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121章 去瓶山的准备 1 ,尹南风催促,惊现阴阳端公

第121章 去瓶山的准备 1 ,尹南风催促,惊现阴阳端公

        “嗨,老板...”
  
          说着,李春来露出一双大黄板牙。
  
          “春来兄弟,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刘猛面不改色的问道。
  
          此刻,李春来的目光在身后的陈学纯身上打量一番,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一个香香的婆姨!
  
          就跟身后的陈学纯一样。
  
          可是,李春来家里穷啊,老鼠进来,都是含着泪出去的。
  
          因此,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个老光棍。
  
          后来得知本家兄弟李有才在吴州发了财,李春来一合计,自己都是纯纯的社会底层,那就出去闯一闯。
  
          不过,十一仓的工作有三年的考核期!
  
          等到李春来达到要求的期限后,怕是他饿死了,坟墓上的草都有三尺高。
  
          幸好李春来碰到了刘猛,不过,他有些不放心。
  
          毕竟,一个月5000块钱的薪水呢!
  
          李春来以前在地里刨食,一年也才3000块。
  
          因此,他有些不放心。
  
          “额想问问,额现在是不是上班了?”
  
          李春来眼巴巴的望着刘猛,道。
  
          “当然,你现在还在这里干嘛?”
  
          刘猛连忙说道:“赶紧去你老家带着,记住了,只要发现一个算命的瞎子,立刻打我电话。”
  
          “哦哦,好的,额这就走。”
  
          说着,李春来记下刘猛的电话,乐呵呵的往百十米外的站台走去。
  
          与此同时。
  
          吴邪跟白昊天道别后,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时间,眉头一皱:“哎,这胖子,搞什么,竟然迟到了。”
  
          “估计正跟飘飘腻歪着呢!”
  
          刘猛摇了摇头。
  
          吴邪闻言,不在说什么。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胖子开着面包车,飞奔而来。
  
          “哎,猛哥,天真,欢迎回到自由的天堂。”
  
          胖子说着,张开双臂,就要给刘猛、吴邪一个大大的拥抱。
  
          自然,他也看到一旁的陈学纯。
  
          哟,还有一个妹子!
  
          “雪纯,介绍一下,这一位是胖子。”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咱们这一次去瓶山,她是我们的向导。”
  
          “哟,猛哥,还是你想得周到。”
  
          胖子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道:“刚刚尹南风又亲自找上门来,让我们赶紧把那件事给办了。”
  
          “行了,我们会帮她解决的。”
  
          吴邪说着,将背包丢进面包车内,钻了进去。
  
          刘猛、陈雪纯紧随其后。
  
          刘猛让胖子开车,现将陈雪纯送到高铁站,送她做了回瓶山的车。
  
          然后,刘猛、吴邪、胖子他们三人返回超市,买了羊肉、牛排以及蔬菜,三人美美的吃了一顿火锅。
  
          此刻,胖子屋内右侧的世界地图上,贴满了照片。
  
          “额,天真,合着你这一趟去,就带回了这些照片啊?”
  
          胖子一愣,看了半天,没搞清楚这些是什么地方。
  
          不过,他感觉这一趟真的亏了!
  
          如今,吴邪在十一仓的工作丢了,自然破获诡案的奖励,也没有了。
  
          “我已经弄清楚了这个事情的原委,三叔是无辜的,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吴邪朗声说道。
  
          “是的。”
  
          刘猛笑嘻嘻的说道:“钱财嘛,那都是身外之物。”
  
          “啊...哦。”
  
          胖子点了点头,暗忖,猛哥还是有点腼腆,当着天真的面,不愿意下手去捞。
  
          “你看,照片里面有雷声。”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为什么重复的谜底,我觉得够本了。”
  
          “行了,天真,你觉得行那就行吧。”
  
          胖子点了点头,反正接下来还有瓶山之行,那里肯定有不少大宝贝的。
  
          “哎,你三叔不是去了地下河了?”
  
          胖子双手叉腰,不解的问道:“怎么一会儿给你发消息?一会儿又给王俊义发消息的?”
  
          “你三叔现在到底是死还是活啊?”
  
