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129章 胖子说僵尸话,吴邪有难

第129章 胖子说僵尸话,吴邪有难

        “可是,为什么棺材会从山脉里面钻出来?”
  
          陈雪纯眉头一皱,有些不解的问道。
  
          “额,果然,元人狡诈。”
  
          胖子不假思索的说道。
  
          “瓶山之所以称之为瓶山,就是因为山体形状如同宝瓶。”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山腹部就跟瓶的腹部一样,中间是空的,丹宫宝殿建于其中。”
  
          “因此,来此处盗墓之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山窟里。”
  
          “没有人会注意到山巅的瓶口。”
  
          只因为,自古以来这陵寝都是建在地底下,即便是削山为椁,穿石作藏,也会把陵寝建在山腰处的最深处。
  
          偏偏,元人反其道而行!
  
          “原来如此,看来这瓶山的古墓,真是不能用常理度之。”
  
          胖子连连点头称是,如今这瓶山一半坍塌,倘若不是拘尸一派的人用火箭弹炸开的话,想要挖掘出来,绝对要花费不少时间!
  
          “陵寝放在山巅,山下故做虚墓疑冢,以假乱真,从而使得下墓之人,错判陵寝位置,这手段之高,令人佩服。”
  
          刘猛幽幽说道。
  
          “哎,那你说,元人大汗的陵寝会不会也是类似的布局?”
  
          胖子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行了,胖子,咱们都已经决定收手了,你惦记着干嘛?”
  
          吴邪闻言,眉头一皱。
  
          “不是,你想想看,这丹宫宝殿原本就是我们汉人的瑰宝,别这元人瞎搞一遭,咱们不是得出这一口恶气?”
  
          胖子振振有词的问道。
  
          吴邪闻言,一时语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嗯,胖子说得对,元人这么一番费尽心思的改造,不仅仅是为了建造虚墓疑冢,还有就是镇压这夷洞的意图。”
  
          “这是厌胜之术,用陵寝厌胜镇物,却是不常见的。”
  
          “厌胜?”
  
          胖子一听,自然是一头雾水的,不过他知道古人对于诅咒、巫蛊之类的术法,还是十分信服的。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来,咱们这里,自古流传的厌胜之道,就是在屋宇的最高处。”
  
          陈雪纯赶紧解释道。
  
          胖子点了点头,他发现躲在铜棺内的东西还没有露出庐山真面。
  
          “难道真的是僵尸成精了不成?”
  
          想到这里,胖子赶紧丢到手中的杀虫剂,取出黑驴蹄子。
  
          “我们这里的传说是,僵尸成精之后,会以自己的棺椁作为巢穴,浑身都是毛,经常从棺材里出来,吃人。苗人称之为,尸王!”
  
          陈雪纯幽幽说道。
  
          “额,这还会自己跑出来?”
  
          胖子想了想,幸好自己以前遇到起尸的情况,都是青铜棺里发出动静,仅此而已。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埋葬之人,生前乃是达官显贵,陪葬品和镇尸防腐之物,都是珍稀诡异的冥器。”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如以此来,一旦墓室主人诈尸而起,其尸变之后,便会十分的凶厉。”
  
          “普通的黄符纸鹤桃木剑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因此,变成尸王的主儿,生前必定是天潢贵胄。”
  
          “一般人就算死了,诈尸,也没有资格称之为尸王的。”
  
          胖子一听,勃然大怒道:“玛德,死了,还要分三六九等?如此一来,胖爷我倒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元人番鬼将,什么叫做人人平等。”
  
          “行了,胖子,这不过是民间崇尚权贵的一种偏见而已。”
  
          吴邪笑了笑,赶紧安抚胖子,道。
  
          “那也不行,那些珍稀的冥器,本来就是属于广大群众的,取之于民,自然还之于民的。”
  
          胖子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似得,显然是打定主意。
  
          就在此时。
  
          黎若花操控的那一具邪尸,终于将青铜棺的棺主给拉了出来,竟然是一只毛茸茸的尸猿!
  
          “我去,这就是湘西粽子王?”
  
          胖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都说,粽子全身都是白毛,古人诚不欺我啊。”
  
          “不是,胖子,我怎么看像是一只猴?”
  
