈。”
  刘猛点了点头,便是带着吴邪来到右侧的灌木丛那里。
  此刻,刘猛早就收回了人手贝,用登山绳将江子算给捆的结结实实的。
  然后,刘猛回到三叶那里。
  “唔唔,你,你想要干什么?”
  三叶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来。
  “没干嘛,就是想请你做一个双面间谍。”
  刘猛笑着说道。
  “什么?”
  三叶心中咯噔一下,旋即便是看到刘猛手中的人手贝。
  “你,你这是——”
  三叶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种东西是我从古墓带出来的,有剧毒,只有我有解药,如果你不乖乖听话的话,就会全身中毒而死。”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了,别想着去看医生,解药在我这里,只要你将田有金的谋划告诉我,就不会毒发身亡。”
  “当然,如果你不听话的话,那就自寻死路。”
  三叶连忙说道:“我,我愿意,给我,给我解药。”
  “放心,现在死不掉的。”
  刘猛顿了顿,道:“还有,很快我们会再见面的,下一次我给你解药。”
  说着,刘猛便是解开了绳索。
  三叶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她可是跟那怪异的人手贝,有了亲密接触的。
  “对了,如果你真的打算一辈子做田有金的玩物,那么,去告密吧。”
  说着,刘猛便是往吴邪那里走了过去。
  不知道吴邪跟江子算说了什么,他耷拉着脑袋,回到三叶身边,两个人一起往山下走去。
  当然,刘猛并没有问,反正有了三叶这个间谍,他会知道一切的。
  “小刘,这一次真的谢谢了。”
  吴邪由衷的说道。
  刘猛点了点头,跟着吴邪一起回到了哑巴村那里。
  这时候,花衬衫男子已经赶了过来。
  “干爹,怎么样,你还满意吧?”
  花衬衫问道。
  “嗯,不错。”
  黑瞎子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花衬衫介绍给了吴二白他们。
  “干爹,你怎么受伤了?”
  看到黑瞎子腹部的伤口后,花衬衫心疼不已。
  “放心,死不了的。”
  黑瞎子摆了摆手。
  经过这一场战斗后,哑巴村已经彻底沦为废墟。
  吴二白走到神婆那里,道:“老人家,放心吧,我们会给你们一笔钱,用于村子的重建的。”
  同时,刘猛也以雷公使者的身份,让哑巴村的人以后不要在小孩子的头颅那里插入铜片。
  “你们已经完成了听雷的使命,以后就跟外面的人一样,过普通的生活。”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雷神依然会庇佑你们的。”
  神婆以及村子的人听到后,再度跪了下来,磕头。
  “起来吧,都起来吧。”
  刘猛走了过去,搀扶起了神婆他们一行人。
  这时候,哑女走到黑瞎子那里,要他赔自己的照相机。
  “哎,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哥了,不然的话,怎么用照相机偷拍自己?”
  黑瞎子笑嘻嘻的反问道。
  “不要脸。”
  哑女一听,立刻比划起来:“我这是为了拍摄哑巴村的人文,这才过来的。”
  可惜,黑瞎子又不懂哑语,便是将干儿子推了出来。。
  “干爹,这是干娘吗?”
  花衬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