          吴邪闻言,沉吟片刻后,分析道:“王俊义推测,三叔给他发消息是在求救。我怀疑他是困在雷城。”
  
          什么!
  
          胖子一怔,好奇的问道:“没想到,雷城也有高科技,还有手机信号呢,挺发达的。”
  
          “对方发短信的方法,跟三叔一模一样。”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三叔发的。”
  
          “当然,我也没有时间去查了。”
  
          “因此,你只能相信这是真的。”
  
          胖子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么,我们就走一步是一步吧。”
  
          吴邪点了点头,目光有落在墙角的贴着的照片上面。
  
          “这些照片,都是我三叔在死当区留下来的,看上面的内容,我感觉他应该是在找什么。”
  
          吴邪分析说道。
  
          “别看我啊,我小学都没有毕业。”
  
          胖子摇了摇头,道:“要是这些照片会说话就好了。”
  
          “我觉得,这些都是各种山的形状。”
  
          刘猛挑了挑眉,道:“既然要找的是雷城的话,难不成雷城在某个山谷之中?”
  
          吴邪陷入沉默之中。
  
          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吴三省是去了南海王地宫后,这才找到了去雷城的地图。
  
          那么,吴三省在十一仓死当区贴的东西,如果是直接指向雷城的话,他压根就没有必要再去一趟南海王地宫。
  
          刘猛说出自己的想法:“因此,我认为这些照片所指向的地方,不是南海王地宫,也不是雷城。”
  
          “接下来,问题来了,还有什么地方被我们给忽略了?”
  
          吴邪闻言,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照片,脑海之中开始不断的回忆起来。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明天再想。”
  
          胖子笑呵呵的说道:“或许,第二天早上,答案就自己钻入我们的脑袋里面。”
  
          吴邪一听,点了点头,然后就往里面跑去。
  
          “哎,天真,你干嘛?”
  
          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天真,不带这样的话,咱们可是兄弟,你睡一会沙发又能怎么样?”
  
          “是啊,既然是兄弟,我来你家里作客,睡一下床,有什么问题?”
  
          吴邪笑着反驳道。
  
          下一刻,床上发出阵阵“嘎吱!嘎吱!”的响声。
  
          哎呀!
  
          辣眼睛。
  
          想到这里,刘猛转身就往屋外走去,顺便关上了大门。
  
          回到自己的四合院后,刘猛在院子里画了一个圈,口中念念有词一番。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下一刻,刘猛的脚下出现了小山一般的货箱,还有瓶瓶罐罐、青铜器、玉器等等。
  
          数量之中,足足有两层楼楼房那么高的。
  
          我去!
  
          刘猛赶紧朝着隔壁望去,倘若被出来赏月的霍秀秀的看到吧,又要费一番心思去解释的。
  
          这一次,他错误的估算了一下四合院能够容纳的货物数量啊。
  
          刘猛当时在死当区一共三处地方布置了“五鬼搬山术”。
  
          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货物瞬移而来,以至于刘猛都没有立足之地。
  
          财不露富的道理,刘猛开始知道的。
  
          于是,刘猛感觉大部分货物转移到了无尽空间。
  
          接着,他开始将其余的货物统统搬回房屋之中。
  
          其中,还有不少瓷器缺了一角什么的,尤其是那一个青铜器,显然是被压在死当区的坑底的,都被压坏了。
  
          一阵忙碌之后,刘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
  
          不过,打工人的世界是没有“休息”两个字的。
  
          竟然要去瓶山,刘猛自然需要武器装备。
  
          于是,他又深夜去了贰京的住所。
  
          最近一段时间,贰京经常往返哑巴村和吴州,此外他也假冒“吴二白”的命令,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此刻,贰京刚刚睡了下来。
  
          砰砰!
  
          突然,窗外传来一阵响动。
  
          “什么人?”
  