          吴邪眉头一皱,道。
  
          “就是猴子啊!”
  
          “是啊。”
  
          贾咳子、陈雪纯附和说道。
  
          刘猛一愣,没想到这一只猴王,竟然还被猴群收殓,放入棺椁之中,莫非猴子真的成精了?
  
          “猛哥,这是猴子?”
  
          胖子猛然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会不会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些诡异血猴子的老祖?”
  
          黎若花同样大吃一惊,怎么拿出来这么一个玩意?
  
          元人番鬼将呢?
  
          吱吱!
  
          唧唧!
  
          这时候,一群诡异血猴子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对着刘猛、吴邪、胖子他们又喊又叫的。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胖子一看,知道这些诡异的猴子着实难对付!
  
          “快,大家进去山洞里。”
  
          刘猛沉声道。
  
          地洞只有一个入口,只要守住那里,就算诡异血猴子数量再多,它们也只能排队进来。
  
          “对对,快,快走。”
  
          吴邪点了点头。
  
          就这样,刘猛、吴邪、贾咳子他们一行人,钻入山洞之中。
  
          沙沙!
  
          沙沙!
  
          当即,就有一群诡异血猴子朝着刘猛他们追了过去。
  
          呲呲!
  
          呲呲!
  
          胖子毫不客气的攥着杀虫剂,朝着血猴子喷了过去。
  
          “吱吱!吱吱!”
  
          顿时,前面几只血猴子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往后面倒退了数步的距离。
  
          贾咳子趁此机会,握着洛阳铲,不停的加长手柄,朝着诡异血猴子刺了过去。
  
          咔嚓!
  
          咔嚓!
  
          顿时,好几只血猴子倒在血泊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其余的诡异血猴子,奔向了黎若花而去。
  
          如今黎若花身体有伤,自然没有之前那么动作灵活,幸好拘尸一派研发了不少的毒药,配合弓弩使用,她踩勉强杀退了那些血猴子。
  
          此刻,看到刘猛、吴邪他们不见之后,黎若花银牙一咬,转身就往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几只血猴子一看,立刻在后面穷追不舍的。
  
          当然,杀虫剂的味道不好闻,而且有利就有弊的。
  
          于是,刘猛虎躯一震,血脉之力提升到了极致。
  
          下一刻,那些血猴子们纷纷四散而逃。
  
          半晌,四周再度安静下来。
  
          胖子一瞅,连忙推了推一旁的贾咳子,问道:“咳子,你听听看,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动静了。”
  
          贾咳子侧耳倾听一番后,道。
  
          “那个拘尸的娘们呢?”
  
          胖子问道,他就担心黎若花躲在暗处,然后突然发难,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
  
          “应该不在了?”
  
          当然,贾咳子并不是很确定。
  
          “猛哥,天真,现在怎么办?”
  
          胖子搓了搓手,道:“外面有一个猴王粽子,我手里有一黑驴蹄子,应该不难对付的吧?”
  
          “不管怎么样,小心为上。”
  
          吴邪叮嘱道。
  
          “好勒。”
  
          于是,胖子左手拎着洛阳铲,右手拿着黑驴蹄子第一个冲了出去。
  
          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猴王粽子的踪影!
  
          奇怪了!
  
          胖子挠了挠头。
  
          接着,刘猛、吴邪他们都走了出来。
  
          处于安全起见,贾咳子、陈雪纯走在洞口那里,一有情况就往山洞里面钻。
  
          “胖子,那粽子呢?”
  
          吴邪手中同样拿着黑驴蹄子,他目光警惕的朝着四周望去。
  
          窸窸窣窣!
  
          突然,一阵细碎的响声传来。
  
          下一刻,一只蝎子朝着吴邪扑去,摩擦空气发出“呲呲”的声音。
  
          “趴下。”
  
          刘猛厉声道。
  
          四周黑黝黝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因此、吴邪、胖子全部下意识的蹲了下来。
  
          “唰!”
  
          巨型蝎子擦着吴邪的发梢,落在斜对面的石块上。
  
          啪!
  
          自然,这时候胖子、吴邪也听出来了。
  
          胖子立刻手电筒照了过去,当即看到一只有泰迪一般大小的黑色巨蝎。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品种的蝎子,这么大?”
  
