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093章 倒霉的丁主管、吴邪调查子仓,小白邀请去房间 求订阅

第093章 倒霉的丁主管、吴邪调查子仓,小白邀请去房间 求订阅

        咳咳!
  
          吴邪肺不好,立刻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来。
  
          于是,他赶紧打开办公室的门,让烟味散出去部分。
  
          “小丁丁,你这是打算自焚吗?”
  
          刘猛笑着问道。
  
          咳咳!
  
          这一次轮到丁主管咳嗽起来,他连忙摆了摆手:“说笑了,怎么会,我只是为了提神而已。”
  
          “两位这一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丁主管问道。
  
          “我打听到一些有关于子仓的事情,还是蛮有意思的,因此想跟你来求证一下。”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听说,当初丁主管销毁了有关子仓小孩以及小仓管的全部资料。”
  
          “我很好奇,子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下令销毁全部的资料,是在保守什么秘密吗?”
  
          “呵呵,小三爷说笑了。”
  
          丁主管摆了摆手,道:“其实,这件事我作为管理人员,也是有责任的,没有事先消除档案室的火灾隐患,从而导致失火了。”
  
          “遗憾的是,子仓的资料就在其中,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说着,丁主管拿起笔,继续翻阅文件。
  
          “就这样?”
  
          听到丁主管如此轻描淡写的讲述出来,吴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小三爷,你不信的话,可以去档案室继续查,我能说的都说了。”
  
          丁主管的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笑容。
  
          吴邪点了点头,他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收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便是离开了丁主管的办公室。
  
          “天真,咱们身边不是有一个活的子仓管理,干吗不去问问他?”
  
          刘猛挑了挑眉。
  
          吴邪闻言,一拍大腿。
  
          是啊,自己怎么把杜鸣秋给忘记了。
  
          他现在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肯定不敢隐瞒什么。
  
          于是,吴邪掏出手机,拨通了白昊天的电话,想她问了一下杜鸣秋目前所在的位置。
  
          因为十一仓内是24小时不间断实时监控的。
  
          很快,白昊天便是找到杜鸣秋的位置,告诉了吴邪。
  
          “哎,小三爷,你这是要干嘛?”
  
          白昊天好奇的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着,吴邪挂断了电话,示意刘猛跟着一起走。
  
          不一会儿,刘猛、吴邪来到杜鸣秋工作的地方,将他给带了出去。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怎么就不放过我啊?”
  
          杜鸣秋欲哭无泪的望着吴邪,道:“我现在只想过着平静的生活,仅此而已。
  
          “子仓里面到底存放了什么东西?”
  
          刘猛直截了当的问道:“别说谎,我们有的是时间去验证你说的话。”
  
          顿时,杜鸣秋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对于他来说,在子仓待过的那一段时光,是他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哎,怎么了?”
  
          吴邪一看,便是拍了拍杜鸣秋的肩膀,问道。
  
          “其实,子仓通过黄泉。”
  
          杜鸣秋想到了什么,开始打开话茬。
  
          杜鸣秋和杜鸣夏因为从小在十一仓里长大,对于这里有着很深的感情,一听说可以为十一仓做事,他们自然是踊跃报名。
  
          可是,子仓那里每次只需要一个孩子去干活。
  
          杜鸣秋很幸运的被选上了,他到现在都忘不了第一次进入子仓的情。
  
          进入子仓后,杜鸣秋在上一任小仓管的指引下,走到位于中央处的神龛那里,上香祭拜。
  
          其实,杜鸣秋拜的就是魂瓶。
  
          因为子仓的位置不好,阴暗闭塞,每当到了梅雨季节,四周就会渗水进来,从而导致子仓的货物发霉。
  
          直到魂瓶被带了进来后,它能够自动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并且将水分储存起来,非常的神奇。
  
          这一切,都是上一任小仓管告诉杜鸣秋的。
  
          等到对方离去后,一个成年人突然从里面的钻了出来。
  
          当时,杜鸣秋吓了一跳。
  
          对方胁迫杜鸣秋伸出手指来。
  
          然后,他用刀在杜鸣秋的手指上划拉了一下,将血滴在瓷碗里。
  
          对方接着又放了一些东西搅拌均匀后,强行灌入杜鸣秋的口中。
  
          等到杜鸣秋喝干净后,对方这才告诉杜鸣秋,给他喝的蛊虫。
  
          只要杜鸣秋以后乖乖听话,按照杜鸣秋的吩咐做事,就可以相安无事。
  
          倘若,杜鸣秋将里面的事情告诉别人的话,就会七窍流血、肠穿肚烂而死。
  
          当时,杜鸣秋吓坏了,自然是选择听从对方的指令做事。
  
          每隔一段时间,杜鸣秋就会听到子仓里面的密室内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响声结束后,就是不规律的人的嚎叫声、爬行声、脚步声等等。
  