          贰京顿时无比的清醒过来,他警觉的朝着窗外望去。
  
          “是我。”
  
          刘猛淡淡一笑。
  
          贰京一听,自然他也听说了刘猛在十一仓的所作所为,连丁根都被他扳倒了。
  
          刘猛是有能力的,这样的人,贰京是万万不敢与他为敌的。
  
          当即,贰京走到门口,推开门来,笑脸将刘猛迎了进来。
  
          “刘先生,不知道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贰京笑眯眯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打算去一趟瓶山夹喇叭,需要一批装备。”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想贰京在吴州,那也是人脉宽广,能不能给我搞一批装备来?”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当初在哑巴村的时候,贰京也挺吴二白提起过这一件事。
  
          并且,办批文这件事情,也是贰京着手处理的。
  
          “原来是您要去夹喇叭,刘先生,我可是听说瓶山那里不太平的。”
  
          贰京便是自己担忧的事情说了一遍,据说那里瘴气弥漫,周边生活的村民,经常有鸡、羊、狗之类,失踪不见。
  
          而且,据说,有人在夜晚的时候,看到瓶山之中有红芒浮现于半空之中。
  
          总之,那里凶险异常!
  
          “放心,我有应对的办法。”
  
          刘猛摆了摆手。
  
          “对了,刘先生,我听盗墓界的人说,有一伙自称‘阴阳端公’的人,也在打瓶山的注意。”
  
          贰京顿了顿,继续说道:“因此,你注意一点。”
  
          阴阳端公?
  
          刘猛一愣,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
  
          “谢了,明天你让人把物资送到吴山居就行。”
  
          说着,刘猛便是转身,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次日,早上。
  
          刘猛吃完早饭后,来到胖子的住所。
  
          吴邪一早醒来后,便是盯着地图上面的照片望去,开始琢磨起来。
  
          胖子口中咬着牙刷,摇了摇头,这有什么好看的?
  
          突然,吴邪欣喜若狂的说道:“有了,我想到了。”
  
          这时候,胖子听到屋子里面吴邪又蹦又跳的,立刻风风火火的冲进去。
  
          “天真,怎么了?”
  
          胖子急忙问道。
  
          “行了,胖子麻溜一点,我们立刻出发——”吴邪笑着说道。
  
          “??”
  
          胖子顿时傻眼了:“不是,去哪里啊?”
  
          这时候,刘猛走了进来,看到吴邪、胖子这一副模样后,就知道吴邪想到之前的那个气象站。
  
          “来,我买了包子、油条、豆浆,要不路上吃吧?”
  
          刘猛说道。
  
          “真是,生我者父母也,知我心者,猛哥是也。”
  
          于是,胖子抹了抹嘴,结果早点,道:“天真啊,俗话说得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咱们先填饱肚子,才有时间去找——”
  
          吴邪扭头就往门外走去,一点也没有等胖子的意思。
  
          “哎呀,天啊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哎。”
  
          胖子无奈,只得边吃边跟了过去。
  
          吴邪坐在驾驶室的座位,刘猛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胖子一看,便是钻进后座那里。
  
          嗡嗡嗡!
  
          面包车发动,直奔东南方向而去。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面包车停在一处荒僻的院子面前。
  
          自然,还是先前刘猛、吴邪、胖子找到一盒磁带的地方。
  
          门口的铁门上,已经爬满了植物的藤蔓,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没有人过来清洁。
  
          “这手机没信号啊。”
  
          吴邪瞅了瞅手机后,眉头微皱:“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被杨大广的尸体,以及那一箱子录音带吸引住了。”
  
          “三叔发过来的短信,不只是让我们给杨大广收尸的,他还留下来关键线索。”
  
          “气象站,现在...现在就开干!”
  
          胖子搓了搓手,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道:“今天是个好日子...猛哥,别说,还真有一点故地重游的感觉啊。”
  
          就这样,刘猛、吴邪、胖子推开气象站的大门,往里面走去。
  
          “三叔肯定留下来线索,这一次我们一定要仔细找找。”
  
          吴邪朗声道。
  
          “天真,放心吧,这一次我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线索。”
  
          胖子说着,一马当先的往里面走去。
  
          进入院子之后,只见胖子拿起铲子,在那些竖着的气象设备上面,敲敲打打的。
  
          “线索,线索,你在吗?”
  
          胖子瞅了瞅,旋即嘟囔了一句:“哎,没有,天真啊,我看这是铁的话,卖给收破烂的,能换不少钱的吧?”
  