          胖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而且,这一只蝎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尽然背部长出两对翅膀。
  
          橘黄色的灯光下,巨蝎扬起的尾巴,闪耀着渗人的寒芒!
  
          此刻,巨蝎趴着的身躯微微弓起、蓄力,如同一只拉满的弯弓。
  
          “天啊,这是想要干什么?”
  
          胖子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面倒退了两步。
  
          “小心点,这玩意一看就是准备攻击。”
  
          吴邪眉头紧皱,沉声道:“快用杀虫剂——”
  
          胖子闻言,赶紧去抽腰间的杀虫剂。
  
          可惜,为时已晚。
  
          巨蝎已经扑闪着翅膀,冲了过来。
  
          于是,胖子将计就计,双手攥着洛阳铲,摆出标准的打网球的造型。
  
          下一刻,洛阳铲在触碰到巨蝎的刹那。
  
          “铿锵!”一声金石声音传来。
  
          同时,一股巨大的震颤,自手柄处传来。
  
          “我...去——”
  
          胖子感觉虎口一麻,整个人无法控制的往身后倒退了数步的距离。
  
          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人抱住了自己。
  
          “这个蝎子不讲武德,我...大意了...忘记闪了。”
  
          此刻,胖子鼻梁和额头上的汗水都冒了出来。
  
          巨蝎落在地上,并没有受到多少的影响!
  
          “猛哥,这蝎子好硬啊,就跟石头似的。”
  
          胖子顿了顿,辩解起来:“胖爷我尽力了,可是真的打不动这玩意。”
  
          突然,他感觉一阵腥臭味传来。
  
          “天真,是你吗?”
  
          胖子眉头一皱,吴邪到底吃了什么,怎么有口臭?
  
          难道不是吴邪?
  
          “贾咳子,你是不是吃屎了?”
  
          胖子连忙大喊大叫起来。
  
          什么!
  
          山洞那里,贾咳子委屈不已:“胖子,你瞎说什么?”
  
          一旁的吴邪同样眉头一皱,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发现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搂住了胖子。
  
          自然,在看到电筒光的刹那,胖子知道出事情了。
  
          那么,抱着自己的会是什么东西?
  
          猴王粽子?
  
          此刻,猴王粽子张开嘴巴,朝着胖子的脖子咬了下去。
  
          就在此时,胖子急中生智,右手扬起手中的黑驴蹄子。
  
          咔嚓!
  
          猴王粽子一口咬中了黑驴蹄子。
  
          接着,胖子一个“懒驴打滚”,挣脱开对方的束缚之后,滚向右手边而去。
  
          几乎是同时。
  
          巨蝎再度扑扇着翅膀,冲向胖子而去。
  
          咻咻!
  
          突然,虚空之中两道银光一闪而过。
  
          嚓!嚓!
  
          顿时,巨蝎的翅膀便是被刘猛的飞刀齐刷刷的斩断,它重重落在地上。
  
          恰好此时,胖子滚了过来,不偏不倚,重重压在巨蝎的身躯上。
  
          沙沙!
  
          沙沙!
  
          巨蝎察觉到人的生气之后,扬起尾巴的毒针,毫不犹豫的朝着胖子戳了过去。
  
          什么!
  
          胖子暗道一声,吾命休矣。
  
          咔!
  
          就在此时,刘猛右手拔出黑金古刀,朝着巨蝎的尾巴斩了过去。
  
          顿时,具蝎的尾巴飞向斜后方而去,不偏不倚,蛰中了身后的猴王粽子。
  
          “吼吼!”
  
          下一刻,猴王粽子发出一阵低声的吼声。
  
          胖子定睛一看,沾沾自喜道:“原来,黑驴蹄子真的有用啊?”
  
          “胖子,你没事吧?”
  
          吴邪赶紧走了过去,不顾胖子身下押着的巨蝎。
  
          “天真,小心一点,这个蝎子,我感觉还没有死——”
  
          胖子急忙说道。
  
          “那,那怎么办?”
  