          那时候,杜鸣秋年纪还小自然是吓坏了,只能蜷缩在子仓的一角那里,根本睡不着。
  
          整个子仓除了琳琅满目的货物之外,就只有杜鸣秋跟那个神秘人。
  
          以及,神秘人后背上面的鬼孩子。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杜鸣秋能够清楚的看到,在神秘人的背上东西,脑袋上没有五官。
  
          它侧过脑袋,露出倒十字的嘴巴,张开后,露出尖锐的三角形牙齿!
  
          那东西就这么咬着神秘人的脖子。
  
          当即,杜鸣秋吓得都尿了。
  
          只有神秘人可以进出里面的密室,杜鸣秋的活动范围就在子仓,负责运输货物。
  
          在离开子仓之前,神秘人叫住杜鸣秋,喂他吃了解药。
  
          杜鸣秋离开子仓,查阅书籍后了解到,自己之所以能够看到那玩意,是因为自己是天生阴阳眼。
  
          就这样,杜鸣秋在里面度过了漫长的四年时光。
  
          “因为魂瓶对于子仓的环境十分重要,因此当看到它出现在外面的库房的时候,我非常惊讶,第一时间就是过去确认一下。”
  
          杜鸣秋顿了顿,继续说道:“之前接触过魂瓶的人,肯定也是同样的想法。”
  
          “那么,你跟其余的子仓仓管认识吗?”
  
          吴邪问道。
  
          杜鸣秋摇了摇头:“我只有交接的时候才会见面,其余的时候,都是独来独往的。”
  
          “好吧,最后一件事。”
  
          说着,吴邪便是掏出之前拍的照片,递给杜鸣秋,问道:“你认识这个人吗?”
  
          顿时,杜鸣秋浑身如同触电一般的颤动起来。
  
          “我不认识,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不管我的事情...我没有杀人——”
  
          杜鸣秋如同疯癫了一般,口中自言自语起来。
  
          刘猛担心隔墙有耳,立刻取出两枚银针来,插在杜鸣秋的穴位上。
  
          顿时,杜鸣秋便是冷静了下来。
  
          “好了,杜鸣秋,现在你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今天我们没有来找过你,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白昊天下令道。
  
          “是。”
  
          杜鸣秋点了点头,作为从小在十一仓生活的人,十一仓的规矩已经铭刻在他的骨子里。
  
          然后,他转身便是往后面走去。
  
          吴邪望着杜鸣秋的步伐,陷入思考之中。
  
          “小三爷,怎么了?”
  
          看到吴邪半天不说话后,白昊天不解的问道。
  
          “行了,找个僻静的地方说吧。”
  
          吴邪想了想,说道。
  
          “那去我房间吧。”
  
          白昊天主动提出邀请。
  
          “0321,那个废弃的房间,你还是饶了我吧。”
  
          吴邪摇了摇头。
  
          “别啊,去看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刘猛撺掇道。
  
          “啊?”
  
          吴邪一愣,却是被刘猛给拽着跟了过去。
  
          就这样,在白昊天的带领下,刘猛、吴邪来到了她的房间。
  
          “我为了方便工作,就将卧室搬到后台。”
  
          白昊天解释起来,眼角的余光看到随处摆放的替身衣服后,她红着脸,赶紧收到被子下面。
  
          “你,你,哎,你怎么不早说啊?”
  
          吴邪这才想到,之前是自己误会白昊天。
  
          “以后,我希望我们能够彼此坦诚布公,否则的话,真要是发生什么意外,都来不及救援对方。”
  
          吴邪郑重说道。
  
          “放心吧,小三爷,不会有以后了。”
  
          白昊天保证说道:“对了,小三爷,你刚刚想到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那天偷袭我的人,身躯明显不成比例,尤其是走路的方式,还发出‘砰砰!’的响声。”
  
          吴邪顿了顿,沉声道:“因此,我怀疑他压根就是一个孩子。”
  
          “不对吧,小三爷,子仓早就关闭了,而且十一仓也在没有收养小孩子。”
  
          白昊天摇了摇头。
  
          “也有可能是活着的某一任小仓管。”
  
          刘猛说出自己的看法,毕竟按照杜鸣秋的说法,子仓里面存放着正真的鬼货。
  
          “啊?可是,十一仓已经没有孩子了。”
  
          白昊天连呼不可思议。
  
          “杜鸣秋说过,给他吃过药,或许是某种药,让对方身高不长。”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个杀手,十有八九就是最后一任仓管。”
  
          “对,而且听杜鸣秋说过,里面竟然还有一个背着鬼的神秘人。”
  
          刘猛笑着说道:“还有就是那些怪音,到底从何处来?”
  