          “胖子,你行了,三句话不离钱啊。”
  
          吴邪摇了摇头:“这就是一些翻新的设备,你看锈迹斑斑的。”
  
          “估计还有不少,不过呢,已经被拆除了。”
  
          “行了,我就是随便说说,你知道,这要留给小小天真的。”
  
          胖子摆了摆手。
  
          嗡嗡嗡!
  
          嗡嗡嗡!
  
          “哎呀,我擦!”
  
          胖子眉头一皱:“这地方好多蚊虫,咱们别在这里当血包,赶紧进去吧。”
  
          就在此时,二楼的窗口突然出现两个小年轻,他们手中拿着一卷电线,打算丢下来。
  
          “哎,你们谁啊?赶紧给劳资下来——”
  
          胖子文言,勃然大怒,道,竟然有小毛贼,偷东西,偷到胖爷的头上来了。
  
          “呦呵,你个死胖子!”
  
          “玛德,敢管老子的闲事。”
  
          “兄弟们走,下去弄他。”
  
          说着,那一群小年轻便是气呼呼的往楼下去跑。
  
          “呦呵。”
  
          胖子别那两个贼给逗乐了。
  
          “现在,偷电线的贼,脾气都这么暴躁的吗?”吴邪也是一怔。
  
          “不行,得给这些人上上课。”
  
          刘猛活动了一下筋骨,笑道:“到哪里,我都改不了这‘好为人师’的习惯。”
  
          “天真,这里交给我跟猛哥就行了,咱们节约一下时间。”
  
          胖子连忙说道。
  
          “那好吧。”
  
          吴邪点了点头,他的确有些累了。
  
          沙沙!
  
          沙沙!
  
          就在此时,四个年轻人冲了过来。
  
          中间的男子拿着一根铁棍,指着刘猛,喝道:“这一片地盘是我北山浩南罩着的。”
  
          北山浩南顿了顿,沉声道:“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有谁敢对我浩南——”
  
          砰!
  
          下一刻,刘猛飞起一脚,将浩南踹倒在地上。
  
          “聒噪!”
  
          然后,他三下五除二,将其余三人全部踹翻在地。
  
          “我去——”
  
          身后,胖子瞪大了双眼,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这时候,胖子捡起地上的棍子,轻轻拍在左手,厉声道:“全部给劳资抱头蹲着。”
  
          “胖爷我就喜欢大声说话,怎么了?”
  
          “是是是,胖爷您说了算。”
  
          那个叫浩南的男子,鼻青眼肿的望着胖子、刘猛他们,道。
  
          “哎,你说你们怎么这么不经打啊?我猛哥还没有玩弄呢,要不你们在陪他练练?”
  
          胖子笑着问道。
  
          “别别别。”
  
          浩南一听,急忙解释道:“三位大爷,你们就把我们当成屁放了,就行了。”
  
          “是啊。”
  
          其余三人连忙说道。
  
          “呦,就这点本事,还出来混?”
  
          胖子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刘猛身上,道:“猛哥,你说是杀还是直接活埋了啊?”
  
          什么!
  
          我擦!
  
          没看出来,这胖子这么的阴损!
  
          “大爷,饶命啊——”
  
          “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呜呜,我...我还想不想死——”
  
          浩南他们四人连忙磕头如同捣蒜一般,不停的求情。
  
          “行了,现在给你们四个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在这个院子里给我翻天覆地的找东西。”
  
          刘猛顿了顿,接过胖子手中的钢管,旋即便是拧成了一个麻花:“我这个人心善,听不得别人拒绝我。”
  
          “当然,老夫也是什么魔鬼。”
  
          说着,他将钢管麻花,丢到浩南的身边。
  
          “我们,我们找。”
  
          “对,我们一定给你找到。”
  
          浩南那几个人连忙点头说道,然后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站住——”
  
          胖子喝道。
  
          嘎!
  
          顿时,浩南一愣,他转过身来,急忙问道:“胖爷,请问,还,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知道找什么么?”
  
          胖子没好气的问道,然后递过去一张照片,喝道:“都给胖爷我把眼睛擦亮一点,不然的话,将你们给活埋了。”
  
          “是,知道了。”
  
          于是,浩南他们一群人便是院子里面找寻起来。
  
          “还是猛哥考虑的周到,这一下子省了我们不少事情!”
  
