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154章 算计拘尸,胖子的摸金实力...

第154章 算计拘尸,胖子的摸金实力...

        此刻,黎若花带着手下人,小心翼翼的朝着西夜古城走进。
  
          然而,就在此时,她看了看星空后,停下脚步来。
  
          “怎么了?”
  
          “为什么不走了?”
  
          黎若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来,她发现了西夜古城的秘密!
  
          她犯了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以为跟着那个考古队,就会有所发现。
  
          现在,黎若花才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墓葬,有抱水一说。
  
          毕竟,风水风水,自然需要藏风纳水,倘若能够葬在生生不息的河流处,自然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那么,想要找到姑墨王子墓穴,只要靠近水源就好。
  
          问题是,在茫茫沙漠,去哪里挖到地下水?
  
          就算是挖到了,可不是每一处地下水附近都有墓室的。
  
          直到黎若花看到水井之后,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就这样,她临时改变方向,带着手下人往井口那里走去。
  
          “墓室在井口下面?”
  
          “不可能吧。”
  
          其余几个拘尸力士眉头一皱。
  
          不过,他们可不敢违背黎若花的命令,当即便是从背包里取出装备。
  
          很快,拘尸力士便是用背尸的架子搭建了一个铝合金的架子,放在井口边上。
  
          上面有滑轮,一个钢丝绳穿过去。
  
          旋即,黎若花命令一个手下绑好安全带后,去下面看看。
  
          顿时,一个人领命,抓住绳子往下面滑落而去。
  
          黎若花凑到井口边上,打开手电筒,朝着下面照去。
  
          沙漠的昼夜温差极大,加上井口的湿度也大,黎若花看了一会儿后,就感觉刺骨的寒意袭来。
  
          她忍不住颤抖了两下。
  
          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黎若花失去了手下人的踪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等到绳索到了头,下面依然没有动静。
  
          黎若花眉头一皱,喝道。
  
          “你们看到了什么?”
  
          “没有。”
  
          “里面黑黝黝的,都不透光,仿佛被黑幕遮住了一般。”
  
          其余的人连忙说道。
  
          “是吗?”
  
          黎若花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别看他们跟尸体打交道,问题是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她赶紧让手下人往上面拉钢丝绳。
  
          嘎吱!
  
          嘎吱!
  
          寂静的古城内,传来一阵刺耳的噪声。
  
          很快,钢丝绳拉了上来,那个伙计不见了!
  
          这什么情况?
  
          于是,黎若花沉吟片刻后,又派了一个人下去。
  
          这一次,黎若花强忍着井口的寒意,剩余的人也多多少少的站在井口那里,打着手电筒朝着下面望了过去。
  
          一开始,他们勉强能够看到下面伙计的灯光。
  
          可是,渐渐的,下面仿佛涌起什么,遮住了光亮。
  
          半天过去后,那个拘尸力士也没有了动静。
  
          什么!
  
          这时候,不论是黎若花,还是身后的拘尸力士都傻眼了。
  
          怎么都没有反应?
  
          关键是,黎若花他们根本没有听到哪怕一丝的动静!
  
          那么,自己的手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会,会不会是下面有东西?”
  
          “鬼?”
  
          “废物,我们就是玩鬼的。”
  
          黎若花没好气的喝道。
  
          不过,手下人的话倒是提醒了黎若花,倘若真的是邪祟作祟的话,那么,就制制对方。
  
          “准备糯米、黑狗血、朱砂...”
  
          黎若花吩咐道。
  
          “好的。”
  
          这时候,剩余五个伙计立刻从身后背包里取出这些物品。
  
          黎若花也顾不得讲什么章法,让他们讲这些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部抛了下去。
  
          瞬间。
  
          下面闪耀了一股灿烂的光芒!
  
          果然有东西!
  
          黎若花眉头一皱,端着弓弩朝着井口瞄准了过去。
  
          “等等。”
  
          “我们的人还在下面。”
  
          其余的伙计一看,急忙说道。
  
          “你觉得还救得回来吗?”
  
          黎若花头也不回的问道。
  
          拘尸法王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他们能够聚在一起只有一个目的,为了墓中的财物!
  
          这时候听到黎若花的话后,陷入沉默之中。
  
          没错,被邪祟附体之后,只怕那些人早就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那么,现在杀了他们,反而是让他们早死早超生的!
  
          于是,其余五人同样端着弓弩,朝着井内瞄准了过去。
  
          这一次,弩箭都涂抹了黑狗血。
  
          咻咻咻!
  
          咻咻咻!
  
          瞬间,十几根弩箭呼啸而过。
  
          下一刻,阵阵闷响传来。
  
          “哼,想阴我,真是不知死活。”
  
          黎若花冷哼一声,半晌,她再度朝着井口那里望去。
  
          这一次电筒光能够照到井底,看到波光粼粼的睡眠。
  
          “好了,现在总算是破了对方。”
  
          黎若花让手下人继续下去。
  
          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井口下面。
  
          这一次,对方攥着弓弩,心中有了底气,也就没有那么发憷的。
  
          等到滑落到井口的中间部位的时候,那个伙计看到了右手有一道打开的石门。
  
          井壁四周光滑一片,根本无法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对方闻言,便是将手电筒朝着井口那里,按动一下按钮,三长一短!
  
          “找到入口了。”
  
          “太好了。”
  
          井口边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既然找到了入口,黎若花便是将那个伙计给拉了上去。
  
          对方上来之后,冻得够呛,牙齿直打颤,他哆哆嗦嗦的说道:“那个...石门...是开着的...”
  
          得知有石门后,黎若花便是吩咐手下人赶紧制作绳梯。
  
          不锈钢管是现成的。
  
          因此,那几个拘尸力士用绳索绑紧之后,便是朝着井壁抛了下去。
  
          然后,拘尸力士便是鱼贯往下面爬了过去。
  
          井壁四周又苔藓,滑溜溜的。
  
          “哎呀!”
  
          当即,一个拘尸力士手中的弓弩便是掉落下去。
  
          “小心一点。”
  
          黎若花沉声道。
  
          与此同时。
  
          胖子在门口等了半天,道:“猛哥,什么也没有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他们去了井口那里。”
  
          刘猛笑着说道。
  
          “啊,不过去哪里干嘛啊?”
  
          胖子不解的问道。
  
          “因为那里是墓室的入口。”
  
          刘猛继续说道。
  
          什么!
  
          当即,胖子不淡定了,这不是到手的鸭子让它飞了?
  
          “不是,猛哥,咱们就在这里等着?”
  
          胖子急忙问道,他有些按耐不住心情,想要立刻跟过去。
  
          “放心吧,你以为那个墓这么好盗?”
  
          刘猛摇了摇头,示意胖子不要着急。
  
          “猛哥,可是他们拘尸法王也懂风水啊。”
  
          胖子有些沉不住气,问道。
  
          “没错,风水大同小异。”
  
          刘猛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问题是,里面机关重重,正好让他们先去趟趟雷。”
  
          “哦,原来如此。”
  
          胖子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倒没错。
  
          墓室里面机关太多,胖子觉得倘若自己贸然进去的话,以他这一层摸金校尉的能力,十条命都不够的。
  
          那么,让拘尸法王的人先去,自己跟在后面捡现成的。
  
          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好了,叫醒他们,我们也过去吧。”
  
          刘猛说道。