          吴邪点了点头,旋即目光落在白昊天身上:“小白,你知道子仓里都是放什么货物的?”
  
          “据我所知,都是一些非常珍贵、邪门的物件。”
  
          白昊天沉吟片刻,道:“因为大人容易受到蛊惑,不能触碰,只能让小孩子负责看管,这才建立了子仓。”
  
          “在老一辈的人看来,小孩子纯真,不容易受到邪祟的影响。”
  
          “难道子仓真的有鬼?”
  
          吴邪摸了摸鼻子,陷入深思之中。
  
          “来吧,捋一捋目前掌握的情况。”
  
          刘猛说出自己的看法。
  
          子仓里面有一处密室,里面那应该是在研究一些什么,那些古怪的人声、噪音等等,就是佐证。
  
          那个神秘人利用子仓只有一个小仓库负责运输货物的漏洞,通过蛊虫,胁迫那些孩子替他们办事。
  
          等到小仓管达到年龄限制后,神秘人又会逼迫那些小孩子发誓,倘若看到魂瓶就必须死!
  
          当然,如果不想自杀的话,也会派人杀死他们。
  
          “显然,密室里面肯定是在研究什么。”
  
          刘猛顿了顿,沉声说道:“最后,应该是得出了结果,为了保守秘密,他们通过魂瓶作为诱饵,引诱之前的仓管过来,杀死他们。”
  
          “为了掩饰凶杀,对方故意散播出去有关魂瓶诅咒的事情。”
  
          吴邪点了点头,刘猛分析的有道理,那么这个子仓说什么都要进去看看。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子仓?”
  
          吴邪问道。
  
          白昊天一听,连忙摇了摇头,旋即她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
  
          “小刘,你怎么看?”
  
          可惜,吴邪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白昊天后面的动作。
  
          “既然十一仓没有小孩子了,对方没有别的去处,肯定还回到子仓那里。”
  
          刘猛想了想,道:“我们可以来个守株待兔,就在子仓入口守着。”
  
          “而且,我觉得可塞一个纸人士兵什么的,堵住洞口,他想要出来,就必须处理面前的障碍。”
  
          “好主意。”
  
          吴邪点了点头,然后推了推白昊天,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子仓。”
  
          白昊天“哦”的一声,点了点头,有些怏怏不乐的带着吴邪、刘猛离开了房间,直奔东边而去。
  
          不一会儿,白昊天带着刘猛、吴邪来到东边的一处窄小的洞口。
  
          “这里就是子仓的入口。”白昊天说道。
  
          吴邪点了点头,他弯下腰来,想要看看自己能否钻进去,显然不太可能。
  
          并且,吴邪也明白过来,为什么魂瓶会是碎的。
  
          完成的魂瓶,压根不可能运出来,只有砸碎了,分批运出去。
  
          “不行。”
  
          吴邪叹了一口气,道:“进不去,不过我必须要进去查看一下。”
  
          “小三爷,别弄伤你自己,成年人是不可能钻进去的。”
  
          白昊天摇了摇头,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
  
          “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回一趟宿舍。”
  
          吴邪想到房间里面的那一只女人俑,急匆匆的往宿舍方向走去。
  
          在此期间,白昊天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子仓入口:“哎,你说那些怪异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啊?”
  
          “那个小仓管胆子不小,一个人敢住黄泉的入口。”
  
          “也许已经不是人了。”
  
          刘猛突然说道。
  
          什么!
  
          白昊天闻言,心中“咯噔”一下,不是人,难不成是鬼?
  
          “如果是鬼的话,小三爷那次就没命了。”
  
          白昊天摇了摇头,然后她又“呸呸呸”的吐了几口唾沫:“小三爷会长命百岁的。”
  
          “里面有密室,有神秘人,还有古怪的药,合理的推测是,对方变异了。”
  
          刘猛说出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