          胖子说着,朝着刘猛竖起大拇指来。
  
          当即,那四人便是在院子中的杂草堆里搜寻起来。
  
          如果之前他们存了逃跑的念头,不过在看到那被拧成麻花一般的钢管之后,浩南他们四人早就没有逃跑的念头。
  
          这要是被抓到的话,结果可想而知的。
  
          当然,胖子也没有闲着,毕竟吴邪是自己的兄弟,身体又不好,只能自己受累,在房屋四周转转。
  
          此刻,胖子来到一处四面通风的房子内,手中拿着金属探测仪,时不时的照一照。
  
          “额,什么也没有啊!”
  
          胖子摇了摇头,这个吴三省真是的,藏个东西,还神神秘秘的。
  
          于是,他继续转悠起来。
  
          刘猛和吴邪则是在监督那四个人干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猛哥,胖爷,我...我在这里发现了东西——”
  
          一个青年扯开嗓子嚷道。
  
          “啊,是吗?”
  
          胖子一听,立刻一溜烟的飞奔而来。
  
          “天真,听到了吗?”
  
          胖子兴奋的说道:“还真找到东西,快走,对方叫的这声音够惨的啊。”
  
          很快,刘猛、吴邪、胖子他们三人来到那一出草丛那里。
  
          “既然东西找到了,我...我们就先走了。”
  
          “是啊,三位大爷。”
  
          “求求你,让...让我们走吧。”
  
          浩南他们四人恳求说道。
  
          “行了,快滚吧。”
  
          胖子瓮声瓮气的喝道。
  
          “哎,好的。”
  
          “再见。”
  
          于是,浩南他们四人扭头就往气象站外面跑去。
  
          此刻,吴邪抢先一步冲了过去,在那一堆草丛之中,收到一块旧布。
  
          “这碎片上有南向气象局的字,你看。”
  
          说着,吴邪递给刘猛和胖子他们。
  
          “哎,还真是。”
  
          胖子点了点头,旋即目光朝着四周望去。
  
          “胖子,你看里时不时埋着什么?”
  
          刘猛用胳膊推了推胖子,问道。
  
          “是吗?哪儿呢?”
  
          果然,顺着刘猛指引的方向,胖子蹲了下去,双手将周围的泥土、落叶给扒掉。
  
          这时候,吴邪也凑过身来,跟着胖子一起,小心翼翼的将土里的物品,给拎了起来。
  
          “是一只坛子。”吴邪一怔。
  
          “酒坛子。”
  
          胖子笑呵呵的说道。
  
          “胖子,想什么呢?这是骨灰坛吧。”
  
          刘猛随口说道。
  
          什么!
  
          胖子一听,连忙朝着身边的灌木丛吐了两口唾沫:“玛德,太晦气了。”
  
          吴邪双手拎着坛子,打量一番,看出来的确是骨灰坛!
  
          “哎,这儿怎么会有骨灰坛呀?”
  
          胖子神色肃穆。
  
          “之前,我三叔曾经在古墓外面,看到那一群盗墓贼祭祀,跳着怪异的步伐。”
  
          吴邪顿了顿,继续分析说道:“因此,我觉得应该是我三叔学会了他们的办法。”
  
          “额,你的意思是,那群盗墓贼也来过这里、”
  
          胖子眉头一皱,旋即摇了摇头:“那,这些人还真是胆大包天呐。”
  
          当然,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的。
  
          “我们看看四周还没有别的东西?”
  
          刘猛提议说道。
  
          “好嘞。”
  
          胖子就想着在找到几个大宝贝,发一笔横财,帮叶飘飘减轻一下负担。
  
          胖子蹲了下来,继续往地下抠了过去,不过这一次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有啊,那些盗墓贼挺狠的啊,自己人死了,都舍不得丢一些陪葬品啊。”
  
          胖子嘟囔了一句,道:“这家伙,到了地下,那也是穷鬼命。”
  
          “是吗?”
  
          吴邪神色一暗,往身后的阶梯那里走了两步,然后朝着四周转了一圈。
  
          刘猛的目光落在右前方的树杈上面,装出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额,看那是什么?”
  