          吴邪眉头一皱,他看了看四周,想要找块石头,砸死那一只巨蝎。
  
          “行了,我来吧。”
  
          说着,刘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胖子那里,双手捏住巨蝎的钳子,千斤之力下,瞬间将巨蝎一分为二。
  
          胖子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拉着吴邪递过来的手,站了起来。
  
          刘猛趁此机会,将巨蝎收入无尽空间。
  
          看到对面的尸猴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胖子抚掌而笑:“让你想吃我,现在知道胖爷我的厉害了吧?”
  
          “扑通!”一声。
  
          这时候,尸猴王吐掉口中的黑驴蹄子,发出一阵怪吼后,作势就要扑咬过来。
  
          胖子一看,赶紧掏出杀虫剂。
  
          “胖子,你别什么都用杀虫剂啊,这是粽子。”
  
          说着,吴邪递给胖子一只连发的弩弓,自然是拘尸一排的人留下来的武器。
  
          “哎,这玩意不错。”
  
          说着,胖子握着弩弓,瞄准了对面的尸猴王。
  
          咻咻咻!
  
          弩箭呼啸而去,如同暴雨一般。
  
          顿时,尸猴王的身上多了好几个窟窿!
  
          可惜,这一只猴王已经变成了僵尸,没有任何直觉的。
  
          “哎,是不是要爆头击杀啊?”
  
          胖子随口问道。
  
          “那好像是丧尸,不是僵尸。”
  
          吴邪摇了摇头,道。
  
          “那应该去请林正英道长过来。”
  
          胖子想了想,说道。
  
          唧唧!
  
          唧唧!
  
          尸猴王变成僵尸后,依然还保留一些猴子的习惯,突然它纵身一跃,往上方的石柱跳了过去。
  
          跑了?
  
          胖子一看,赶紧赶紧追了过去。
  
          可是,地面到处是碎石,胖子一不留声,就被绊倒在地,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哎呀!”
  
          顿时,胖子的手掌、脸上,都擦破了皮。
  
          “行了,胖子,黑灯瞎火的,别追了。”
  
          吴邪赶紧说道。
  
          不过,已经传来胖子的呻吟声。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胖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别动。”
  
          刘猛突然开口道,夜眼模式下,他看到绊倒胖子的是一只镇墓兽。
  
          “怎么了,猛哥,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胖子当即便是摆出标准卧倒姿势来。
  
          “你脚下有一只镇墓兽,我刚刚看到它的眼睛转动了一下。”
  
          刘猛幽幽说道。
  
          什么!
  
          一开始得知是镇墓兽后,胖子并没有在意,这在墓穴会中是很常见的冥器!
  
          可是,得知镇墓兽的眼睛竟然动了。
  
          我擦。
  
          不会镇墓兽活了吧?
  
          胖子对于刘猛的话十分的信服,他说什么,肯定就是什么。
  
          “刘猛,这是什么情况?”
  
          饶是吴邪平生去过不少邪墓,心中也有些忐忑起来。
  
          毕竟,自己的生死兄弟胖子就趴在诡异的镇墓兽不远处,倘若真的有什么变故的话,他压根来不及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刘猛突然想到,当初在南海王地宫的时候,那个雷公石像的眼睛也会动的。
  
          那么,应该是虫子在搞鬼!
  
          蛊虫吗?
  
          “天真,你用手电筒的光芒照着胖子的后路,让他慢慢爬过来。”
  
          刘猛吩咐说道,然后掏出笛子来,准备操控虫雾!
  
          吴邪点了点头,赶紧举着手电筒,对准了胖子那里。
  
          胖子不在犹豫,小心翼翼的往后面爬了过去。
  
          嗡嗡嗡!
  
          嗡嗡嗡!
  
          很快,黑色的虫雾便是朝着镇墓兽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啪嗒!
  
          与此同时,镇墓兽的双眼中飞出来两只诡异的蛾子。
  
          刘猛夜眼之中发现,蛾子的那一双翅膀上,有一只眼睛的团!
  
          顷刻之间,鬼蛾便是被虫雾给淹没了。
  
          瞬间,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火光!
  
          “烧起来了?”
  
          吴邪自然也看到了,黑暗之中似乎有几只小虫子被火点燃。
  
          “这是谁在玩火?”
  
          吴邪脱口而出。
  
          “啊,不是吧?”
  