          什么!
  
          吴邪闻言,立刻循着刘猛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胖子打量着手中的骨灰盒,摇了摇头:“哎,你三叔是不是,这就是给你留下来的线索?”
  
          刘猛踢了踢胖子,道:“快跟过去看看,别研究这东西——”
  
          “啊,是吗?”
  
          当即,胖子放下骨灰坛,便是跟了过去:“天真,看什么呢?”
  
          “我擦,竟然在这儿,这都能让你天真发现,行啊,有我二十年名侦探柯南经验的1/3。”
  
          胖子笑着说道。
  
          “不是我,是小刘看到的。”
  
          吴邪摇了摇头。
  
          “好了,胖子,还不快想办法把东西给够下来。”
  
          刘猛说道。
  
          “啊,我?”
  
          胖子掂量了一下自己的体重后,猛然一拍大腿,喝道:“哎,胖爷我失算啊,那一群混混放早了。”
  
          吴邪身体不好,刘猛又是哥,胖子只得转过身来。
  
          “也不知道禁不禁得住我这体重。”
  
          说着,胖子朝着双手吐了两口唾沫,道:“行吧,我就来试试...”
  
          吴邪呵呵一笑。
  
          “行了还是我来吧。”
  
          吴邪并不想胖子受伤,不然的话,到最后还是他受累的。
  
          当即,吴邪便是一个助跑,双手抓住树杈后,双腿一蹬,便是上了树干。
  
          接着,他双手抓住树杈,快步往树枝顶端爬了过去。
  
          “天真,小心一点啊。”
  
          胖子担忧不已,道:“主要是这一坨肉跟了我好几年了,跟着我经历了不少的艰难险阻,我...我是真的舍不得减——”
  
          说话之间,吴邪已经将挂在树杈上的四根钢铁焊接的物体,取了下来。
  
          “哎呀,还怪沉的。”
  
          接着,吴邪赶紧说道:“胖子,快...过来,搭一把手。”
  
          “行了,我来了。”
  
          胖子赶紧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攥住钢筋,将它抱住,然后放在地上。
  
          “天真,这是你家祖传的定海神针吧?”
  
          胖子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胖子倘若我家真的有定海神针的话,我绝对会一棒子,将你打成原型的,二师兄。”
  
          吴邪笑着说道。
  
          “其实,有棍子的。”
  
          刘猛突然哼唱道:“我要...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哎,我的铁棒可是有了用途。”
  
          胖子笑嘻嘻的说道,旋即目光落在面前的铁器上面,上面镶嵌着一只圆球,四周还有焊接的铁棍,朝向四方。
  
          “额,这,这是衣架子吗?造型挺奇特的啊。”
  
          胖子扬起手来,刚刚想要挠一挠,突然他想到这可是叶飘飘为自己亲手设计的造型。
  
          今天,哪怕是头痒死,造型也不能乱!
  
          “我刚刚掂量了一下,蛮重的,应该可以卖个几十个块钱。”
  
          胖子继续说道。
  
          “这是听雷装置。”
  
          刘猛解释道。
  
          吴邪想了想,道:“胖子,快,你帮我从死当区带出来的听雷图纸给我。”
  
          “好咧。”
  
          于是,胖子解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沓文件,递给吴邪。
  
          “来,你们看,现在呢,罐子我们有了,避雷针也有了。”
  
          “哦,那么,不就是万事俱了,要不,我们听雷试试?”
  
          胖子急忙说道:“就让雷劈一劈,或许能够听到什么。”
  
          “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
  
          吴邪攥着听雷图纸,继续说道:“而且,我相信我三叔,现在我就差这最后一个装置。”
  
          “也是最重要的装置,有了这个装置后,我们就可以听雷了。”
  
          “那这装置到底是什么啊?”
  
          胖子问道。
  
          “法拉第笼。”吴邪说道。
  
          “行啊,这活哥们儿接了。”
  
          胖子说着,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于是,刘猛、吴邪、胖子他们将捡到的装备,带回面包车里。
  
          此刻,太阳都出来了,艳阳高照、风和日丽。
  
          显然,今天是不可能听雷。
  
          胖子开车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这时候,刘猛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贰京找来的送货的人,已经到了吴山居。
  
          “行了,我有事先走了。”
  
          说着,刘猛走到偏僻的巷子那里,取出摩托车后,直奔吴山居方向而去。
  
          此刻,货车司机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你好,是刘先生吧,这里有你货物,麻烦签收一下。”
  
          对方里面的说道。
  
          这时候,刘猛才注意到,对方穿的工作服、带的帽子,都印着“shem物流”的字样。
  
          此外,货车车厢上面,同样也是“shen物流”。
  
          shen物流?
  
          刘猛一愣,有点熟悉啊,莫非是沈琼家的那一家物流公司?
  
          当然,刘猛也没有多想什么,签收完毕后,对方开着货车离开了吴山居。
  
          刘猛看了看四周,趁着四下无人之后,将所有的货物,全部塞入无尽空间。
  
          中午时分。
  
          刘猛突然接到了贾咳子的电话,原来他妻子发现他突然赋闲在家后,跟他大吵了一顿。
  
          贾咳子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十一仓闭仓一周,只是暂时的啊。
  
          为什么妻子就不能体谅一下贾咳子?
  
          被赶出家门后,贾咳子心情有些郁闷,脑海之中会想的都是刘猛说过的话。
  
          “啊?”
  
          刘猛大吃一惊,该说贾咳子是傻呢还是傻呢?
  
          他清楚的记得,以贾咳子的级别,月收入很高的,在吴州租一个两室一厅,那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贾咳子和妻子竟然住在城中村的平房里面。
  
          刘猛真的好奇,贾咳子的钱都被那个绿茶给花到哪里去了?
  
          十有八九是在外面有了小白脸。
  
          想到这里,刘猛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绿茶实在是太嚣张了,必须给他们一点教训。
  
          “好了,贾咳子,你别动,我现在去找你。”
  
          刘猛说着便是挂断了电话,调转车头,直奔贾咳子住的城中村方向而去。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
  
          刘猛停下车后,就看到贾咳子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村外头的水码头上,正对着河面发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后,贾咳子转过身来。
  
          “刘先生,你来了。”
  
          贾咳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
  
          “贾咳子,打起精神来,就你这一双灵敏的耳朵,放在十一仓那真的是屈才!”
  
          刘猛朗声说道,他有意将贾咳子培养成刘丧一样的人物,从而起到掩护自己的听力过人的目的。
  
          “刘先生,我——”
  
          贾咳子这个人,不能说他窝囊,只能说他是一个随遇而安的男子,没有多大的野心,只想着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可惜,贾咳子虽然听力过人,但是没有识人的目光,找了这么一个败家的老娘们。
  
          当然,刘猛不屑于打女人,不过也要给贾咳子的妻子一个教训,让她把这些年吞的钱全部吐出来!
  
          那女的把贾咳子给支出去,肯定是为了方便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勾搭。
  
          因此,刘猛拉着贾咳子在村子四周转了一圈。
  
          等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果然一辆奥迪车停在城中村的西头。
  
          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头发精心的做了造型,恨着小调,直奔贾咳子的屋子而去。
  
          沿途,几个邻居大妈已经见怪不怪的。
  
          青年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敲了敲房门。
  
          砰砰!
  
          就在此时,一群幻蛊蛰了一下青年。
  
          嗡嗡嗡!
  
          瞬间。
  
          青年的脑袋便是重重的撞在门上。
  
          就在此时,贾咳子妻子推开门来。
  
          青年“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哎,亲爱的,你没事吧?”
  
          女人一看,赶紧弯下腰,将青年了扶了起来。
  
          “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响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女子傻眼了。
  
          然而,青年却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双手紧紧掐住女人的脖子。
  
          “老妖婆,我要杀死你——”
  
          青年死死的掐住女人的脖子,然后用力的朝着身后的墙壁撞了过去。
  
          咚咚咚!
  
          咚咚咚!
  
          声音之大,以至于附近的邻居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
  
          “额,今天动静这么大?”
  
          “天啊,这是干什么啊?”
  
          “又发明了什么新的姿势?”
  