          胖子赶紧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尘土,看到最后一道火焰掉落在地上。
  
          刘猛眉头一皱,他暗自庆幸,自己先将虫雾给召唤过来。
  
          否则的话,那恐怖的蛾子不知道会落在谁的身上,从而烧死对方的。
  
          可惜,还有一只蛾子,竟然躲开了虫雾的围剿。
  
          “是从镇墓兽眼睛里面出来的一种蛾子。”
  
          刘猛轻声说道。
  
          “不是吧,这么恐怖?”
  
          胖子心中“咯噔”一下,后怕不已,倘若那蛾子落在自己身上,怕是也烧成灰烬。
  
          “大家小心一点,还有一条落网之鱼的。”
  
          刘猛叮嘱说道。
  
          “还来?”
  
          胖子二话不说,便是掏出两瓶杀虫剂,顺手递给了刘猛和吴邪,道:“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总要试一试的——”
  
          刘猛点了点头,同时在黑暗之中开始寻找那一只鬼蛾的踪迹。
  
          然而,它似乎察觉到了威胁,竟然隐匿了气息。
  
          哗啦!
  
          哗啦!
  
          突然,西南方的山壁掉下不少的碎石。
  
          刘猛循着声音望去,竟然是那一只尸猴王在搞鬼。
  
          很快,山体剥落,露出一个洞口。
  
          接着,三具元人装束番鬼,嗷嗷叫着跳了下来。
  
          胖子赶紧打开手电筒,照了过去。
  
          “呦呵,这死猴子,竟然知道去搬救兵?”
  
          胖子一怔,他笑着问道:“你说,这些僵尸之间是怎么交流的?”
  
          “这不都跨物种了吗?”
  
          “这谁知道?”
  
          吴邪摇了摇头。
  
          “哈哈,等出去后,你可以去网上买一本《僵尸语录》,学习一下。”
  
          刘猛笑着说道。
  
          “啊,猛哥,还真的有僵尸话?”胖子傻眼了。
  
          说话之间,那三个元人番鬼再度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橘黄色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他们干瘪的身躯。
  
          变成僵尸后,元人番鬼没有痛觉、不惧生死,除了动作缓慢一些,没有别的缺点。
  
          “快,黑驴蹄子。”
  
          胖子连忙说道。
  
          “有用吗?”
  
          想到刚才是尸猴王的情况后,吴邪对于黑驴梯子的作用产生了怀疑!
  
          “聊胜于无啊。”
  
          胖子急忙说道,他手中的洛阳铲早就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只剩下弓弩。
  
          他对准了前面的元人番鬼,扣动扳机,却发现没有弓箭。
  
          身后,贾咳子闻言,赶紧拿起手中的洛阳铲和黑驴蹄子跑了过去。
  
          “胖子,接着——”
  
          说着,贾咳子便是将黑驴蹄子和洛阳铲交给胖子。
  
          “谢了,咳子兄弟。”
  
          胖子一把拿起洛阳铲,往身后退去:“天真,你跟着贾咳子去山洞那里,这里交给我跟猛哥。”
  
          吴邪一听,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假山的山洞那里跑了过去。
  
          突然,胖子脚下一沉,接着他整个人便是倒在地上。
  
          “谁?”
  
          胖子眉头皱起,便是看到二小、三炮仅仅拖住自己。
  
          “死胖子,我要你陪葬...”
  
          不远处,徐老头便是掏出一只赤须虫,就要往胖子身上放。
  
          原来,徐老头从小就跟赤须尸为伴,每天都跟各种毒药打交道。
  
          而且为了应对尸毒,阴阳端公都会服用调制的秘药。
  
          久而久之,他自己都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毒人。
  
          因此,胖子的杀虫剂的剂量,并没有杀死徐老头。
  
          徐老头之前是因为孙子二小的死,怒急攻心,昏了过去。
  
          不过,刚刚他就醒了过来。
  
          此刻,二小和三炮早已经气绝而亡,赤须虫吐着丝,将他们包裹成为了蚕茧。
  
          徐老头一看,自然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那就让这个胖子一起陪葬!
  
          砰砰!
  
          胖子又气又急,双腿不停的踹着抱着自己的赤须尸二小、三炮。
  
          “小子,别挣扎了,赤须尸力大无穷,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