          ……
  
          左右邻居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最终,门“砰”的一下,被踹了下来。
  
          青年浑身是血的站在门口。
  
          “哎呀,我去——”
  
          “杀人了。”
  
          很快,就有邻居报了警。
  
          “乌拉!乌拉!”
  
          巡捕立刻赶了过来,将青年给抓住,这时候他才如梦初醒一般的。
  
          “什么,我,我杀人吗?”
  
          青年顿时傻眼了,急忙嚷道:“我..我没有啊——”
  
          “行了,你老实一点吧。”
  
          巡捕说着就将青年给带走。
  
          这时候,刘猛、贾咳子闻讯赶了过来,得知妻子被人杀死之后,他脑袋“嗡”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
  
          “贾咳子...行了,以后跟着哥混啊,保证你下半辈子穿金戴银的。”
  
          刘猛拍了拍贾咳子的肩膀,沉声道:“什么大洋马啊,什么咖喱鸡啊,只要你想要,全部都有——”
  
          当然,他知道贾咳子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自己说了一会儿,转身就回到自己的院子。
  
          刘猛整理了一下货物后,收到了七八件破损的瓷器。
  
          于是,他掏出手机,找来胖子。
  
          此刻,胖子正联系人做那个法拉第笼。
  
          刘猛:胖子,握着有几件破损的货物,你晚上拿过去找叶飘飘,让她修一下。
  
          胖子:好的,微笑的表情。
  
          自从刘猛给了叶飘飘的女儿小梅药后,他并没有联系过对方。
  
          叶飘飘看着小梅一天天好了起来后,心中拿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而且,她也听说薛五出大事了。
  
          一时之间,叶飘飘心中也有些忧虑。
  
          没办法,这些年为了给女儿小梅治病,叶飘飘已经用掉全部积蓄,到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务。
  
          现在薛五那里没法打工,倘若刘猛也不再雇用自己的话,叶飘飘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么赚钱的外快活儿!
  
          最终,叶飘飘忍不住给刘猛发了一小消息。
  
          叶飘飘:老板,你最近那里还有什么古董,要修复的吗?
  
          刘猛一看消息,沉吟了片刻,君子成人之美。
  
          刘猛:有,我已经让胖子给你送过去,以后你直接问他有没有货物。
  
          叶飘飘也不傻,看来自己的小学同学胖子,跟刘猛的关系不一般。
  
          既然如此,叶飘飘赶紧拎着包,出去买了一大堆的菜,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然后,叶飘飘还穿上裙子、打扮了一番,就等着胖子过来。
  
          胖子也正发愁,该找个什么理由去看看叶飘飘和小梅,现在刘猛给他送来货,他破不接待的就过来了。
  
          “飘飘!”
  
          看到身穿红裙的叶飘飘后,胖子双目直放光,真漂亮,不愧是小学时代的女神啊!
  
          胖子在享受齐人之福的时候,刘猛则是掏出手机来,跟陈雪纯聊了起来。
  
          刘猛:陈小姐,如今瓶山周围还没有人家养鸡吗?
  
          蜈蚣数目太多,刘猛想过用火,不过担心控制不好,从而引发森林大火。
  
          况且,倘若真的还有六翅蜈蚣的话,被烧死了,也就失去了内丹。
  
          陈雪纯:养鸡,有的,不过我刚刚回来就听说有个出手阔绰老板,将附近村民手中的鸡,全部买走了。
  
          什么!
  
          刘猛眉头一皱,看来那一旁人的速度比自己预料到要快。
  
          刘猛:他们是什么人啊?
  
          陈雪纯:不清楚,说着西南那地方的口音,将村里的鸡,都买走。
  
          刘猛:你们那里比较出名的就是怒晴**,还有吗?
  
          陈雪纯:这个,目前我们这里养的都是普通的公鸡,怒晴鸡的话,只是听爷爷那一辈的人说过。
  
          陈雪纯:我并没有见过,怒晴鸡到底长得什么样!
  
          “是吗?”
  
          刘猛眉头一皱,八成是阴阳端公那一伙人。
  
          问题是,他们又是被什么人雇佣的?
  
          还有,新月饭店尹南风,又是被谁委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